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暖床人+番外 作者:三千界

字体:[ ]

暖床人  by:三千界
暖床人的某些番外(和正篇可能有所重叠。。。看得时候自己分辨吧,我分不清了- -)  
 
 
 
前奏
慢慢清醒过来,涩涩的沉重眼皮却不如内心酸苦。尤记得惨烈的战斗中,那人的笑颜肢体如何在我面前模糊肢解,归于虚无。
"真,剩下的,我来就够了,你还可以继续,别涣散……"他笑,伴随着最后的能量释放,"反正这里,我们的职责,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吗,那又何必独留我的意识呢……
他传过来的,那最后的意识里,是我……
……和他一同宣成年誓的我……
……向他笑的我……
……揪了他领子告白,吻过去撞痛了两个人的我……
……流着汗咬牙死撑着逞强的我……
……看了打孔激光器冷战,挑了不需耳洞的晶石耳钉买下,和他一起扣上左耳的我……
……把他从别人拥抱里拉开,臭了脸的我……
……箍紧了他无声哭泣和战栗的我……
……与他交换指环的我……
……看到那点轻红,白惨了脸失了措的我……
……眼里浮了水汽,瞳孔里映了他,喘息着的我……
……噼里啪啦打扫房间的我……
……鬼鬼祟祟偷尝东西的我……
……下令时,冷静得不像我的我……
……
……
……和,最后的,带笑对他点头,却不肯移开视线的我……
 
而现下,我已经再也不是,再也再也再也不是他记忆里那样的面容了。
 
第一章
 
入目是雕梁画栋,轻绸华缎,那家伙,居然在无数时空界里面,找了个有如此恶趣味的扔我进来……
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时空界的主文化,淡然,忍耐,愁是轻愁,恨是隐恨,他……其实只是怕我一时冲动而放弃。
 
缓缓合眼,复又睁开,细细感觉这具身体,虽然有不少赘物,但那是进化的关系。相对此世界而言,却是难得的上品了。
千……果然不忘记帮我找好恣意妄为的本钱。
 
"君上醒了。"一个声音响起,我抬眼瞄去,是……木阁主么。
感觉到屋内另外四人惊喜交杂,屋外一帮人则微微嘈杂起来。然后,木阁主推门而去,还来不及说出什么让他们确认,方圆百米内忽然出现了浓浓的攻击能量频--按此世界的说法,杀气。
杀倏忽而至,倏忽而定。
剑光刀影,飞菱暗石,不过须臾之间,原本站着的人已经大半倒下。木,水,土三阁主依旧守在我身周,火阁主笨到试图救我,结果反而在我臂弯里,身带重伤,金阁主则倚着柱子,不敢置信地狂乱低声道,"怎么可能!"
"滴水穿石须数年,长河摧屏但须臾。尔虽山泉,可谓已入东海,不妨瞑目。"
金阁主愣了愣,"不妨瞑目,不妨瞑目……"续而笑,叹,属于他的意识散去。
"恭喜君上因祸得福,武学精进。"剩下的人呆了片刻,不知道谁最先,忽然齐齐回过神来,拜贺。
"起吧。"我应着,随手制住火阁主欲拜倒的动作。
刚刚起身,木、土和水阁主又齐齐跪倒,"请尊上恕火阁主。"
这个……以前的尊上连这样的情况都要惩罚属下办事不力么……
"君上,火阁主日夜兼程,取来冰山奇珍,身带旧伤,但请尊上恕他性命。"
为了原来的君上么……那么,对我这个冒牌货会怎样?我哑然失笑。
"君上!"木阁主和土阁主对视一眼,"水阁主出言多有冒犯,望君上海涵!"
看向他们,那样的眼神,不由让我想要微笑和哭泣呢……不过只是想要罢了。
我轻拍怀里人的枕骨,随手封了他的几处断脉,确认他心息尚可,一把把他推到水阁主怀里,"死罪可饶,活罪难免。"
此语一出,面前跪着的四人还好,周围他人刷刷青白了脸。
搜索记忆……果然是有理由的!
"任凭君上处置!"火阁主明明打了个寒战,声音却有力。
我低眸看他垂视地上的眼,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刁难,要够古怪艰难,又不至于真的不能达成。原是这个时间界里实在没有我感兴趣的东西。其实……抬眸子往往天,习惯地开始试图计算星图,却忽然发觉不可能……别的时间界里,又怎会有……没了千那个家伙,我就是一个人了……没有人陪我玩,陪我笑,陪我做梦,陪我…尽欢…
最讨厌一个人睡,没有可以抱着取暖的千,意识乱了怎么办……"真要暖千的床,一直到有一个人涣散或者两个人都涣散!""暖床……这个是哪里找来的词?算了,千暖真的床,直到涣散!"
我笑笑,幼时不知道古怪词汇的所谓贬褒,这对话要是让面前这些人听见,难保还能清醒几个……可,我记得的是,千那时候的眼睛,和此刻的星星一样漂亮。
"少个暖床的……"
"尊上!"这回是水、木两阁主一齐惊呼出声了。
"谢君上。"火阁主叩首。
话既然出口……我弯下腰去,探了探火阁主的肩胛腰椎。
"你心里有人么。"
"誓死追随君上,不敢有此心。"呆了呆,许是没有料到我问这个。
"可许了谁终身?"
"无。"
"七日后。"
"谢尊上不杀之恩。"也许是从我多余的问话里嗅出了一丝不似平常残酷的柔和味道,水阁主也随之叩首,"尊上,火阁…不,七冥的伤……"
早知道你算计那些好药珍品圣物,摇摇头,"该收拾的收拾,该用的用罢。"抬步走向一处记忆中的偏书房,我吩咐道,"小闭关,无事勿扰。"
回头,不少人等正恨恨看向金阁主的尸体,和他的残众。
同室抄戈,赶尽杀绝就好了,何必牵涉无辜,毕竟过了这场腥风血雨,剩下的都是楼里人,都是自家助力,能用的,不应浪费。
"度。"淡淡扔过去一字,看他们良久没有反应,正欲启唇,水阁主忽然抬头道,"君上是说,该罚则罚,得饶且饶?"
我笑,懒懒回身。扔下一地的诵咏。
 
 
所谓闭关,不过,是封起一些用不到的东西。关于盟系的是是非非,那些遥远星球和空间的战斗征伐,除了和千有关的,我都把它们变成了被动的记忆。
其间有不少事务呈上。这五阁,隶属午时楼,名字好听,实质不过一个杀手情报兼商业组织罢了。和明里的皇朝,脱不了干系。只是两大力量一直平衡,也有过几代争争斗斗,现位的皇帝属于比较喜欢在史书上留个好名声的,致力于国富民强,开拓疆土,恰好和午时楼主想法差不多--外面的还没有抢到手,何必动自己家里--我便,在这可谓太平盛世的朝代里,没了什么需要大接手的。
至于仇家秘笈……正主儿就是为了这档子事睡过去的。且不论他能不能醒来,反正结果是我来了。
没什么内疚感。他亏欠的人多了去了。我虽然心不在楼中事务,倒不至于输他什么,最多行事风格不同。
有了初醒时一役,谅他们不敢不适应。
 
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到,我继续啜饮手中的清茗,放任身体跌下去,只是稍稍调整了下姿势,反正宽塌上有毯子皮裘。
"君上。"
茫然,四顾,看是谁打断了我构建千的面容细节,一口茶却差点喷出来。
火阁主,不,七冥只着一件单衣,安安静静跪在塌边。
刚才就是被他绊着了?
小几上酒食已备全,一样的精美,稍比前几次多了些。
七日……了?
微叹,随手揽过他,"吃了么?"
"是。"
"哦。"揭去他身上仅仅披着的单衣,手指游走,触感还不错,粗糙了点,但是很有生命力……
可是自己没有什么反应。我撑起身,扯散他的发带,"起来,转转。"
他照做。
有风么。看着面前男子颀长的躯体,乌黑的长发一直微微动着。
想到什么,我起身,推倒他,欺上去,"你在发抖?"
简直多此一问,他眼睑微颤,"罪职……"
以前那个君上的话……的确有理由呵。
我笑起来。
千,千,你给我的好名声。千……
"我不想要你。"随手扯过一边的毯子盖住他,"你就睡这吧。"
斟酒,这里的菜肴,其实还是不错的。我一直弄不明白千怎么能把那些能量变出奇奇怪怪的能够带来快感的摄入物,现在这些东西,倒有些像千的杰作。细细慢慢品尝着,余生,有一部分时间可以用这些来消磨吧。
差不多第三杯酒的时候,身后慢慢传来压抑得很辛苦的喘息。
"恩?"*药……我回头,看着七冥清朗的五官艰难忍耐几近扭曲。
算了,救人要紧。起身,打算去弄点解药来。
"君上……"刚迈出房门,衣摆却被七冥膝行扣住,"罪职不应欺瞒君上,罪职愚钝,故求水阁主用药……求君上责罚七冥……求……"
可以察觉院中远远暗处的守卫惊乍而僵硬的身体。
这个时候来刺客的话……就好玩啦。
我叹了口气,按按太阳穴,拎起赤裸的七冥,甩上房门,腾身挪到榻上。
"他怕你受不住,给你下了……"我略略思索,药性不浓,"怀春?"然后我的笑,我的不想要,都被理解错误了……
七冥的身体僵住。
"我不罚他。" 
"谢君上开恩。"他微微松口气,放弃了什么,合上眼,僵直的身体慢慢软到在我怀里。竟是任我处置。
我的前任留下的……真是烂摊子啊……
一手稳住他,一手游走挑弄,他的身体居然青涩得很。
"以前没有碰过人么?"年龄不小了,江湖上也有权势,面貌也算不错,怎么还这么生涩。
"罪职……"
"七冥。"
"是……七冥……出身……有辱君上清听…………"他的声音原本已经暗哑下来,现在又参进几分不易察觉的苦涩,"歌舞之所……这身子,不干净……君上不碰也罢……七冥愿倍领刑责……"
我的手顿了顿,继续开拓,"所以,身任阁主数十载,竟不曾近人身。"
话音落下,刚好控住他的致命。那里紧涩,该露出的,依旧是包裹着。
"是……"他略略侧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