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主之道 作者:南枝(下)

字体:[ ]

 
☆、第60章
 
  第三十八章
  萧祐看到美人不至于挪不动步子,但不得到手,却是会一直挂心,非弄到手里不可,不然他也不会得到为了抢占手下将领老婆而找借口将这个将领杀死的名声。
  长宁料到他会为了“长宁公主”而退兵,只因萧祐自己也知道他即使一路攻到了西都,但西都城墙雄伟,高耸巍峨,坚固难攻,且城中有多少兵马,他并不知道,但他知道作为一国之都,城中定然粮草不少,且有很多富户,在这种情况下,顾世旻只要坚守不出,他想要围攻西都,便非常不容易,不花费一年半载是打不下来的。
  但是,他现在是孤军深入,而且所有粮草都是依靠抢劫,他们自己因是骑兵以灵活机动为要,并未带着粮草随行,到时候,他们被大周其他地方的军队围攻了,情况反而会对他们不利,在这种情况下,他之前放出话说,只要大周答应让长宁公主和亲,他们便会退兵,其实也是为他们自己找的一个借口。
  到时候既得到有西都第一美人之称的长宁公主,又能向大周讨要一大笔“嫁妆”,何乐不为。
  长宁站在大帐的口子处,外面的明媚阳光映在她的身上,让她满身光辉,好若从仙宫下凡。
  萧祐眯着眼睛倾身看她,但觉得看不太真切,之后又站起了身来,走到了长宁的跟前,伸手要拉她入怀,但长宁却往后退了两步,萧祐伸手抓了一个空,不由对长宁公主身形的灵活感到诧异,不过他随即想,长宁公主定然是因为习舞才身形灵活的,因这位大周唯一的嫡公主,她的身形,同他后宫之中善舞的美人相差无几,都是身体修长,腰细且柔软,走路宛若柳枝摇曳,但是又带着一种柔韧的力度,既柔美但又带着一种力度。
  长宁对着萧祐说:“那小女子便先回去了,让皇兄为我准备嫁妆,其他事,便由路大人和范大人同陛下商谈。”
  长宁对着萧祐行了告退礼,就带着那两位侍婢出去了。
  这两位侍婢并不是她的贴身宫女如意和玉娘,而是两位会武艺的专职刺杀的侍婢,两人都经过过长时间的专业训练,这个训练长达三四年之久,是长宁向先皇建议而成立的一个女子组成的特务组织,这两人乃是她们之中的佼佼者,而且长得十分美貌。
  长宁带着两人,是因为两人有能力稍稍保护她,第二便是要是萧祐不守信用,要拦截住她,让她有来无回,那么,她定然愿意三人同时伺候他——让他去死。
  她自己因此死在这里也无妨,北齐国萧祐自己就是个除了善于打仗便在长宁心里一无是处的皇帝,他的几个弟弟和儿子,也没有听到谁比较有能力,萧祐一死,北齐定然大乱,这不仅可以解了大周的围,她的哥哥甚至可以因此反攻北齐,她这样,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只是不知道慕昭会不会为她伤心,抑或会因为她的名声坏了而为曾经爱过她后悔吗。
  萧祐虽然性好渔色,且是好色如命,但是其实并没有传闻中的那般不堪,至少不会在大帐之中,将大周的公主拉住轻薄,虽然他也多看了长宁身边的两位侍婢几眼,但因长宁珠玉在前,也觉得这两个侍婢没有太大意思,所以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之举。
  长宁在两位侍婢和十几位侍卫的护卫下,策马从北齐军营之中离开,北齐军营之中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长宁戴上了白纱帷帽,策马飞驰而过,满身雪白,坐骑亦是雪白,宛若一片白云,飞快地飘过。
  从军营里离开之后,长宁更是加快了速度,两位侍婢和其他侍卫紧跟在她后面,绝尘而去。
  皇甫昇骑马到了营地外看到了长宁离开,见到长宁骑快马飘然而去,其速度之快,一般女子定然没有办法适应,由此可见,这位公主殿下,是一位十分娴熟而且大胆的骑手,一般女子,在那么快的马速下,恐怕会吓得尖叫起来吧。
  她并不是好掌控的一般女子。
  皇甫昇一看便知,但是这样告诉皇帝也是无用的,只要萧祐动了色心,那是谁说什么也没用。
  他为了现在宫里的那位张美人,杀了刘敏忠,并且还一并杀了他手下的几千人。
  劝阻此事的大臣和将领不少,皇帝却一意孤行。
  不过也怪刘敏忠,谁让他在之前就和皇帝顶嘴数次,之后又让人看到了他的老婆,以至于到皇帝跟前去进谗言,说他的那位夫人乃是倾国倾城之姿。
  皇甫昇拉着马转身又回了营地里。
  顾世旻没有看到妹妹,自然会起疑,而大臣和内官哪里敢真的隐瞒他,所以在顾世旻问起长宁之后,内官便支支吾吾地说了长宁公主跑去北齐的营地之中和萧祐交涉去了。
  顾世旻本就病重,一听到这话,眼前一黑,强撑着才没有倒下去,他靠坐在床头,好半天才有点反应,却是笑了起来,笑了两声,眼中就涌出了眼泪,那内官吓得赶紧跪下。
  顾世旻捂着嘴咳嗽,内官赶紧端水拿巾帕,发现黄帝擦嘴后递给他的巾帕上有星点血色,就更是惊骇莫名,道:“陛下,陛下您要保重呀。奴婢这就去叫太医来。”
  顾世旻却说:“无妨,咳出来了,倒是好多了。”
  “一个要妹妹出面解围的皇帝!”他在心里这般想着,让内官去召集几位重臣前来议事。
  长宁自然不是毫无把握就往敌军营地里跑,她同几位可以信重的官员已经说过情况了。
  所以此时皇帝召集大臣,枢密使王瀚就对皇帝说道:“公主殿下离开时,说她有万全的把握能全身而退,让我们瞒着皇上,等她回来再亲自向皇上请罪。”
  皇帝对这些臣子又恼又厌,心想你们瞒得我好苦。但是,他却忍耐住了,没有发火,这时候发火也无济于事。
  他问道:“长宁带了多少人在身边?”
  王瀚答道:“有两位侍婢,还有四十多位精干侍卫,路明征和范有容都随行,前去同萧祐谈判。”
  皇帝还是担心,说道:“现在能够调动多少兵马可以前去攻打萧祐。”
  王瀚道:“陛下,您也知道,萧祐不可能攻下西都,他自己也知道此事,故而才提出用长宁长公主殿下和亲来给自己找个台阶退兵。长公主殿下也是料到这一点,才前往了萧祐营地。”
  皇帝道:“派兵前去接长宁回来。”
  不必派兵前去接了,长宁在当天傍晚就回了京入宫。
  长宁已经得知皇帝知道她前往过萧祐营地的事情了,她不得不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裳之后就前往了崇政殿偏殿拜见皇帝。
  皇帝自责地说:“为何不同朕商量,便去做这般危险的事。”
  长宁坐在他的病床边,柔声道:“我是看哥哥你生病晕过去了,要是再知道这事,定然更是气急攻心,于你身体不好。再说,我知道你决计不会让我前去的,我便只好先斩后奏了,不过我是算准了不会有事才去的,不会让自己涉险。”
  皇帝喘了几口气,才道:“你这还不是涉险吗?”
  长宁赶紧求饶道:“哥哥,咱们不要在责备我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了好不好。我想和你说正事。”
  “这个难道不是正事!”皇帝虽然这般说,但是还是不再纠缠此事,只是低声道:“皆怪我无用,才让你去涉险。”
  这下反而变成长宁安慰皇帝了,说道:“哥哥,你不必自责,你心系天下百姓,又兢兢业业,只是时运不济,才出这般事情。”
  皇帝说道:“朕宁愿和北齐死战,也不会将你嫁给那萧祐,让他糟蹋。”
  长宁没有应皇帝这话,只是发起了呆来。
  皇帝道:“朕便让王瀚带兵去同萧祐死战。”
  长宁这才道:“哥哥,你知道现在不能这么做。现在北齐兵正是猖狂之时,王大人带兵前去,也不会有用。其实我倒不觉得什么,要嫁给萧祐,也并无不可。孙尚香尚能嫁给刘备,我为何不能嫁给萧祐。只要在萧祐身边,便可以离间他和他的臣子,比起派多少位其他美女前往都有用,这又何乐而不为。”
  皇帝道:“朕不允。你和慕昭的婚事怎么办。”
  长宁看着皇帝,说道:“哥哥,我只恨自己不是男儿,无法给你帮太大的忙。我和慕昭的婚事,并没有广传天下,再说,你并不曾为他和我赐婚,这就不算毁约。要是我和慕昭成婚了,但是大周却被北齐毁了,我宁愿去死,这般苟活,又有什么意思。我想,慕昭一定会明白我。再说,他这般年轻有为,没了我,正好可以娶一个美娇娘,姬妾成群,尚公主又有什么好,之后不能纳妾不能养外室,处处受公主辖制。”
  皇帝难过地说:“朕不能让朕的妹妹不幸福,宁宁,朕不要你去和亲,你不要再劝朕了。”
  长宁起身,在皇帝跟前跪了下来,说道:“陛下,求您成全。若是您希望妹妹幸福,那就赶紧振作起来,到时候攻破北齐国都前来接我。老天不公,我不服它。”
  皇帝叫长宁起来,“你起来,朕不会允的。”
  长宁不起,皇帝只好从床上费力爬起来要拉长宁,但长宁并不为所动,皇帝大声叫外面的内官进来扶公主起来,但长宁却厉声道:“皇兄不应,我便在此长跪不起,谁敢动我。”
  这些内官都深知公主手段,谁敢去拉她呢。
  皇帝又气又怄,气自己又怄自己,因为过于着急,几乎又要晕厥过去。
  长宁一直在随着皇帝听政,知道国内是个什么情况,现在在北线的军队,只有几支堪用,但是都被缠住了,根本无法前来救援,而西线又败多胜少,甚至被攻下了两座城池,要是还有更好的办法,长宁定然不会愿意嫁给萧祐。
  但要是嫁给萧祐,却是有很多好处。
  第一是她可以要求萧祐和大周结盟,到时候西梁一看这个情况,就会知道萧祐说话不算数,根本没有将和他的盟约放在心上。
  而有她牵制萧祐,大周可以腾出手脚来攻打西梁,在西边战线上一定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动。
  再者,她相信自己一定有办法让萧祐和他下面的臣子相离,只是以自己的婚姻为赌注,就有这么多既得利益,长宁想,她为何不这么去做呢。
  也正是如此,朝中大臣,几乎没有人觉得长宁公主不该嫁给萧祐,虽然有人认为这种和亲不体面,但为了既得利益,也不会说出来。
  除了皇帝真心疼她,不愿意她出嫁外,根本没有别人阻挠此事。
  而皇帝,他哪里拗得过长宁。
  
第61章
 
    第三十九章
 
    萧祐已经退兵到濠州,长宁公主要嫁给北齐国君萧祐和亲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了,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
 
    虽然答应了要嫁给萧祐,但现在还有问题需要商讨。
 
    第一,就是要萧祐退还濠州城给大周;第二,就是北齐索取的那些财物,大周不会给北齐,所谓的嫁妆,公主自会带过去,但是那是公主的嫁妆,不是大周给北齐的;第三,必须封长宁长公主为皇后。
 
    要是北齐不答应这些条款,对于这个婚事,两国存在疑议,自然便不成了。
 
    顾世旻巴不得这个婚事不成,所以已经在暗中安排将领,要攻击濠州城,夺回濠州城,击杀萧祐,以及悔婚。
 
    不过因濠州城处在寿州城和泗州城的夹击之下,北齐占领了濠州城也无法长久控制,还不如退出。
 
    所以顾世旻的打算没有得到实现,萧祐真的带着兵渡河回了北齐,将濠州城让了出来。
 
    不过,他当然不会空手而归,而是将濠州城洗劫了一空,因濠州城遭遇战乱,又被北齐洗劫,里面几乎十室九空,惨不忍睹。
 
    慕将军慕华派慕言和慕昭带两万兵马前往接收濠州城,慕言和慕昭骑马进入城中时,看到里面一片空寂的景象,对北齐更是恨之入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