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超危险关系[重生] 作者:湖蓝阁

字体:[ ]

 
 
  ☆、第一章
 
  楔子
  B国有一处秘密领土,是不曾被公开于世的,甚至连好些政府高层都不知道这处领土的所在。而鲜少一部分知道的,除了那是个磁场特殊的岛屿,不管雷达或卫星都无法探查到其所在位置外,剩下只有这座岛的名称——
  克诺索斯岛。
  每年,国家都会投入庞大的资金到这座岛上,以研究开发的名义,但具体研究什么、又开发什么,却没有明确的回答。只知道岛上会不定时收容一批黑户或无父无母的孤儿,亦或者以收容改造的名义,收编入一群犯了事的罪犯。这些人是用来干嘛的,同样没有回答。
  有人猜测岛上可能在进行新型的武器研究,也有人猜测岛上正进行着惨无人道的人体改造……
  然而真相如何,无人知晓。
  第一章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巨响,类似厚重的书本摔落地面所发出的,邱墨就是被这一声响惊醒的。
  原本支着额头休憩的他猛地睁开眼睛,大概是刚睡醒,他的眼神还带着茫然看着眼前白色的墙壁。他就这么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聚焦了视线,转而看向周遭。
  这是个白色的房间,先不说墙壁和天花板,就连窗帘也是白色的,纯净的白,不含半点杂质。或许除了脚下所踩着的地板,以及桌椅柜子还是原木的颜色,大概只有排列在书柜上的书是彩色的了。
  整个房间的陈设也相当简单,靠墙角摆放的桌椅,而在桌椅旁边则是近乎一面墙的书柜。书柜上的书很多,邱墨大概扫了眼,三分之一的医学用书,以及三分之二的深蓝色资料夹,很符合他办公室里的一贯放置。再过去就是窗户了,这会儿白色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但外头强烈的光线还是透过窗帘照了进来,倒是平添了一室的暖意。房门就安置在书柜对面,除此之外整个房间再没有其他摆设。
  看到这里,邱墨下意识地拧起了眉。原因无他,这不是他的办公室,更不是他的书房。
  对了,他应该是死了。
  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在牢房里躺着,又在几分钟后被带到了执行室……
  手臂上似乎还残留着针头扎入静脉的刺痛,邱墨下意识地摸了下,但完好无损的皮肤上并没有针孔的痕迹。
  他没死?不,他的确是被注射了过量的肌肉松弛剂,随着意识开始模糊、呼吸开始困难,他就像被什么东西吵醒了一样,然后睁开眼睛就是这里了。
  邱墨觉得奇怪,明明应该就此死去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呢?
  是他没死成?可不管怎么想这种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按照注射药物的剂量,除非他是超人不然不可能免于死亡。再者死后也会有法医验尸,即便侥幸没死成估计也会再补上一针,结果还是死。
  邱墨倒是更愿意相信自己死后重生了。尽管他是个无神论者,当然他也没想把这次奇迹加诸到那虚无缥缈的人类信仰上面,但不管怎么说,他死了,却又活了。
  伸手,骨节分明的十指的确和印象中一模一样,再摸摸脸,面骨没有差异,唯一不同的就只有没了胡渣这一点。他垂下手,低垂着的视线扫过身上穿着的白大褂,最终定格在胸前的挂牌上。
  邱墨——他的名字,这一点依旧没变。
  一样的身体、一样的名字,这让以为自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的邱墨顿时安心了不少。
  他呼出口气,正要收回的目光不期然就撞上了趴在地上的书。邱墨愣了下,随即才反应过来,这大概就是方才吵醒他的罪魁祸首了。他弯腰捡起那本厚重的都快可以砸死人的“砖块”,合拢,红皮的厚重封面上赫然标着“人体解剖学”字样。
  邱墨似是怀念地看了几眼,但很快就发现这本自己看了将近有十年的书好像有点不同,尽管封面是一样的,书名也是一样的,里面的版面也相似就是细致了不少,但出版社和出版年月却让他觉得这地方不对劲,很不对劲。
  出版社的名字是个从未见过的,这倒没什么,可出版年月怎么会是2090年1月呢?而他手上这本是再版的,2096年再版的。
  想要看具体年月时间,可房里没有挂历也没有台历,就连电脑都没有。邱墨又摸遍了身上的口袋,也没发现手机的存在。他不信邪似地去翻找抽屉,可别说手机,连根接线都没找到。
  果然很不对劲呢?难道是放在别的房间?
  这么想着邱墨转身出了书房,然而就在他带上房门的时候,位于走道尽头的房间赫然传来粗暴的声音,配合着“哐嘡”的踢门声,颇给人一种震撼的效果。
  “喂,在哪呢?变态医生。”
  变态医生?邱墨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又瞅了眼挂在胸前的挂牌,上面没写医生,倒写了个一级研究员。
  是研究员的话,就应该不是医生了吧?
  于是邱墨理所当然般地无视那一声召唤,转身看向另一边的走道。
  这条走道有点长,从邱墨目前所站的书房往里数过去,竟然还有四五个房间。每个房间间隔有点远,想必里面的空间也不会小到哪里去,这让邱墨不自觉联想到了以前医学院里的标本室。
  抬脚往里面走了两步,这次声音是直接从背后传来的。
  “变态医生,叫你呢?耳聋了吗?”魏弋哲就站在尽头的房间门口,看着邱墨慢腾腾地回头,再慢腾腾地“哦”一声,最后以堪比蜗牛的速度往他这边走来,他那个咬牙切齿,要不是邱墨,而是换做其他人他早冲上去揍人了。
  “你,看病?”邱墨早在走过去的路上就打量起了魏弋哲,是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人,比起他因为常年待在室内而显得苍白的肤色,他的皮肤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一头黑色利落的短发下的脸也极是硬朗。他穿着件黑色衬衫,却显摆似的故意没把纽扣扣上,邱墨扫了两眼,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他用干毛巾捂着的脖子上。
  浅色的毛巾上都是血迹,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没等魏弋哲给出不耐烦的回答,邱墨就与他擦肩而过走进了他过来的房间。
  里面是个诊疗室,邱墨转了一圈,算是明白了他所在的整个房间构造了。
  诊疗室作为与外界唯一相通的房间,不仅是看病的地方,甚至还起到了相当于客厅一般的作用。从外面进来,穿过诊疗室便是里面那条走道,走道上零零总总共有十来间房间,这么多房间具体是用来干嘛的,目前还不清楚,但待会看了不就知道了?
  “脖子怎么了?”邱墨一边拿了摆在玻璃橱柜里的医用品,一边问身后如同大爷般坐在转椅上的魏弋哲。魏弋哲没理他,拿下毛巾示意他自己看。
  邱墨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牌的病人,以往到医院来看病的人哪个不是态度好好的,就连后来他进了监狱,那些不想去医务室,而来他这里寻求治疗的犯人也个个殷勤得很。反观眼前的男人却像只猛兽,即便受伤来寻求帮助,也不愿放下他那高傲的却不能当饭吃的自尊。尤其是他的眼神,根本不像在看一个医生,更像是看一个……敌人?
  意识到这一点,邱墨愣了下,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一如以往般平静地去查看对方的脖子。
  在一个奇怪颈圈的上方有一条长约三厘米的口子,有点深,不过并没有伤及动脉。
  “缝个五针,不用打麻药吧?”邱墨是问魏弋哲话,但也没想要他给出答案。在他看来,魏弋哲这种一看就很爷们又如此桀骜不驯的人,必须不上麻药缝合才行。于是没等魏弋哲回答,转个身就去洗手拿缝合道具了。
  魏弋哲依旧坐在转椅上,手上的毛巾在邱墨看完伤口后又覆盖了上去。直到邱墨端着摆放着缝合道具的托盘过来,他才再一次拿下染满血的毛巾,同时以极其明显地姿态冷哼了声。
  邱墨挑眉瞥了他一眼,没表态,接着拿起托盘上的双氧水给他冲洗伤口。
  兴许是挨得近了,眼瞅着只差了一拳距离的邱墨,魏弋哲突然觉得手痒痒的,就连脖子上的疼痛都无法除去这种瘙痒。下一刻,就在邱墨毫无防备放下双氧水瓶,他忽得捏紧了拳头挥过去。这一拳又狠又准砸在邱墨脸上,愣是打得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好在邱墨只倒退了两步就稳住了身体,但莫名被揍了一拳放谁身上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他抬手抹了下似乎有些破皮的嘴角,然后眯起眼睛看向还坐在椅子上的魏弋哲。
  魏弋哲的脖子上都是血,原本被洗干净了,但因为刚才这么一动,一度止住的血又如坏了的水管哗哗地往外涌着。
  他却对此恍若未觉,线条硬朗的脸上难得露出笑来。他轻松地摆摆手,满含戏谑地说道:“抱歉,太近了忍不住就动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希望大家能喜欢。
  记得要多多留言哦,毕竟作者是不留言会死星人(づ ̄3 ̄)づ╭?~
  增加了一段楔子,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大家解惑。
  说到医生就莫名想到肛·门指检的我实在太邪恶了=233333=
 
  ☆、第二章
 
  邱墨一动未动,魏弋哲就这么看着他,以为他会突然给自己一拳,或是以其他什么方式来报复自己。然而等了一会儿,对面的人也只是垂下抹着嘴角的手,一脸平静无波地走到他身边,然后继续未完成的消毒作业。
  魏弋哲奇怪,斜着眸子紧盯着邱墨问道:“医生,你今天是还没睡醒?还是刚撞了脑袋?”
  邱墨却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抿着嘴发出意义不明的轻哼。
  “我刚揍了你一拳耶。”
  魏弋哲特别强调了“揍”这个字,不过邱墨依旧没有回应,而是仔细拿起托盘上的针线开始替他缝合起来。他动作娴熟地缝了两针,却久久没有下去第三针,看着剩下裸|露在外近二分之一的伤口,又抬眸瞥了眼像是任他宰割的魏弋哲,邱墨最后草草落下第三针后毅然决然地结束了缝合,开始上纱布。
  因为没上麻醉,魏弋哲能清楚感受到针扎在皮肤上的尖锐刺痛感,只有三下,这明显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喂,变态医生,是不是少了两针。”
  “没少。”邱墨回答地极为迅速。
  魏弋哲也是愣了下,因为不能动,只好转动眼珠子斜睨着邱墨,但邱墨脸上除了一贯的平静还是平静,这顿时让魏弋哲有些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但紧接着邱墨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得到了答案。
  邱墨的原话是——
  你身体状况很好,我想用不着再特意多缝两针也没问题。
  但魏弋哲却从中充分感受到了邱墨的恶意,这绝壁是嫉恨他打了他一拳才会这么做的。
  正给他绑绷带的邱墨无意间瞥见他的神情,或许是觉得好笑,他微微弯了下眼睛,但并未让魏弋哲瞧见。他大概猜到对面这人的想法了,一定认为自己是在报复他吧,不过他真是单纯从他的精神及身体状况入手,不否认一定程度上觉得他聒噪才会少缝两针的。
  邱墨是医生,他从未忘记过一个医生的职责,所以他极少和病人产生正面冲突。但在完成一个医生的本职工作后,病人什么的就都可以滚蛋了。
  于是在结束最后的包扎,邱墨本着以前在监狱里学到的道理——初到一个地方千万不能给人看扁了,虽然这身体是这里的主人,但他并不是,所以还得按老规矩来。他一手按着魏弋哲的肩膀,另一手捏拳,在对方还没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之前,猛地朝他的肚子送上一拳。
  “这是回礼。”邱墨说得云淡风轻的。而遭受到强烈打击的魏弋哲顿时不适地干呕了起来,捂着被揍疼的肚子瞪着邱墨。不过半分钟,他脸上就浮现出兴奋来,跃跃欲试地似要跟邱墨开战。
  “我可以理解成你要跟我打吗?”他一脸挑衅地看着邱墨。
  “不能。”按住正要起身的魏弋哲,又制止了他要转动脖子的举措,然后居高临下地轻声说道:“劝你这几天不要打架,刚缝好的伤口又会崩裂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