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主人的十个约定+番外 作者:青浼(上)

字体:[ ]

 
 
文案:
 
【光】
这是少年重生为狗崽子和变态主人的温·暖·人·心励志故事。
【影】
这是狗崽子重生回少年征战变态主人不成,从弱鸡变成监狱二把手二次征战变态主人的成长励志故事。
 
****
 
【阮大爷和变态主人的十个约定】
 
1.一想到和你在一起居然要有十年那么长的时间,我就觉得特别遗憾。
2.为了增进我们互相理解,请给予我们彼此足够的时间,我会努力证明我多么不想早起陪你晨练。
3.闭嘴,让我安静一下,好吗?
4.不要吵架,不要打骂我,因为我长牙就是为了咬你。
5.我不听话的时候,总是有理由的,请在打我之前好好想想,具体情况参照上一条。
6.除了我,谁也不许欺负你。
7.你在监狱里也有朋友和你的家族事务,相信我,我也很忙。
8.即使我上了年纪,也不可以抛弃我,要给我养老送终。
9.和你一起度过的岁月,我一辈子不会忘。
10.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请你不要目送我离去,因为老子会走得不安心,你这么蠢的主人,离开我岂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避雷指南:
 
①本文监狱设定来自WW【绝翅馆系列】,感谢作者【俺爷】大大授权!
②注意!内有渣攻出没!1V1路线!……其实也不会太渣啦!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向远、雷切 ┃ 配角: ┃ 其它:
 
==================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阮氏医院院长之子阮向远因和人发生争执,被击中后脑陷入昏迷,再次醒来的时候,竟然重生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纯种哈士奇。
重生后的阮向远正在被送往一个名叫“绝翅馆”的监狱途中,被迫变成大型犬的阮向远,本以为会在监狱里做一只警犬,但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这种天生无纪律无组织的品种,怎么可能做警犬?
可想而知被当成宠物,送给某个隐性绒毛控的面瘫……
文章气氛欢快,虽然是监狱文,作者却选择小清新路线,没有一贯监狱文的压抑感。
行文之间不用过多的赘述,就能刻画出主角们鲜明的人物性格,卖萌炸毛哈士奇和隐性绒毛控强大攻的组合幽默逗趣、夺人眼目,“变态”主人和卖萌犬间的感情,也在逐渐的相处之中,潜移默化的慢慢升温。
 
 
 
☆、第一章
 
  【B市朝阳日报】2020年1月1日,巨商陈子扬之子陈磊(21岁)在与朋友出游时,因忽然发生争执,双方一言不合拔刀相向,陈被刺中脾脏,迅速送往B市郊区阮氏医院,当天下午3时25分,经抢救无效身亡。
  根本报知情者透露,与陈磊发生争执的正是阮氏医院院长之子阮向远(20岁),到今日,法院已完成一审判决,判处阮向远过失杀人罪,依法判处二十五年监禁。
  由于同一日,阮也因被击中后脑陷入昏迷,送入看护病房观察,经过协商与调查,法院同意其延后服刑时间,改为阮醒来即日起实行。 
  2020年1月4日 本报记者:于XX
  ……
  阮向远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被装在一个盒子里,纸质的。
  纸质的盒子?他努力回想,然后恍然大悟——根据他“生前”最后的记忆是人渣陈磊握在手中的刀子,现在,他很可能是在一副棺材里。
  呵呵,棺材,我死了?
  恩,我大概是死了。
  纸质的棺材,够环保够绿色……周围摇摇晃晃的,大概是他爸花了点钱,请了几个人来抬他的棺材?
  可是这群抬棺材的也太不敬业了,你大爷都要被恍吐了喂!
  ……
  也不知道陈磊死透了没,应该是死透了吧——老子这辈子也没这么勇敢过,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了一回,还是对准他那脏兮兮黑黢黢的心脏扎的……恩,学了两年的医,用了吃奶的劲儿,最后那些在大学里拼死拼活熬更打夜记下来的知识,也就做出这点儿贡献了——
  等等,这么一算……卧槽,亏大了!早知道有今天,我他妈当年高三那时候为啥还把自己学成除了看书啥也不会的傻X啊?
  阮向远郁闷地动了动,正抬手想推开“棺材”告诉外面的人别忙活了他大爷光荣地死而复生了,当手伸长了想去够棺材板儿时,手上软绵绵的触感却让他感觉到……哪里不对。
  “嗷呜?”
  哪里不对呢?
  ……等等,我死了几天了?怎么就像小说里的千年大粽子似的,满手毛茸茸啊?
  “嗷呜?”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恩,毛茸茸就算了,手心还带肉垫呢。
  ……等等,不好意思,等等。
  刚刚他说了啥来着?
  嗷呜?
  嗷呜什么嗷呜?…………………
  没关系,冷静一下,让我们再来一次——观音菩萨姐姐您千万保佑,上帝老大爷您也别玩儿了,我要说人话……请务必让我,说人话。
  阮向远张嘴,深呼吸,吐气,声带振动——
  “嗷呜呜!!——呜………………………………………………呜…………………………”
  阮向远,享龄二十岁,尚未入土为安。
  目前位置:未知纸盒里。
  身份:不祥。
  阮向远吭哧吭哧地爬起来,面瘫着脸淡定地假装自己没看见手指缝里的毛茸茸和手掌心鼓出来的小肉球,他伸“手”,扒开自己同样毛茸茸的胖腿,感觉自己的脑袋上的啥玩意动了动耷拉了下来,然后,阮向远看见了自己的小叽叽。
  粉嫩粉嫩的。
  前面还有一戳毛。
  呵呵,公的。
  玉皇大帝拿走了老子的钱,拿走了老子的人生,拿走了老子的一切,好歹,把小叽叽留给了老子。
  “嗷呜呜呜呜呜!”
  纸盒子中,手软脚软耳朵软的某犬科动物重重倒下,定格着躺倒的完美姿势,少年狗崽子心头满满只剩下四个大字:
  妈蛋,完了。
 
 
 
☆、第二章
 
  2020年1月5日,鹅毛大雪。
  天还蒙蒙亮,雪就落满了整个帝都,整个城市白雪皑皑一片,晶莹的白雪压弯了道路两旁大树的枝头。当整个城市还在安眠中时,一辆高级的加长轿车飞快地行驶在远离城区的道路上,轿车挂的是政府车牌,它就像林中无声奔跑的黑豹一般,驶过之处,只留下了俩道深深的雪痕。
  车内,不太太平。
  我翻,我滚,我爬!
  我头上有耳朵,有耳朵!
  我身后有尾巴,有尾巴!
  脸上三把火,三把火,我是纯种!
  谁也不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少,小秘密!小秘密!
  我是一只哈士奇,哈士奇,哈士奇!
  我有许多小秘密,小秘密,小秘密!
  我是一只哈士奇,哈士奇,哈士奇!
  我还保留小叽叽~小叽叽,小叽叽!
  叽叽叽叽——
  “嗷呜呜——”
  “馆长,这狗怎么了?翻来滚去的,是不是想尿尿?”
  一个活泼的男音从盒子顶上传来,感觉到装自己的盒子抖了抖,阮向远停止了兴奋的翻滚运动,心想你他妈才想尿尿,抬起头,毛茸茸的耳朵下意识向后倒下,瞪大蓝色的眼睛瞅了瞅说话的人,小平头,大众脸,一副永远也升不了官儿的面相。
  “热了吧,这种极地雪橇犬就是怕热。你把它放下,脏不脏?”
  在这个大众脸身边,坐着一名穿着雍容华贵的男人,他很英俊,身着一套整齐的白色制服,制服被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目测患轻微洁癖和强迫症。这个男人的领口处,有大概是狐狸毛之类的动物皮毛将他苍白的半张脸都藏了起来,唔……说实话,漂亮是漂亮,但是多少有点儿娘娘腔。
  虽然这娘娘腔长得挺好看的,但是介于他说自己脏,阮向远决定也不喜欢他。
  脏?哪里脏了,阮向远抬起爪子闻了闻自己,满意地发现一点儿闻不到狗味儿,是狗狗专用的香波,草莓口味。于是,得意洋洋的阮向远牌哈士奇挥舞着爪子,歪歪扭扭地从盒子里爬了出来——他觉得有点儿热,张开嘴,哈哈哈地喘着气,舌头伸得老长哈喇子却优雅地没有掉下来,哪怕是车子里开了暖气,却还是能看见白色的雾状气息从他的小尖牙缝里呼出……
  都说狗的体温比人高,看来是真的,啊对了,顺便,外面看起来寒风正爽,我能不能要求关暖气?
  ……
  车子还在向前快速行驶,阮向远已经抛弃了他的狗盒子,安安稳稳地打了个哈欠在这个大众脸少年的膝盖上趴了下来。从车内的俩人对话中阮向远得知,抱着他宝贝似的那个大众脸年轻人叫少泽,是一个狱警,坐在他旁边那个娘娘腔叫伊莱,是他们即将要去的那座监狱的馆长——恩,不是狱长,是馆长。
  因为他们即将要去的不是普通的监狱,而是一个名叫“绝翅馆”的地方……好吧,准确地来说,那还是个监狱,只不过是一个比五星级酒店高级那么一点点的六星级监狱。
  是的,高级监狱。阮向远听说过绝翅馆是个什么地方——在外人眼里,这个仿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监狱,有人说它是天堂,也有人说,它是地狱。
  阮向远同志上辈子活在一群狐朋狗友当中,他们中间不少人做了这样那样的事儿最后把自己折腾进局子里,开庭,判刑,蹲监狱——阮向远知道,如果此时此刻他还活着,冲着给陈磊那一刀,陈磊他爸就不会放过他——如果他还活着,几十年的牢狱之灾肯定跑不掉地在等着他。
  然而现在,他变成了这幅模样,却还是因为阴错阳差地被送进了绝翅馆里。
  绝翅馆与世隔绝,传闻坐落于谁也不知道的山林深处,常年大雪封山,只有冬天,没有春夏秋三季。不计成本建造的建筑富丽堂皇耸立于这片荒无人烟的绝地,屋顶是深深的蓝色,围墙又是另一种单调的白,华丽得就像一只用金丝编制的牢笼,冰冷却阴森——然而,这都是传说中的描写。
  事实上,绝翅馆长什么样儿,只有真的见过它的人才知道——就算是这些人有朝一日从里面活着走出来了,却依然对这所监狱的一切墨守成规似的绝口不提。
  没人知道这个金丝牢笼的名字究竟是谁起的,但是传说这儿的森严管教会用现实让那些被送进来的人被彻底割掉想逃的翅膀,也没人知道所谓的“森严管教”指的是什么,然而无一例外的,进入这座监狱的人,都很快地因为某些遭遇绝了自己想逃出的欲念,老老实实地呆在里面直到刑期结束。
  绝翅馆,顾名思义,插翅难飞。
  没人知道绝翅馆在哪儿,也没有人知道它到底归属于哪个国家,听说,在绝翅馆里,关押的都是一些社会上有权有势或者家财万贯的人,通常这种人犯了重罪之后,如果直接执行死刑,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威胁,但是如果把他们放到普通的监狱里,那错综复杂的监狱关系很有可能会将这些昔日里树敌无数的人置于死地——于是,由几个国家起草牵头,在某个秘密的地方,建造起了这座神秘的高级监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