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农家乐小老板 作者:柴米油盐(二)

字体:[ ]

 
 
第75章
 
    “怎么了,壮壮?”陈妈妈一看陈安修不说话,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陈安修用身体挡住他妈妈的视线说,“没什么,妈,都是好东西,就是都凉了,我带到小饭馆里,晚上稍微加工一下再拿回来。”他原本只是觉得郭宇辰可能年轻,被家里宠坏了,有些人情世故不是很懂,但本性并不坏,对晴晴也好,有些事情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人哪有十全十美的,可是把剩菜打包回来给女朋友的家人吃,这即便不是人品问题,也足以看出他对女朋友家人是多么不尊重吧。
 
    自己养的儿子,他眼珠子往哪边转能有什么主意,还有比她这个做妈妈的更清楚的吗?岂能轻易被他糊弄过去,“我还没在那么高档的地方吃过饭呢,先让我看看那菜和咱们平时吃的有什么不一样。”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安修再挡着就是火上浇油了,当下赶紧劝解说,“妈,估计小郭年轻,有些事情没想周全,大热天的,你可千万别和他生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陈妈妈倒没像陈安修意料中的发火,她绷着脸把饭菜看了一遍,就冷静的说,“壮壮,丢到外面垃圾桶里去吧。”
 
    陈安修收拾那些饭盒的时候,就听妈妈恨恨的说了一句,“晴晴这个熊孩子,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吃到肚子里去了。”
 
    “谈恋爱这种事情,谁能保证没有个糊涂的时候,妈,你也别太怪晴晴了,有事咱们在家好好说。”
 
    “一个两个都不让我省心。我算是明白了,我上辈子欠你们的,这辈子是来还债的。”
 
    陈安修扶她在床边坐下,“妈,你这辈子再还五十年,下辈子再还还就差不多了。”
 
    陈妈妈瞪他,“这辈子还不够,下辈子还指望我伺候你,想得美。”
 
    “谁让我是你儿子呢,我不赖着你,我还赖着谁。”
 
    “是啊,谁让你我儿子呢。”陈妈妈心里一阵酸苦,当年大哥把孩子抱过来的时候就那么一点点,抱在小被子里眼睛都没睁开,她没奶水喂,孩子身体又不好,那时候一夜一夜地搂着不敢睡觉,好不容易顺顺当当地长大十八岁,又遇上那种事情,生了吨吨,之后去部队,再后来遇到章时年,没有一件让她放心的。他爸爸总说她管得太多,但做妈妈的不都这样吗?总是担心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吃了亏。
 
    “壮壮,你和章时年那事,是不是我管得太多了?”
 
    “没有,妈,是我们两个之间出现了问题。”这种事情外人想干涉,起的作用也有限,问题在他们两个身上,“妈,是不是晴晴这事让你多想了?”
 
    “小郭就来了这么几天,我原本是想多看看的。晴晴愿意领着人回来,她自己肯定是愿意的。我也怕说多了,你们都不愿意听。”
 
    “妈,你别胡思乱想了,晴晴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女孩,她自己能想明白的。”
 
    *
 
    陈安修出去的时候,郭宇辰已经走了,陈天晴正在收拾桌上的瓜皮,一整个西瓜啃地乱七八糟的。
 
    “大哥,你这是……”陈天晴看到陈安修手上提着的君雅的包装袋。
 
    “小郭说是带回来给咱们家尝尝的,妈不想吃。”
 
    陈天晴脸上立刻显出又羞又恼的神色来,咬咬唇说,“这个,不是,大哥,我看着这几个菜都没大动,丢掉太可惜,就想打包回来的,他怎么能这么说呢。”
 
    陈安修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示意里屋说,“晴晴,你别急,咱们出去走走吧,这两天,我看那棵黄桃有能吃的,咱们去摘点回来,爸爸喜欢吃这个。”
 
    “好。”陈天晴把西瓜皮收到一个塑料袋里,抓了放在墙角的篮子跟着陈安修一起出来。
 
    走到门外,陈安修把带来的饭菜和西瓜皮丢到垃圾桶里,问陈天晴,“晴晴,你和认识小郭多久了?”
 
    “我们两个大学时候是校友,同院不同系,院里的活动上见过几次,不是很熟,直到研究生又在一个学校,才慢慢的有了很多的联系,他人缘不是很好,但成绩很优秀,以前我们就是出去吃吃饭逛逛街,直到年前出国那次,我们才正式讲开了,我在南京实习那会,崴了脚,挺严重的,他对我特别照顾,天天接我上下班,还帮我买吃的,带我去医院,我这才想着,带回来给你们看看。可没想到他……”谁实话,她真是挺失望的,郭宇辰算是他的初恋,本来也是她认定的未来伴侣,可是那个人这样对待她的家人,她是有点沉溺在这段感情中,但还有起码的理智,“说实话,大哥,我挺矛盾的,我和他陆陆续续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他以前对别人这样,我还可以安慰自己,我督促他,他可以慢慢改,但是他对你们也这样,我心里挺难接受的,先前几天已经对他说过不止一次了。”
 
    两人沿着路边的树荫往山上走,陈安修说,“晴晴,我们都不想干涉你的决定,毕竟将来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但是如果那个人对你的家人都缺乏尊重,起码说明他不够重视你。”亲人之间不会只因为说一句尊重和不干涉,就真的撂下不管的。
 
    陈天晴沉默良久,然后痛下决心说,“你说的对,大哥。他再过几天就要回学校了,走之前我会和他说明白的。”
 
    “不用这么快逼自己下决定。”
 
    “不是今天决定的,是这几天一直在考虑这事。咱妈是不是挺生气的?”
 
    “有点,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她疼你,自然不愿意你将来受委屈。”
 
    经过小饭馆的时候,陈安修进去打个招呼,也许终于下定了决心,陈天晴的脸色也好转很多,上山的路上,她抬着手臂给陈安修看,“你看,刚才回来的时候,咱妈拧了我一把,说让我以后不准坐宇辰……郭宇辰的车子。”
 
    好像是有一点红印,但不严重,陈安修附上一巴掌,雪上加霜的笑她,“活该,谁让你眼神不好,实在不行,我出钱给你换副眼镜,要不考虑换换眼睛也行。”
 
    陈天晴捶他,“大哥,你还笑话我,你将来找的大嫂,最好一次就让咱妈满意,要不然我是肯定不会帮你的。”
 
    陈天晴决定分手的事情,她没和家里的人说,陈安修也替她保密,不过自从那天后,郭宇辰就很少到他家就是了,“爸,妈,后天郭宇辰要走了,我明天晚上想请他吃顿饭,可能回来的晚点。”有天午饭的时候,陈天晴这么说。
 
    陈安修大概知道这就是分手宴了,好聚好散,这才是明智的决定,他递给妹妹一个赞扬的眼神。
 
    陈妈妈不清楚这里面的情况,但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说,“明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就订在君雅。”
 
    陈爸爸惊呼,“你没喝酒吧,君雅不是壮壮原先工作那酒店吗?里面吃饭多贵啊?”而且姓郭的那小子,一点配不上他家的姑娘,没必要为他花那些钱。
 
    陈安修猜测可能是剩饭的原因,陈妈妈咽不下这口气,也不想晴晴被人这样无端看低了,去那里吃一顿也不会破产,于是投赞成票说,“那里的饭菜还不错,偶尔去奢侈一下也是可以嘛。”
 
    陈天晴也猜到了原因,只有陈爸爸不明就里,不过看其他人都赞成,他也就不反对了,一家人没必要为吃顿饭的事情吵来吵去,又不是真的吃不起。
 
    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第二天是周六,陈天晴负责通知郭宇辰,陈安修则把吨吨送到戴晨洁妈妈那里照例学画,除了去北京夏令营那段时间,吨吨学画的事情一直没中断,戴晨洁的妈妈汪美芬一直夸吨吨有天分,陈安修看那一堆颜料堆砌出来的抽象画作实在没什么概念,不过章时年也说吨吨画地不错,他就想也许画得真的不错吧。
 
    晚上章时年打电话过来说,想带吨吨去吃烤肉,陈安修嘱咐了一句说,不要吃太多,就同意了。
 
    陈家一家人加上郭宇辰到了君雅,陈妈妈按照郭宇辰那天打包回去的菜色,每样都点了一份,但最后上菜的时候,酒店多赠送了两个菜,还有一瓶不错的红酒。理由餐厅经理特别交待的,说陈安修先生是他们酒店的贵客,他们今天来吃的是君雅里面叫揽月的中餐厅,陈安修想破脑袋才记起一年前揽月的经理好像是一个叫张子熙的人,两个人只有见面打过招呼的交情,时隔一年会送菜又送酒?他对此持怀疑的态度,但女服务生又很肯定说送给陈安修先生的。
 
    陈安修心想,送给送了,最多搞错了,他们照样付钱就行,料想君雅这么大的酒店也不会讹诈他们,但如果现在追究下去,那等弄明白,这顿饭也不用吃了,“大家先吃饭吧。”一抬头对上郭宇辰投过来的目光,隐隐就有了些许的变化,虽然不是立刻就变成了敬仰尊重,但眼中的高傲真的消退不少。
 
    “大哥,常来这里?”
 
    称呼立刻就不一样了,从陈大哥瞬间提升为大哥了,“不常来。”
 
    他们的桌子离着收银台并不是很远,恰巧今天楼南一家也在这里吃饭,叶景谦付钱的时候,楼南带着糖球就过来打个招呼,并和陈安修说,改天记得带吨吨去体检。楼南的态度透着股自然的亲近,叶景谦付钱用的是君雅的会员金卡,这样一来,看郭宇辰的眼神就知道更认定陈安修是在谦虚了。
 
    陈安修有种想吐血给他看的冲动。
 
    “对了,我们来的时候在停车场看到吨吨了。”这话是楼南说的。
 
    糖球怀里抱着一个酒店消费赠送的半米长的海豚,说,“对哦,吨吨和他那个爸爸一块来的。”他爸爸说的,说那个人肯定也是吨吨的爸爸。
 
    楼南想堵住儿子的嘴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对陈安修咧咧嘴,飞快地拉着自己儿子遁走了。
 
    陈爸爸和陈妈妈一起看向陈安修,特别是陈妈妈,她知道季君恒在绿岛,怀疑儿子和那人又联系上了。
 
    陈安修摸摸鼻子说,“爸妈,晴晴,小郭,你们先吃饭,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也可耻地遁了。
 
    一出门陈陈安修就给章时年打电话,上来就问,“你在哪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