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再度为皇 作者:谜虞(下)

字体:[ ]

 
    第180章 烤肉
    
    昨日姬泽在我面前所说的事,立刻传遍宫廷内外。
    这种状况也是我考虑得不周到,在太液庭召见姬泽时,让那么多内监围观着,姬泽叫喊声又那么大,想不被人听到都难。
    于是在第二日早朝,几乎所有言官上书弹劾,夏离刚销毁降书一事。
    昨日消息一传出,言官们立刻去找证据,他们去审问了一起被俘的燕国的大臣,问是否有降书一事,其中一名顾命大臣表示,那封降书是燕国皇帝亲手写的,也是他亲手盖的印章,然后交给众位心腹大臣过目后,才派出使臣去两国交界处,给夏离刚送递降书。
    早朝之上,以贾凡为首,率领众言官将燕国大臣的证词双手奉上,贾凡拱手说道:“皇上,夏大将军不顾法纪,私自销毁降书,等同于叛国。不过微臣觉得,夏大将军是不会背叛大同,他只是好大喜功罢了,还请皇上从轻发落。”我发现贾家人都有个特点,那就是明明嘴头上是在帮人说话,可实际上却是死命的将人往下踩。
    万福走下殿去,接过贾凡双手递给的证词,然后又快速来到龙椅旁,将证词交到我的手上,我大致扫了几眼,就将它放在一旁。
    怎么说呢,其实这种敌国的证词是个很微妙的东西,他究竟能否有效,完全是看皇帝怎么想。也就是说,不管这份证词是真是假,只要皇帝认为它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根本反驳不了,假如皇帝认为它是假的,照样可以说得通,毕竟是敌人提供的东西,谁知有没有诈。
    夏太师是夏大将军的亲大哥,这种事闹不好是要株连九族的,他连忙站出位给自己的弟弟开脱,“皇上,这绝对是子虚乌有啊,夏大将军为国征战三十余载,一直以德服人,哪怕是敌国的百姓也对他爱戴不已,他怎么可能会做出销毁降书这种事情来?!”夏太师说着,回头朝着夏离刚道:“夏大将军,你倒是为自己说句话呀!”
    看夏太师那副着急的摸样,我就知道夏离刚没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至于夏离刚,穿着官服的他昂头挺胸的站在那里,完全的不害怕,他大声说道:“微臣绝对没有做出扣押降书,毁灭降书的事,如果做了,天打雷劈!”
    夏离刚这毒誓发得也蛮有技巧的,因为扣押降书,烧毁降书这些事都是我做的,他只是知情而已,所以天打雷劈绝对劈不到他。
    被堂下那群大臣们吵得我头都疼了,我以为少了个一天到晚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口诛笔伐的何文言,我的朝政会清静许多,事实证明,这是我想多了,只要在金銮殿上有两张嘴,那绝对是安静不了的。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我揉了揉太阳穴道:“这事儿朕相信夏大将军,他不可能做出有损大同的事,朕看八成是燕国在挑拨罢了。”
    “皇上,请您三思呀!”贾凡是很想扳倒夏家的,现在何家没了,只要夏家倒台,而刘家那边,还有太后在打压着,这一算下来可就是他们贾家独大了,所以最好借着这个机会,把夏家掌控兵权的夏离刚给拉下马!
    “该三思的人是你,贾丞相。”我皱着眉头,说道:“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要是夏大将军朕的毁了降书,那他干嘛还活捉燕国皇室及大臣,还将他们押往京城,送至朕的面前,他就不怕燕国人告状吗?”
    “对!皇上说的没错,”夏太师闻言,连忙跟着附和,朝贾凡说道:“贾丞相,你也不想想,如果夏大将军真的隐瞒降书一事,他还会留姬氏一族的活口吗?他这不是给自己留把柄吗?”
    贾凡被反驳的哑口无言,毕竟我说的句句在理。
    降书一事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反正言官们找不到实质性的证据,区区几份燕国证词根本不足为虑,只要我说我相信夏离刚,他们根本无法。
    “皇上,”下一个站出位说话的是刘国公刘仁,他道:“微臣也相信夏大将军是无辜的,一切都是燕国人妖言惑众,他们打了败仗,不服于心,还妄想让皇上猜忌,将夏大将军治罪,这实在可恶。”
    听了刘国公的话,我不禁挑了挑眉,这真是奇特了,刘家向来与其他几个家族不对盘的,现在居然帮着夏家说话,“那照刘国公所言,朕应该如何处理?”
    刘国公建议道:“微臣认为,还是早些杀了那几个满嘴胡言的燕国人较为妥当,否则指不定他们为了活命会胡编乱造些什么了。”
    看样子,刘国公是想借我之手,杀光姬氏一族。看来刘家与燕国的姬氏一族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啊。
    “这件事朕知道了,”我没有当场表态,“还有什么事要启奏的吗?没有的话,咱们就退朝吧。”
    “皇上……”刘国公还想再说些什么。
    “行了,燕国人的事,朕会考虑的,”我不耐烦的打断道:“一大清早的,你们吵来吵去的不嫌烦啊。”
    大臣们看得出来,我心情不好了,也便悄悄的不再多言,各自再作打算。
    如果有内监从太液庭旁走过,他便会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着并非花香或者胭脂香,而是一股烤肉的香味。
    今晚的太液庭,并不像往常那样安静无光,反而灯火通明,在太液庭上,内监们架起了高高的火架,然后从御膳房扛来一只新鲜的宰好小羊羔,在小羊羔的身上和腹腔之中抹好作料与香料,然后拿起铁制的钎子将小羊羔串起来,放在火架上烤,大致烤上两个时辰,将羊肉烤得外焦里嫩,阵阵飘香,这个西北风味十足的烤全羊就完成了。
    烤全羊是属于西域胡人的饮食,但是大多数中原人是吃不惯的,他们嫌羊肉味膻。不过与西域交界的燕国倒是很能接受胡人的饮食。
    就拿燕国皇帝姬泽来说吧,他最喜欢的一道菜就是烤全羊,尤其是鲜嫩的小羊羔肉,他几乎天天都吃。只是后来被俘,上顿不接下顿的,现在烤全羊摆在他面前想必已是口水直流了吧。
    姬氏一族的人全被带到太液庭,他们看着内监们搭火架,串羊肉,现在羊都烤好了,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不知这是何用意。
    “姬泽,看清楚这羊肉是怎么烤的了吗?”我笑着问道。
    “什么?”姬泽不懂我的意思。
    “朕听说过,你最喜欢吃鲜嫩的烤羊肉了,”我笑道:“看你最近奔波疲惫,怕是没吃过什么好的了吧,朕今晚就请你吃烤肉吧。”
    姬泽闻言,不知为何从心中发出一丝寒意,“为什么要请朕吃羊肉?”
    “朕可从来没有说要请你吃羊肉。”我向旁边的内监使了个眼色。
    内监们得令后,便离开,过了不一会,领了一个全身脱得光溜溜的小孩过来。那小孩还很小,看起来也就两岁,他不只没穿衣服,并且全身上下都涂满了刚才小羊羔身上涂着的香料。
    姬泽看见那小孩,顿时面上全无血色,那正是他的独子姬展!姬泽还不到二十岁,所以子嗣单薄,现在膝下只有一个皇子姬展而已。看见姬展这副摸样,姬泽怎会不知我想做什么?!他转头睁大眼睛道:“你……你不是人!你该不会……”
    “你想的没错,”我证实了他的想法,“你的儿子还那么小,跟小羊羔没什么差别吧,放心,等他烤熟了,朕会让太监一口一口的喂你吃。”
    “不要!你……你……”姬泽已经被刺激的说不出话来,这是要做什么?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当做羊羔一样的烤?!这怎么可以?!
    姬泽想上前阻拦,却被内监们死命按住,其他姬氏一族也没料到我会出手如此之狠,有哭的,有谩骂的,有求饶的,整个太液庭都是他们的声音。
    而那个姬展,还不到两岁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将会被如何处置,他只是被眼前的这副景象吓到,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我根本不管这些,给内监做了一个摆手的手势,内监得令后,尖声说道:“串钎,上架!”
    “不要!不要!”姬泽怎么忍心见爱子被如此折磨,他还那么小!连话都说不全啊!“你干脆杀了我吧!直接杀了我们!何必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来!”
    我冷声道:“你诬告夏大将军自私毁掉降书,这是你咎由自取!”
    “我没有诬告!我说的是实话!”事到如今,姬泽依旧不肯改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算我死了,我也要告诉全天下的人,是夏离刚为了军功,毁掉我大燕的降书!”
    “你简直执迷不悟!”像是被姬泽的话气着一般,我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果然!果然刘国公说的没错!你们燕国人妖言惑众,必须除之而后快!朕一定会将你们折磨到死!”
    姬泽像是听到了什么重大信息,“刘国公?”
    “没错,刘国公。”我向姬泽说道:“刘国公力挺夏大将军,说夏大将军是无辜的,你们这些燕国人含血喷人!必将你们姬氏一族全部诛杀!”说完,我吩咐内监们道:“还愣着干嘛?!快点动手!”
    “等一下!”姬泽见自己的儿子就要上火架了,慌不择言道:“那个刘国公就是刘仁对不对?他……他是想杀人灭口!想保住他们刘家通敌卖国的秘密!”
    “你说什么?”表面上我震惊不已,可心里嗤笑道,姬泽,你终于说出来了。
    
    第181章 通敌卖国
    
    姬泽也发觉是自己失言了,他知道这是秘密,他不应该说!
    “你说刘国公通敌卖国?!混账!”这种话作为皇帝的我怎么可能信?!“刘国公是三朝元老,更是跟随朕的父皇立下汗马功劳!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姬泽一阵沉默,他是在考虑掂量,是否该将此事说出,看他还那么犹豫不决的样子,我再下一剂狠药,“你之前说夏大将军销毁降书,现在又陷害刘国公通敌卖国?!刘国公果然说的没错!你们姬氏一族满嘴胡言,留不得!”说着,我气呼呼的朝内监们唤道:“不光是他儿子,去,多找些内监来,朕要将他们姬氏一族全都扒光衣服,放在火架上烤!”
    我这么一说,姬泽立刻妥协,他是听说过我的暴虐无情的,为了他们姬氏一族,他只能这么做了,更何况是刘国公不仁义在先的!
    “我说的是实话!刘国公曾经给我大燕送过大同的战事情报!”姬泽决定全盘托出。
    “哼,”我冷笑道:“你还说大燕给夏大将军送过降书呢。”言下之意,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活命而胡乱说话。
    姬泽听我这么一说,便以为我说的是这次打仗的事,他连忙说明道:“我说的不是这次战役,是三十多年前的事!”
    “三十多年前?”我像是听到一天大的笑话,“那时候别说你了,连朕都还没出生呢,你这谎撒得也太没边际了吧?”
    “我说的是实话!我有证据的!”姬泽看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妃嫔,他不得不做出选择,“只要你放了我们姬氏一族,我就把证据交给你!”
    “……”我要的就是姬泽这句话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