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当牛郎穿越成小倌+番外 作者:陶桃

字体:[ ]

 
 
01 
 
“朗哥早!” 
 
“阿朗早啊!” 
 
今天难得早起,一出门就受到热情的问候。 
 
“呦,阿朗今天穿的真帅气啊!啧啧,阿玛尼的衬衫哦!又跟到哪位富婆了?” 
 
“商业机密,无可奉告!”看看眼前的人迅速臭下来的脸,我心里一阵快意。 
 
知道你们心底里瞧不起我,但我就是过得比你们好,那又怎样? 
 
对,我成朗,就是个牛郎,也就是俗称的小白脸,专门服侍那些空虚寂寞的富婆们。 
 
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什么都可以拿来赚钱,包括脸蛋身材。 
 
想我一米八三的个子,英俊的脸,宽肩瘦腰窄臀的身材,哪个女人不会喜欢?我也不过是利用了一下自身的优点来谋生活罢了。 
 
今天我要陪我的新客户,也就是送我阿玛尼衬衫的莫尼卡去参加一个聚会。 
 
莫尼卡是我在俱乐部里认识的出手最阔气的客户了,第一次见面就给足了小费,接着更是送这送那的。昨天,她把她的保时捷跑车借给我开,并要我今天晚上六点去酒店接她,也算让我过足了瘾了。 
 
六点,我准时等在酒店门口,一身晚装的她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就吸引了一堆男人的眼球,而他们在看到我的时候惊艳全变成了羡慕和不甘,毫不在意这些眼光,我很绅士的挽起她的手,为她开车门,自己也钻了进去。 
 
开了一半,莫尼卡要求自己开车,我便在副驾驶座上打了一会儿盹,没办法,昨晚兼职去了,现在还是有点困。 
 
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不动了,却是停在了一个漆黑的郊外。 
 
“莫尼卡,不是要去酒会吗?怎么停在这里了?”我推了推坐在一旁动也不动的莫尼卡,奇怪的问道,心里头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被我一推,莫尼卡就直直的往一旁倒去,头顶在车门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我心里!的一跳,颤抖的伸手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居然停了! 
 
太诡异了!想也不想的,我急忙开门下车,才走了几步,就一脚踏空,往下滚去。 
 
靠!居然是个大山坡! 
 
这么摔下去,不死也得残! 
 
没时间给我多想,脑袋就撞上了一个大石块,我陷入了黑暗…… 
 
没想到自己还有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欣慰的笑了笑,笑容却在下一秒凝固在脸上,这里是哪里? 
 
顶上是层层叠叠的帐幔,像极了太奶奶家的蚊帐,扭头一看,是一面半人高的铜镜……铜镜? 
 
镜子里是个娇小的人影,一头如瀑般的长发,嫣红的小嘴,细长的眉眼,长长的睫毛,真是个美女啊! 
 
可是,美女为什么在镜子里? 
 
我疑惑的坐起来。镜子里的人也坐了起来…… 
 
啊── 
 
不是吧?镜子里的人是……我? 
 
我变成了女人? 
 
摸摸,胸是平的,下面还是带把的,我放心的松了口气── 
 
不对,这身体不是我的! 
 
难道,我滚下了山坡,就滚到别人的身体里去了? 
 
啊── 
 
我变成了别的男人? 
 
“桃衣,今天晚上王公子包下你了,还不快去梳妆?”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风目里流转着妩媚的光。 
 
出于职业习惯,我顺从的点了点头── 
 
不对!王公子?是男的? 
 
我要去服侍一个男的? 
 
这是什么世道啊? 
 
“怎么了?”男人轻蹙了一下眉,“还是不愿意么?那也没办法,既然已经进了咱勾栏院,就没有什么乐意不乐意的事了。” 
 
勾栏院?我这才看到男人穿的是一件长袍,看看我的,也是。 
 
之前以为自己变成了女人,才误以为是长裙,居然是长袍! 
 
那么,我来到古代了?还来到妓院了?还是专门服侍男人的那种妓院? 
 
天啊!让我死了吧! 
 
02 
 
我,成朗,意外来到古代也就罢了,钻到别人的身体里我也不计较了,但是,但是,为什么我会钻到这个小模小样的男人身体里,而这个身体即将要去服侍别的男人? 
 
想我一米八多的个子,居然就缩到了这个大概刚到一米七的身体里? 
怎么办?怎么逃出去?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出去,我可不要被别的男人上啊! 
 
我喜欢漂亮成熟有钱的女人,而不是男人啊! 
 
“怎么?”门口的男人看我愣愣的样子,有些不悦的轻斥道,“撞墙撞傻了?” 
 
“我……”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我有些胆怯的开口,“这里是哪里?” 
 
虽然我隐约知道这里是妓院啦,但这具体是什么年代,什么地方,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反正这个身体的主人一看就像个娘娘腔的弱男人,倒不如趁现在套些话出来。 
 
“你!”门口的男人愣了一愣,随即走到我面前,“知道我是谁吗?” 
 
我摇头。 
 
他盯了我老半天,又问道,“那你知道你是谁吗?” 
 
“桃衣。”我答,“是你告诉我的。” 
 
男人眸子里欣喜的光消失了,他皱着眉沉思了一番,突然笑道,“居然失忆了?该让我说什么好呢?” 
 
“记住了,我是墨棠,你是这舞蝶坊的四旦之一桃衣,既然入了咱们这勾栏一行,就由不得你了。不管你有没有失忆,今晚你还得去服侍王公子,言语之间小心些,我会让凝云陪你一起,看在你刚破了身的份上,陪完酒你就回来吧。” 
 
什、什么? 
 
这个桃衣居然是个小倌,就是俗称的MB? 
 
好吧,好吧,我知道牛郎和MB一样都是卖的,但是,我是卖给女人啊,只有上别人的份,哪有别人上我的份啊? 
 
天啊,难道我要乖乖被别人上? 
 
不要啊! 
 
不管我情不情愿,无依无靠的我只能暂时接下这个活儿,还好目前还不要我献身,还是尽快想办法逃走吧。 
 
梳妆打扮完毕,我和凝云去王公子所在的雅间。 
 
说实话,别看这个身体瘦小瘦小的,脸蛋长得还真不差,连我这个见惯了漂亮女人的男人看了也忍不住一阵心跳。 
 
娇小的个子和柔弱的样子都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更不用说那美丽的脸了,还真是尤物一个。 
 
雅间里,王公子正喝着酒,见我们过去,眼前一亮,笑道:“桃衣终于来了,呵,凝云也来了。” 
 
凝云行了个礼,羞涩的笑了笑:“让王公子久等了,不如我和桃衣奏上一曲赔罪如何?” 
 
奏上一曲?我晕倒! 
 
我一个现代人,这些鬼玩意我只在博物馆和电视里见过,现在居然要我上去摆弄,有没有搞错啊? 
 
“好啊。”王公子鼓掌,“好久没听到桃衣弹曲了,凝云还是献舞么?” 
 
凝云点点头,将我推到琴架前。 
 
我的手心全是汗,我的妈呀,虽然我知道这东西叫古筝,但是,但是,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弄啊? 
 
看看凝云,他已经站在我面前,对王公子笑道:“桃衣前些日子病了一场,弹完这一曲就先让他下去休息吧,凝云在这里陪您,如何?今日若不是看在王公子的面上,桃衣本是不出来见客的。” 
 
虽然有些不乐意,王公子还是点了点头:“难得墨棠这么大方,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桃衣就弹一曲平湖秋月怎么样?” 
 
我,我不会啊! 
 
我用哀怨的目光看向凝云,手装模作样的抚上琴弦。 
 
怎么办啊? 
 
还在自怨自艾,双手却像是有思想一样的,自发自动的在琴弦上舞动起来,我因为太惊愕一直处在朦胧状态,直到一曲终了还没反应过来。 
 
真是活见鬼了!我瞪着那一双手,久久不能言语。 
 
那边,王公子揽过凝云,双手在他身上摸着,对我笑道:“桃衣今日不能陪我还真是可惜,你的初夜我没能买到一直叫我耿耿于怀呢,希望下次来,我是第二个享用你后庭花的人。” 
 
后庭花? 
 
靠!屁眼就屁眼吧,还什么什么花! 
 
我的妈呀!我到底是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啊? 
 
 
接下来的一整天,在墨棠的耐心解释下,我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个桃衣,几天前刚被买了初夜,破了身,据说买他的人还是江湖上的一个大人物。后来有一晚被发现倒在庭院里,额头上尽是血,大概是撞墙撞的,而我,那时候就误打误撞的跑到这个身体里去了。 
 
还真是可怜! 
 
不过我也一样可怜。墨棠说了,当初签下卖身契的时候是欠了五百两来着,而在舞蝶坊被调教的一年,花销更是贵得没法说,想要离开,可以,银子还去! 
 
这就意味着我必须继续在舞蝶坊呆下去,而呆下去的话,就要涉及到我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难题了── 
 
我必须要接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