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年缠情记 作者:木之

字体:[ ]

 
 
少年缠情记 by 木之 (穿越时空+女变男)
少年缠情记 
 
 
 
第一章 无月弥尘 
 
“尘儿,跟我走。”堇衣青年俊朗的脸微带沧桑,默默诉说着多年来的煎熬,他伸出手,深情凝视着一身温雅的白衣少年,一如当年,小小少年对坐在膝上的小小女孩至诚的许诺。 
 
“无月弥尘,你敢走,我就杀了他!”黑衣少年魅绝的丽容只剩狠绝,他压着白衣少年,疯狂撕碎他的长衫,任那身雪白晶莹的肌肤赤裸裸暴露于空气中。 
 
功力被封的白衣少年挣扎着,却无法阻止黑衣少年毫无理智的占有。 
 
剧痛,传遍四肢百骸。无论身上、心上,冰冷的痛一下子占据了所有知觉。 
 
为什么,不相信我? 
 
为什么,不相信自己? 
 
十三年来的朝夕相处,到头来,还剩什么? 
 
为什么不让我解释?你对我的情如此浓烈,一直将你当弟弟疼爱的我当然震惊,然,为什么不给我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如此笃定,我必会伤你? 
 
为什么?为什么…… 
 
茫然、茫然,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寝室里床铺叽嘎的声音,肉体交贴撞击的声音,还有低低的喘息与呻吟之声,点点敲击人心。纱幔簌簌颤动,若有若无地遮住了床上的风光,一尘不染的地板上扔着黑色的长衫及白色的衣绸碎片,极端的色彩对比交织在一起…… 
 
为什么开始这场纠缠似乎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你在我怀里,我们能没有间隙的肌肤相亲……即使,痛着…… 
 
血的腥甜,丝丝缕缕飘散在情欲氲氤中。 
 
痛到麻木,后*被重重贯穿的- yín -靡之声却未曾稍息。恨不得将他打碎吞吃入腹的气恼渐渐变得温存,深而别扭的眷恋与珍惜,如浮上水面的气泡,带了点若有似无的朦胧。 
 
快感攀升…… 
 
白衣少年失神了。 
 
假设,假设即使被如此对待,心里对这个人依然没有怨怼,依然满心疼宠怜惜,是否代表,我也爱着他? 
 
我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的着迷? 
 
如果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那么…… 
 
唉,原谅尘哥哥的迟钝,害你患得患失至此。 
 
昏迷时,白衣少年在心里说。 
 
第二章 雪尘儿 
 
 
 
古朴的庄园,坐落于两旁长满薰衣草的山道尽头,清风带着清香扑面而来,缠绕了于 
 
其中嬉戏的小人儿一身。 
 
小人儿束着及肩的秀发,一双超乎年龄的沉静温柔大眼带了点趣意看着挺在指尖的纹蝶。 
 
纹蝶有一下没一下拍打翅膀,竟似不怕生人的毫无飞离的自觉,只专心一致吮着小人儿渗出花香的肌肤。 
 
小人儿红润的鹅蛋脸荡起浅笑,轻喃道:“雌雄嵌合体的蝴蝶,被人们称为阴阳蝶,产生的机会只有万分之一。蝶类的性别是由细胞核中的“性染色体”决定的。雄蝶细胞中有两条Z染色体;雌蝶细胞中有一条Z染色体和一条W染色体,Z染色体决定着雄性,W染色体决定着雌性。当一个还有ZW染色体的受精卵,再早期细胞分裂中,如果有一个细胞因意外的原因失去了W染色体,这样就形成了一半细胞有W染色体,另一半细胞却没有W染色体。前一半发育成为雌性,后一半就发育成为雄性。这就是一半雄、一半雌的所谓‘雌雄嵌合体’……真是稀有。不过戒心如此低,可会成为养父的标本。还是去吧……”十岁的外表包裹着一颗早慧的心。可爱的小头颅里装着足以与百科全书相提并论的丰富学识。 
 
纤白稚嫩的手指忽高忽低晃着,纹蝶终于不情不愿飞离甜美的肌肤,展翅飞向薰衣草草丛。 
 
“尘儿,只有你一个人吗?”几乎同时,身后传来低沉的问话。声音的主人有一张秀致的脸,细细的眉,明媚的绿眼,几分慵懒,淡淡透着疏离以及与人相处的不习惯。 
 
小人儿转身,略带恭敬道:“是的。琪哥哥带着其他哥哥到城里去了。” 
 
秀致的脸一瞬间闪过尴尬,不自觉伸手拨拨本有些凌乱的头发,疏冷的表情霎时显得可爱。 
 
“我不是问琪的行踪……”不满的咕噜。 
 
小人儿垂眸,努力忍笑:“是的,养父大人。尘儿没有告诉您琪哥哥的行踪。” 
 
“对,就是这样。”被称为养父的人击掌,大大点头,复又道,“尘儿啊,阴阳蝶呢,下次不要那么浪费,看在琪的分上我不动你,你的笙哥哥可没那么幸运。”满意看到细瘦的肩一缩,他哼着不知名的歌悠闲走开。 
 
确定养父走远,小人儿抬头,可爱的脸三分温柔、七分好笑。这个养父啊,连琪哥哥都摆不平,更何况比琪哥哥更懂掩饰的笙哥哥。 
 
养父希?埃里昂斯在外人眼中是个喜怒难测、阴晴不定的危险人物,在他收养的一帮孩子眼中,倒不算什么——当然,其中不乏琪哥哥始终压着他的气势给其他人造成错觉。但目前为止,希?埃里昂斯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倒是真的。 
 
被唤作“雪儿”的小人儿全名雪尘儿?埃里昂斯,纯种的中国人,原来的身份是一名中国孤儿。与其他被人类学家希?埃里昂斯收养的孩子一样,雪尘儿因为超强的记忆力与学习能力获得希?埃里昂斯的青睐,收为养女。当然,养女是含蓄的说法,正确来说,是实验白老鼠。 
 
当希?埃里昂斯的实验白老鼠没什么不好,相较于以往受尽欺压白眼的生活,现在有漂漂的房子住、漂漂的衣服穿、漂漂的食物吃、漂漂的伙伴陪,简直天堂——尘儿从小只喜欢温柔漂亮的东西——房子、衣服、食物当然不会对尘儿粗暴,在笙哥哥和琪哥哥的护航下,加上尘儿天生的气质,众人对尘儿也是极尽呵护之能事。而掌有他们生杀大权的希?埃里昂斯,除了会拿他们做些奇怪不伤人的实验,也算是个称职的养父——虽然尘儿也不知道其他养父可以对比。只是每每想到养父的恋人是琪哥哥,心里就微微无力。 
 
为什么无力?琪?埃里昂斯,是希?埃里昂斯的秘密恋人,现年十四岁。一个顶着异常纯真外表内里已是成精狐狸的超级天才。十一岁和其他人初到宝地,一年内收复了已经二十三岁的偏执狂科学家希?埃里昂斯,把他吃个死死的。一个,十一岁就成功使计将孤儿院里的小伙伴救出火坑的小孩。 
 
美中不足的仅是他与雪尘儿的小未婚夫定笙衣?埃里昂斯有间隙。这就是无力的根源。 
 
定笙衣?埃里昂斯是个十五岁的小小少年,与庄园其他孩子一样IQ、EQ惊人,更难得的是他自小懂得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作为实验白老鼠,越出色要做的实验就越多,笙衣可没兴趣整日与电线、仪器为伍,有时间,不如和亲爱的尘儿玩耍联络感情。聪明的他自见到尘儿开始就跟她亲近——这块温柔聪明的瑰宝,他很早就打算将之纳入羽翼珍爱,不容除了他以外任何人觊觎。 
 
而同样疼爱尘儿的琪?埃里昂斯当然不能容忍再也不能抚摸那张小小可爱温柔的脸,要知道,庄园里的孩子只有尘儿一个女的,柔软度可爱度是其他“臭男人”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于是,对上了。明争暗斗,为了尘儿的最终归属权。 
 
在笙衣卑鄙地利用一粒瑞士生产的限量版巧克力得到尘儿允婚后,琪笙之战白热化,美丽的庄园处处刀光剑影——来自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至于为什么平时聪明绝顶的孩子党会在这份上如此幼稚。只能说,孩子始终是孩子,即使再聪明,依然有非常孩子气的一面,尤其在孩子堆里。 
 
“尘儿,在干什么?”远远看到养父身影的定笙衣急急上前,拉过雪尘儿细细察看。恐她有什么闪失。要知道,希?埃里昂斯对其他孩子可没对琪?埃里昂斯的温和客气。 
 
“没事。”尘儿知道他担心,乖乖的任他检查。 
 
“以后你独自一人时要小心避开希?埃里昂斯。他早不满琪太疼爱你……真是个只懂惹麻烦的人……哦,雪儿,别低下头,我不是骂你……” 
 
“骂琪哥哥也不好。”尘儿摇头。 
 
“……不骂你的琪哥哥……”觉得这句话有将心爱的孩子推到别人怀里的感觉,连忙又道,“尘儿的好哥哥不骂琪。” 
 
小巧菱唇弯出笑,甜甜的勾得一张俊秀的小男生脸一阵失神。 
 
“呼……”被人抱起的惊呼,尘儿搂住笙衣的颈项,软软道,“笙哥哥不是跟琪哥哥到城里吗?” 
 
笙衣优雅撇唇:“他带队的,我当然不跟。” 
 
“不是因为不放心尘儿落单,你们协议出门时会有一个人留下陪我吗?”尘儿说出从笙哥哥那里偷听到的内容。 
 
“……笙告诉你的?” 
 
“我上次经过花园听到的。琪哥哥发现我,教我偷听怎样才不让人发现。”尘儿扳着手指算琪哥哥教的招数,“笙哥哥也不知道怎样偷听吧,我教你。” 
 
定笙衣定定看着可爱的雪尘儿,突然抱着她往屋里走。 
 
“我一定要阻止他继续污染我的天使。” 
 
不解地看着笙抱她入黑暗的地下室:“笙哥哥,我们去哪里?”收紧抱住他颈项的小手,尘儿有些害怕。 
 
“没事的。我带你看看我最近的发明。”笙柔声安抚。 
 
尘儿掏出一直带在身上的小光珠,递给笙:“我昨天弄的。”已经成了条件反射,提及发明实验的话题,这里的孩子就再不是孩子。 
 
地下室在小光珠的光芒下亮起一小块。 
 
笙放下尘儿,牵着她的手往角落走。笙弯身摸索了一会,捧出一部小巧的仪器。 
 
尘儿凑过去一看,旋即惊呼:“好精细!” 
 
笙一笑:“当然,和琪扛上后,我就开始做这东西。”不掩微微得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