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巧言令色+番外 作者:石头与水(上)

字体:[ ]

 
  死亡有时并不一定是想着向天再借五百年的不甘,起码,唐惜春没有这种情绪。
  唐惜春想的是:不知我是能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唐惜春就在一片哭哭啼啼声中,等待着天庭来使,或是黑白无常。
  他对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不舍,想来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人对他不舍吧。
  重生文,多是重生在一堆渣中,或渣爹、或渣娘、或渣攻、或渣受、或一堆渣亲戚,然则,重生的小强必然以斗渣为己任~石头在想,是不是有一种情况,一个渣重生了~总而言之,是一个巧言令色的小人物重生的故事~文案无能,暂时这么写吧~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惜春 ┃ 配角: ┃ 其它:
 
    推荐:唐惜春前世好逸恶劳,重生后除了有一个漂亮皮囊,依旧一无是处。不过还好,总算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再一次面对冀望颇深的老爹,疼他入骨的祖母,小小心机的继母,书呆子的亲弟弟,以及比他更似老爹亲生子的唐惜时,唐惜春会不会依然留有遗憾,让我们拭目以待。本文抛开了重生后与各路渣人斗争的套路,另辟蹊径描写了一个渣货重生,层层推进,笔触精妙。文章自唐惜时少年重生写起,再活一次,究竟是过关斩将积极向上,还是继续过着骄纵的度日,值得读者期待。
  ==================
  ☆、属猫的~
  死亡有时并不一定是想着向天再借五百年的不甘,起码,唐惜春没有这种情绪。
  唐惜春想的是:不知我是能上天庭还是下地狱。
  唐惜春就在一片哭哭啼啼声中,等待着天庭来使,或是黑白无常。
  他对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不舍,想来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人对他不舍吧。果然,一个细而低的声音传来,“大伯这口气可是咽了三天了,怎么还没咽下去呢。”三天装模作样的哭下来,纵使铁人也有些吃不消了,何况还有后面的大殡举丧孝子哭陵啥的,真个虐啊。
  又一个压低了的声音,“刚找城南清风观的真人算过了,说是妨属虎的。你赶紧问问,这屋里谁属虎,叫属虎的出去,不然有属虎的妨着,大伯这口气且咽不下呢。哎,可怜老人家,临了临了,受这个罪。”这再不死,咱们都要给老头熬死了。
  屋里开始撵属虎的出去,别妨着老太爷咽气。
  尼玛!
  唐惜春怒了,继承老子的祖产祖业,占了天大便宜,竟然连等老子咽气都等不及啦!一群王八羔子!小狼崽子!怒火会激发出人的潜质,只见原本躺床上陈尸倒气的唐惜春忽就一个打挺,他回光返返照的直戳戳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啦,大吼一声,“老子要——”改遗嘱!
  重要的代表唐惜春心意的“改遗嘱”三字尚未出口,那口横在心口的气当真就散了。唐惜春死不瞑目的又咣唧摔回了床间。
  床前一堆人给唐惜春死前突然诈尸的行为吓了一跳,尚未回神又见唐惜春咣唧咽了气,待一人蹑手蹑脚上前,手指往唐惜春鼻端一横,试了试,终于眼含热泪的宣布,“大伯去了——”城南清风观可真灵啊!这刚把属虎的撵出去,老头立刻就咽气了。
  院里院外顿时一片哭气震天。
  啥啊死不瞑目!
  这就叫死不瞑目!
  ——唐惜春为自己的一生做了最终的总结:原来我是个死不瞑目的人哪。
  除了临终前的死不瞑目,唐惜春一直在为死后是升天庭还是下地狱而忧心忡忡,当他睁开眼时,他明白了,自己一定是下了地狱。因为,屁股那叫一个痛啊!
  昏暗的灯光,潮湿闷热散发着桐油味儿的空气,这怎么看也不像天庭场景啊。
  唐惜春痛得直抽抽,还有人机械的数板子计数,“17,18,19——”
  唐惜春小心翼翼的忍痛吸着气,悲催地请求行刑的鬼差,“这位大哥,小的口袋里有些孝敬,您老暂且歇歇,不知阎王老子要打我多少啊。”虽然没能升天做神仙,唐惜春相信,哪怕地面儿上那些小狼崽子做做样子,也得能他烧个金山银山来供他在地下吃喝消费。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谁不爱钱啊,这地府的小鬼儿也不能例外。给他们些银子,免顿打,也值!
  唐惜春心里算盘打的响亮,不料耳边骤起一声惊雷,“王八羔子!成天不学无术,吃喝嫖赌!老子教训你几下就成阎王啦!老子今天打死你,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
  声音那叫一个耳熟啊!连斥骂的内容都无比亲切!唐惜春两手一撑条凳,扭着上身一回头,顿时惊的魂飞魄散——
  倒不是他老爹抬脚踹倒行刑的小厮,一把抢过毛竹大板要他小命的凶神恶煞相可怕……而是——怎么他爹倒成阎罗王啦!还有,这不对啊!边儿上站的小厮面熟不说,就这屋子唐惜春也熟:摆设气派完全是他家祠堂啊!
  没待唐惜春多想,唐老爹已双臂抡起,竹板生风,对着唐惜春的屁股就砸了下来。唐惜春单掌一撑条凳,腰间一拧,身子斜斜一纵,避开唐老爹那一板子的同时平稳着地。
  此刻,唐惜春已看清这室内摆设,真的就是他家祠堂,条案上还用佳果清香供着他家上数三代祖宗的灵位。
  唐老爹一板下去,没打到不孝子,反险些闪了自己老腰,种种恼羞成怒就不必提了,当下生吞了唐惜春的心都有了。
  唐老爹一个趔趄险跌个狗啃泥,旁边一黑脸青年适时的扶了唐老爹一把,才免得唐老爹那张如花似玉的脸着地破相。
  唐惜春现在已经明白:尼玛,自己这绝不是在地府啊!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这手这脚这一身的细皮嫩肉,怎么,怎么倒像少年时呢?还有自己的阎王老爹,也还这样年轻俊秀的让人嫉妒!
  唐惜春是个很长情的人,尽管他的长情大都是在人死了之后念念不忘,完全的马后炮!譬如,以往唐惜春觉着自己跟老爹绝对是上辈子的仇家,老爹一见他就是非打即骂,各种看不顺眼。唐惜春没少在暗地里嘟囔自家老爹,哪怕老爹病逝时,他也不大伤心,直待许久之后,他年华当老,才渐渐明白了做父亲的心情,方回悟到老爹的好。只是,彼年唐老爹坟头上的草都老高了。
  再譬如,眼前这站在他老爹身边,比他还亲儿子的唐惜时——
  不待唐惜春感悟回想一下唐惜时是否有对他好的地方,唐老爹七窍生烟的指着唐惜春大吼,“给我抓住这小兔崽子!”
  两个小厮只好过来抓唐惜春,唐惜春顾不得忆当年,凭他对老爹多年的了解,这会儿真抓到他,一准儿揍他个半死!俩小厮也不敢真对唐惜春下手,唐惜春自幼学些花拳绣腿,一脚一个就解决掉了,还有空赔笑跟老爹说好话,“爹,你息息怒,你快别生气了。”
  唐老爹已经是一幅要气的厥过去的样子,两个没用的小厮装模作样的躺地上哼哼,他们是不乐意做炮灰了。唐惜春撂倒俩小厮就往祠堂外跑,他不怎么怕自己老爹,老爹就真的是阎王,家里还有阎王他娘做克星呢。
  唐惜春是想去跟自己祖母求助,他亲娘早逝,自小跟着祖母长大,老太太拿他当命根子,向来百依百顺、有求必应。甭看唐老爹现在威风八面,要打要杀,待得到了老太太屋里,只有挨骂的份儿!
  唐惜春眼瞅要逃,唐老爹瞪这没用的小厮两眼,当下大吼一声,“惜时——”
  唐惜时!
  唐惜时!
  唐惜春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上辈子唐惜时的丰功伟绩,就被这黑塔似的家伙跨步挡在了逃生的必经之路上——祠堂门口。
  唐惜春一拳迅猛挥出,带着凛凛风声,直取唐惜时中路,为的是迫开唐惜时,自己好逃命。唐惜时不慌不忙,只将手臂轻轻往前一送,一只钵大的拳头以硬碰硬,以强敌强,不偏不避,正撞上唐惜时飞来一拳。唐惜春只觉一股巨大力道直接将他拳头轰散,接着整条手臂失去了失觉,唐惜春身子不稳,后退半步。
  唐惜春大吼一声,“唐惜时!”
  王八蛋,你真不是俺爹的私生子吗!!!!
  个狗腿子!!!!
  不管唐惜春如何恨的咬牙切齿,唐惜时就一张黑脸,双臂自然垂下,双脚不丁不八,铁塔门神一般镇守在祠堂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前有狗腿,后有老爹。
  此时,后退是不现实的,他家老爹别的不论,规矩是一等一的大,你敢逃打,那就得着屁股开花吧!这回要是给老爹抓住,得揍他半死!
  但是,向前他又打不过唐惜时!
  唐惜春习的是花拳绣腿,唐惜时练的是少林武功,完全不是在头一条水平线上。唐惜春优点不多,识时务算一个,于是,他只得暂收了拳脚,耐下性子,咬牙切齿的跟唐惜时讲道理,“惜时,圣人都说,小棒则受,大棒则走,你拦着我是要陷我爹于不仁不义么?”
  “王八羔子!老子教训你两下还成不仁不仪了!”唐老爹更是怒上加怒,怒火从生,而且唐老爹完全没有武林高手风范,他手持毛竹大板,不宣而战,背后下黑手,大板子对着唐惜春的身子就扫了过来。唐惜春听风辩位,就地一滚,就又滚回了祠堂。
  唐老爹正值年轻,体力好到不行,明明弱脚书生一个,偏生手持大板子跟唐惜春在祠堂兜了百十圈,直累得唐惜春两眼翻白,就要断气,尤其屁股还胀胀的疼。
  当然,唐老爹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双手支着毛竹大板,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一身梅青薄丝袍都汗湿了大半个脊梁。唐老爹喘了半晌的气,方颤颤的抬起一只胳膊,抖糠似的指着唐惜春,嘴里召唤唐惜时,怒喝,“惜时,给我拿下这个孽障!”可怜的唐老爹终于意识到,文不与武斗,靠自己的体力拿下唐惜春有些费劲。
  唐惜时原是守在祠堂门口做门神,这会儿见唐老爹既累且气,眼中有些不忍,脚往前一迈,唐惜春大叫,激将法都使出来了,“唐惜时,我现在体力不济,身上带伤,你要胜之不武么?”
  唐惜时脚步未停,实诚的点了点头,“嗯,那就胜之不武吧。”
  唐惜春顿时噎死。
  唐惜时没啥机会表演少林武功的精妙非凡,唐老爹弱脚书生一个,唐惜春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是绣花枕头,体力消耗过大。唐惜时来抓他时,唐惜春连抬脚的力气都没了。
  唐惜春有着非凡的决断力,尤其是在危急时刻。眼瞅着唐惜时一步步的逼近,唐惜春当即立断,拧身一扑跪在老爹面前,将脸一抬,涕泪齐下,双臂紧紧的搂住老爹的腰,放声痛哭,“爹,我知道错啦!”
  您老就看在儿子好像刚刚重生的面子上,珍惜一下儿子的第二条命吧!这回万一咣当给打死了,老天爷还不知道会不会让你儿子第三次重生呢!
  您儿子,毕竟不是属猫的啊!
  ☆、唐罗氏
  花木扶疏,庭院深深。
  本是七月暑日,烈日如火,连树上的知了都给晒的无精打彩,失了鸣叫的兴致,恹恹的伏于绿叶掩映中,静悄悄的消磨这暑天闷热。
  陈饰精美的小卧厅里,坐北朝南正摆一张花开富贵的老红木软榻,榻上铺一领玉色冰簟,一秀丽妇人慵懒斜倚,合衣轻卧。一碧衫丫环跪伏脚榻之上,一面打瞌睡,一面给妇人轻轻的捶腿。
  正是暑日,这小卧厅之内,非但不觉半丝暑气,反是凉浸浸的,和着室内幽幽雅雅不散的一缕清香,种种舒适怡人,便是神仙也住得了。
  帘拢轻动,一个身着娇黄裙子,头梳垂鬟髻十八九岁的大丫环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那碧衫丫环正瞌睡的香,半分未曾察觉。还是这黄裙丫环一只手轻按于她肩上,碧衫丫环方警醒了,回头一看,弯起一双明净的眸子,无声甜美一笑。
  黄裙丫环声音压低,轻声禀道,“太太,黄嬷嬷来了。”
  俏丽妇人显然并未入眠,她懒懒的睁开眼睛,含笑责怪,“你这丫头真是,黄嬷嬷就是你祖母,还一口一个黄嬷嬷的。”
  黄鹂笑道,“太太面前,奴婢不敢坏了规矩。”小步上前服侍俏丽妇人起身。
  门外丫环听到里头的动静,连忙打起帘子请黄嬷嬷进去。黄嬷嬷头插一二金钗,身着绸衣,看着就是体面老仆。她尚未行礼,俏丽妇人已摆手,“嬷嬷不必多礼,坐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