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柳花飞 作者:南风歌(下)

字体:[ ]

 
 
 
  云枝咬了咬唇:“年华,你走了,我……我也……”说著又低下头去,拉起衣袖擦了擦眼角,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书香*门第#女干*商+购^买
 
  年华有些头疼地道:“别哭,都别哭。我怎麽会不要你们啊。我只是要先过去报到。我以前看过侍卫营的地方,好像有很多宿舍的。等我安顿下来我会向皇上申请的,把你们也接出去。这後宫里不是什麽好地方,我既然说过要罩你们,就不会把你们扔下的。放心啊,不要哭。”
 
  云枝却扭了扭衣袖,道:“小李子是侍侯你的人,你向皇上讨了他出去,倒也说得过去。可是我……我是皇上的人……”
 
  “没事,我会想办法的。”年华拍了拍云枝,又开玩笑地道,“当然要是你看上了皇上他英明神武英俊潇洒,舍不得离开他,想留在他身边伺候的话……”
 
  “我当然不想!”云枝猛地高声道,却又低下头去,只把一只袖子拧得不成样子。
 
  年华被他眼中一瞬间的屈辱惊了一下,他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似乎他刺到了云枝的痛处。云枝一直以来都是一副迷迷糊糊无忧无虑的模样,年华以为云枝并不在乎这些。
 
  “云枝对不起,我胡说的,你别伤心。我会带你出去的。”年华歉疚地安慰道:“而且你比我好多了。我还给那狗皇帝蹂躏过一年呢,你清清白白的,以後出去到民间,还能找个漂亮贤惠的媳妇,生一堆儿女,多好。对不对?!”
 
  云枝被他逗的笑了笑,低下腰捡起年华扔下的行李,轻轻拍了拍,低著头用几根修长的手指头在那小包上摩挲了片刻,又道:“可是,你要什麽时候才能来接我们呢?你走了,我还有什麽理由继续住在这里呢。”他想到以前居住的那个冷宫一样的地方,心里有些低落。
 
  “放心啦,相信我的办事效率!”年华拍了拍他,从他手中接过行李,“我等下报了到就去找皇上,不会让你们久等的。过几天我还要把子涵也一并接过来,大家开开心心地在一起!”说著又安抚地揉了揉小李子的头,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出了宫殿的大门,不多时就去得没影了。
 
  小李子愣愣地看著门外片刻,半晌才摸了摸头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刚才的失态,赧然道:“我一听说公子又要走了就没了主意。公子他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让人觉得……觉得……”小李子说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觉得好可靠。”
 
  云枝点了点头,看向小李子笑道:“你别是春心动了吧。”
 
  “云公子你乱说什麽哪!”小李子憋红了脸分辨著,却被云枝笑著打断,拉著他到了案前,把墨往他手里一塞。
 
  “咱们继续作画,等著年华来接我们。”
 
  年华以前打听过侍卫营,记得侍卫营的位置,就是在皇宫的东南一角建起的一大片院子,里面又几进几出分了好几个部分,甚至还有一个大大的练武场。
 
  他拎著小包裹刚进了大门,就被迎面出来的几个人给拦住了。
 
  “什麽人,竟敢擅闯侍卫营!”一声大喝让年华停下脚步,看向为首的那个人。
 
  那人也看著年华,显然认出了他,戒备的目光迅速地变成了不屑:“我道是哪一位,原来是年公子。年公子,我们这里可不是您这身娇体贵的人儿能够随便进出的地方。万一哪个粗莽武夫不长眼,冲撞了年公子,我在皇上面前可是委实无法交待的。”
 
  年华看著那张微微有点熟悉的脸,皱著眉头在记忆里搜索了片刻,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这不是经常跟在元牧天身边的那个凌青吗,从他失忆的时候起就老爱拿鄙视的眼神看他的那一位。
 
 
 
 
 
(0.4鲜币)78 初入侍卫营
 
  78
 
  年华不想跟他起什麽冲突,毕竟是未来的同事,况且凌青似乎地位还不低呢,这麽多人能一直跟著元牧天身边的,好像也只有他。这种人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年华便笑了笑道:“我是来报到的。从今天开始我就进侍卫营了,以後咱们就是同事了。”
 
  凌青不屑地道:“年公子,你不会以为进我们侍卫营是这麽简单的事吧。虽然皇上已经开了金口,可我们侍卫营也不最随便什麽人都能进的。我们营里自然有选拔人才的考校,多少兄弟都是过五关斩六将才进来的,可不是陪著皇上睡几天,就能随随便便留下来的。”
 
  他这话说得直白,周围的几个侍卫已经哄笑了起来,还有些人也循著热闹看了过来,年华瞬间就被人包围起来围观了。
 
  年华看著这一帮子五大三粗的大汉们,虽然里面也不乏几个长相清秀的青年,可大多都是肌肉纠结得隔著衣服都能看见形状的猛男。
 
  年华心里切了一声,你们这副尊容,就是想去陪皇帝睡,也不怕吓著他老人家。
 
  不过年华面上却不露声色,依旧笑著道:“哦,入学考试嘛,我明白。不知道要怎麽考?”
 
  凌青还未开口,人群中却有人起哄道:“关起门来爬上床去,大战上三百回合,自然就考出来啦。”说著还挺腰作出一副猥亵的动作,惹得周围的侍卫哈哈大笑。
 
  年华这一下也没什麽好脸色了,冷下脸道:“凌青,我真是来报到的,有什麽公事程序我都会遵守,但请你们不要添乱。管事的是哪一个,我要去见管事的。”
 
  年华身形修长却并不粗壮,站在这一群人中间只显得纤秀小巧的一个,这些人哪里将他放在眼里。
 
  只有凌青是稍微知道些年华的奇遇的,也不想再跟他为难,正要开口,不知道是谁却又笑著叫道:“见管事的可以呀,先过了兄弟们三百回合这一关,自然就见著管事的了!”
 
  说著又是一阵哄笑声,只是这阵起哄声却只持续了那麽一刻,就像被人猛然掐断了一样,静了下来。
 
  站得远的人还不明情况,继续稀稀拉拉地笑闹著,被身旁的人一拉提醒著,所有人都闭了嘴,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他们只见到那个清秀白晰的美青年一脸冷静地站在那里,只是他所站的地方却不是刚才的地方。他如今冲进了人群当中,那一侧的侍卫们竟让开了一片空地。众人便看清楚那青年的脚边,躺著三个自家兄弟,却是刚才正在起哄的那几个,此时竟然都蜷成虾米一样倒在地上直哼哼。
 
  年华冷著眼光向四周看了一圈,弹了弹衣衫,向凌青道:“管事的在哪,我要去报到了。”
 
  凌青咬了咬牙。他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自然比别人都看得真切。他却也只看到一道迅疾的身影一闪而过,下一刻就成了这样的局面。
 
  他以前见过年华向元牧天献媚邀宠的无耻模样,向来是对这个以色侍人的男宠没有好感,即便知道他因缘巧合得了那传说之中的绝世武功,心里也没把他当回事。有内力是一回事,不勤加练习的话根本掌控不了,也是毫无用处。他不相信这个连个男人都算不上的,一心只想求别的男人宠爱他的男宠会去受那个苦。
 
  上一次去抓捕天凌的时候他自己也得了三本秘籍,如今早已练习得炉火纯青。但从年华刚刚露的那一手看来,凌青竟也没的把握一定能胜得了他。
 
  凌青看著年华,缓缓开口道:“来人,带年公子去见副统领。”
 
  年华向著凌青拱了拱手就跟著出来带他的人走了。围著他的人群默默地让出一条道,看著他向院子里走去。
书!香第女干商为您购买
  年华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刚才露那一手也不过是想敲山震虎,真要在这头一天就跟他们起冲突的话,年华觉得以後铁定难办了。同事关系搞不好,工作难以开展啊,更别提升迁了。
 
  前面的小侍卫穿的衣裳和其他人不同,看起来是还没有正式当值的侍卫。小侍卫带著他七转八绕地往院子深处走去,年华一路上也左右看著周围的结构。看来这侍卫营不只是个职能机构,还是个武术学校,中间的练武场上有些看起来还是少年的身影在挥汗如雨地苦练著。
 
  “年公子,到了,您自己进去吧。”小侍卫把年华带到一座建筑前面,就拱手告辞了。
 
  年华抬头去看那殿前的匾额,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他也看不明白,便几步跳上台阶,往殿堂里走去了。
 
  这里看上去更像一个大的办公室,堂前排著几张桌子,一些虽然身穿侍卫服,却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的人拈著个毛笔在埋头飞速地写著。
 
  “你就是那个年华吧,跟我来。”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放下手中的小眼镜,起身走到年华身前,带著年华走到一个内室外面。
 
  他抬手敲了敲门,恭敬地道:“副统领,皇上吩咐下来的那个年公子到了。”
 
  “让他进来吧。”一个听上去清清净净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年华一听,心里不由大为赞叹,这人真好听的声音呀。
 
  中年人示意年华进去,自己就回座位上继续办公了。年华整了整衣领,把自己的小包裹拍了拍,还真有点面试的紧张感,才定了定心,推门走了进去。
 
  一道青色的修长背影站在高大的书架旁,捧著一本厚厚的书本,正低著头拉长了看著。
 
  那人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年华看到这人的脸又是一阵紧张。不是说人家长得不好看,相反的,这位副统领长得还真是一表人才,而且一看就是社会精英类型的。
 
  年华以前当小混混,见到这种长得又好气质又好能力又好什麽都好的人,就是会有点自卑,到这时候也改不了这一点。
 
  年华还未开口,这位副统领却笑了笑,开了口,又是那一把好听得泌人心脾的声音:“年华是吗。坐吧。”
 
 
 
 
(0.48鲜币)79 再遇子涵
 
  79
 
  “呃……副统领好。”年华却没敢立刻就坐,腾地立正站直了叫道。话到嘴边他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人家姓什麽。
 
  “年公子不用紧张,坐。”副统领笑了笑,绕了过来亲自给年华倒了杯茶。
 
  年华受宠若惊地接到手里。
 
  副统领在他身边坐下,面上没有什麽表情,一双桃花样的眼睛和微翘的嘴角却似乎总是带著笑意。他向年华道:“年公子,你的事情,皇上已经都吩咐下来,所以你不用担心……”
 
  “皇上都吩咐了?他吩咐了什麽?”年华微微皱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