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闱秘史+番外 作者:生生死死(上)

字体:[ ]

 借尸还魂是一种奇妙的体验,这种奇妙雷靖正在体会著。
 
      雷靖本来是一个雇佣军,在中东某次执行任务时,不小心吃了枪子儿,浑浑噩噩醒来,本以为到了天堂或是地狱,原来却是还魂到了异时空一个叫射雕的国家。
 
      这是一个与现代平行的空间,只生产力水平比较落後,约等於原来空间宋朝的模样,不但生产力是古代的水平,便连国家体制也跟古代差不多,是君主制──有帝王,有朝臣,有贵族,也有士子与庶民,等等,都跟古代差不多。
 
      雷靖目前的身份是这个国家的太子,名字叫元文昊。
 
      别看是射雕王朝的储君,其实这个太子当得摇摇欲坠,便是这次太子死亡让他得以还魂在他不动声色的打听中也猜度多半是被人害死的。
 
      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元文昊生前软弱无能,被几个兄弟以及朝中重臣挟制得死死的,哪边的话都要听否则小命就会朝不保夕,雷靖有理由怀疑这次元文昊的死只怕是他没处理好跟哪方势力的关系被人做了。
 
      对於雷靖本人来说,当不当这个太子无所谓,他知道古代皇帝活著不自在,责任太多,但目前的形势由不得他,你若不杀人人必杀你,所以为了自保,雷靖在稍作了解後就知道即使以後不准备做皇帝了,但在暗地里还是得作些小动作,对身边的人该杀的杀该留的留──元文昊身边显然有无数方的眼线──否则自己新得来的这个身体要不了多长时间恐怕又会再次失去。
 
      在开始的一个月里,雷靖一方面借口刚醒来身体还不太舒服需要休息,时时刻刻躲在房里练习搏杀以增强自己的防卫能力,另一方面也不时观察身边的人看看哪个可以信任哪个绝不能信任。
 
      第二个月的时候,身体不舒服这个借口不能再坚持下去。
 
      一来射雕国君元睿派胡御医来给他看病的时候,大皇兄元文宇阴恻恻地发表意见:如果胡御医再医不好太子的病,建议皇帝元睿剁了这种庸医喂狗。元文昊(从下面开始除非用於区别否则用元文昊这个名字)明白在这种威胁下,即使自己真的身体不舒服,胡御医在权衡大皇子和太子势力的情况下也会诊断自己身体已经好了,既然这样,干脆就不再称病。
 
      二来,府中男宠三五不时过来骚扰他也让他烦不胜烦,准备整顿一番,找个时机秘密杀掉几个,当然这个需要见机行事,不到一定时候动不得,否则会打草惊蛇。
 
      射雕王朝男风颇盛,有权有势者蓄养男宠成风,元文昊府中的这些男宠来路五花八门,有的是帝王赏赐的,有的是几个兄弟或者朝中重臣借各种名义送来的,实际上基本都是各方势力的眼线。据说元文昊曾经喜欢自己的伴读,不过没几天就莫名其妙地死了,从此以後懦弱但尚算善良的元文昊便没再自己寻找男宠,需要的时候就用府中现成的。
 
      雷靖以前对床伴基本不挑,只要长得还过得去,男人女人都一样用。那时候水里来火里去,身边也只有床伴没法安安静静谈感情,现在到了古代,情况看起来依然如此,他本来也想谈谈感情,人嘛跟畜生毕竟不同,有时候莫名其妙的脑子里就反馈出这种需要,虽然不至於极度渴望谈感情,但总归有过这个想法。可眼下的现实显然不允许,雷靖只得作罢。
 
      身体在被御医诊断“恢复”了可以不用“卧床休息”後,三皇弟元文博送来的男宠文清就跑过来侍候他,每日里在眼前为他端茶倒水,十分殷勤,元文昊暗笑这个眼线工作态度倒很积极,难不成自己吃饭喝水上厕所这种事文清也要报告给元文博不成?否则不需要这麽时刻不离的监视吧?
 
      晚上沐浴的时候,文清依然侍候著。
 
 
 
      “殿下虽然生了一场病,但身体似乎比以前更强壮了呢。”文清带著挑逗地轻抚元文昊的胸膛。
 
      元文昊轻笑,道:“是吗?让我来看看清儿的身体怎麽样了,这些日子天天照顾我只怕这腰又累细了几分,摸起来不知道会不会更好。”
 
      算起来也禁欲很长时间了,既然文清这麽举动,他也不必推辞,做了便是。
 
      文清有些惊讶,他倒没想过元文昊会说出这种调情的话来,脸有一瞬间在听了元文昊的话後不由微红,其实是没预料元文昊会这样讲没有防备才控制不住脸上发热的,刹那之後便又恢复了白皙。以前他们侍候元文昊时,元文昊眼里总会偶尔闪过厌恶之色,不过基於他们的来路,元文昊也不敢将他们怎麽样,只能接受,实在懒得接受了也不过发发脾气,说“我今晚想一个人睡不行吗”之类可怜至极的话。
 
      文清尚未惊讶完毕,人便被元文昊用力一扯拖进了浴桶里,连呛了好几口水,七手八脚才定住身形,便听那元文昊赞道:“果然楚腰纤细掌中轻。”文清虽然不知道“楚腰”是什麽腰,但听元文昊的口气似乎是细腰的意思,暗想听元文昊这话里的意思,难道他喜欢腰细的?……
 
      元文昊看那文清狼狈的模样,心下微愉,暗道暂时虽不能取尔等性命,恶整一番出出这些天被这些人监视的恶气还是可以的。
 
      “就在这儿边洗边做吧,既有情趣还不会弄脏床单,清儿觉得如何?”
 
      元文昊边问边脱文清的衣物,声音慵懒而悦耳,听得文清的心不自主地加快了跳动。
 
      今天的太子似乎有点儿不一样……
 
      “都听殿下的。”才这样答应著,便觉有灼热物件抵住了自己的後面。
 
      “放松些。”元文昊一边手在文清身上的敏感处游走一边吩咐。他这样说倒不是害怕文清会因为紧绷而受伤,而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感受,太紧的话做起来自己也吃力。
 
      文清感觉身体有点酥麻,元文昊的手今天似乎带了电,经过的地方让他不自主地起了颤栗的快感,跟往日元文昊的被动与无动於衷大不相同,当元文昊的手放在他的玉*上来回揉弄时,文清终於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元文昊看他身体放松了便将铁杵放了进去慢慢*插了起来。
 
      元文昊毕竟年轻还是有点本钱的,本来雷靖还担心这个身体弱鸡在床事方面折腾不了几下就泄了,事实上时间长度让雷靖还是很满意的,当然也可能是这个身体长时间没有性事积累的,反正当天晚上元文昊连做了三次才感到彻底的满足。
 
      文清没料到元文昊竟然会逮著他做三次,若是往日,便是一次也需要他们主动,哪里会主动找他们做三次。其实文清虽是惯做风月的出身,但能被元文博当成眼线送到太子的东宫,其水平与一般的男宠自然大不一样,但对於情事却是相当热衷的,往年被调教过的身体是耐不住寂寞的,别人往日勾引太子或许是为了搜集独家情报,他除了也有这个目的外,另外也确实想找人爽一爽的,只可惜以前的元文昊从来没有好好满足他,他想过红杏出墙,只可惜东宫这地方不安宁,若贸贸然找个床伴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人算计进去丢了小命,而他又无法出东宫,基於这些原因,文清这才一直忍著,说起来也很辛苦。
 
      今日却不同,元文昊做得既让他舒服又让他满足,高潮迭起的当口他差点晕过去。
 
      清晨的时候,元文昊还在睡,文清昨晚虽然被元文昊弄得有些腰酸腿软,但仍是比元文昊先醒过来,从元文昊怀里抬头看时,只觉今日的太子分外吸引人,眉宇间隐有冷峻的霸气,与往昔大不相同。
 
      看了看搁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文清确定这个元文昊跟往日确实不同。以往元文昊虽然不敢赶他们出寝殿,但每次做完後睡的时候都跟他们离得远远的,何时会搂著他们睡觉?
 
      莫非,以前的元文昊是在韬光养晦,现在却是真正的元文昊?可如果以前真是韬光养晦那这个太子做戏的手段也太高段了,连懦弱也装得那麽像。如果不是韬光养晦,又怎麽解释元文昊与以前的不同?这种不同自己是不是及时通知三殿下?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本宫长得是不是俊美无俦?累得清儿看了这麽长时间?”
 
      其实在文清从怀里趴起来的时候起,一贯的警觉性就让元文昊醒了过来,直到被文清盯著足足看了一盏茶的工夫这才受不了地开口问。
 
      文清被元文昊突然的开口弄得脸上绯红。
 
      “好了,侍候本宫穿衣吧。”
 
      如果这个床伴不是眼线的身份,元文昊自不会这样吩咐,多半会体恤他昨晚的“劳累”,让他好好休息。他虽称不上好情人,但也不至於冷血无情。不过眼前这人的身份不同,那就例外了,累死最好,别人还不会怀疑。
 
      文清忍著身体的不适,从床头拿过元文昊的衣物,小心给他穿上。
 
      现在这个太子他看不太懂,做事还是小心点好。
 
      文清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再看看要不要报告三殿下,贸贸然就前去报告万一情报收集有误自己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了。
 
 
      第三章
 
      据元文昊观察,以前那个太子也不是没有最信得过的人,比如他的太傅田奉和就是死忠元文昊的。
 
      太子太傅田奉和是三朝老臣,从元文昊幼年就指为太子师,曾为软弱的元文昊解决过很多难题,可惜元文昊是烂泥扶不上墙,虽然田奉和是三朝老臣在朝中也经营了一片势力,但无奈元文昊实在过於无能与软弱,总在田奉和没注意的当口犯错误,弄一堆烂摊子让他收拾。
 
      不过田奉和虽然是元文昊最可信任的人,其实也是有利益存在的。
 
      第一,田奉和的孙女是元文昊的太子妃,且育有一子,如果元文昊成为皇帝,无疑以後田家就是皇亲国戚,且以後的帝王有极大可能会是田妃的儿子。
 
      第二,田奉和深谙驾驭之道。大皇子元文宇为人阴险毒辣性情变化无常,与这样的人处事极易丢掉小命,即使暂时合作愉快也不能保证将来能保住荣华富贵,万一哪天元文宇心情不好,所取得的一切很可能会马上消失,与其合作显然不可取。三皇子元文博母亲阮贵妃家族阮氏势力雄厚,田奉和插进去也不会成为最倚重的人,若不能成为最倚重的人将来定然不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种结果显然不是田奉和想要的。四皇子元文磊年幼且狡诈若狐,再加上张淑妃正值得宠,自己若投靠过去,落在有心人口中难免会被人说趋炎附势。而元文昊就不同了,元文昊是正统出身,是这个国家帝王亲自选定的储君,维护他那是师出有名,再加上元文昊本人软弱无能,极好控制,所以这也是田奉和一直站在元文昊这边的缘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