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再度为皇 作者:谜虞(中)

字体:[ ]

 
    第90章 番外:单恋5(完)
    
    何文柳第一次看见周陵是在秀女选举的时候,周陵那倾城倾国的相貌着实把何文柳惊艳了一番,何文柳不是没有担心过会有新人取代他的位置,因为他入宫差不多八九年了,从十来岁的少年成长为二十多岁的青年,宫里比他年轻貌美的人也不少,不过李暮景倒是没有忘记何文柳的意思,该宠的宠该护的护,让何文柳沉浸在他的光环下无法自拔。
    何文柳厌恶的周陵不是因为他的相貌或者年轻,而是他无意中发现周陵在祠堂里祭拜了他这辈子最恨的两个人。
    宫中的祠堂是专门为皇室所设立的,当今皇上要是有什么先逝的妃嫔或者子嗣,他们的牌位都会安置在祠堂,直到皇上也驾崩后,这些牌位会随着皇上的灵位一起再移至太庙。何文柳几乎每个月都会抽空去祠堂拜祭丹儿,有一次他看见自己最恨的两个人的牌位前摆放着祭品和香炉,那香炉上的香还没有燃尽。皇宫是一个互相践踏互相算计的地,何文柳不认为这里会上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于是他问在祠堂里当差的内监,刚才还有谁来过祠堂。那内监想也不想的回答,今日除了文妃娘娘就只有新晋公子周陵来过了。
    周陵?何文柳脑海里闪过了一抹不是很熟悉的身影,他与周陵只见过一面,他那时觉得周陵只不过是个仗着自己貌美而眼比天高的新人而已。何文柳记得周陵不是京城人士,父亲的官位很低,怎么可能会与那两个人扯上关系?
    正当何文柳满脑子疑惑的时候,李暮景做了一个惊天的决定,他要册立周陵为后。
    何文柳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直发寒,这个周陵一点都不简单,他究竟是如何获得李暮景的青睐?何文柳想到当年自己被人陷害,丹儿的惨死,还有后来自己难产时差点连命都保不住,这算起来都是那两个人害的,至于周陵,本来与那两人无关却还悄悄的去拜祭她们,这究竟是为什么?
    李暮景为了周陵,得罪满朝文武排除众议立他为后,还彻底伤透了贾婉茹的心,让贾婉茹骨肉分离,硬是把太子过继给周陵抚养。周陵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李暮景为他痴心至此?何文柳冷眼旁观着李暮景为周陵所做的一切,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李暮景对周陵是很好,可未免好得有些过头。
    或许是因为妒忌,或许是因为祠堂的事而心有余悸,何文柳无法心平气和的去面对周陵。何文柳第一次利用李暮景的宠爱变得恃宠生娇,他不去周陵的册封大典,也从来不去给周陵请安,就连周陵设宴他也不去。周陵虽被册封为后,可一点也没有皇后的架子,他性格开朗,与后宫的妃嫔相处的不错。周陵也曾经主动找何文柳攀谈,可何文柳一面对周陵就会想起祠堂的事,他觉得周陵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可他也没证据,所以每次何文柳都会给周陵甩脸,让他下不了台,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也算结下了梁子。
    作为新宠的周陵如此被何文柳刁难,这让后宫的人都错愕不已,他们都怀疑何文柳的脑子是不是坏了,难道他就不怕被皇帝问责吗?后来李暮景还真的找何文柳长谈一番,何文柳都做好了被李暮景责骂的准备,李暮景也没骂他什么,两人谈着谈着不知怎么的就滚了床单,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李暮景对何文柳不能算是最好,跟周陵和贾婉茹比还差一截,但是他还是很迁就何文柳的,何文柳不喜欢做的事,李暮景绝不会让何文柳插手,何文柳看上什么东西,李暮景怎么也会给他弄来,有什么好东西李暮景绝对会算上何文柳一份。其实李暮景对何文柳的要求很简单,就两个字,听话。李暮景希望何文柳听话,就像玩弄玩偶一般,可玩偶也有生锈的时候,何文柳也有自己的看法,不是次次都听李暮景的话,他知道李暮景是为他好,可他又何尝不是把李暮景放在第一位。
    刘登带领御林军夜闯何府的事,太后跟刘家是摆明了要拿何文柳做垫背,何文柳一点都不考虑后果的任人拿捏,李暮景大怒之下将何文柳禁足两个月,后来何文柳听说那晚夜闯何府的御林军全部被杀,整件事的策划者刘仁刘登两父子也被砍了头,何文柳不懂为什么李暮景要这么做,在他看来刘家就算有私心但也是一代忠臣,他们没有犯什么大错。直到李暮景有一日语重心长的对何文柳说:“文妃,朕只希望你以后做事时多为霁儿考虑一下。”
    李暮景的这句话给何文柳当头一棒,之后他想了很多,李暮景说的没错,他要为李霁多考虑一下。韵儿是公主,以后给她找个如意郎君嫁出去就好,最多给她多置办些嫁妆,可是李霁不一样,李霁是皇子,身后有他们何家支持,必然是其他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要是何文柳自己不小心犯了什么事,第一个遭殃被连累的肯定是李霁。
    是个父母都希望儿女成龙成风,何文柳也不例外,可有个先提条件,那就是自己的孩子得有这个命才行。何文柳记得李暮景那一辈的兄弟们,除了嫡子活得好好的外,其他庶子但凡有一些出挑的,都不长命,活下来的那些庶子全部都是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何文柳不希望李霁像他那些早亡的叔叔伯伯一样,他宁可李霁平庸一些,这样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活着。
    李霁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可何文柳还是察觉到了李霁看太子时眼中那似有似无的敌意,何文柳也旁敲侧击的问李霁对太子的看法,李霁却不肯说实话。还好现在李霁的年纪小,李暮景还看不出李霁的心思,何文柳能做的就是让李霁远离太子,别让李霁太过出众,免得活不长。
    不久之后的琼林宴上,李暮景给李霁找了个伴读,御林军都尉家的独子苏卓。一般的皇帝给皇子找的伴读,就能看出皇帝对皇子的期望。找一个三品武官的儿子给李霁当伴读,可想而知在李暮景不怎么看中李霁,其他人对皇帝对李霁如此不待见而嘲笑不已,但何文柳对此却十分满意。
    何文柳看不懂李暮景,他从小就暗暗观察喜欢他也依旧不懂。李暮景的脾气阴晴不定,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突然有一日将冷在后宫多年的何文柳捧上高位,他为了前皇后跟太后翻脸却私下跟这个前皇后乱*,他将捧在掌心多年的挚爱贾婉茹摔进谷底,让她骨肉分离,还另立了一个出身低贱的周陵为后,李暮景下一次想做什么,没人摸得准。
    新人进宫,周陵代替贾婉茹的位置成为李暮景的最爱,还有那个宠妃刘莎仗着怀有龙嗣在后宫里横行,可最爱怎么样?怀有龙嗣又怎样?以前比他们风光的妃嫔多的是,可结果还不是惨淡收场,这都是有前车之鉴啊。
    何文柳发现呆在李暮景身边的人几乎没什么好下场,总有一天也会轮到他的头上。何文柳怕,他真的害怕,他不敢想象自己的结局如何,是惨死还是孤老终身?陪伴李暮景一生这种事对何文柳来讲简直是痴人说梦。
    琼林宴后的那晚,何文柳的身子异常的困乏,他回到青鸾殿一个人躺在寝室的床上,闭上眼沉沉的睡去。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一个恶梦,在梦里他依旧是单恋李暮景的何家三公子,他依旧入宫为妃生下丹儿,而李暮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在梦里,李暮景因何文武暴虐成性,屠杀渊国百姓而将他削兵贬职,贬到边境并下令让他无诏不得回京,心灰意冷的何文武去了边疆,何文柳到死都没有再见何文武一面。接着何文言因为不同意李暮景的高压政策而被免职,连同何氏一族何家党羽全部连根拔起,为此何文言大受刺激一病不起。何文柳因担心何文言的病情而回府小主,那时何府早已萧条不堪,大嫂黄氏在何文言失势之后立刻和离,带着嫁妆跟何家的全部家当离开,何文柳看着躺在床上病入膏肓的大哥心痛不已,为什么李暮景要这么做,他们何氏一族个个都是忠臣,为什么李暮景要赶尽杀绝?没多久何文言过世。
    何文柳依旧呆在宫中,他听说李暮景变了,他变得骄奢- yín -逸,好大喜功,贪图享乐将重担全部压在百姓身上。本该三年一次的选秀变成一年一次,后来李暮景变得残暴,他不知羞辱玩残了多少别国的皇室俘虏。
    李暮景毁了何家后不久,就将魔抓伸向了夏家,夏家可是太后的娘家,当家人也是三朝元老。李暮景突然有一日下令诛夏太师一家三族,其余六族打入奴籍,连个罪名也不给夏家安。太后知道这消息时,夏家的人早就死的死亡的亡,本有心绞痛的太后就这样被李暮景活活气死。夏家被灭族牵扯到了八王爷李暮冰,这个李暮景曾经最疼爱的弟弟。李暮景了解李暮冰的为人,他怕李暮冰报复,却又下不了手杀了他,最后李暮景不顾李暮冰那失望伤心的眼神,将他押至荒凉的藩地软禁起来后,就不再做管。
    何文柳一直被李暮景遗忘至倚柳殿,因为不受宠,所以丹儿能平安的长大。何文柳心里依旧念着李暮景,偶尔在后宫远远的看李暮景一眼,就能高兴好久。丹儿十五岁那年,不知怎么的被一个状元相中,那状元希望李暮景赐婚,这时李暮景才想起来有一个被自己冷遇多年的女儿。赐婚的旨意下来不久,丹儿落水而亡。丹儿死的时候身边没人跟着,因为是冬季,所以就当做是她不小心滑倒摔进了池塘,李暮景压根没调查就将这事当做意外处理,可这真的是意外吗?那位状元据说是众多公主郡主心仪之人,却偏偏看中无权无势的三公主李丹儿,可以说是李暮景的赐婚害死了她。
    丹儿的死摧毁了何文柳活在这世上的唯一支柱,何文柳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彻底的垮了下来。何文柳不再吃药,他只想等死,死了就能看见丹儿了。何文柳环顾这冷冷清清的倚柳殿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他后悔当年进宫参加赏花大会,他后悔接受了李暮景的那株牡丹,他更后悔如魔障般喜欢李暮景那么多年。如果他不喜欢李暮景,如果他没有入宫,那么在何文武被贬离京时他就能给何文武送行,见何文武最后一面,何文言病重时他也可以在旁照顾,说不定可以多活几年,何府也不会就此衰败下来,因为还有他扛着,还有丹儿,丹儿也就不会出生在皇宫,她会在宫外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嫁了,然后幸幸福福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可这一切都只是“如果”,何文柳最重要的人全部都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年,何文柳过得浑浑噩噩的,他没有活下来的欲望,拖着一身病的身子在宫中熬日子,渐渐的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他知道自己油尽灯枯就快要死了。突然有一日夜晚一群穿着陌生兵服的人围住了他的倚柳殿,那群人一进来后二话不说,拿起刀将自己的内监全部砍杀,何文柳当场就愣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
    就在那个带头士兵举到砍向何文柳时被人一声喝止,一个高大魁梧身披盔甲的人走了出来,士兵们都唤他“黄将军”。何文柳认出了那个人,他小时候的玩伴黄坤,自己入宫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黄坤见着了何文柳是又惊又喜,连忙遣散了士兵。何文柳可没有什么与旧识重逢的喜悦,他似乎听到了倚柳殿外的吵闹声,他问道:“你知道宫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黄坤笑道:“大同该改朝换代了,李暮景那个狗皇帝被赶下台了,现在我们攻陷了皇宫。”黄坤侃侃而谈,说着自己的军功伟绩,说这仗是如何打的,老百姓们是怎样的民不聊生,何文柳一点都听不进去,他脑海里一片空白,李暮景被赶下台了。
    何文柳心急的打断黄坤的话问道:“皇上已经死了吗?”
    “什么皇上啊,他已经是阶下囚了,”黄坤没有发现何文柳神情的变化,幸灾乐祸说道:“那狗皇帝被我们关押道宫里的监牢里了,他不是喜欢以欺辱俘虏为乐吗,那就让他自己当当俘虏的滋味,他已经被我们关了三天了,不饿死也渴死了。”黄坤说着,还炫耀这摆弄了摆腰间的钥匙道:“关押狗皇帝的钥匙还是我保管的哩。”
    “是吗?”听了黄坤的话何文柳淡淡一笑,紧接着一脸惊恐的看着黄坤的身后,道:“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黄坤也以为自己身后有人,毫无防备的转过身去,就在此刻,何文柳拿起案几上的一个花瓶朝着黄坤的头就猛砸了下去,黄坤昏倒在地。
    何文柳以最快的速度脱下黄坤的军服穿在自己身上,随便收拾了些细软,拿起监牢钥匙就跑出倚柳殿。
    何文柳满脑子就想着一件事,他要救李暮景,他不能让李暮景就这么死掉。何文柳觉得自己很犯贱很可笑,他一直以为丹儿死后他的心也就跟着死了,他早就对李暮景死心了,他听到李暮景有难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会心痛?为什么会担心?何文柳意识到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李暮景,依旧那么爱他,哪怕他毁了他的家族,毁了他的女儿,毁了他一辈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