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灵神(系统) 作者:独家尛胖纸(下)

字体:[ ]

 
  ☆、第81章 监/禁?监/禁
 
“魔族的地方?那不就是魔域吗?你怎么会流落到那边去?”
    “说来话长,你帮我稳住龙重峰。如果我没有猜错,洛卡帝肯定会对龙家下手。还有,你好好照顾自己啊。”肖逸凡的语气有点激动,蠢胖只好温和地回答。
    “知,知道了。”肖逸凡脸红红地答道。
    盛羽宫的下人们发现,这两天王子的心情格外地好。
    “木头,你知道王子最近怎么了,从来没见他那么开心。”厨房里,掌勺的厨子正忙着做菜,两个奴才打扮的人一边整理食材,一边嚼着舌根。
    “我哪知道,不过我听花妹说王子从外头弄了个人回来,就安置在王子的寝宫。说不定这时候正在快活呢。”被叫做木头的奴才摘掉了酒味草的根须,扔到一旁。
    “嘿,你脑子里怎么净是这些东西?”
    “你敢说自己没那么想过?”木头抬眼鄙视了一下同伴,继续忙活着手里的活。
    而下人们想象中艳福不浅的魔族王子,此时却苦笑不得地看着把自己裹成茧的蠢胖:“小猫,你这是干什么?”
    “你,你别过来啊,我要睡了Σ(°△°|||)︴!”肖暝眼睛瞪得大大的。
    楚昭盛无奈地坐在了床边,头疼地看着茧子又往里头缩了缩:“这是我的寝宫,我的床,为什么不让我睡?”昨天趁着肖暝睡着了自己才上了床,谁知道这小猫起得那么早。
    肖暝惊悚地把脑袋也缩进被子里:“qwq大少爷,大哥,王子殿下,你放我走吧,我真不知道留在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声音隔着被子传出来,闷闷的,像是委屈时发出的抱怨,“我在这儿,你睡不好,吃不香,还不如让我回去呢。”
    “呵呵。”头顶上方传来一声愉悦的笑,肖暝心底一颤,他发现这个人很喜欢看着他笑,就像是对着志在必得的猎物露出满意的微笑,这让他很不舒服。
    楚昭盛的手掌放在了被子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才说:“也许你当时不该救我,放任我被那五个杀手弄下悬崖,今天就不会是这个局面了。“楚昭盛目光灼灼地叮着这床碎花被子,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安,“你,有没有后悔过?”
    肖暝愣了,要说后悔救人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因为对方此时并没有给他的生命带来威胁,还是由于凌叔叔说的,穿过断魂崖下的结界对人体会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事实上,他无比庆幸最后掉下去的是他,靠着贤者之石才保住了这条小命。
    这一会的沉默,让楚昭盛原本的好心情消失殆尽:“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后悔救我了?是啊,若不是我,你现在也不会哪里都去不得……”
    “没有后悔。”肖暝默默把头伸了出来,活像一只确认了周围无害的乌龟,“那种情况,根本考虑不了那么多。”
    楚昭盛满意地点点头,心里的阴云一消而散:“明天跟我出去走走吧,魔域虽然繁华不及恩泽大陆,可也有它独特的风情。”他看着肖暝亮闪闪的眼睛,嘴角的微笑终于完全勾了起来,“当然,前提是我要和你一起睡,别缩回去,就在一张床上睡觉而已。”说着,就硬挤上了床。至于肖暝的反抗,谁在乎呢╮(╯_╰)╭。
    烈阳帝简直要被这两天的奏折烦死了。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也不知道这些官员是怎么回事,他当时做出抓捕国师的决定之时,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可现在,国师离开了日炎国,这些人!这些蠢材!居然才给他提议彻查!彻个屁查!
    “皇上,这是臣妾泡的银耳羹,您尝尝。”烈阳帝抬首,这是他的一个妃子,虽然相貌平常,但胜在体贴。他说了一句:“放下吧。”就把人打发走了。
    “周泽,你说朕是不是做错了?当初立他为国师的是朕,这次耍手段拉他下马的也是朕……”空无一人的大殿上突然现出一个人影。
    “皇上是不会做错的。如若任由其收买人心,到时候国师的势力日益增强,您会更加担心。”周泽恭敬地说道,他心里还是挺感谢肖暝的,因为上一届侍卫长被国师击杀,自己才有机会坐上了这个位置。
    烈阳帝手下不停,御笔在他手中如游龙走蛇一般收放有度一气呵成。周泽看了一眼,纸上赫然是一个字,孤。
    “怕是再也没人像他那样,关心百姓疾苦了吧。”最后,周泽只听到一句叹息,在空旷的大殿里回荡。
    魔域并不像肖暝想象的那样乌烟瘴气,他跟着楚昭盛四处游览,心里对魔域有了进一步的印象。
    “饿了吧,我看你早上没吃多少东西。”楚昭盛手搭在肖暝肩上,亲昵地问道。
    “还好吧……”咕d(╯﹏╰)b,五脏庙传来的抗议声让肖暝尴尬地红了脸。
    “哈哈,走吧,我带你吃魔域的特色菜。”楚昭盛搭着肖暝的肩,带他走向了一家食肆。神经粗的肖暝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他已经观察了楚昭盛两天了,暂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切都按照特别好的方向发展。至于两个人睡一张床上,肖暝表示,以前在学校,他也经常和室友一起睡,勾肩搭背也是常有的事情——软绵绵的胖子抱着特别舒服。
    而这一切都惊掉了一干暗卫的下巴。莫琅拽了拽华悦的衣袖:“弟弟,你说我们是不是要有王妃了?”
    华悦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或许是皇后呢?不过王子不想当魔王,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魔王太累了,而且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你看大王表面上风光无限,当年……”
    “哥,这不是你我能讨论的!”华悦赶忙伸手捂住了莫琅的嘴,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
    “老板,再来两个,唔,油炸雷鸟蛋。”炸过的雷鸟蛋不仅保留了原有的鲜味,还多了一份酥脆的口感。肖暝特别喜欢这道菜,觉得有机会一定要向做菜的大厨偷师,不,学习。
    老板讨好地笑了笑,却把脑袋扭向楚昭盛,询问的意味分明。楚昭盛愉悦地看着埋头苦吃的蠢胖,点了点头:“再多加一道唇齿留香。”
    老板连连哈腰,这位爷点的都是最贵的菜,虽然留客居收益不错,但这一桌子菜也足够他大赚一笔了。
    肖暝被桌上那一抹艳丽吸引了:“楚昭盛,那道菜就是唇齿留香?为什么要这么叫?”
    “这道菜是用彼岸花做的,再辅以鲜嫩的肉和鲜浓的骨汤。”楚昭盛一边慢条斯理地享用美食,一边为肖暝解惑。
    “彼,彼岸花?我听说那种花有剧毒。”肖暝好奇地看向坐在身旁的魔族王子。
    楚昭盛笑道:“对啊,你没听说过以毒攻毒吗,彼岸花有剧毒,如果喂以剧毒的鲜血,它就失去了毒性。唇齿留香可是这里的特色菜,彼岸花只在魔域血池盛开。”眼见小猫尝试地伸出筷子,夹了块肉,楚昭盛又说:“你吃下去的这个,是喂给彼岸花的人死后留下的。”
    “呕!”蠢胖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坏笑的魔族王子,他是不是把人肉吃下去了?qwq整个人都没有食欲了。
    楚昭盛勾唇,夹了点菜放进肖暝的碗里:“傻瓜,骗你的都看不出来?好了,快吃吧。”
    于是一干暗卫又被闪瞎了眼,这个满脸笑意殷勤布菜的人绝对不是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魔族王子!莫琅在心底哀嚎,是谁冒充他们的主子!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腹诽主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傍晚,落日的余晖还在天际挣扎。盛羽宫书房,楚昭盛瞥向下首的莫琅,眼里阴晴不定:“你说龙家少爷带人来魔域了?他还真是不怕死。”
    面对主人爆发的气势,莫琅有点经受不住,手里都冒出了汗:“是的,主人有何指示,要不要我去打探虚实。”
    “不用,他身边那几个老头子的确很厉害,不过想从我魔域这里抢人,他们还得掂量掂量。”楚昭盛嘴角勾起一丝坏笑,“龙重峰,来就来吧,我会好好招待你的。对了,日炎皇帝有没有什么举动?”
    “目前没有,“莫琅答道,“他并没有过多理会群臣要求彻查的奏折。”
    “哼,”楚昭盛冷哼一声,“再给他们施加压力,一定要让烈阳帝妥协,恢复国师的名誉。能欺负小猫的只有我,他算个什么东西!”
    楚昭盛回到寝宫,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想看到那只小猫。那么多人觊觎他(并不是),可那又怎么样,他一个魔族王子还护不住这怀里的人吗?楚昭盛用眼神描绘着蠢胖的睡颜,觉得怎么看怎么顺心,这只小猫有神奇的魔力,总能让他有许许多多平常人的感情,他不能放手。
    想着,用力地禁锢住肖暝,眼里却是化不开的柔情。
 
  ☆、第82章 同床共枕
 
蠢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树精捆住了,长长的藤蔓把他牢牢圈在里头,他连呼吸都十分困难。更可怕的是,藤蔓上面居然还有突起,虽然比尖刺要好很多,但是依然咯得他很不舒服。
    终于,他被树精吃掉了,不要问树精是怎么把一个人吃掉的。睁开眼,就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和……一个暧昧的画面!
    他,他居然咬我!不对,他还舔了一下!也不对,噢,他就是害我做了一个晚上噩梦的罪魁祸首!自认为找到问题所在的蠢胖当下出离地愤怒了,正想报复点什么,楚昭盛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深邃的眼睛,被它盯着的时候,仿佛那双眼睛里只有你一个人。肖暝晃了晃头,把这种奇怪的想法赶了出去:“你醒了?我去洗漱了,再见。”
    完全把想要兴师问罪的念头抛到了脑后,肖暝正要下床,却尴尬地发现自己的大腿碰到了对方的*。好吧,男人嘛,早上起来有点兴致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大哥,你那样盯着我是要闹哪样?
    楚昭盛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有找人纾解过*了,似乎就是从回到魔族开始,一直忙于把篡位的弟弟赶下台,所以就没工夫去理会这些。但是昨天晚上,梦里那一幕美好的不可思议,他突然觉得,如果和小猫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当然,耐心的猎人绝对不会吓走自己的猎物。想到这,楚昭盛“识相”地挪了挪胯/部。
    “谢谢。”肖暝下意识地说道,转而又反应过来,本来就是对方的问题,他干嘛要道歉?
    楚昭盛愉悦地下了床,边换上正装,边对肖暝说道:“今天没办法跟你一起出去玩,不过我可以让人带你去军营。”
    果然看到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楚昭盛好心情地勾起嘴角。父王虽说让他不必请安,但今天他想见见父王,一是商量一下应付几个外来人的对策,二是谈心……
    楚江源对于自己这个不喜朝堂的儿子也很是无奈,他只有两个儿子,一个篡位失败被软禁,一个……有是那样不羁的性子。故而他对自己的继承人问题很头疼,猛地听闻楚昭盛前来请安,心里也是一阵讶异。
    “盛儿,有什么事就说吧。”楚江源了然地抬眼,手指轻轻扣了扣桌子。
    楚昭盛颔首:“父王,儿臣有事禀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