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容天下外传]十里红莲艳酒 作者:天籁纸鸢

字体:[ ]

 
十里红莲豔酒
本篇为花容天下外传。
 
 
十里红莲豔酒一
 
  阳光,蓝天,白云,桃树。瑶雪池里满是落花。
  小小的身体依偎在我的怀里,睡得正酣畅。我捏了捏她的鼻子,轻轻说道:“小紫,回房睡好不好?”奉紫细长的眼睛睁开,嘴角微微扬起,傻兮兮地点头。
  桃花满园开。我拂去奉紫额上的花瓣,快步往心莲阁赶去。刚到门口,就撞上了匆匆而出的海棠。海棠急道:“林公子,宫主他,他又……”
  我点点头,将奉紫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冲进里间。
  
  宽敞明亮的卧房,香鼎迷雾。
  床上坐著个人,身材修长,黑发披散。颈间一朵红莲,妖异绽放。衬著倾城的眉目,美得让人不敢直视。认识他时间已长,却无哪一次,不在与他见面时觉得惊豔。他抱著一个枕头晃来晃去。笑容天真,同时,有些呆滞。
  我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冰凉,柔滑。他回头看著我,傻傻一笑:“凰儿,我的凰儿。凰儿,凰儿,凰儿。”想要假怒,却如何也板不住脸,只淡淡问道:“为什麽不吃饭?”重莲指了指枕头,面颊贴上去轻轻磨蹭:“我要和凰儿在一起,不吃饭。”
  我叹息:“那我去给你端饭,你和凰儿一起吃,好不好?”重莲眼角一弯,笑容如同水中荡漾开的波纹,清澈秀丽:“嗯。不要让凰儿饿著。”他对著枕头又笑了笑:“凰儿,他马上帮你拿饭来,不要急,不要急哦。”
  
  我回到重火宫那一夜,重莲的眼睛还是黑色,可後来又变回了紫色。现在我害怕紫色。每次看到那种颜色,总会觉得像罂粟,邪恶,诱惑,致命。重莲变成如今这样,全是因为那套武功,那双眼睛。回头再看看坐在那痴笑的人,正好碰上他的目光,他惊慌地闪开,抱住枕头,缩成一团。
  
  我回来後,把重火宫里的人都召集回来,勉强维持重火宫的生命。可是,没有重莲的管辖,重火宫就是一座死城。日子过得很平淡,每日照顾雪芝奉紫,偶尔和莲说说话,他会回上一两句,不离二字,凰儿。
  林宇凰站在他面前,却再也走不进他的世界。
  
  出门,下厨,熬了一碗粥。虽然远不及重莲的手艺,可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有学做饭的一日。我用帕子包住碗,甩甩手:“啊啊,烫死了。”
  身後一大群人在忙著下午饭,朱砂进来逛,见了我立刻开始咆哮:“林宇凰,你到底要我说几次,等它凉些再抬去!笨得像头猪!”我回头- yín -笑:“哟哟,你也会关心人了。”朱砂道:“我是怕你烫了宫主!”我使了个鬼脸:“你怎麽嫁人喔,又凶又色。”
  趁著朱砂没把大锅扔我脑袋上,挤出人群,冲出去。
  
  笑眯眯地端著碗,奔回心莲阁,重莲还在和那枕头说话。我舀起一勺粥,吹了吹,递到重莲嘴边:“莲,乖,喝粥喽。”重莲茫然地看看我,又看看怀中的枕头:“先给凰儿喝。”
  我无奈,把勺子递到枕头旁,笑道:“凰儿,来喝粥。”使了个假动作,算是喂完凰儿了。再递到重莲嘴边,重莲才张口,一下喝进去。但立刻哼了一声。
  糟糟糟,太烫!我忙把碗放在一旁,伸手在重莲嘴前:“吐出来。”重莲被烫得眼眶发红,还固执地摇头。我急道:“吐出来,听话。”重莲还是摇头,眼泪水都快烫出来。一时失控,我竟吼出声:“叫你吐啊,这粥是才烧出来的!你别像个傻子一样好不好!”
  重莲看著我,不动了。
  我心中咯!一声,啥都忘了,捏住重莲的嘴巴,硬把粥给逼出来,手接住,烫得我几乎号叫。我简直是愚蠢到极点!这麽烫的东西居然拿给他喝!蠢蠢蠢蠢蠢!
  
  把粥拿毛巾包了扔在旁边,重莲还坐在那里傻著不动。我在他身边坐下,轻轻搂住他的肩,他立刻往旁边缩去。我摇了摇他的肩:“我是凰儿。”重莲摇摇头。我握住他的手,他还是一个劲往回抽。我把他的手搭上自己的脸颊,轻声道:“认出来了吗?我是凰儿。你看,你以前最喜欢摸我的脸,对不对?”重莲仍然在抽手,面容无比呆滞。
  看著那张精致的脸,心中的怜惜渐渐变成UU1001词语替换。我勾住他的颈项,慢慢凑过头去,想要吻他。可是在我快碰到他的唇时,他忽然推开我,飞速翻身上床,蜷缩在一角。
  
  我一时也说不出是什麽滋味,只坐在床头,苦笑道:“对不起,我不该碰你。”起身替他盖好被子,吹熄了蜡烛:“你睡一会吧,粥放在那里,你慢慢吃,弄脏了衣服拿去洗就是。”
  
  重莲抱成一小团,依旧不动。
  
  这一年,江湖上出现最大的纷争,无非就是有大盗出现,把富贵人家及名门大派都卷了个遍。虽只劫财,不劫物色,但金额庞大,引起许多豪杰复出,连花遗剑都出现了。至於捉没捉到,天知道。而且,再隔几个月,英雄大会又要开始,很想出去会会以前的朋友。至於重莲,只有暂时放下。他害怕任何会动的东西,害怕与任何人接触。
  现在的他,风韵不再,英姿不再,高贵不再,淡雅不再。重莲二字,曾经是冠世美人,武霸天下的代称。重莲这个人,曾经叱吒江湖,纵横武林。不过,那是曾经。 
 
 
 
十里红莲豔酒二
 
  雪芝已经开始跟她的朱砂海棠姐姐学武功,那麽小的个子,就可以把重火宫的入门鞭法剑法学得炉火纯青。小屁头年纪越长越像他大爹爹,尤其是那双狐狸眼,像到神了。不过雪芝毕竟是小丫头,眼角挑起,却是又大又圆。重莲的双颊瘦得只剩下颌骨,下巴尖得可以削葱,小丫头的双颊却粉嫩嫩,肥嘟嘟,圆溜溜的,衬著两朵桃花,可爱得让人想捏死她。
  和雪芝下山过几次,每个人见了她,第一反应一定是:“哎呀呀,小姑娘好生漂亮,再隔它个十年,得迷倒多少男子啊。”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丫头说有多可恨就有多可恨。不说话时是小仙女,一说话就是老魔女。
  
  例如像这时,我正在收拾东西,雪芝偷偷溜进门。她以为我没发现,哼哼,实际我什麽都知道。眼角的余光扫射到一条毛毛虫,似乎想塞到我衣服里。
  哎,这小孩怎麽得了哇,她还是不是姑娘?
  转身,捏住她的手,指尖朝手背一弹,毛毛虫飞出去。抓水,浇到她手上,捏住那两坨肥肥的肉,拧来拧去。雪芝的脸被我捏变形,还不忘惨叫:“凰儿!怕了吧!”X的,长得这麽像重莲,就性格跟我小时候一个德性!
  我拎著她的领子,把她扔到床上:“死丫头,跟你爹爹学学,温柔点,优雅点,好不好?一个姑娘家凶成这样,小心嫁不出去。”雪芝使命儿摇头,两个冲天炮在空中旋转旋转旋转:“我谁都不嫁,就要嫁爹爹!你把爹爹逼疯了,我讨厌你!臭凰儿!我要爹爹~~~”
  这小屁头真的太讨厌了,凶残狡猾不说,还特恋父。当然,那个父不是我。伸手按住她的脑袋,我晃晃头:“你爹才不是被我逼疯的。他是想我想疯了,哈,哈哈。”笑著笑著,鼻子酸了。混帐烂丫头,这种时候还提这事儿。
  我往床上一坐,手一叉,腰一勾,脸一板:“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陪莲。”雪芝不像小时候那麽好对付了,竟甩出一句:“爱走不走,谁管你!”
  
  这时候,撞进来一个物体。
  没错,是撞的。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恋二父的奉紫。奉紫走路跌跌撞撞,三步一歪,总算歪到我面前。这丫头长得比较像我,所以看去要乖巧得多。嗯,没错,要乖巧得多。她伸手在我衣角上抓了抓,一双桃花眼抬起来,冲著我眨巴眨巴:“二爹爹,你要出去吗?”
  果然像我的人要可爱些。我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二爹爹很就回来,小紫在这里乖乖的,好不好?”奉紫听话地点点头,抱住我的脖子,软绵绵的一团。雪芝哼了一声,跳下床跑出去。我喊道:“死丫头滚回来!”
  雪芝顿了顿,又哼了一声:“我才不要!”但是已经站在原地不动了。我把奉紫放在右腿,拍拍自己左腿:“你要坐不坐?”雪芝磨磨蹭蹭过来,跳上去坐著。
  我捏了捏雪芝的脸:“瞧你那副吃飞醋的小样儿,跟二爹爹一起出去吧。”雪芝道:“我没有吃醋!”奉紫的眼睛开始充水:“二爹爹不带小紫去吗?”我无视雪芝:“小紫不会武功,出去会危险的,知道吗?”奉紫扁扁嘴,笑得那叫一个勉强:“嗯,好吧。”
  
  雪芝朝奉紫做了个鬼脸:“二爹爹不喜欢你了。”
  奉紫要哭了。
  我抱紧奉紫:“小紫别听她胡说,二爹爹喜欢你不喜欢她。”
  雪芝使力拍我肩膀。
  我冲她瞪眼:“你这没孝心的,打老爹啊,小心天打雷劈!给你老子收衣服去!”於是把雪芝扔到床上,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收衣服。奉紫泪眼汪汪地靠在我的怀里:“二爹爹,小紫最喜欢你。”我那个心,叫一个颤,我可爱的女儿哇。
  雪芝在旁边干呕一声。
  
  奉紫处理妥当,衣服收拾干净,去心莲阁找重莲。重莲在小池边蹲著,抱著双腿往里面看。我在他身边蹲下,小声道:“在看什麽呢?”重莲指了指水中:“虾。”我点点头:“嗯,我看到了。”重莲侧头看著我,头发一倾而落,在风中飘摇:“凰儿喜欢吃虾。”
  我傻眼。
  重莲把头发别在耳後,莲花耳钉透出莹寒光芒。他又看著那些虾,喃喃道:“嗯,凰儿最喜欢吃虾,我要给凰儿剥虾。”心中一懔,我再忍不住:“莲,跟我去江湖上走走,好不好?”
  天,我在问什麽问题!他这样出去,不给人吃得干干净净的才有鬼了!
  还好重莲摇头:“不,我要在这里和凰儿一起。”
  我想了想道:“那,你站起来一下好吗?”重莲疑惑地看我一眼,慢慢站起来,那身段……哎,我好久没有碰他,憋得人心慌。这回出去可能要一段时间,怎麽说也得自私一回。
  
  伸手,点穴。重莲不动了。他不能说话,眉头皱著,似乎不想我动他。我才管不了那麽多。走过去,抱住他。在他唇上舔了一圈,探进去,不顾他的退缩,强行缠上他的舌,卷了无数次。亲了大概两盏茶的时间,没消火,火还燃得更汹涌了。头一热,打横抱起他,刚想往房里冲,身後传来朱砂的咆哮声:“林宇凰,你给我节制一点!宫主现在的体质差,你要不小心让他再有了孩子,我死都不放过你!!”
  虽然孩子是越多越好。但是,但是……看了看重莲,看看他那瓜子小脸……算了,老子忍!
  
  带著雪芝,农村人进城似的父女俩下山了。
  一边走一边觉得奇怪。重莲的武功明明废了,却还是维持著十九岁的模样。我也一样,几年来身高和相貌都没变过。莫非,莫非……莫非咱真的要永驻青春了?
  青春是很好。可这样下去,我岂不是永远没法变成英姿勃发的中年男子了?
  
  下了嵩山,出了迷雾阵,我回头看看若隐若现的重火宫,感叹:“芝儿,我想你爹爹了……”
  雪芝翻了个白眼:“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真没用!” 
 
 
 
十里红莲豔酒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