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义无价+番外 作者:绿油油

字体:[ ]

 
    《重生之无情无意》第二部:情义无价 
 
 
 
第22章:三年,改变了什么? 
 
一杯酒推过来,江唯有点不解,也有点气愤,凉凉地说,“这么说,你家老头子终于肯放手了?” 
 
“嘿嘿,老头子能不放?再不放他那点底子都让死对头挖空了!”我丝毫没介意对方语气中明显的揶揄,毕竟我们的公司刚上轨道,这时候我却要求撤股离开,怎么说不对的都是我。 
 
“镇,都快三年了你还不死心?听说东子和那人关系不错,别说东子是我们的兄弟,那人也太水性……”江唯在我目光下还是忍住没把那词说出口,顿了会苦笑着说,“再说,你让老头子找个理由把他弄来玩玩不就行了,我们这种人还能真……” 
 
“……这酒他妈的一点味道都没有!”我把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靠后,背后的沙发很软,让人有点不想起来的感觉,顿了一会,见余下那两人无可奈何的表情,笑了,“有酒没人,连个象样点的陪酒都没有?妈的,唯唯你们就用这破酒给我送行啊?” 
 
“老大,你口中的破酒可是几万块大人头啊!”江唯苦瓜着脸,一脸的无力,“这可是我半个月的零花钱,你老大不肯出钱,死韬子又一毛不拔,再花下去,下月我会给老头子扁死的!” 
 
“得了,唯唯你就别哭穷了!”吴韬坐在我的对面,手上一根烟,迷着眼睛看来,“镇,最后一次问你,你是认真的?” 
 
“嗯!”我微笑着应了一声,估计他会明白我的。 
 
吴韬和江唯嘻皮笑脸不同,不是说他不会装样子,对外的话,该有的心计都能比旁人想得更深,该有的手段也能比其它人更狠更绝,但他在我们几个当中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把自己的真实一面赤裸裸地坦诚在我们面前,这是难能可贵的信任。 
 
“那就好,起码你有勇气追求自己所要的。”他扶了下眼镜,淡淡一笑。 
 
及后,他们两个也不再多说话,估计应该明白我是铁了心离开,所以也没必要再劝阻。霓虹,夜色,酒,人影,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月已到中天,我告辞他们两个,假装没看见闻风而至的殷同秀热切不舍的目光,发动车子飞速离去。 
 
回到家里,老头子那边还有灯亮着,估计是等我回来谈谈,呵,其实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谈的?这几年如果不是死老头子发了病,估计我早就一走了之。更何况他私下动的手脚还不够多吗?明明病好得差不多了还联合李老头欺骗我! 
 
如果不是李老头更加担心他的孙子,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嘿嘿,老头子啊,如果你知道李老头宁可我回去,也不愿意自己唯一的孙子沾上同性的毛病,你会不会感叹人心都是自私自利的? 
 
我走到书房门口踌躇了一会,还是招手让旁边值班的警卫过来,吩咐几句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趁着天还没亮,我简单地把东西收拾一下,一股脑地塞到皮箱里,走到浴室里洗了个脸。 
 
提着箱子走出门口,老头子的书房依然亮着灯,我走过院子,早有人开来车子送我去机场,老头子的房间门依然掩得死死的,不过我却知道他在看着我,看着唯一心爱的儿子固执地离去。 
 
老头子,不是我狠,而是你不是曾经教导我说过:自己想要的,那就自己想办法去拿好了!谁敢阻拦,那就遇鬼杀鬼,遇佛杀佛!更何况就算我死了、化成灰了也是你的儿子嘛!那么,老头子,这几年你自己保重了! 
 
登机,刚坐下来,手机铃响,接通,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镇哥,今早听韬子说你要过来?真的假的?张伯伯的身体好些了吗?这次会逗留多久?……”声音掩饰不了的欣喜,是梁风。(还记得梁风吗?那个喜欢张镇的警察,同样是张镇、东少他们几个的发小之一。) 
 
“嗯,我在飞机上了。”我打断对方一连串的话,静静地微笑。 
 
“……”对面激动不已的喘气声,过了好一会才听见他说,“我来接你!” 
 
“嗯。”我说完就断掉通信,关机。 
 
登机划位的服务小姐太好了,给了个临窗的位置我。旁边窗口里反映着一张坚毅帅气的脸庞,那是我,张镇。嗯,只能是我,不是别人,有时候我还是会想起酷似韩乔的脸,那无奈、绝望却依然深深爱恋的表情。 
 
不过幸好我还是我,不是韩乔!我微笑着看着里边的人影,轻轻说,“苏槿言,你还好吧?三年了,我依然爱你,你是失望呢,还是高兴?真期待你的反应……” 
 
没有人回答我,我也不需要别人回答。 
 
第23章:三年,改变了什么?(2) 
 
一走出禁区,远远的就看见众多人头里的梁风。 
 
三年不见,除了换成一身健康的肤色,他的目光依然热切,神情依然内敛,看见我出来眼睛闪过一丝激动,然后立刻控制住情绪,快步走过来把我搂了下然后松开,呲牙笑着说,“镇,一会先去我那里休息,等安顿好了再找房子。” 
 
“也好,昨晚被维维韬子闹了一晚没睡,现在真有点累了。”我应了一声,进了车子往后一靠,眼皮搭拉着,刚才在飞机上有几个空姐老是借故过来,弄得我想补眠都不行,“对了,不会是你家吧?要真的是那就免了,我宁可去住酒店也不愿意听梁叔的唠叨。” 
 
梁叔,老头子的手下之一,我是活腻了才会到他的眼皮底下。 
 
“你的习惯我还不了解吗?”倒后镜里梁风朝这边瞄了一眼,淡淡笑着说,“我早就搬出来住了,两居室的,就我一个人,地方还可以,刚好有间空房间,听说你来一早我就请假整理干净了。你看看还行不?要不镇你就别另外找房子了,我们住一起,可好?”他的声音充满了期待。 
 
我带着笑意斜斜看着他的侧脸,懒洋洋地问道,“你一个人住什么两居室的?莫非……” 
 
“镇,我……”他的耳廓有点透红,想说什么又顿住。 
 
“哈哈,几年不见,风你还是老样子!这么怕羞可找不到媳妇的!”我打了个哈哈,迷起眼睛。 
 
和江唯外号叫“唯唯”,东炫外号叫“东子”一样,梁风也有个外号叫“梁子”,谐音“娘子”,是小时候我们闹着玩叫的,可长大了后就明白到有些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也就做罢。其实不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不过一日是兄弟,就一世是兄弟,那些个有的没的,不必多想。 
 
倒后镜里他撇我一眼,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三年没来,小城明显比以前繁华了很多,街上全是人和车,交通灯交换着红绿的颜色,车子慢悠悠地挤在长长的车流中。 
 
“镇……”过了一个交通灯,梁风还是迟疑不决地说着,“你来的消息,我还没有通知东子,是不是约他今晚……?” 
 
“我想先去见个人!”我悠然自得地看着外边的车流,笑着说,“风你应该知道我想见谁吧?你去查一下晚上对方在哪。至于东子那边,就算不去通知对方,今晚估计也能见到的。何况……”顿了一会,轻声又说,“我就不信多嘴的维维不会通知他我来了!” 
 
旁边轻叹一声,算是应着。 
 
梁风,对不起了!老头子说过,对别人温柔那就是对自己残忍。我所喜欢的,只是那一个人!我的心里,只可以容纳那一个人!将来陪伴我的,也只能是那一个人!别的,恕我没多余能力也没心情去一一安抚了。 
 
———————————————————***——————————————————— 
 
看着面前的招牌,我还是不由得往梁风看了一眼。他神神秘秘地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势,我倒猜到了几分。呵,三年不见,那人更加有趣了! 
 
明亮宽阔的训练厅,中间是小小的擂台,虽然人很多,可我还是一眼看到角落里和陪练对打中的那人。 
 
“镇,先换衣服?”灯光下看不清梁风脸上的表情。 
 
“不了。”我摆了摆手,由着他和训练馆的服务人员交涉,径自跃上中间的小擂台,脱了鞋子、外套随手甩给跟上来的梁风,清了清嗓音。离得近的人都奇怪的看过来,我微笑着说,“有点闷,找人打架,谁上?” 
 
“靠,你小子也太嚣张了吧?”一个看起来很强壮的男人叫嚷着,一边说一边跳了上来。 
 
我保持着笑容可掬的样子,做了个请的姿势,而实际上我根本没有认真看他,而是看着角落里抱拳旁观那人的方向。 
 
他的头发弄得很短,离得远还分明看见挑染了数种颜色,穿著正式的白色道服,腰间别着的是……黑色的带子,应该长高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的结实,环抱着手冷冷地看来,俨然有种无形的气势。 
 
手心慢慢冒出汗,心脏在猛烈的跳动,带着笑,我闪过对面男人的攻击,侧身,一个重拳正好打在对方的腰间。伴随着闷哼,那男人捂着腰腹慢动作般的倒下。 
 
我看也不需要看他,眼睛依然看着角落那边的方向,微笑。 
 
眼角看着第二个人上来,显然对我无视他们的态度很是恼火,也不招呼,上前冲过来。这人显然有点头脑,冲过来不到一米的地方猛得旋转,收拳起脚。 
 
不错,可惜遇见的是我,从小和四合院里正规的军人打架打到大,所有的动作都是千锤百炼下实战得来的,讲求的就是一拳到位和有效。我跨前半步,跟着对方旋转,他的脚已经从腰间过去,身体却受不了前冲的力势,起拳,对方的腹部刚好冲到拳头的有效位置。 
 
闷哼,第二个人捂着腰腹慢动作般的倒下。 
 
他终于是忍受不了我挑衅的目光,上前,轻巧地跳上擂台。近距离的接触让我几乎窒息,我贪婪地看着对方似乎依然还是十七岁的样子,五色挑染的短发看上去是这么可爱,还有之前因为大量运动变得红扑扑的脸,最后是那一双混合着纯真和忧郁的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