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走人生路(系统) 作者:情知起(下)

字体:[ ]

 
  ☆、第60章 情知起60
  第六十章
  
  蓝凤凰大楼15楼有两家相邻的公司,一家叫做“风之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是云飞扬,一家叫做“冰淼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是归海风行。
  而他们二人,都分别同时担任另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
  这一天,在冰淼实业的会议室桌上,摆放着一排看起来十分晶莹的矿泉水。
  “归海总,云总,这是我们出的第一批成品。已经请水质专家检测过了,也通过了检验,达到上市标准。”水厂的厂长金伟,一个三十多岁中年男人介绍道:“我们的水源地最终选择的是距霖城30公里处的长山乡,就在水源地灌装,取自白垩纪底层的天然锶型优质矿泉水,对人体的骨骼和牙齿的生长发育都具有促进作用,完全符合健康的理念。另外,我们的包装采用了云总的建议,减少瓶身的纹路,也没有贴过多的标签,让瓶身看起来简洁干净,有种非常纯净、典雅和圣洁的感受。”
  他最后的一句形容,引得会议室里的人都发笑了。
  云飞扬拿起一瓶矿泉水,用手指细细摩挲着光滑的瓶身,从瓶底到瓶盖都拿目光抚摸一个遍之后,深吸一口气,静下心来,才轻轻扭开了瓶盖,凑到唇边,仰起了脖子。
  会议室的人都盯着他的动作,半晌,整个房间安静如水。
  归海风行的喉咙上下动了动。云飞扬打量瓶子的那种仿佛在看情人般专注的眼光,以及他那修长细致手指对瓶身的触碰,都似乎在诱惑他的心田。
  云飞扬喝了一口水,包在口中,闭上眼睛,让水在口腔里流动,使每一个味蕾都接触到水分子,最后才缓慢地咽下去。缓缓张开琥珀色的杏眸,微微一笑,“不错。”
  得到云飞扬这句评价,会议室里水厂的几个负责人都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
  “不过……”
  云飞扬又不紧不慢地加了一句。
  水厂厂长紧张地问:“云总,还有什么问题?”
  “照我的要求来看,档次还不够高。”云飞扬很直白地说着,表情有些遗憾,“水源地依然不够好,称不上国内最好的水。这一点比较可惜。但不是你们的问题,毕竟初期,我们能做到这个水平就不错了。”
  归海风行从他手里接过那瓶水,对嘴喝了一口,抹了抹唇边的水渍,“飞扬,你要求太高了,这水我喝着,感觉比市面上品牌的口感好多了。”
  云飞扬不买账,“你得了吧,你能分出市面上的水和这个水的区别?你根本喝不出来吧!”
  归海风行面皮一红,“你就喝得出来?”
  在场的冰淼实业工作人员也都很怀疑地看着云飞扬。
  云飞扬也不恼,“你信不信,我真的就能分出来!”
  “好呀,打赌!要是你喝不出来,就算我赢了,我要提前结束我们约好的那件事!要是你能喝得出来,那就算我什么都没说过,我还是按照你的话做。”归海风行理直气壮地要求着。
  他说得含糊,周围的人也听不懂,还以为两个老总私底下有什么约定。可云飞扬听懂了,心里火大,很想踹归海风行一脚。
  此时此刻,他又不能当众说不行、不干。而且他也有自信,确定能够喝出这些水的细微之处,便似笑非笑地说:“哦?打赌是可以,但是你的赌注我觉得不合理,我要是赢了,那件事你本来就该照做,我岂不是亏大了?这样吧,我要是输了,就提前结束,我要是赢了,再加一个月!”
  归海风行顿时就想反悔,但云飞扬不给他这个机会,让办公室的文员去楼下买了几瓶不同品牌的矿泉水上来,他先逐一品尝了一遍,然后再背过身子,由归海风行倒在杯子里,他喝了再分辨。
  云飞扬说:“不要用塑料杯,有味道,会影响口感。用玻璃杯。”
  办公室文员照做,取了几个干净杯子来。
  冰淼实业的人一直都知道两个老板的年纪很轻,但平时感觉他们都蛮稳重的,没想到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难得观看他们幼稚的打赌,都挺感兴趣。
  云飞扬已经记住了几种水品牌的滋味,转身等待归海风行分杯。
  归海风行倒了一瓶别的品牌水到第一个杯子里,另外的两个杯子里却倒的是他们的冰淼水,最后一个杯子是大杂烩,将所有的品牌全倒了一点进去。他还将食指放在唇中的位置,让在场的人不许说。
  工作人员都忍笑。
  弄完之后,他点了点云飞扬挺直的脊背,示意他转过来。
  云飞扬拿起第一个杯子尝了一口,然后咂了咂嘴,“嗯,这个大概是xxx?”
  归海风行一惊,原来云飞扬真不是夸口!
  云飞扬接着喝了第二个杯子的水,舔舔唇,突然瞪了归海风行一眼,没猜是什么品牌。第三杯,他同样没说是什么品牌。到第四杯时,云飞扬的眉头皱了起来,狐疑地说:“这是……什么牌子……”
  他倒回来喝了口第一个杯子的水,接着把四杯水又重新尝了一遍,之后猛一抬头,“归、海、风、行!你这个家伙!你是不是作弊了!”
  会议室的人纷纷笑了起来。
  云飞扬指着杯子一个个的说:“这个是xxx没错!这两个是我们的冰淼!最后这杯里面起码混合了三种以上的品牌水,我说得对不对!”
  归海风行没辙了,一脸“卧槽这都行!”的表情,后悔无比。
  露了这么一手,会议室里的人对云飞扬都敬重起来。
  “哈哈哈,云总果然好味蕾!连水都能尝出来!我真是服了!”水厂厂长金伟感叹道:“看来如云总所说,水的品质和味道不同,这种事情是切实存在的。不过,我们普通人,能够像云总一样喝出来吗?”
  云飞扬对他的意思听得很明白,此人是个干实事的,不玩花活,所以对自己和归海风行两个比他年轻很多的老板所下的命令,都很认真的执行,从不拖沓。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产生怀疑。看来要让他心服口服,就必须要让他也有强烈的感受才行。
  云飞扬淡定地说:“金厂长,实话说吧,我的味蕾也并不比别人先进多少。实际上,我也是通过喝了很多不同的水,喝的时间长了,才会发现他们之间的区别。不然这样,金厂长,你用一个月,不,一个星期的时间,每天都喝品质好的水,一个星期之后,当你再喝自来水烧的白开水,你就会感觉到水中的漂白粉味和土腥味。不信你就试试。”
  金伟半信半疑,“是吗?好吧。”
  云飞扬又道:“我总是强调寻找好水源,制造高端水的概念,并不是在为难大家,因为我们企业一开始的定位就是要走在饮用水行业的前列。现在这个水,品质很好,比市面上大部分品牌喝着都甘醇。但如果按照我的想法,马上就开办高端水会俱乐部,那是行不通的,只能比市面上的普通水稍微走高一点,可以作为我们冰淼的‘低端’品牌,去闯荡市场。”
  “可是,云总,现在市面上的瓶装水价,500至600ml的也就是1.5元至2元左右,冰淼的价位比其他品牌的价位高的话,消费者会购买吗?”一个工作人员问道。
  云飞扬笑了笑,“要给自己一点信心。我们的水,目前来说绝对比市面上的其他矿泉水喝着要清冽甘甜。所以我希望营销策划里,打出‘优质水源优质品位’这样的广告语,给消费者植入一种概念,那就是水的品质原来是有不同的,能品出好水,是极有品位的表现。”
  “您的意思是要打广告吗?”
  “这个是一方面,但是我不是很赞同,广告虽然好,但也不一定能够完全营造出我们水的风格。”云飞扬说:“电视广告暂缓,但是一些时尚杂志可以考虑,比如汽车杂志、高尔夫杂志、经济杂志等等。除此而外,有必要参加一些慈善活动,与高收入行业者合作,再赞助一下省内的高尔夫球赛什么的。记着,千万不能因为想打开市场,就随随便便在大街上搞免费赠送行人品尝的活动,或者赞助一些低端的赛事等等,那个绝对不行!凡事一定要针对我们的目标消费群。”
  营销人员记下了要点。
  云飞扬又喝了一口自己厂子里产的冰淼水,润了润喉咙,然后斜睨归海风行,“归海总,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归海风行方才一直很沮丧,因为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个月就够难熬,一会儿工夫又成了两个月,呜呜……
  被云飞扬点名后,归海风行立刻坐直,整肃面容,正色道:“云总讲的已经很全面了,我补充一点吧。如云总所评价,目前的冰淼还达不到最优的水准,因此我们的‘专家寻找好水源’行动只是告一段落。可以先缓一缓,等待冰淼上市、情况反应良好之后,我们再启动第二轮寻找优质水源,这一次,范围是全国。我越来越觉得云总的理念有独到之处……”
  他看了看云飞扬,继续说:“也许现在大家还不能切身体会其可贵的地方,但是完全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国外的著名矿泉水品牌,同样是在打造高端概念,比如法国的、日本的等等,无不是价格昂贵又稀有。现在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更注重享受,我们将来的营销策略若是将国外这些水品牌的故事宣扬出去,肯定会引起国人对高端水——也即是奢侈品水的向往,进而产生购买的欲望。那个时候,价格根本就不是问题,就只怕生产的水不够好。我们既然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概念的国内厂家,就一定不能让别的厂家将我们压制下去。所以,我们必须要成为国内最好的水品牌!”他斩钉截铁说。
  听了这番话,冰淼实业工作人员的情绪都被带动了起来,瞬间觉得桌上那一排晶莹的矿泉水就标志着未来水行业的发展趋势。
  云飞扬惊讶地望着归海风行。他没有想到,这家伙私下居然也做了不少功课,提出国外的经验,用既有事实说话,确实比自己仅是憧憬未来有多好、却没有参照物的描述更加落在了实处,让工作人员有了一个更明确的感受。
  看来归海风行对这份事业也十分的用心呢。
  想到这里,云飞扬翘起了唇角。
  开完会后,布置下达任务,云飞扬和归海风行离开“冰淼实业”,走进了旁边的“风之云”。
  风之云是在港城注册的,因此在金字招牌的前面还加着“港城”两个字代表地域区属。有了这两个字,整间公司顿时高大上起来,虽然面积没有旁边的“冰淼”大,但是隔间做得更精巧,烘托出了时尚的感觉。
  前台小姐见两人进来,站起一欠身,“云总好、归海总好。”
  云飞扬点点头,和归海风行穿过办公区域,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关上门,他坐在老板椅上,看着坐在对面的归海风行,轻轻说:“鉴于你刚才在会议室最后补充的那番话,我决定不给你加刑了,就还是只有三个星期吧。”
  归海风行一怔,霎时欣喜若狂,“真的吗!飞扬你太好了!”
  云飞扬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望着他,“你什么时候去查的国外矿泉水的资料?我都不知道。也难为你了。”
  归海风行骄傲地说:“既然决定跟你把这一行好好做下去,那我当然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啦!……呃,其实我是让沈进收集的资料。”
  云飞扬唔了一声,“你能和我齐心协力是最好不过的。最近怎么没见你下茅县了?还有你的酒业公司要不要搬到蓝凤凰大楼来?三个公司放在一起,你就不用两头跑了。我听说这一层另外那家公司的租约到期了,好像不想续约了呢。”
  归海风行有点感动,“你都帮我问清楚了?嗯,我前段时间还在说这事,能搬过来当然好!其实酒这一块我已经放权下去了,挖来了一个业内口碑不错的销售经理全权负责,跟酒厂联系也靠他,我就当个闲散总经理好了,有时间就下去视察一下。”
  “你选的人可靠吧?财务这一块要用自己的人。”云飞扬提醒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