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镜子中的爱人 作者:迟时雨

字体:[ ]

 
文案
 
传说……
午夜12点时对着镜子削苹果,镜子中就会出现未来爱人的身影。
 
作死还爱抄近道的傅晓尘同学,在午夜12点的时候对着镜子削了一个苹果,结果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满脸血的男人?!
 
……原来是另一个世界的太子殿下,还以为要转成灵异频道了呢。
 
温柔痴汉太子攻 x 活泼别扭伪直男受
 
1V1 轻松 HE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晓尘,楚云起 ┃ 配角:楚云扬,程香韵等 ┃ 其它:
==================
 
  ☆、第1章 作死真的会死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午夜12点时对着镜子削苹果,记住皮不可以削断,完成之后镜子就会出现未来爱人的身影。
    傅晓尘向来胆大,也从不信这个,但当他看到镜子里浮现出一个一脸血的男人的身影时,还是像柯南里发现尸体的女人们那样尖叫起来……
    傅晓尘,男,17岁,广大苦苦挣扎的高中生中的一员。正值暑假,虽然开学就要上高三了,但他并没有像许多小伙伴一样在各种辅导班里挥洒汗水。
    一来虽然他算不上是非常努力的人,但属于天生会学习的那类人,成绩说不上顶尖考个好大学也是没问题的。二来傅晓尘的父母八年前经过多年的争吵终于离婚后迅速的各自找到了归宿,虽然名义上跟着父亲生活,但在他父亲娶了美娇娘又收获了两个宝贝儿子以后,对他这个前妻的儿子也就冷淡了。傅晓尘打着高三要专心复习的旗号,向父亲要了些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父子的关系就更为冷淡了。
    没有广大父母那种望子成龙的期待,他也乐得清闲。
    做了几套卷子,傅晓尘有点昏昏欲睡,才不过9点多,对一个现代青少年来说实在太早了,看个恐怖片刺激一下好了。
    拿着手机随便搜了搜,有些名气的都看过了,那些没有名气的看了看介绍也没提起兴趣。去一个恐怖小说的论坛里逛了逛,看到了一个还不错的短篇。大概讲的是一个胆小又爱作死的妹纸听说了一个古老的传说,午夜12点时对着镜子削苹果,镜子就会出现未来爱人的身影。
    女孩子对这种虽然有点恐怖,但还是充满浪漫色彩的传说很向往,当天12点的时候就对着镜子削苹果。可她不知道,一旦皮削断了,镜子里出现的将是恶鬼。然后,妹纸就不负众望的把皮削断了,接着就是一系列恐怖的事件了。
    “未来的爱人啊……”傅晓尘看完小说以后嘟囔了一句,他一直人缘不差,但友情并不能完全填补亲情的缺失和他对家的渴望。虽然不信这种传说,傅晓尘还是闲着无聊想试试。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作死就不会死,傅晓尘和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不负众望的踏上了这条作死的道路。
    10点,傅晓尘在小区门外的水果摊上买了两斤苹果
    11点30分,傅晓尘练习着削了一个苹果。
    11点50分,经过上一次练习技术已经趋于稳定,傅晓尘选了一个大小合适,看上去很好削的苹果。
    11点59分,傅晓尘关上卧室的灯,在镜子前正襟危坐,拿出了水果刀。
    12点整,傅晓尘开始认真严肃的借着窗外打进来的光线削苹果。在削苹果的时候,他出于某种奇妙的念头总想向镜子里看一眼,但是都忍住了,告诉自己要集中注意力不要削断。
    12点02分,苹果已经完美的削完了,但傅晓尘突然有点不敢向镜子里看了,他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他也不知道是因为看了恐怖小说的结局而紧张,还是因为抱着万一能看到未来爱人身影的心态而激动,迟疑了几秒钟,他缓缓的抬起了头……
    因为卧室关了灯,他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外面的光线射入房间,使镜子在整个卧室里显得非常明亮。他确实能从镜子里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渐渐清晰,然后出现了一个满脸血的男人。
    “啊啊啊啊~~~~~!!!!!!”这种情况下不惨叫简直不是人。不过傅晓尘到底是胆子大一些,没有像恐怖片里鱼唇的主角那样直接吓僵在那里任鬼宰割,而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跑到了开着灯的客厅。
    跑到客厅的大门前,傅晓尘打开门正要向外跑又站住了。现在是午夜12点,外面只有昏黄的路灯,街上可能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是鬼的话,跑到哪里结果都一样的吧?与其暴尸接头,还不如死在家里呢。他又关上了大门,坐在沙发上拿起一颗草莓。
    “容我吃颗草莓冷静一下……”
    傅晓尘不仅胆大,有时候还有点二缺。反正可能快要死了,还是死在家里好,死前吃着自己最爱的草莓也是幸福的。
    吃完一果盘的草莓,他冷静了下来。已经过去大概两分钟了,卧室里的那个鬼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来说他早该从镜子里爬出来了,难道鬼只是在削完苹果的时候出现一次就回去了?而且他保证自己的苹果是没有削断的,镜子里出现恶鬼这不科学啊。
    又过了三分钟,傅晓尘决定去卧室看看。不是他一定要作死,只是他不知道卧室里面什么情况一味逃开的话,他也许会一直活在自己随时会惨死的恐慌中。
    来,战个痛快。傅晓尘给自己打气,又缓步走向了卧室。他先把手伸进去,摸索着在门边打开了卧室的灯,舒了一口气,傅晓尘慢慢的走进了卧室。
    一进来傅晓尘的目光就自动锁定在镜子上,他还是看到了那个男人,只是比起刚才平静多了,因为他知道那个男人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在灯光下,他能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大概比他大上三四岁的男人,脸上已经没有血了。虽然穿着古装,虽然眼神有些冰冷,但至少比恶鬼无害多了。
    傅晓尘在打量楚云起的时候,楚云起也在打量他。
    刚经历了一次刺客的寝宫有些混乱,几个侍女慌忙的冲出去请御医,几个贴身的侍卫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楚云起对这种刺杀已经习以为常,这次不算什么大阵势的,他在打斗中本没有受伤,只是一个刺客想要刺杀他的时候被他的侍卫一剑刺死时溅了他一脸血。被溅一脸血的感觉实在不舒服,侍女们都有些慌乱没人给他递上帕子和水,他就随手拿起一块帕子对着铜镜打算擦一下脸。可铜镜里照出来的竟然不是他的脸?
    镜子里的人穿着一件奇怪的白色上衣,露出大半截胳膊,在和他对视的一瞬间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他就听到对方尖叫的跑了出去。
    相比傅晓尘的惊恐,楚云起表现的就要淡定多了。在楚云起最开始看到傅晓尘的时候,他以为是这次派来的刺客中有一个会奇门遁甲之术,所以用某种秘法躲在镜子里伺机而动,但当他看到镜子里的人一声尖叫的仓皇而逃时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看着镜子里的房间,虽然一片漆黑,但良好的视力还是能让他在这个房间里看到一些他从来没看到的东西。
    御医很快就来了,楚云起接过侍女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血,所有刺客没死的也都自杀了。他吩咐几个侍卫将这些尸体带出去检查一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又把几个贴身的侍女支派出去后,站在了铜镜前。这铜镜在寝宫也有些年头了,从他十二岁搬出宫来自立府邸以后镜子就在这,从来没听说过这面铜镜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而现在镜子里面确实映出了一个奇妙的场景。
    正当楚云起半眯着眼观察着镜中房间里那些从未见过的物品时,傅晓尘的手摸索着打开了房间的灯。镜中的房间突然明亮起来,楚云起眯了眯眼有些不习惯这突然的明亮,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从光线中由远及近走来的穿着奇怪上衣的人。一头有些凌乱的短发,秀挺的鼻梁,眉目清秀,乌木般的黑色瞳孔,看上去很无害。
    楚云起和镜中之人对视了片刻,缓缓开口:“镜中何人?”
    “傅晓尘”
    “身份?”
    “良民?”
    “??”
    “好人==”
    “……为何在镜中?”
    “我觉得吧,我应该是在镜子的另一面,看情形我和你是在不同的世界,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就能从镜子里看到对方世界的场景了。”
    楚云起接受了这个说法,佛曰大千世界,果然诚不欺我。
    “原来如此”
    见对方似乎认同了自己的存在,而且态度还算友善,傅晓尘便大胆地打量起对面的境况“哎,你房间好大,土豪你是什么人啊?”
    “太子……”土豪是什么,听上去好奇妙。
    “嗷嗷嗷嗷你竟然是传说中的太子,别说了,咱隔着不同的世界都能见面,这就是猿粪,你这兄弟我交定了。”
    “……好。”兄弟?十三皇弟前几日刚摆过百日宴,只是皇家本就薄亲缘,纵然是兄弟,哪个没有算计。
    莫名其妙出现的另一个世界的,兄弟吗?
 
  ☆、第2章 科举与赈灾
 
“啊啊啊,烦死了,这题怎么这么麻烦,多给个条件会死嘛?!”
    “你每日都要这般做功课么?”听傅晓尘说他只是一个平民百姓,没料到竟也如此注重学业。
    “是啊,我给你说我这还算轻的了。我好几个同学假期完全就是从早到晚的上辅导班,晚上在家做试卷。还有几个住宿舍的,上学的时候每天晚上熬夜看书的人都能和早上早起看书的人接上。”
    “没想到你们的世界里竟然如此看重平民的教育。”
    “唉,没办法,谁让我们明年就要高考了呢?一如高三深似海……”傅晓尘想着他还未追完的新番,不由悲从中来。
    “高考是何物?”
    “啊,就类似你们的科举考试吧。不过我们每年都会考啦,全国的高中生一起考试神马的最有爱了呵呵哒”
    “我们并无科举考试一说。”
    “那你们那儿当官的都是怎么来的?”
    “每年由各世家推举一些才俊进贤者院成为贤者,有空缺时从贤者院中择优录用。”
    “咳,所谓科举制度是通过设立各种科目公开考试选拔官吏的制度。由于采用分科取士的办法,所以叫做科举。打破世家大族的特权垄断;提高官员素质与行政效率;保证了政府行政人员的来源,扩大了统治基础;促进了社会稳定;有利于社会公平公正;有利于重学风气的形成。”
    恩,好像没有背错……
    “你要通过考试入朝为官?”科举,世家,听起来对方的世界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哪能啊,科举制在我们这已经废除好几百年了。我说的高考算是一种入门考试吧,通过考试后能去一个叫大学的地方继续上学。普通民众想当官的话还是要参加别的考试,再说你看我像能当官的人么?”
    “不像……。”身为太子,朝廷内主要的官员他都有所接触。这些人冠冕堂皇的站在朝堂之上,背地里不知做了多少肮脏龌龊之事。正大光明匾下有几人是正大光明?几天的相处下来,他也算是大致了解了傅晓尘的性格,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官场,他若进了官场倒是可惜了这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