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之私有专属 作者:旷世(上)

字体:[ ]

 
 
  芒刖无辜的看着霸气的男人:“叶诡璃,难道我不能出去吗?”
 
  男人神闲气定的回答:“不,你当然能。”
 
  芒刖很有技巧的掩饰住了即将暴露的笑意,委屈的对戳手指:“可他说(指着躺着也中枪的属下),我必须留在诡宫静养。”
 
  男人转过身,衣抉翻飞,语气中透着睨视天下的傲然:“有为夫在,自当护你周全。”
 
  异世之私有专属的关键字:异世之私有专属,旷世,另类邂逅,强美,叶诡璃,芒刖
 
  第一卷 另类纵横  第一章 脸蛋神马的很重要
 
  古典繁复的奢华大床中间躺着一位脆弱的如同玻璃娃娃般的男人,脖子以下的所有身躯都被暖呼呼的被子细细遮掩,虽看不出下面的身材有多么的迷人,仅从那精雕细琢的完美脸蛋上就可看出此人的非凡。
 
  本是喧嚣的夏天,但房间里的空气却像是被什么奇怪招数静止住了一样,连最为轻柔的风声都听不见。在大床的左边三步的位置,有紫色的光圈不断地闪烁着—五芒星阵。再往远处望去透过古色古香的门纸可以看到,在精致的木门外站着几个类似于看守的人。
 
  整个房间都是寂静无声的,外面的人也只敢小声的讨论着该不该劝他们的宫主正常点,就算古魔法说能够用五芒星阵使人复活,可那毕竟已经是很久远的过去了。
 
  然就在这个时刻,那被讨论的主角,静静躺在床上本应已死去的男人,却真的如同他们口中的宫主所说的那般奇迹的睁开了双眼。
 
  如果说静静的躺着不动的男人是一座脆弱的玻璃娃娃,只配被人握在手里面把玩。那么这个睁开双眼,嘴角透着十足猥琐笑容的男人真是值得让人照他毫无瑕疵的脸上狠揍一拳!
 
  男人眨巴眨巴眼睛,一抹金色流光掩饰在黑亮亮的眼球深处。他似乎对眼前的情况很不解,费力的坐起身研究着入手的柔软丝绸。好看的眉毛竟然皱着纠结在了一起,对这个状况很不满意?
 
  外面看守的人说话声音并不大,但足以在这个寂静的环境中引起男人的主意。他黑亮亮的眼睛闪动一下,本来猥琐的笑容也像是昙花一现般的隐匿在了深处。他活动活动四肢,发现只是因为长期没有活动造成的血脉不通才微微的松了口气,缓缓地爬下大床,轻轻地推开了精致的木门。
 
  外面的人很警惕,轻微的声音已然引起了他们的关注,而当他们对上男人黑亮亮的眼睛之时,齐齐的倒抽一口冷气,怪叫一声:“真的复活了?!”
 
  男人歪歪头,复活?他了然的查看了四周的环境,揉着太阳穴回想死去的时候的最后一幕。对了,他本来是千人咒万人恨的不讨喜学霸。记得他死在宿舍的时候,还有几个同寝的人说要去买小鞭炮庆祝。他扯出一抹苦笑,看来他平时的为人真的很失败。
 
  男人知道这个地方和本来的世界的不同,就看那华丽的绸缎以及精细的雕刻就绝对不是崇尚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所能够比拟的。他掩饰住心里面的诡异想法,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请问,这是哪里?”
 
  那几人明显被男人的友好微笑迷惑了,脸色酡红不敢直视他的面容,当然他的问题也没有得到答案。而正在这个尴尬的时候,一个娇小可爱的男人蹦跶过来,对复活的男人招招手:“芒刖,宫主要见你。”
 
  “童少。”看守在看见娇小可爱的男人时终于恢复了他们该有的神智,也不由得暗暗心惊。怪不得他们伟大的宫主愿意用传说中的方法为这个男人复活,果然是倾国倾城的人物。他们在心里默默叹口气,可惜了…
 
  芒刖?男人的眼珠子很明显的亮了一下,本就完美的脸上更添了一抹惊人的艳色。他不知道他嘴中的宫主是谁,但是芒刖这个名字是说他吧?原来在这个世界他也叫芒刖,宿命的轮轴果然有着不可违抗的共同性。
 
  芒刖没有犹疑的跟着走了,反正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是生是死都由不得他了。风不断地吹拂着他的脸颊,与21世纪不同的寂静让他心醉。这里没有喧嚣的大马路,没有吵闹的人群,没有破坏殆尽的生态环境。他简直不敢相信,在他那么愚蠢的死去之后,神竟然还会赐给他这么美妙的一个生存环境。
 
  “喂,别乱想了,进去好好说话。”童少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一样的跑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把芒刖推进比他醒来那间还要华丽精致的房间。
 
  芒刖一步一步往里面走,越走越觉得心惊。如果21世纪的鉴赏家们来到了这个房间,恐怕会哭着拥抱每一样物品,就算是死也要跟它们死在一起吧?
 
  正在出神的芒刖没有注意到一阵狂风冲着他刮过来,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任由一股强力拉扯。他默默地吐槽:这个世界太尼玛玄幻了!
 
  耳朵边风的呼呼声终于静了下来,身上的重力似乎也消失了。
 
  芒刖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让他垂涎万分的美男。他强忍住即将暴露出来的猥琐笑意,笑的特别温柔绅士,就怕下一秒把美男给吓跑。
 
  美男却对他的笑容不甚满意,俊美的脸上划过一丝阴狠。芒刖还来不及消化这个究竟是什么意思,就被美男狠狠地攥住了下巴。
 
  “除了这张脸,真是没有任何可取的地方。”美男毫不留情的喷洒着毒液,貌似对芒刖的表现很不屑。
 
  第一卷 另类纵横  第二章 异世包养之辛酸泪
 
  芒刖被人从头喷到尾,似乎除了那张脸之外无一处让美男所满意。然而,他也在付出了极端隐忍的心脏之后,得知了那个嘴巴很坏的美男就是这个地方的宫主。他一头黑线的看着自称叶诡璃的男人,这个世界还敢再玄幻一点吗?
 
  “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叶诡璃很理所当然的宣布了这个结果,芒刖是被他捡回来的,也是他做主要把已经死去的人复活的。所以,这个人不论是身还是心都将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芒刖一向都是识时务的人,再者说他在这个世界毫无根基,就算不依靠着男人,他又能做些什么呢?在叶诡璃的话音刚落,他就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这个男人虽然可怕了一点,终归是不会害他的。
 
  叶诡璃眯眯眼睛,这个人倒是意外的听话。他随手召唤一颗水晶球,让芒刖把手附上去,不知道这起死回生之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奇迹。
 
  芒刖听话的把手附在水晶球上,然后瞪大眼珠子看看有什么变化。时间一点一点的划过,但水晶球似乎一丝异动都没有。他扯扯嘴角,苦中作乐的想,不会是他的天赋太高了,连水晶球都检测不出来吧?
 
  叶诡璃倒是不悲不喜,对眼前的状况有所了解的叹口气。他抚摸芒刖的短发,低声说:“不要急,我会让你慢慢的改变。而那些所有对你不好的人,我都会帮你报复回去。”
 
  芒刖茫然的眨眼,其实他并不了解原身体主人的任何事情。似乎在他侵占这具身体的时候,原魂魄就化作了世间的一缕青烟。他扶住胸口,但这股抑郁的悲伤之气究竟是为了谁呢?
 
  叶诡璃很不喜欢芒刖现在的表情,他将水晶球收起来,捏着芒刖下巴迫使他跟他面对面:“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一些现在这个世界的事情。”他是很了解此芒刖非彼芒刖,但那又如何呢?反正他也没有与那个芒刖相接触过,他想要的不过是芒刖身上的一张皮囊而已。整个大陆能够让他看上眼的,唯有眼前这个人了。
 
  芒刖也很想了解这个地方的事情,鬼知道两眼一抹黑是多么的让人烦躁。如果不是叶诡璃浑身散发着不容违抗的气场,他早就憋不住话题的问出口了。
 
  叶诡璃做过的承诺都会实现,这也是他能够成为各大家族继承人所追捧的原因。他摩擦芒刖的唇,嘴角一勾形成诡异的弧度:“你是我叶诡璃的人,而你需要注意的只有不要让我不高兴。”
 
  芒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叶诡璃是什么路数,绝对不能够暴露了本性。就之前发生的事情来说,这个男人的属性就有点像是现代世界所说的鬼畜吧?有着敢违抗他的命令,就算是神也得死的气场。他抖了一下,好吧,虽然他曾经是个学霸,傲视整个学校的学生,但也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的在鬼畜的手底下走一圈。
 
  叶诡璃把芒刖的一举一动都刻在眼睛里,也看出了他怀里面的这个人似乎有些表里不一。太乖的宠儿可没有那么有趣,会适当的反抗才更加的够味道。
 
  叶诡璃凭空弹一指,一颗银色的豆子欢快的停在空气中,在芒刖不可思议的眼神里一点一点的书写着原芒刖的生平事迹。
 
  芒刖,芒家的独子,在11岁时被检测出无任何魔法天赋且不能修炼任何武技。头发也在十一岁的时候停留于短发的阶段不曾增长。(芒刖下意识的摸摸头发,原来短发是因为没有天赋?他说怎么那些人的头发都长的离谱,尤其是抱着他的这位)于三个月前,被芒家的族长也就是芒刖的亲爹爹赶出了芒家,理由是芒家这个大家族容不得一个毫无能力的继承人。在芒家生活的二十八年里,并无更加详尽的资料,但他的废物名声以及惊人的美貌却在整个大陆广为流传。
 
  银色的豆子嘭的一下子爆炸了,而空气中留下的字体还银光闪闪的抖动着。
 
  叶诡璃挥下衣袖,抹去了不断抖动的字,将芒刖提起来扔到软乎乎的大床上。他的面容就好像做了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淡然道:“你同我住。”
 
  第一卷 另类纵横  第三章 我命令你,绝对不能够怕我!
 
  芒刖被叶诡璃扔到床上之后,就弃之不顾了。而芒刖也不敢随便乱跑,他敢用他多年的学霸经验来保证,叶诡璃刚刚露的那一手多一半是为了震慑他。
 
  叶诡璃也不管芒刖是怎么想的,他现在需要去回收五芒星阵。他倒是不介意把画好五芒星阵扔出去,让外面那些凡夫俗子抢个痛快。但眼下似乎有比围观打斗更加有趣的事情可以做,他心情颇好的将五芒星阵抹去,算了,就放那些人一马好了。
 
  看守看见叶诡璃便弯腰行礼,这不是叶诡璃要求的规矩,而是他们对强者的尊重。仰天大陆历来都是强者为尊,而实力不够的都会寻找他们心中的最强者庇护。谁能猜得到当年只不过天赋过人的男子,会在年仅二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仰天大陆的强者,获得了多数大家族继承人的追捧,并且成立了与四国实力相抗衡的诡宫呢?
 
  叶诡璃查看四周的环境,很好,看来他的宠儿除了下床之外,并没有乱动任何的东西。他的心情更加愉悦了一点,这也就预示着此时谁上报给他不好的消息,都不会面临着九死一生的惨剧。
 
  “宫主,叶家的人又在外面闹事了。”诡宫的人从来都是在叶诡璃心情好的时候上报,而这次前来的就是之前出现过的童少,他刚刚火急火燎的离开就是因为这件事。叶家直到现在依旧都不肯面对,他们的第一继承人会选择独立于叶家之外,成立四国之外的势力并嚣张的自称宫主的现实。
 
  叶诡璃看着童少,声音很淡定很低沉:“你看着办。”
 
  童少华丽丽的僵住了,看着办?谁能告诉他要怎么看着办这件事,那些人如果不是出自叶家,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办。可要命的是,那些人可是叶家人,是他们宫主的血缘亲人。他可不想处理之后,再被宫主借由各种由头收拾一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