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囚兄+番外 作者:寡人乃取名废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温良爱得爱得狼狈,兄弟禁忌的不伦之恋,尊严和一颗真心被弟弟踩在脚底下。他不曾看得起他的感情,即使他再爱那个人也没有用。最后,温良还是累了,再也不爱了。他不知道自己重生的意义是什么,许是上天看他上辈子过得太惨,这一世让他不要再和那个人纠缠,给自己一片静好的岁月。
温瑜非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暑假旅行后,哥哥对他的态度就变了个样。那个看似温柔实则凉薄的人居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没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爱上了自己的哥哥。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哥哥可以对别人笑得温柔却从不肯给他半点真心?哥哥,你可以不爱我,但绝对不可以离开我,更不能爱上任何人!
 
第一章
温良醒来的时候,天边刚泛起鱼肚白,如过去的许多个日子一样普通的早晨,似乎没什么不同。还十分微弱 的阳光静悄悄的爬到温良脸上,清晨空气中的凉意刺激着温良。这是……活着才能感受到的冰凉。
温良睁开的双眼有一瞬间的呆滞,接着便猛的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这不是他的房间又是他的房间。迷茫地起身,钻进记忆里一模一样的浴室,镜子里倒映出一张年轻的脸,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眉目精致,温良微微勾唇,镜子里的人也做出相同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很是温文尔雅。做梦吗?温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温热的。不是梦,梦里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触觉。那么...是重生了?想要证明什么,温良快步地走回卧室,床边桌子上的日历显示这是温良十七岁上高二那年,今天就是开学的日子。温良笑了,笑声又慢慢变成一种低声的呜咽。
不是梦,他真的回来了,在这个寂静的早晨,少年的身体的换了一个灵魂,十七岁的身体里装的是28岁的自己。
可是他回来干嘛呢?十七岁的自己唯有那个人放不下,而28岁的自己已经无牵无挂了。活过一辈子,他并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人,曾经浓烈的情感早在上辈子漫长的岁月里消磨得不起波澜。呜...也许有点遗憾,上辈子盲目地追寻一个人的目光,一直没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放弃了自己热爱的钢琴,也许这辈子会有所不同。
17岁的温良心底藏着一段背德禁忌的爱恋,暗自挣扎沉沦,不得解脱。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其实那人早就知道,甚至在后来利用得彻底,再把他当垃圾一样扔掉。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短刀,拔出,银白的光芒亮的刺眼。温良上辈子就是死在这把刀下的,那人的新欢拿着这把刀一刀一刀的划他的脸,最后捅进他的心脏。可笑的是,这把刀原是温良求来的,只因那人赞叹过那是一把好刀,他便千方百计地从刀的原主人手里买下这把刀,只为在那人生日时送上,能讨得他的欢喜。后来吗,这刀被那人送给了自个儿的小情人,成了害死自己的凶器。呐,多可笑。
温良还记得那个比他年轻貌美的男孩是怎样一边笑的一脸天真,一边毫不手软地划破他脸上的皮肤,鲜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男孩的脸因凶狠的表情而扭曲:“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又老又丑,还有什么脸待在非哥身边,去死好了,去死最适合你了...你还不知道吧,非哥说了,你任我处置哦。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现在就去死好了……”第一章
温良醒来的时候,天边刚泛起鱼肚白,如过去的许多个日子一样普通的早晨,似乎没什么不同。还十分微弱 的阳光静悄悄的爬到温良脸上,清晨空气中的凉意刺激着温良。这是……活着才能感受到的冰凉。
温良睁开的双眼有一瞬间的呆滞,接着便猛的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这不是他的房间又是他的房间。迷茫地起身,钻进记忆里一模一样的浴室,镜子里倒映出一张年轻的脸,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眉目精致,温良微微勾唇,镜子里的人也做出相同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很是温文尔雅。做梦吗?温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温热的。不是梦,梦里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触觉。那么...是重生了?想要证明什么,温良快步地走回卧室,床边桌子上的日历显示这是温良十七岁上高二那年,今天就是开学的日子。温良笑了,笑声又慢慢变成一种低声的呜咽。
不是梦,他真的回来了,在这个寂静的早晨,少年的身体的换了一个灵魂,十七岁的身体里装的是28岁的自己。
可是他回来干嘛呢?十七岁的自己唯有那个人放不下,而28岁的自己已经无牵无挂了。活过一辈子,他并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人,曾经浓烈的情感早在上辈子漫长的岁月里消磨得不起波澜。呜...也许有点遗憾,上辈子盲目地追寻一个人的目光,一直没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放弃了自己热爱的钢琴,也许这辈子会有所不同。
17岁的温良心底藏着一段背德禁忌的爱恋,暗自挣扎沉沦,不得解脱。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其实那人早就知道,甚至在后来利用得彻底,再把他当垃圾一样扔掉。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短刀,拔出,银白的光芒亮的刺眼。温良上辈子就是死在这把刀下的,那人的新欢拿着这把刀一刀一刀的划他的脸,最后捅进他的心脏。可笑的是,这把刀原是温良求来的,只因那人赞叹过那是一把好刀,他便千方百计地从刀的原主人手里买下这把刀,只为在那人生日时送上,能讨得他的欢喜。后来吗,这刀被那人送给了自个儿的小情人,成了害死自己的凶器。呐,多可笑。
温良还记得那个比他年轻貌美的男孩是怎样一边笑的一脸天真,一边毫不手软地划破他脸上的皮肤,鲜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男孩的脸因凶狠的表情而扭曲:“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又老又丑,还有什么脸待在非哥身边,去死好了,去死最适合你了...你还不知道吧,非哥说了,你任我处置哦。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现在就去死好了……”
听到这话时是什么感觉呢?痛不欲生?没有。只是心里很凉。对那个人的感情早在那几年面目全非了。那人不爱他,他早就知道。但他一直以为那人对他总该有几分情分在的,事实是,他在那人眼底心里从来都是无足轻重的,那么他的礼物,如同他的感情一样,不要便不要了呗。现在呢?温良的手指轻触刀的锋芒,立马就被划出一道口子,嘶,真是一把厉兵。雪亮的刀锋沾染着鲜血,有种诡异的妖娆,还真多亏了它,上辈子能死得痛快。如今刀在自己手上,是不打算在送了。啧啧,当初可是花了自己不少钱呢,好歹留着给自己防身用。揉揉眼睛,起的太早,眼睛还有点发涩,看了下时间,已经6:30了,也是时候起床了,今天还要去学校报道。从衣柜里随便挑了件衣服,在配上款式简单的牛仔裤,衬得温良的身形愈发修长挺拔。温良向来喜欢款式简约的衣物,这点从少年时期就没变过。               温良笑了笑,五官愈发柔和起来,他的长相本就是温润如玉的贵公子类型,如今少了少年的青涩,多了几分沉稳内敛,简直叫人挪不开眼。
此时下去正好可以用早饭,必定会遇到那人。虽说如今什么事都还没发生,而昨日种种也不必去计较,但心里还是不太情愿再看见那人。也罢,总归是要见面的。
爱既已消亡,便连恨都欠奉。
一切都要翻新重来了,那么温瑜非,我亲爱的弟弟,温良此生不论如何,但求与你再无关联就好。
第二章
收拾一番下楼后,发现温家家主已在餐桌上用早饭了,至于他的弟弟温瑜非,大概是还没起。
此时的温家主温越泽比起温良印象中的样子要年轻很多,已不惑之年的男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温良的长相大部分遗传自温越泽,一样清俊的眉眼,在两人脸上却有不同味道。温越泽是儒雅且风度翩翩的,周身一股名士的风流气质,然身上久居高位的上位者的威严,却让人在靠近他时承受着不小的压力,故而不敢造次。温良则更多的像一个清雅的贵公子,继承其父俊逸的五官,兼之其母出身书香门第自有的优雅天成,像一副漂亮的山水画。
前世温良死的时候,他的好父亲可是活的好好的。他跟温瑜非搅在一起的事温越泽不是不知道,不过是不想管罢了。冷眼旁观他被温瑜非坑得那么惨,仿佛自己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也是,他只要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温瑜非够优秀,那么他温良如何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思绪翻转,面上却是一副恭敬的表情,规矩地喊了声“父亲”,在那人的挥手示意下入座。
温越泽觉得今天自己的大儿子似乎很不一样,气质好像沉稳了许多,整个人更加让人移不开眼了。不过并没有多想,在他的印象里大儿子聪明有余,却过于心软,对家族企业也没有什么野心,不会成为一个好的继承者,那么就不值得他去关注。
温良并不知晓他的父亲在想些什么,就是知道了也无关痛痒得很。此刻,他正眯着眼享受着自己的早餐。新鲜出炉的土司配上蓝莓酱,味道竟出奇的好。好久没那么享受的用过早饭了,上辈子苦恋那人,而那人的心不在他,整日苦苦挣扎的自己,当真是到了食不知味,衣带渐宽的地步。这辈子自然是要好好享受生活。喝了一口温牛奶,乳白色的液体晕湿少年的的嘴唇,衬着那粉嫩的唇色,有一种无言的诱惑。
温瑜非走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美景,少年穿着浅绿色的衬衫,周身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温和气质。衬衫的前两个扣子是解开的,露出精致的锁骨。少年的皮肤很白,泛着象牙白玉般的色泽,让人产生摸上一把的冲动。不知何时洗去了少年的浮燥,年轻的面容加上成熟的气质,竟是该死的迷人。上唇沾染着奶渍,又有点可爱。
怎么回事?出去旅游一趟,他的哥哥倒是变得意外的“可口”呢。呀呀,两个月不见,看来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再次见到温瑜非的一瞬,温良还是忍不住恍了下神。眼前的温瑜非比起记忆中的脸孔要来得稚嫩,却依旧俊美得妖异。温瑜非长得像他的母亲,五官极艳,艳极便带了一股煞。狭长的凤眸妩媚多情却带着股血腥戾气。与温良的母亲不同,温瑜非的母亲出身巨大的黑道世家。当然,不论是温良还是温瑜非的母亲都不是温越泽的妻子,或许在温越泽眼里,她们两个跟其他女子比起来,也不过是多了个好身世,配给他生个孩子罢了。温越泽没有娶妻,只是有一堆的情人,男的女的都有,还有两个孩子。那个男人不知有何魅力,竟让两个身世尊贵的女人那么死心踏地。所幸,温瑜非和温良的母亲都已去世,不然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由于舅家是个巨大的黑道组织,温瑜非很早就见过血了。正常人和变态的区别在于,正常人见到血会害怕,而变态有可能会兴奋。温瑜非觉得自己或许是爱你态的,14岁那人他杀了第一个人,可他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的兴芬,他喜欢那种颜色,浓烈的红,不被任何东西污染的颜色。因为杀人给了他一种畅快感,17岁的温瑜非在道上可谓是凶名赫赫,实在不是温良这种五好青年所能匹敌的。
“哥哥嘴上有脏东西。”温瑜非说着,伸出手指抚上温良的唇,手下的触觉柔软美好,不知道尝起来如何。这样想着,盯着温良粉色唇瓣的目光热烈了几分。
温良回过神来,心底有些讶异,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显,淡淡笑道:“那真是谢谢小非了。”拿起纸巾,在唇上又擦了擦。
温瑜非的眼神暗了暗,这个动作……自己是被嫌弃了吗?温瑜非此时罩着件黑色绸睡衣,领口很低,露出大片结实有力的胸膛,上面还有点点青紫的痕迹。温瑜非15岁开荤,且...男女不忌。(真是个没节操的家伙→_→)
“怎么感觉哥哥出去旅游一次,便跟我生疏了很多呢,竟这样客气。”俯下身,离温良更近了。神情似笑非笑,妖冶得很。
出门旅游,温良愣了一下,随即又想起高二那年暑假确实是花了两个月单独旅行。至于起因吗...好像是不小心撞见了他亲爱的弟弟跟一个漂亮的男孩在卧室相亲相爱的画面,伤心之下,第二天留了纸条便出去旅行了。说起来那趟旅行还是颇有价值的,这辈子打算认的师父个上辈子的挚友凌霄都是在这次旅行时认识的。想起凌霄上辈子的结局,温良眼里闪过一丝狠意,无论怎样,这辈子他都会尽力阻止那件事发生。
将思绪拉回来,对上温瑜非疑惑的眼,淡淡地答:“怎么会,你想多了。”本来也没有多亲近。将视线转移,不巧正好落在温瑜非形状优美的脖子上,那上面的痕迹鲜艳异常,还真是...热情奔放。
温父看了眼温瑜非的装扮,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