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公子晋阳+番外 作者:吴沉水(下)

字体:[ ]

 
                  第 40 章
 
   白析皓探得萧墨存鼻息心跳全无,心神俱伤之下,恨不得以身殉之,哪里想得到其他。可当他怀抱着萧墨存痛哭一场之后,却觉得怀中躯体虽冰冷却柔软如常,绝非人死之后那等僵硬,登时心头一震,神智逐渐清明。待到他抖着手,拨开萧墨存的衣襟,见到那白玉般的颈间犹自带着自己馈赠的金链子,上面的黑色珍珠却踪影全无时,电闪雷鸣之间,那万中只一的希望,登时如山崩地裂,顷刻间席卷一切而来。
 
   那颗黑珍珠,本是他师傅,上一任的天下第一神医所制的一枚假死药。只是这个假死之药,却未尝拿人试过,他师傅只是言道,服下之人,需得三日之内,以他本门所传独有经脉阻断之法,佐以上古汤炙等术可救之。然而具体怎么个救法,老爷子没有说过,白析皓少年得志,自忖着医术青出于蓝,有那等疑难杂症,向来手到病除,哪里需要用到假死又重生这样的伎俩,自然也就懒得多加探究。当日,他将这枚黑珍珠赠与萧墨存,并不曾存甚好意,只当它是无药可救的毒药相送,在心底深处,却是隐约盼着沈慕锐一伙未必能真心待萧墨存,这颗毒药若是不用自然最好,若是用了,则无论给谁,萧墨存与沈慕锐,便是感情再深厚,那也无法回转。
 
   白析皓行事亦正亦邪,肆意率性,什么江湖道义,伦常纲领,向来不如他眼,他一身痴情,尽数系在萧墨存身上,便是转身做出那等成人之美的大度之事,却也无法真正豁达,就此放下所爱之人。他一向随心所欲,高兴了免费挂诊,一直疑难杂症;不高兴了金山银山堆在眼前,也是见死不救。推己及人,临别时相赠毒药,没存好意,可也没觉着萧墨存一个不高兴,随时毒倒了谁有何不妥。然而萧墨存为人谦和恭良,又如何能如他那般,眼都不眨便做那等下毒害人之事?这颗药丸,算来算去,终究还是用到自己身上。
 
   白析皓此刻想来,心底又是悔恨,又是庆幸,又是欢喜,又是伤心。他抱着萧墨存,跌跌撞撞奔回药铺后院厢房,身形踉跄,哪里还有一丝神仙医师冠绝江湖的飘渺身姿可言,他一脚踹开房门,将萧墨存仔细放置在炕上,摩挲他的脸颊,柔声道:“墨存,莫怕,我即刻便让你活过来,有我在,这世上无人能再伤你。”随后,他眉头一蹙,喝道:“吴钩,给我滚进来!”
   “是,师傅。”
   “掌灯,这屋里四角烧上热热的火盆,点上十二根定神的蜡烛,快!”
 
   这药铺掌柜姓吴名钩,四十来岁,是白析皓机缘巧合收的挂名弟子。对医药一道甚为痴迷,无奈却无良师入门,自个摸索了十几年,好容易投到白析皓门下,做了启泰城春晖堂的掌柜。这一次白析皓来启泰城,神情之间仰郁寡欢,吴钩察言观色,便想着讨师傅欢心。那美人珍宝,以白析皓的能耐,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哪里需要他来孝敬,想来想去,只有寻些疑难杂症来讨师傅欢心。需知医者遇着怪病,便如酒徒见佳酿,老饕闻肉香一般,那等乐趣,非寻常事可比。果不其然,免费看诊的消息一传出去,虽说遇着众多混水摸鱼之辈,然也让白析皓遇着一两例怪病,果然心情大好。
 
   谁知看诊却碰上这般百年难遇的怪事。吴钩悄悄地瞧那榻上之人,长相之美,真令人膛目结舌。然再美又有个屁用?那人瞧着脸色颓败,胸口不起伏,死气环绕,分明一具尸体,师傅却竟然如获珍宝,忙不迭地要来医治他。吴钩心里七上八下,忍不住多了嘴,道:“师傅,那,那外头的小子嚷嚷着,他,他家主子已然过世多时了……”
 
   他一句话没说完,却觉猴头一紧,整个人被白析皓单手掐着抵到墙上,抬头见到自己师傅一双眼睛似要冒火一般,从牙缝里挤出话道:“他还没死呢!明白了吗?还没死呢!”
   吴钩几近窒息,吓得瑟瑟发抖,忙不迭地点头,这才喉咙一松,腿一软,抚着胸膛拼命咳嗽起来,却听见白析皓幽幽地道:“便是我死了,他也不会死,快去准备,将我的针盒拿来。”
 
   吴钩只觉心里说不出的怪异,却不敢多言,屁滚尿流地跌爬出去,吩咐外头伙计将白析皓要的东西备齐整了,送入房中,自己亲自捧了白析皓的针盒,送了过来。一进门,却见一张写满字的纸条迎面飞来,吴钩一抓,拿过来一看,却是一张字迹龙飞凤舞的药方。白析皓凝视着床上那具尸首,头也不抬,淡淡地道:“按方子煎药,一个时辰后送过来,将我前段时候炼的那些药丸全数拿来,备好热水。”
 
   吴钩心头一跳,战战兢兢地道:“师傅,您前些时候炼的药丸珍贵异常,几十味珍稀药材,统共才炼了八九,尽数,尽数拿来,这……”
   白析皓道:“那药叫什么名字?”
   吴钩赔笑道:“思墨。”
   白析皓温柔地看着床上那人,微笑道:“是啊,名为思墨,他就是墨存,要不给他,还待给何人?”
   吴钩吓一跳,不由张大了嘴,朝那床上躺着的人瞧去,却被白析皓回头狠狠一瞪,喝道:“还不快去!”
   “是。”吴钩收敛了心神,忙应了声,回头跑了出去。
 
   他跑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正瞧见白析皓无比轻柔地揭开床上那人的衣襟,脸上带着微笑,嘴里喃喃说着什么,瞧那模样,多半是安慰人莫怕不疼之类的废话。只是那床上的,却分明无法听见,那声声的安慰,那动作的轻柔,早已注定无法被人所感知和回应,白析皓却全然不理,眼底眉间,只有满溢的深情。吴钩瞧了,心里莫名其妙难过起来,叹了口气,转身跑了开去。
 
   白析皓手开的药方,自是精巧异常。吴钩一面瞧着,一面赞叹,亲自去前面铺子抓齐了药,再命伙计点了小炭炉,自己掌了蒲扇看着。他按着次序将先煎后煎之药弄好,忙了一通,起身掏出钥匙,到店铺里房暗格内开了锁,将藏在里面的那一瓶珍贵异常的“思墨”拿了出来。一出门,正要唤哪个伙计看着火,自己送去内房,一回头,却见角落里蹲着一个小人儿,眨巴着黑漆漆的眼珠子,可怜巴巴地瞧着自己,正是才刚那位将主子领出去的小奴才,
 
   吴钩心里一软,今儿个诸事,虽说尽是由这个小孩儿引起,可冥冥中自有天意,却怪不得他身上。再看他衣裳破损甚多,脸上身上尽是污渍,才刚自己一探,似乎双臂还受了伤。他叹了口气,朝那孩子招招手,道:“过来。”
 
   小宝儿立即站起来,三步两步跑了过去,道:“掌柜大叔,我,我主子呢?几时将我主子还,还我?”
   吴钩心道,见着了白析皓那一脸痴情状,此生只怕,都别只望他能将里头那具尸首还给你了,可这话当着个孩子却不好说,他便换了口气道:“在里头呢,我师傅,也即是白神医,正,正在给他施诊。”
   “可,可主子明明已经……”小宝儿困惑地皱起眉头。
 
   “我知道,”吴钩打断他,道:“可眼下的情形却是,我师傅觉着他没死。”
   小宝儿疑惑地瞪大眼睛,道:“他,他不是天下第一神医吗?如何,如何连人死活都分不清”
   吴钩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头发道:“你还小,不知道除去神医这样的名号,他也不过是个痴人罢了。”
   小宝儿仍是疑惑不解,吴钩噗嗤一笑,道:“我怎么给你个小孩儿将这些个事,罢了,你随我悄悄儿瞧去,只许瞧,不许出声,出了什么事,我可保不了你。”
   小宝儿点点头,吴钩瞧了瞧药候差不多了,拿棉布裹手,将药汁倒在一只瓷碗里,拿托盘端了,示意小宝儿随他而来。
 
   二人穿过过堂,来到后院,还没进到厢房,却被迎面飞来的一本医术险些砸中了药碗。幸好吴钩反应极快,堪堪避开,却听见里面一人低声嘟囔着:“那本也没有,这本也没有,汤炙之术,到底是什么?中极穴、天突穴、肩井穴,明明是这三处下针,为何会没有反应?”
   吴钩脸色一变,命小宝儿呆在一旁,自己端了药碗立即抢步进去,却见满屋子医书纷飞,榻上那人,衣裳尽解,肩头以下,直至丹田的十二处穴道被白析皓特制的银针锁住,白析皓脸色惨白手有些发颤,在那床头焦急地翻阅一本本医书,抬头一见他,骂道:“你哪去了,快将药汁给我!”
 
   吴钩心里担心得紧,却不敢多说一句,忙将手上药汁并药瓶递上,白析皓一手接过,有甩手丢过来一张方子,命道:“将这方子中的药熬成一大浴桶,再将十二块铜片烧热了送来,快!”
   吴钩一见之下,登时心跳如鼓,道:“师傅,这,这莫非是上古的汤炙之术?”
   白析皓眼含红丝,道:“少废话,快去准备!”
   吴钩忧心道:“这,这法子失传已久,灵验与否,并无人知晓……”
 
   “我自然晓得,”白析皓转头,眼神炙热地看着他,哑声道:“上古之法,仓促之间,何处得寻?这,这是我白析皓拟定的新汤炙之术。”
   吴钩喃喃道:“师傅,这……”
   白析皓吼道:“便是只有万分之一,我也要放手试试!”
   吴钩倒退了一步,低头道:“是,我这就去准备。”
 
                  第 41 章
 
   一大桶药送了进去,十二片铜片送了进去,药铺前院廊下一字排开十几个药煲,按着白析皓拟定的方子,轮流熬着汤药源源不断地送进后院。铺子里珍藏的那个珍贵药材,便是宫里太医院也未必有的稀罕东西,如今便如不要钱一样全搜刮了出来。吴钩心疼得暗自念佛,可却也无可奈何,谁让这铺子统共挂着一个“春晖堂”的牌子?整个天启朝,大小州府一百来个“春晖堂”,都只有一个老板,那就是姓白,只要他高兴,便是将春晖堂拆拆卖了,旁人也来不得半点微词。
 
   吴钩在廊下忙得满头大汗,指点着伙计们这个药要如何煎,那个药如何下,更加要防着人冲进后院打扰了白析皓。据他观察,白析皓此刻已然状若癔症,将大好的药物,白白浪费在个死人身上不说,耗尽心力医治那无果之事,一腔怨怒势必无处宣泄,此时若中途再跑进一个半个没眼力劲的,惹恼了白析皓,做了那替死鬼,岂不愿望?
 
   而那所谓的上古汤炙之法,早已失传,古代医书中偶见记载,却从未见过其用何种药物,如何操作,何时见效。此时白析皓弄个自己的新汤炙之法,便是瞧着妙不可言,其大胆创新之处非一般医者能想,然又有何用?神医神医,再也能耐,可也不能起死回生不是?
 
   吴钩心下叹息,尤其是猜着那十二片铜片,便是以自身内力,贴入三焦经十二个穴道,略通医术之人均知,三焦者,总领五脏、六腑、荣卫、经络、内外左右之气也。所谓三焦通,则内外左右上下皆通也,其于周身灌体,和内调外、荣左养右、导上宣下,莫大于此者。然寻常练武之人却也明白,内功运气,走三焦经一脉,最是凶险异常,一个不小心,便容易走火入魔。如今白析皓以内力将铜片炙热,贴入人体三焦经十二个穴道,再佐以药汤烹煮,银针隔绝中极穴、天突穴、肩井穴三处穴道,三种疗法根本风牛马不相及,如何能融会贯通,并行之有效?吴钩习医数十载,从未见有人将这几种疗法用于一人身上,若按常理推断,这几种法子,无论施针、贴铜片仰或烹煮,所行穴道,均令人痛楚异常,便是无病无灾之人,这么折腾下来,怕也难以抵挡,何况是有病之人?他暗自擦了把汗,心道幸亏对象是个死人,怎么折腾,也无知无觉,要不然,这番苦楚受下来,便是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