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柳花飞 作者:南风歌(上)

字体:[ ]

(穿越文)柳花飞1
 
这是写好的文,整理了一下先发出来,回去继续帮小楚搞掂小君-w-
 
===============================================
这是最最庸俗的穿越文,并且是穿越文里最最庸俗的类型
 
我们的目标是:狗血最高!
 
卡卡~~
 
如果看完这篇还没有看出穿越的影子,请不要心急,绝对是穿越文没错...
 
友情提示:以下有滚~滚~天~雷!!
=============================================
 
 
第一章
 
他叫年华,只有一个柔丽的名字,却没有姓氏。
 
他不记得自己姓什麽,只记得他一睁眼便在这清香院里了。这院子,听名字便知是所勾栏院。而年华这个名字,便是这院里的老鸨给取的艺名。
书!香第女干商为您购买
院里的老鸨叫云枚,是个三十多岁有些娘娘腔的男人,满面涂脂抹粉却也掩不住一脸的世故沧桑,但却看得出来年轻时定是极为妖豔的。这院子里并不像年华印象当中的那麽苛刻可怕──不过他委实记不得他原来那些印象是从哪里得来的了──没有拿著鞭子逼死逼活要人卖身的;其他同行多是交往平淡几乎不相往来,没有一脸苛刻相满心毒人计的人;就连来嫖的客人也都长著张正儿八经的脸,没有脑满肠肥状的急色鬼。
 
他问过云枚,云枚听了却几乎笑到喘不过气来,笑完了擦擦眼泪,拍著他的头道:“咱们这里是只供那些达官贵人消遣的地方,自然不比寻常妓寨。你是哪儿来那麽多龌龊念头?!好孩子,可怜的孩子,你以前定是吃过不少苦头的。不过还好失了忆,该忘记的,都忘了好,忘了好啊。”云枚说著却自己陷入了沈思,斜飞的眉眼间也染上一层轻愁。
 
年华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云枚,你没事吧。”
 
云枚摇了摇头,笑道:“年华,院里师父教的那些琴棋书画,你就好好学著吧。你已来了两年多,如果三年还学不成,到时候就要进了香院,你就是不愿卖身,也要卖了。这是规矩,我也帮不了你。若是学成了,就可入了清院,只卖才艺,即使客人也不敢随便轻薄。也许哪个达官显贵看上了你,赎了你出去,伺候上几年,待他对你趣味断了,便能得个自由身了。这是我们院子里的人最好的结果了。”
 
年华低头应道:“年华知道的。”
 
在这清香院里,新进来的人总是先学些雅致的手艺,那些公子王孙们就算来嫖也总要装出个风流清雅的样子。学不到三月便剔出一些资质愚笨的,并入香院,卖身与客人,每日辗转承欢,凄惨难言。
 
以後每六个月便要减人。有那些心清气高的,死也不愿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便发了奋地用功。也有些天生懒惰或是笨拙的,受不了这学艺之苦,也并不在乎被男人- yín -乱,便自愿地进了香院。
 
年华便是属於那些心高气傲的,加上年纪有些大了──云枚说看他模样至少也该二十了──自然比别人都勤奋。虽然一开始学谈琵琶时总是不自觉是将它斜抱在怀里还老想蹦蹦跳跳,惹得教琴师父气了多次,直言他蠢不可教,必将是进香院让男人操弄後庭的货色。年华又气又羞又怕,更加发奋,加上他天资聪颖,後来每次考验,总能拿个头名。
 
但最羞愤的却是,不管将来入了清院还是香院,伺候男人的本事总要一并学起。虽然因为不知道这些人将来会进哪一院,怕弄脏了清院的人惹得达官贵人们看不上,并没有对他们用真,但那些精致的由小到大的玉势就已经让年华厌恶至极,却无法拒绝。他一个人在这世上,不只没有亲人,连过去的记忆也没有,个性也是一片空白,安安静静,有时少不得总要自怜自伤。
 
那些玉势从小到大一一用过,两月一换。每晚总要自己舔湿了那东西,慢慢插到後庭里,学会接纳吞吐。虽然痛恨,年华却也不敢不做。若不做,到了考验时受苦的是自己。
 
考验时最是难忍。所有人全都聚到一间布置- yín -靡的大屋子里,由那些清院香院里的人看著,自己动手抚慰自己的身体,再去捣弄那後庭,直到发泄出来。满室- yín -靡声浪,年华虽然经历多次,也总要羞愧伤心得落泪。而後再被教些如何取悦男人的本事,回去自己练习。
 
如此一来,所有人身上的小女儿情态都越发明显起来。娘娘腔,年华想。年华本来因为失忆便像一张白纸,被这样一调教,更是比别人多了几分柔丽。再加上他人又安静,因这无从选择的命运满心哀怨,自怜身世,竟又多了些婉约媚态。因此还未正式入院时便已声名远播,多少人便天天念著让他进了香院,好能好好亵玩一番。年华知道了,又惊又怕又羞,所幸云枚告诉他这些达官贵人当中无人可以左右院子里的事,可以管的人又根本不屑插手,年华才安下了心。
 
年华最终是进了清院,正式接客。进了清院的客人果真如云枚所言,对清院的人根本不敢动手动脚,是以虽然那些粘在他身体上游移的目光让他厌恶至极,却也无人敢真的猥摸亵玩。
 
年华後来遇到一个客人。那客人比别人都不同,他眼神清明,面容英俊,威仪凛然。他只知道这人叫元牧天,是从京城里来的大官,人人都称他为元大人。
 
元牧天包了年华三个月,闲时便来找年华闲聊。他几乎无所不知,又那样潇洒俊逸,年华渐渐便被他吸引。他知道自己从进了这院子,便再也不可能如正常男人一般娶妻生子。若是能被元牧天这般的男人赎出去,被他宠爱,真是再好不过了。
 
 
年华悄悄说给云枚听,云枚却道:“这人一看就不是沈迷色欲的主儿。若要他自己说赎了你出去,难。”
 
年华一听有些著急,泫然欲泣道:“那怎麽办?三个月快要满了,他要回京城了,我不想再伺候别的男人。”
 
云枚想了想,便教了他去勾引那元牧天,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讲,又拿出些密药。年华接过,羞得满面通红。云枚又道:“你好好伺候著,让他尝了你身子的味道,再说些软话密语,暗示他赎你出去。若这男人不是那麽不通风情,总会要了你的。但若实在不行,也要求他千万不要说出去,你这清院才能继续呆下去。否则若要别人知道了,你就只能去香院,谁拿得出钱谁就能睡了你。明白了麽?”
 
“知……知道了。”年华小声道。
 
当晚年华便按云枚交待去做。虽然害羞不已,但因为对方是元牧天,是他真心仰慕的人,服侍他只让他心里满心愉悦。
 
酒酣耳热之际,年华靠近元牧天的身旁。他今天用了一下午时间把自己从里到外洗得干干净净,又用上了清雅淡香,他知道那是元牧天最喜欢的一种香味。
 
元牧天微熏著,眯著眼睛看著他,伸手抬起他下巴,玩味道:“年华这副样子,是想勾引我麽?”
 
年华仰著头,莹莹双眼含羞带怯,他突然靠进元牧天的怀里,拿起他的大手放在自己薄纱一般的衣裳里,低声道:“元大人,年华虽身在这院里,但是从来没有被……年华的身子是干净的,大人……”这最後一声大人柔媚婉转,像能钻进人的心里,扫得人心痒难耐。
 
元牧天勾起嘴角一笑,也俯在年华耳边,低声道:“年华没有被什麽过?你不说出来,我怎麽会知道?”
 
年华听他这话,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怪异。总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并不是他曾被人言语轻薄过,所以觉得这调情的话耳熟。而是那不相干的後一句,你不说我怎麽会知道。年华在心里居然自然而然地接了下去,你想要什麽就说出来,你不说我怎麽知道你想要什麽,你说出来了我自然不会不给你……
 
“年华在想什麽那麽出神,难道我的问题这麽难以回答?”元牧天的声音打断了年华的胡思乱想,他回神道:“没有,只是……”
 
“年华若说不出口,我来替年华说如何?”元牧天低沈笑道,他的声音响在年华耳边,胸膛也在震动,年华一阵心猿意马。
 
元牧天一只大手伸入年华的薄衣下,捏住左边的乳粒,另一只手顺著他的臀缝滑到那处隐秘的密*,轻轻摁揉著。年华嘴里溢出一声轻哼,酒中的媚药霎时流遍全身,软倒在元牧天怀里,轻轻喘著。
 
“年华是想告诉我,年华的这里没有被人摸过……”粗糙的指尖摩梭著年华的*头,“这里……也没有被人操过……”中指的指尖浅浅插入柔软的小*,又轻轻拔出,啵地与那恋恋不舍的小*分离。
 
“元大人……不要再戏弄年华了……”年华双手抓住元牧天胸前的衣襟,猛地喘了一声。
 
元牧天轻笑道:“其实以年华的年纪,早就过了当娈宠的最好时段,不过年华实在惹人怜爱,真是让我放不下。”
 
说著把已软在他身上的年华抱到腿上,亲上年华的嘴,手下也隔著衣服揉著年华的两个柔嫩臀瓣。
 
年华何曾被人这样弄过,气喘不已地倒在元牧天身上,任他摸弄。
元牧天拉开年华的亵裤,将早已肿胀不堪的巨大硬挺顶在了微微开合的柔嫩*口上。
 
“等等。”年华原本趴在他的肩膀上微微颤抖著,等待著被贯穿,突然用两只手撑著他直起身来。他这一动,反而将元牧天的硬挺吞进了一点。
 
“年华怎得如此性急?看来我要更努力了。”元牧天微微动了动腰,向上顶了顶。
 
年华羞红了脸,抬了抬臀部,让那东西的头部离开自己的体内。元牧天却把他的巨大在他*口上来回磨擦,年华急喘一声道:“元大人不要再弄年华了。听我把话说完。”
 
元牧天咬著年华胸前的*头,道:“你说吧,我听著。”
 
年华仰起了头,喘著气道:“大……人,年华是清院的人……今日若把身子给了你……啊……日後若被人知道,年华就……要去香院给人糟蹋了……恩……大人……啊……可愿赎年华出去?年华有生之年一定尽心尽力伺侍大人……恩……”
 
元牧天轻笑道:“我道是何事。钱我多的是,小小一个年华还买得起。现在可以了?!”元牧天问著,又将强健的腰身向上挺了一挺,年华的脸更红了,趴在元牧天的肩头,小声地恩了一声。
 
元牧天便将巨大的硬挺向那柔软嫩*插了进去,轻进慢出,等年华适应。年华的後庭早就被各色玉势煆练过,轻易便适应了元牧天的侵入,开始蠕动著绞紧了进入体内的巨大硬挺。
 
“唔……年华,你真是个妖精。”元牧天低喘一声,双手固定住年华的腰,开始狂暴地*插起来。
 
年华的身体被一阵阵快感流过,身体不断颤抖著,连脚趾也蜷缩起来。
 
元牧天把年华抱在腿上发泄了一次,又把柔成一瘫春水的年华抱到床上,轻怜蜜爱了一整晚。
 
 
第二天元牧天便给年华赎了身,年华收拾了随身的衣物细软,只打成了一个小包,便随元牧天离了这清香院。临走前硬是抱著云枚哭了一场,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