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乌衣巷 作者:Joanne/猫猫J

字体:[ ]

 
乌衣巷 by Joanne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不知为何,我从有记忆以来就记得这首诗,据说,我第一次说出这首诗时,似乎是在牙牙学语的年纪,老爸说当年的我大概两岁多吧!
 
 
  当我精确背诵出这乌衣巷时,所有的大人都以为他们在作梦,念完后,我竟然潸然落泪,就算老妈拿着我最爱的小熊给我,我还是足足哭了半小时,直到巧克力蛋糕出现在我眼前;后来我每次读到乌衣巷都会心痛,不知为何,不知为何───老妈说也许我前世曾是王孙贵族,然而被战乱拖累,所以成为一介平民,什么也不是的过了一生,所以念到这首诗时才会心痛。
 
  「同学,这次你们的期末作业很简单,只要把你们的祖先找出来就好,我要名号啊!!记得,我希望你们能最少够回溯到元代。」台上的教授拿着可爱的小麦克嚷着,尚在昏睡的我突然惊醒,不会吧!!!!
 
  我赶忙举起手:「教授,我问过我爸,他说我家的祖谱早失传了,他──」
 
  「封同学,你最好逼问出你爸,你是从哪来的,不许说从肚子里来啊!不然这学期是我最后一次在这校园里看到你。」一旁的同学哄堂大笑起来,我差点没被这教授气死,我懊恼的嘟起嘴巴,可怜兮兮看着教授,教授撇开头开始讲述起今天的教学重点,我只得乖乖打开笔记本,在上边画出教授,然后再画了许多剑穿透他。
 
  好不容易下了课,我首先走出教室,等着慢吞吞的教授步出教室,,跟着他走了许久,他明知道我跟在他身后,却是根本不回头看我径自走着,走下楼梯越过马路然后是另一栋大楼,直到他掏出钥匙打开研究室大门,我终于委屈的喊出:「计教授,帮帮我吧!我家真的没法找祖谱了,您别忘了上次我也交不出啊!!」
 
  他回头透过厚厚的镜片看着,许久许久,终于扯开大门示意我进去;一进他研究室扑鼻而来的就是灰尘味,让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搞什么?口水可别喷上我的书。」计教授怒吼着,我赶紧装可怜:「谁叫教授有这么多书,累积起来的书香,可是会让我这个没读多少书的小家伙喷嚏连连啊!」
 
  这句话说完,计教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好吧!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在恭维他,现在还有谁会买书,我连漫画都是下载耶!
 
  看着计教授一排排的书架上都堆满书,连走道上也放着成堆的书,看了真让人毛骨悚然,他真是有够可怕的书虫,不过,他的每本书都经常翻动的样子,上边灰尘挺少的,不像我,上课要用的书早被我丢在床底下,直到期中考与期末考才会端出来详细看看,我上了哪些课,所以课本上上边那层灰啊!还得用面纸沾水才擦的掉。
 
  不过,这样的我照样科科都考的上八十分,问我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朋友』,我最好的朋友『周彦邦』阿邦,我们的革命情感来自于高中,从高中开始他便是我笔记来源,外加重点整理大师,我能跟他一起推甄上这大学,都是由他一手包办,我只要负责把他给我的重点整理念熟就好。
 
  只是,今年我没跟他选同一门课,我本来是听说这计教授的课很好混,期中期末都只要交报告不必考试,才选他的课,哪知──这就是恶梦的开始,他的报告千奇百怪,外加五花八门,我常常窝在学校的校图里边找资料,有些时候还得跨县市去拿书,要命啊!早知道就跟阿邦选一样的课,这样我就轻松多了,只是阿邦气我不跟他选一样的课,所以根本不想对我伸出援手,这样说吧!他放任我去死……甚至还说了重话,希望我被计教授当掉,这样才会知道他的重要性。
 
  所以我现在跟他决裂中,哼!我一定可以的。当然,只有这科,其它的科目还是需要阿邦帮忙。
 
  「你爸说你们是哪人?」经过我一番恭维后,计教授总算肯帮我忙了,我也可以稍稍释怀他期中报告给我六十分过关的怨念。
 
  「我爸说我们是北京人,只有这样。」我真诚说着,计教授从一堆书中翻出本书递给我,我吹去灰尘后露出封页,上边写着『封姓、北京』这几个大字,只是这本书怎么看起来这么破旧,还是线装书哩!但,计教授肯帮我,我就得偷笑啦!我露出开心的笑容笑:「谢谢教授。」
 
  「哼!别以为可以交这个,这个只是个索引,给我去趟北京翻出你自家祖谱,别拿这本来搪塞,你要是交这个,我铁定联合所有教授当你。」他这句话让我愣住,他是在开玩笑吧!!!北京耶!!!现在是一月,要过年了───想到大雪纷飞的情况,我的内心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会高唱着『齁齁齁………』驾着由红鼻子驯鹿所领头的雪橇,滑过天际的情况,是的!对我而言,北京就如同北极一样,是圣诞老公公的住处──
 
  「教授,我要过年───」我要拿红包啊!还有赖在阿邦家里边快乐打电动,当然,还有要阿邦开车带我去玩个痛快。
 
  「那你可以回家好好准备了,顺便说,下次别选我们学校。」计教授冷冷说出这话,惹的我是一把鼻涕把泪:「教授……求求你……」我只差没跪在地上求他了,我通常用这招大绝招都是在哀求阿邦,要他给我他手上一些名贵的3C产品,通常这招非常有效,只要我这样做,阿邦会马上把我要的东西塞给我,接着把我赶出去他房间。
 
  但,怎么哀求也没用,我还是得去北京一趟,当我站在中正国际机场时,只有一个念头,奶奶的,我恨──明明直飞就可以到,为啥还要到香港转一圈?这样要多花六小时耶!
 
  咬咬下唇,坚决抬起行李走上登机门。离开台湾前,我曾告诉阿邦我要去哪,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凉凉的告诉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种混帐话,让我狠狠挂了他电话,我决定靠我自己找到祖谱,一定要让他知道,我可是很有办法的。
 
  好不容易到了北京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我自然是被转机过程弄到昏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记得我老爸告诉我,他有联络那边的亲戚要来接我,只是我到了接机处,却没发现有任何人来接我的样子,我傻傻坐在自己行李上,搔搔头,这下该怎办……心里边有一点惶恐,要是没人来接我,我该怎么办?我抬手看着手表,飞机准点到耶!接我的人迟到了。
 
  突然,有人扬起一张相片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看到一张我小时候脱光光,含着棒棒糖对着镜头大笑的放大照片,那张相片被一人举过头,那人身高又高出别人许多,这下所有人都瞪着那张照片看着,我脸唰一下整个红起,该死,怎么用这张?那张相片是我一辈子的恶梦,当时我被阿姨用四根棒棒糖诱拐,脱个精光还对着镜头得意的笑着,等到我长大,懂事,就开始回收那些在亲戚间流传的相片,谁知,竟然会有漏网之鱼,而且还出现在这个国际机场里边。
 
  拿着照片的人,脸色很冷眼睛也瞪着地板不放,彷佛世间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虽然是穿着普普通通的上衣与牛仔裤,却是牢牢的吸引住众人目光,白晰的皮肤与立体五官让他在这堆人中成为异类,头发也是泛着黄,他似乎是个混血儿,不对,我怎么没听说我亲戚里边有人嫁给外国人的?
 
  而且,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只有一句话来形容:「别恼我,不然我砍你。」看起来十分不友善,不过,这时站在他身旁眼尖的的大婶对着他嚷着:「小伙子,你瞅瞅,那边那个呆呆的家伙,看起来跟这个人可像着呢。」
 
  一堆人跟着大婶的手指方向,朝我望来,跟着一起点头表示他们认出我就是相片中的人,我指了指自己:「我哪看起来呆呆的?」我哪呆了?要不是转机转到我昏头,我怎会会呆呆坐在这?
 
  「封宇廷?」那人看到我这样放下照片,眉头一挑,喊出我名字来,我撇了撇嘴巴:「对啦!」
 
  「封羽凊。」那人只说了这么一句自我介绍,就走到我身旁,扯着我站起来,跟着替我拉着行李箱,我这才看到他的眼珠竟然是淡淡灰色,如同烟雾一样的灰。
 
  「喂!!你不会是我爸常提在嘴边的那个羽凊表哥吧?听说你是北大高材生……」老爹说过他很厉害,同时也很会念书,总要我多学着他一些,省得出去比较时会输人。
 
  「你可以闭嘴吗?我的责任是把你接回家,你老爹传那什么照片给我?就没有最近的照片吗?弄那一张,我拿去冲洗时,被人误会的可惨,人家还以为那就是我,着实把我嘲笑了一顿,搞什么…给我找这种荏。」他却是无法抑制的低吼着,我则是嘟起嘴巴:「我哪知到他会挑那张……」心底偷偷在骂着老爸,等我回去,有得你瞧的。
 
 
  封羽凊看了我几眼,从鼻子里边重重哼了一声,拖着行李就往外走去,到了外边,早有台银灰色的小轿车在那边等着我们,车旁还站着一人,悠闲的带耳机听着IPOD,但在看到我后,手中的钥匙竟然掉下,双眼里边充满不信,却也带着一丝狂喜,他在狂喜些什么,我不解,到这时我这才发觉这人长的跟我表哥封羽凊很像,只是,他皮肤略微黑了点,连头发也是如此,五官也比较扁平,整个人比封羽凊矮了个头,呸!我这是在比较什么?
 
  「羽凊,,爹爹说的堂弟就是他吗?」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把钥匙捡起来,温和的对我笑着。
 
  「是啊!他叫封宇廷,封宇廷,那边那个是我弟弟,封羽翮,羽翮,打开后车厢。」封羽凊冷冷的说着,封羽翮赶忙把车门打开,打开后车厢,跟着拉出一条轻暖围巾围在我脖子上:「这里很冷吧?瞧你嘴唇都冻白了。」他伸出手想碰触我,却被我躲开,他看到我这样做,竟然失落的对我笑着,沧桑的笑容里边带着落寞,我一时看到痴傻,这应该是我们头一回见面,他怎么一脸认识我很久很久的样子?
 
  「别作弄他了,快点把他送回去,我还要去学校拿教授交代我的东西。」封羽凊瞪了封羽翮一眼,封羽翮对着封羽凊笑了笑:「不然哥哥你先开车去学校,我带他坐车回家。」
 
  「别开玩笑,你打算让爹爹剐了我吗?」封羽凊又低嚷起来,跟着指了指车子对着我吼着:「进去……」这下可让我心里难过起来,我又不是小孩,何必要这样对我说话呢?
 
 
  但势比人强,我只得委屈的往车子里钻,封羽翮也跟在我身后坐到了后座,我看看他,然后再看看前边的位置:「你怎么不去那坐?」
 
  「哈!你等下就知道,小廷你可有来过北京?」他继续亲昵的问着我,我摇了摇头:「大姑娘上花轿,第一回。」还好他十分亲切,我对他多多少少有了些好感。
 
  「那可得带你好好玩玩。」他说话的同时眼睛牢牢锁着我不放,让我我下意识的想躲开他的凝视,但,他却是按着我不放,跟着他嘴张了又阖,这样动作了许多次,最后仍选了静默的看着我,那种静默里边包着期待,让我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得低下头。
 
  「他是来找祖谱的,你别带他到处转悠,别忘了老爹说过,一定要帮他忙。」还好封羽凊这时候开口,他把身上的背包一把丢向副手座,登时让封羽翮松开手,我这才吐口气,稍稍放心,看着钻进来开车的封羽凊,我这才知道,原来,那里是给封羽凊放背包的,难怪封羽翮不去坐那边。
 
  「工作跟娱乐都要啊!我可想带他去逛逛咱们北京特有的胡同哩!」封羽翮还是笑着说话,对封羽凊的冷言冷语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我却有些疑惑起来,还来不及想清,嘴巴已经开始问了:「怎么你们会是兄弟?我记得你们有一胎化啊!不是每个人都只可以有一个孩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