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之私有专属 作者:旷世(下)

字体:[ ]

 
  第101章 一起演大戏
 
  第三日的四国大比华丽丽的拉开了阵势,而寒国君也是一派昨日有好事,今日会继续的模样。
 
  芒刖和芒绝靠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昨日的花儿的事情,虽然两人的话题点并不在一个地方,但还是说的相当的高兴。
 
  叶诡璃一直让童少去做一些小事情,还美其名曰锻炼他的体魄。
 
  童少敢怒不敢言,跟一个属下抱怨道:“我的腿儿都要被溜细了。”
 
  属下低低头没有说话,心里面却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活该,谁让你今天惹怒了宫主,不止是你自己受折磨,我们还跟着受累。
 
  童少无辜的嘟嘟嘴,嘀咕道:“今早就是去叫宫主起床叫早了,小小的瞥见了芒少光滑剔透的玉肩。都是男人谁没看过,宫主也太小气了。”
 
  属下默默地退后一步,他就是诡宫的小小的属下,是诡宫里面打杂的人,他就是向来诡宫跟随叶诡璃学学大将之风,并不想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牵扯其中喂!
 
  “你有意见?”叶诡璃听见了童少小声的嘀咕,眯着眼睛打量着他,眼底的不满绝对是毫不掩饰。如果不是童少还有没有‘利用的价值’,他真的不介意直接把人给废了。
 
  童少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装作哽咽的声音:“果然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当年我跟着宫主的时候,就算是扒了喜欢宫主的女人的衣服,宫主也不会生气的。”
 
  叶诡璃有节奏的瞧着椅子的扶手,轻声说:“你是不是想让泰火去他国探险?”童宿很有价值,所以他不会对童宿出手。不过那个废物的泰火就是他重点的报复对象,要是童宿再跟他这么娘们唧唧的,他不介意把泰火发配出去。
 
  童少本来还想狡驳两句,毕竟他在诡宫是很有地位的,即使叶诡璃是宫主,这么使唤他也会让他很没面子的。但是他真的忙的忘了泰火这么回事,究竟有多少回都是死在泰火的手里的?!
 
  “宫主大人,你威胁我的时候就没有其他的招数吗?”童少绝对是咬牙切齿的,他不过是对这个竹马有些许的好感,没想到被从认识叶诡璃那时抓到了现在。有时候他真想冲过去跟泰火表白算了,这么拖延着他早晚得疯!
 
  “无妨,只要好用就可以。”叶诡璃很随性,只要是好用的招数他一点都不会觉得落了俗套。谁有简单的法子不用,去费尽脑筋研究些复杂的呢?泰火是非常好用的一张牌,而童宿也真就吃这一套。
 
  童少咬咬牙,他真恨自己看上了这么一位宫主。要不是打心眼里佩服叶诡璃,想跟他打出一片天下来,他才不要听另外男人的话。他翻了个白眼,带着点调侃的语气:“宫主自己也要好好想一想,早上的时候芒少似乎生气了。”
 
  叶诡璃的手抚摸着手中的茶盏,优雅的将茶盏放到桌子上,唇角微抬:“放心,这些东西都会算在你的账上的。”要知道一个男人没有抒发的情欲会有多么的巨大,再加上这个男人刚刚解放了那个功能…
 
  童少发现他根本说不过叶诡璃,这个人真是天生有着领导的气场,让人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有时候他也在怀疑,叶诡璃是不是故意折磨他,好摆脱掉诡宫宫主的身份?可是仔细想一想,似乎又不太可能。他狐疑的看了叶诡璃一眼,这个宫主真是让他看不透啊!
 
  叶诡璃看见童宿满怀心事的离开背影,微微扬了扬唇角。他的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虽然今早想进行的‘运动’并没有实施,但好在他不是太看重情欲的人。让他在意的不过是,童宿瞟了一眼他的宠儿裸露的肩膀。
 
  叶诡璃看着对面芒刖的芒绝凑在一起的样子,心里面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重。他打了个响指,看着契约魔兽吩咐道:“去把昨天让你准备的糕点送去给芒刖。”
 
  契约魔兽躬身回答:“是,主人。”
 
  昨日契约魔兽消失之后,先是去各家汇报了具体的传话,而后有采集了不少有名的小吃。叶诡璃将几样看起来不油不腻可以长时期保存的糕点留下来,剩下的一些作为了昨日的晚餐。而留下来的糕点正适合今日献殷勤,顺便试探一下他的宠儿究竟有没有生气。
 
  契约魔兽横穿中间的空地走到芒家的地界,这一路都有不少人在观看。芒刖也瞪圆了眼睛看着契约魔兽,不知道叶诡璃玩得什么把戏。
 
  “哥哥,这是怎么了?”芒绝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瞟了眼契约魔兽不满的皱皱眉。他已经尽可能地不去理会叶诡璃了,结果叶诡璃真是越来越给他顺杆爬。
 
  芒刖摇头表示不知,他可不知道叶诡璃的契约魔兽来他们这里做什么。刚刚从住所出来的时候,两人似乎还是冷战的状态吧?虽然他并不介意让别人看见一下裸肩,但是他还是很不喜欢叶诡璃对他的那种做法。有时候他会觉得叶诡璃对他很温柔,有时候又觉得叶诡璃对他像是对一只宠物。就像今早来说,他都说不想继续了,可叶诡璃却不满意消息企图攻破他的防线。如果没有童少闯入意外的打破了叶诡璃的计划,估计他今日又是要腰酸背痛了。
 
  “芒少,芒二少。”芒刖和芒绝还没来得及商讨出个结果,契约魔兽已经来到了两人面前。
 
  芒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变戏法一样的把一盘盘糕点从不知何处取出来,那样子就像是看见了怪物似的。
 
  “芒少慢慢享受,在下告退。”魔兽不善于人沟通,即使是叶诡璃的契约魔兽也没有太多的感染上人情味。他只是把糕点摆好之后,就施施然的离开了。
 
  芒刖看了眼叶诡璃,发现某人对他挥挥手笑的云淡风轻。
 
  芒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被糕点诱惑了,只能扯出一个他不想跟某人一般见识的高冷嘴脸,挑剔的说了句:“四国大比弄成这个样子,他是想让他人都看我们的笑话吗?”
 
  芒绝耸耸肩,他也算是了解他的哥哥,有些吃货属性的芒刖早在看见糕点那一秒就暴露了出来,只不过他是不会说的。
 
  “哥哥看场上的比试吧,今年倒是没有什么吸引眼球的呢!”芒绝毫不在意的转移了话题,并且看见他哥哥的小爪子已经抓住了一块精美的糕点。
 
  芒刖小小的咬了一口,满足的眯眯眼睛。他咽下去之后,小声的评判:“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我看四国大比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书中所说的四国大比多么的豪华盛宴,如今亲眼一见不过如此。”
 
  “魔法师自视甚高,有些魔法师还以为达到了某种级别就已经无敌了。我曾研究过基本古魔法书,虽然书中没有特别的提及,但是仰光大陆前几次的兴亡盛衰都离不开人们的自大心理。一旦人没有了奋斗的目标,那么这个基本上就等于废了。如果魔法师所有人都失去了目标,那么这个族群也就废了。”芒绝是看得很开的,虽然他也是魔法师,但他总是与那些低俗的魔法师是不一样的。他从小就被遗弃了绿森林,又独自摸索出了不少的人生道理。加上他天生的不同的黑暗魔法属性,总是比一般的魔法师要看得远。
 
  “我是觉得非魔法师的比试很有趣,我在古魔法书上看见过一次各个商人的比拼,那个词虽然并没有弄得人尽皆知,但是利益方面却是双丰收。仰光大陆的资源若是越来越稀少,那么各国之间进行等价交换也是很不错的选择。”芒刖没有去过那些地方,但是根据上一世的才学加上这一世的书中见闻,冶炼想到了一些地方。
 
  四国如今看似是没有冲突,实际上确实波涛暗涌。只要有一个国家打破了这个平衡,那么势必会带来四国的大战。魔法师的战争是非常恐怖的,而且最后受到伤害最多的都是那些不会魔法的普通人。这与他上一世看过的那些电视剧没什么两样,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最最苦逼的永远是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
 
  “等价交换也要等得起来。每个国家都对自国的资源捧上了天,若是搞起了交换又是新一轮的大比。四国大比之所以存在,有些原因也是因为国家内战不断,各国之间冲突加剧才会成立的。一则是在五年的时间看一看各国发展的如何,二则是给其他的三国一个警告,我国还是很繁荣昌盛的,想要入侵必要自己好好地想一想。”芒绝捏着一块糕点打量了良久,小小的吃了一口就被甜的不行。他将糕点放回盘子里用茶水冲淡甜腻的味道,真是一个人一个口味啊!
 
  芒刖拄着下巴看着台上各种亮丽的色彩,这魔法交战看一场是惊艳,看两场是赞叹,看三场就恢复了平常心,如今再看可就是平淡无味了。或许也有第一天太过于华丽了,以至于后面这些小角色都吊不起人的胃口。他拿起一块糕点,没有发现正是芒绝吃过的那一块。他就这那个缺口咬下去,没有发现芒绝一闪而过的惊喜之色。
 
  第102章 突如其来的礼物
 
  今日的四国大比并没有亮点,但是最后的赢家依然是饶之国。如今看来,即使是那三国联盟,也不一定是饶之国的对手,更不要说寒之国与水之国的虎视眈眈了。
 
  芒刖打了个哈欠,眼泪朦胧的看着台上的比试。或许这就跟上一世参加运动会是一个模式,第一天很兴奋,第二天就只觉得累了。
 
  “芒绝,你腰疼不疼?”芒刖感觉他腰酸背痛的,但这不是因为某项床上运动,而是因为坐的太过僵硬了。
 
  芒绝挑挑眉,他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靠过去按住芒刖的腰:“这里痛?还是这里?”
 
  芒刖敏感的躲了躲,笑了一下:“不要摸,好痒。”
 
  “痒什么,哥哥快说哪里痛,我给你按按。”芒绝的眼睛散发精光,这么一个好的接触机会他怎么不把握住。他瞟了一眼对面的叶诡璃,嘴角带着点邪恶的笑意。
 
  “好痒,不要动。”芒刖的身子本来就敏感,而芒绝摸得力道又轻,总感觉有个东西在他身上爬来爬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芒绝按住芒刖的手,两人的动作正好被不高不矮的桌子挡的严严实实,他看着芒刖的脸,低声说:“哥哥不要动,我就是想给你做点事情罢了。你腰痛我就给你揉一揉,很快就会舒服了。”
 
  芒刖本身的性子不是很敏感,但是跟叶诡璃在一起之后比较介意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接触。再加上前日千之国的君主对他的调戏,让他的戒备从女人调整到了男人和女人。叶诡璃又不止一次的明示或者暗示过他,芒绝对他的心思…
 
  芒刖想拒绝,但是对上芒绝那闪烁着小星星的眼睛就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出口。他哽咽了一下,就默认了芒绝的动作。
 
  芒绝对芒刖的表现很是惊喜,他的哥哥还是很别扭的,今日这么快就妥协了让他不无高兴。而且最让他开心的是,这个现象正是代表着他的哥哥觉得他对他的价值越来越大了。他的手放在芒刖的腰上,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也比之前的加了一点点的劲儿。
 
  “哥哥,感觉如何?”芒绝没有伺候过人,即使是绿森林中生活也是养了一只契约魔兽让他为他做粗重的工作。如今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倒是对他的哥哥越来越上心,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为他做了。
 
  “嗯?还不错?”芒刖挺惊讶芒绝的手法的,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弄得这么好。他靠在芒绝的肩膀上,呼吸轻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