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调香师 作者:守本琦子

字体:[ ]

 
 
文案:
占有欲强美攻X温柔冷静继父受
 
苏栩穿越到了正在看的小说中,成为了变态主角的家暴狂继父。
为了避免书中继父被主角复仇虐杀的悲惨结局,苏栩必须当一个好父亲。
好在身上多了一个系统,种点香料,调点香水,还算能支撑起一个家。
不过……
漂亮的乖儿子养大之后,后面的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总之,这是一个调香师穿到书中,养大继子又被继子吃掉的故事
 
扫雷:
继父子文,无血缘,穿书。
受自带金手指:系统加空间。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随身空间 情有独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栩,沈睿嘉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将破旧得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变成一堆废铁的自行车锁好,苏栩小心翼翼的走出一丝灯光也没有还堆满了各种杂物的黑暗的自行车棚,最后还是被车棚大铁门的门槛绊了一跤,吓跑了两只野猫。
  楼道里的声控感应灯早就坏了,楼外只剩一个灯泡的路灯将昏黄的灯光透过窄小的窗户照进漆黑一片的楼道,模模糊糊的描绘出楼梯的形状和早就斑驳一片的墙壁的污渍。苏栩用手指尖轻扶着墙壁,慢慢的走上台阶,心想等会儿到家了一定要洗五遍手。
  好不容易爬上五楼,苏栩敲了敲门,很快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紧跟着大门就被打开了。
  “你回来啦。”开门的女人表情惶恐,她仓皇的后退了两步,又赶紧弯腰把拖鞋摆在苏栩的面前,“饭、饭马上就做好了!”
  “不着急,不着急,你慢慢来。”苏栩无奈的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试图安抚女人的情绪,可是女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苏栩只好闭上嘴巴,沉默的换上拖鞋,准备洗了手再去厨房帮女人打下手,一抬头,却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站在卧室的门口,从门后露出半个脑袋,有些胆怯的看着他。
  苏栩对着的男孩儿笑了笑,一声“嘉睿”刚出口,女人便脸色大变,快步的冲了过去,粗暴的将男孩儿推进屋内,嘴里怒斥道:“不好好学习,出来乱晃什么?”又重重的把卧室的门关上,对着苏栩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孩子不听话,等会儿我去收拾他……晚饭就差一个菜了,你先来吃吧!”
  苏栩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脱去外套,先去洗了手才到厨房,强硬的从女人手里夺下菜刀,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叫嘉睿出来吃饭,最后一个菜我来炒,你们两个先吃着。”
  女人还要说什么,苏栩便故意板起脸,呵斥道:“快去!”
  等女人避之不及的逃离厨房之后,苏栩肩膀一塌,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才挪了挪菜板上的半块儿冬瓜,提起菜刀咚咚咚几下切成薄片,准备炒一盘冬瓜片。
  今天是苏栩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三天,已经足够他接受穿越的现实,并且摸清这具身体的底细了。而一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苏栩就恨不得提起菜刀砍断自己的脖子,看看再死一次是不是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
  是的,苏栩现在身处的世界并非他原来生活的时空,而是他在穿越前正在阅读的一本小说所构造的世界。既然是一本书,那么必然存在一个支撑书中世界存在的主角,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正好就是刚才那个躲在门后胆怯的看着他的男孩儿——沈嘉睿,而苏栩所取而代之的这位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男人,与沈嘉睿是继父子的关系。
  作为一本X点升级流种马小说的主角,沈嘉睿毫无例外的是幸运女神最钟爱的宠儿,他有着英俊帅气的外表,远高于常人的智商和情商,以及惨不忍睹的童年还有狗血纠结的身世,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足以称霸世界的事业,富可敌国的财富和无所不能的权势,还有数不尽的对他死心塌地的美女。
  按理说,一睁眼就变成了这样一个未来光明到亮瞎人眼睛的成功人士的父亲,即使是继父,怎么看都是一件占了大便宜的事情,沈嘉睿虽然虽然在生意场上出手狠辣,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但在生活中却是个知恩图报、恩怨分明的正常人,养大这样一位天之骄子,似乎意味着十年以后他就可以躺在钞票上睡大觉,过上醉生梦死的幸福生活。
  可现实实际上残酷得让人不忍直视,因为在这本书中,沈嘉睿的继父是沈嘉睿一生最恨的人,而且在沈嘉睿将来功成名就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的继父囚禁了起来,每天都用极为残忍的方式在生理和心理上将他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还是善良的女N号用她波涛汹涌海纳百川的胸怀说服了沈嘉睿,让他放下仇恨,给了继父一个痛快,彻底的放下过去。
  而这一切谁也怨不得,完全是书中这位继父先生自己造下的孽,因果轮回,全是他的报应。
  在书中,这位也叫苏栩的男人虽然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甚至可以说是干净清秀的脸,在外面也是人摸狗样,甚至于有点懦弱内向,可实际上他是一个只会关起门来耍威风的虐待狂。
  书中的苏栩生在一个畸形的家庭中,父亲是个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混混,母亲做皮肉生意养活全家,即使这样,还要忍受丈夫的殴打和虐待。苏栩降生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亲虐打母亲的画面。而在丈夫这边受了气的母亲,转身就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他的身上。作为一个炮灰,这样成长环境和遭遇没有激发“苏栩”的斗志,而是将他也完全的扭曲成了一个暴躁疯狂的虐待狂,甚至较之父母,他更甚一步——他通过虐待获取快感。
  “苏栩”知道自己不正常,不过他也不想改,他生活在肮脏的环境中,对于肮脏已经习以为常到麻木,他不为自己的父母感到羞耻,反而想找个像他母亲一样逆来顺受的女人,继续他父亲所做过的一切。于是他盯上了沈嘉睿那位无依无靠飘萍一般的母亲。彼时正是沈嘉睿的母亲过得最艰难的时候,孩子生了一场大病耗尽了家中所剩无几的一点积蓄,又因为照顾孩子失去了饭碗,新的工作尚没有着落。她本来就是个没有主意的女人,事情越多脑子越昏,成天就知道抱着孩子哭,突然间出现一个男人愿意给她依靠,便想也不想靠了过去,结果就是带着孩子跳进了火坑,变成了“苏栩”的虐待对象。不过即使如此,她也从来没有想过逃走,因为一个无法自立的女人,让她自己面对生活,比忍受虐打更让人痛苦。
  作为将来的商界帝王,沈嘉睿的身世足够的狗血淋头:第一,他有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多才多艺却像菟丝子一样的小白花母亲,第二,他是豪门私生子。
  沈嘉睿的母亲姓何,名沅静。何沅静小姐的家乡在千里之外的五线小县城,不过追根溯源却是书香门第,因为动荡的那几年才落败的。何沅静从小接受的是旧时大家闺秀的教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貌也是相当的美艳动人,又带着些古典美人的水墨质感。她成绩优异,十八岁那年考进了全国最优秀的大学,千里迢迢来到C市学习文学。而然,命运在何沅静进入大学后的第二个月发生了改变,在暑气尚未散尽的十月,她与沈嘉睿的父亲,沈承宣,相遇了。
  这个相遇完全是俗套的言情小说套路:前往学校演讲的沈承宣不经意间瞥见路边有一位气质出尘的美丽少女,便停了车,借口问路与她搭讪。只学了琴棋书画却从来没有学过如何提防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的花言巧语的何沅静,在五分钟之内就被眼前这个成熟稳重高大英俊的男人攻陷了心防,后面的事情也便顺理成章的发生了。即使知道对方有家有室,把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当成人生第一要务的何沅静还是情不自禁的留在对方的身边,把自己所有全都奉献出来,拯救这个捆在痛苦的婚姻中的可怜男人。
  但凡找婚外恋的男人,十有八九会借口自己与妻子已经情同陌路,不过因为孩子才勉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种烂大街的借口已经风行了几十年,可对于各种做小三儿的女人来说,依旧具有极大的说服力,何沅静正是其中一位。
  沈承宣的正房太太对于自己的丈夫是个什么德行自然是一清二楚,不过两人的婚姻本就是一场商业交易,她懒得管他在外面养了几个女人。但是,养女人可以,私生子却是坚决不可以有的,沈氏企业的辉煌是两家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都只有沈太太生的孩子有资格继承这一切。沈承宣心里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不管在外面玩儿的多凶,对待自己的妻子还是非常的尊重,既不留下不该有的后代,也从不让外面的事打扰到家里人。
  所以,当耍了点小聪明让自己怀上了孩子,坚信沈承宣深爱着自己,又做着娥皇女英的美梦的何沅静带着三个月的身孕只身前往沈宅,不自量力的想求沈夫人让自己登堂入室,与她共侍一夫时,不仅仅是沈夫人,本性凉薄的沈承宣也是恼羞成怒。他直接把支票甩在昨天晚上还恩爱缠绵的情人的脸上,粗暴直接的让她赶紧滚蛋。
  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的何沅静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这场景只让围观的沈家佣人们恍惚间以为是民国宅斗电视剧直播。何沅静十八年大家闺秀的教养一丝不剩,她像电视剧里卖身葬父的小白花一样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声声泣血:“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留在宣哥身边……您就当我是只小猫小狗……我不能没有宣哥……”
  当然,最后的结果肯定不是沈承宣化身咆哮帝摇着沈太太的肩膀“你怎么这么无情这么残酷这么无理取闹”的把何沅静收了房,而是让人直接让人把何沅静绑去医院,强行堕胎。母亲死活不论,重点是不能让小孩子活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何沅静从医院逃了出来,一件行李都没有带,更别提沈承宣给的支票,直接打车去了火车站,惊慌失措的跳上了回家的火车,一路辗转担惊受怕,好不容易逃回了家,接着就把自己的父母气得半死。
  何父何母怎么也想不到,这大学一年还没上完,女儿就变成了这样。何家关紧大门,愁云惨淡了两天后,何父拍板决定,立刻带着孩子去打胎。此时的何父何母虽然伤心生气,但是对于孩子还是理解的更多些,女儿怎么说还是个孩子,感情上又没有什么经验,对方是一个经验丰富又充满魅力的中年男子,真对女儿下功夫,被骗也是在所难免。听女儿的意思,这姓沈的似乎很有权势,闹上门去,最多被人拿钱封口自取其辱,还不如他们自己悄悄的把这桩丑闻解决了,至少能保住颜面。
  然而当何父何母准备带何沅静去医院把孩子做掉的时候,何沅静却激烈的反抗了起来。
  “孩子是无辜的!”何沅静还稚嫩的脸上带着坚定的表情,“我要生下他!”接下来,她露出一个梦幻的表情:“这是我和宣哥爱情的见证!我相信,他不是真的愿意那样残忍的对待我的,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他会来找我,补偿我,带我回家!”她摸着自己的小腹,绽开一个凄美的笑容,“就算在此之前,我会吃苦受罪,会被世人蔑视谩骂,我也心甘情愿!我相信将来总有一天我会得到我应该得到爱情的回报!”
  何父何母气得仰倒,还没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何沅静就再一次逃跑了。她没有去找沈承宣,也没有回学校,身上只有从家里偷偷拿的几万块钱,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踏上了未婚妈妈这条艰辛无比的道路。
  何沅静的故事在书中是由男主角沈嘉睿对着他心爱的女N+1号回忆艰难的往昔时讲述的。原书的作者对于何沅静的所作所为以及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和爱情观表示了高度的赞扬和认同,先抑后扬的给了何沅静一个非常好的结局。在书中,沈嘉睿十八岁的时候,对年轻时所做下的蠢事后悔莫及的沈承宣终于找回了何沅静母子二人,将他们救出火坑,甚至将他们带回了沈家大宅,和沈夫人母子共处一室,何沅静想要登堂入室与沈夫人共侍一夫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而沈嘉睿的宅斗副本也终于开启了。
  最终,沈嘉睿把“心狠手辣”“心胸狭窄”的沈夫人和沈夫人所生的孩子赶出了沈家,成为了名正言顺的沈氏继承人,而何沅静也成为了新一任的沈夫人,甚至何父何母都后悔当年残忍的行为。多年坚贞不渝无畏无惧的爱情的坚守获得了回报,一切简直美好的不能再美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