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扫墓+番外 作者:吴沉水(下)

字体:[ ]

 
 
 
  第 40 章
 
  “是林家传媳不传子的翡翠,你如果喜欢,我就拍回来给你。”
 
  夏兆柏说出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不得而知,但他的眼中,却透着说不出的温柔、隐约的期待、不知原因的执着,还有目标明确的坚定。这些糅杂在一起,令我瞬间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仿佛在这一刻,他借着句话,在说着另外一些什么。这另外一些什么,不仅是我想知道的,却也是他亟待我去明了的。
 
  我摇摇头,将这种奇怪的感觉排除出脑,它太危险,令我霎时有与夏兆柏惺惺相惜的错觉。我垂下头,继续将面前那本《神曲》翻得哗啦乱响,漫不经心地说:“谢谢,我不喜欢收藏女式首饰,也不懂鉴赏翡翠这种东西。”
  “去看看无妨,那挂翡翠项链,当年我见过林夫人戴过,颗颗翡翠都是极品货色,串在一块极为难得。也许你看了会喜欢呢?”夏兆柏又将手搭在我肩膀上,不动声色地揽住我,微笑着:“就算不看翡翠,也有很多其他东西看,对了,这一次有对明代的炕桌屏风,你不是很喜欢那种东西吗?”
 
  “喜欢不定要买,”我合上书,淡淡地:“不过我没去过拍卖行,会有很多人吗?”
  这听在夏兆柏耳里,立即被解释成我假装平淡,却掩盖不住内里的跃跃欲试。他笑了起来,揽紧了我,贴着我的耳朵说:“应该会,但没关系,我有专门的投资经纪,看中什么,让他举牌就行,我们只在一旁的贵宾室看就好。”
  我抿紧嘴唇,默不作声,任由他拉着我的手出门。九月底本港的阳光仍然很强,一出空调房,竟然有种瞬间皮肤被灼伤的错觉。门口他的助手保镖司机几人早已候着,见他出来,也不多话,立即有人训练有素地开车门。我不与他谦让,自己先坐上去,夏兆柏随后坐在我的旁边,仍旧拉了我的手,对司机微笑说:“走吧,去拍卖行。”
 
  他大概已安排人先行到地方,我们一停车,便从里面跑出西装革履几人过来殷勤迎接。夏兆柏先下车,在众目睽睽之下,风度翩翩地迎我下车。他虽与我未有肢体接触,但那样神情举止,再加上他向来狼藉的名声,由不得旁人不作迤逦联想。我瞪他一眼,抢先步,自行入内,拍卖行我以前来过好几次,自然熟门熟路,身后传来急促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夏兆柏赶了上来,果然不会便听见他低声说:“别走那么快。”
  我身形一顿,他闪身越过我,却冷不防伸手过来,牢牢攥紧我的,我一惊,这等公众场合,怎么夏兆柏竟然毫不顾及?
  他握着的我手,轻轻摩挲一番,忽然回头对我微微一笑,说:“这样拉着你才对。”
  我一呆,随即明白他话里意思,脸颊微热,却挣不开他的手,哑声说:“别这样,我不习惯。”
 
  “阿柏,你来了——”旁边忽然有人喊他,声音悠扬悦耳,人漂亮精致,只可惜美人却在看到我的瞬间变了脸,犹如金属擦过冷弦,刚刚动人如大提琴的音调骤然变得又冷又涩:“他,他怎么也来了?”
  我叹了口气,俊清啊俊清,我见你都没如见鬼,你又何必如此吝啬基本的礼貌,对我的嫌恶,竟然连掩饰都做不到?
  夏兆柏在瞬间身上有细微凝固,缓缓转过身,冷漠地说:“林先生,好像应该我问你,你怎么来了,更妥当些吧?”
  “我,我来看看……”
  林俊清脸颊那漂亮的弧线变得僵硬,胸口起伏,目光古怪地看着我,似乎暗含着复杂的情绪。我淡淡笑,这孩子,以前还懂得将对我的不爽深埋起来,怎么现在长大了,却越活越不如从前?我朝他微微点头,轻声说:“好久不见,林医师。”
 
  他并不作答,却只看着我,似乎欲言又止,我心里奇怪,旧日对他的情愫即便荡然无存,但那情分却还在,几乎下意识的,我就要上前一步,问他怎么了。却觉手上一紧,一回头,夏兆柏一身寒气地看着林俊清,斜睨了我一眼,满眼不悦。
  我楞了楞,便没再上前,倒是林俊清咬下嘴唇,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说:“阿柏,我想跟这位简先生,单独几句话,可以吗?”
  “不行。”夏兆柏冷声回绝,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补充了一句:“小逸还小,不习惯跟陌生人打交道,有什么话跟我说也一样。”
 
  我确实也不想跟俊清多说话,顺水推舟地点了点头:“对不起了,林医师。”
  林俊清没有多大失望,只是苦笑下,说:“阿柏,你又何必做到这一步?我不会对他做什么……”
  “但我不能保证你不会说什么。”夏兆柏看着我,温言说:“小逸是个敏感的孩子,我不想他因为些无谓的事不开心。”
  林俊清有些凄然地笑笑,喃喃地说:“我从没想过,你可以对一个人到这种程度。”
  “这是我的事。”夏兆柏微微一笑,说:“拍卖会已经开始了,你若没事,该先进去,不然等下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拍走,可得不偿失。”
  林俊清冷哼一声,盯着他说:“不劳费心,我这个人很念旧,该我们林家的,我不会让它落到外姓人手里。”
  “是吗?那先预祝你得偿所愿。”夏兆柏不再多话,轻视一笑,柔声对我说:“小逸,我们进去吧。”
 
  我默不作声跟着夏兆柏走入为他备好的贵宾室内,那里有舒适沙发,高清屏幕,播放拍卖厅的现场状况。我们进去的时候,拍卖其实已经开始,只是前面的那些东西我并不感兴趣,夏兆柏仿佛也不是很在意,只陪着我坐在那说笑谈天。我一瞥过去,却看到屏幕上抹窈窕的性身影,竟然是那日撞见的萨琳娜,这倒是没有想过的。我尚有狐疑,却见林俊清施施然走了进去,他与萨琳娜分明已经相互碰面,却彼此一扭头,假装不认识。我“咦”了一声,在记忆中,我与萨琳娜相识多年,后又订婚,俊清自小长在我身边,以前大家聚会过不知多少次,从来也没觉得这两人关系差到等程度,难道我死后,又发生什么事么?
 
  “怎么了?”我面前搁上一杯热腾腾的饮品,我一看,竟然是热可可。夏兆柏走过来坐我旁边,一瞥那个屏幕,冷哼了一声:“今天倒是人齐。”
  我不动声色地打量他,夏兆柏冲我温良一笑,拍拍我的手背,说:“别担心,就凭他们几个,不算什么。你若看上什么东西,我一定能替你拍下来。”
  “我没什么喜欢的。”我淡淡地翻着那本画册,说:“我是穷人家的孩子,多了件贵重玩意,反倒多份风险,你没听过怀璧其罪吗?”
 
  “你这傻孩子。”夏兆柏呵呵低笑起来,却柔声说:“我给你的,你只管收下,不一定放家里,放我那或是保险箱都行。这样,如果哪一天我不能照顾你了,你也不会心里没底。”
  我莫名一惊,抬头看他,夏兆柏揉揉我的头发,说:“人有旦夕祸福,今日不知明日事,但未雨绸缪,什么时候都是必要的。”
  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夏兆柏伸手搂住我,眷恋地摩挲着我的臂膀,柔声说:“不过你不用操心,一切我都给你安排好了。这一辈子,你只要好好生活,快乐无忧就行。不要拒绝我的好意,好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夏兆柏太过温情,温情到宛若脉脉春水,即便其中蕴含着跋扈专横,但在这一刻,也让那温情中流淌着的淡淡忧伤所冲散。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事,经历与经历重叠在一起,记忆与记忆又能相互弥合,我忽然感到,那些原本的恨意和隔阂,竟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浓厚深重,竟然也能在霎时间渐渐消散。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对熟悉之人的由衷感叹。是啊,我们都经历过生死,都知道什么是朝不保夕,都没有安全感,我们除去那些纠葛、仇恨、爱与不爱的羁勒、罪与救赎的原宥,我们其实,还曾经是朋友,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人,是彼此久到你已经无法忽略的熟人。
  对着这样一个熟人,我原本准备好说的话,那些严词拒绝,那些彰显自我的话,忽然说不出口。
 
  他目光柔柔地看着我,眼中竟然有隐忍和祈求。这一刻,我知道,他心里在怕,他实在怕我再说出“我跟你什么关系,我不用你瞎操心”之类的话。他实在怕我拒绝,他夏兆柏,也并非神人,他也会疼,会受伤,他将心底柔软的部分展现给我,他祈求我,至少在这一刻,不要那么没有顾虑地伤害。
 
  “他也许,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刀枪不入。”
  黎笙的话骤然间闪现在我脑海,我叹了口气,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什么之前,却已经埋首靠在他的肩膀上。
  夏兆柏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地捧起我的脸,轻轻地亲吻我的脸颊,辗转着触及我的唇,只蜻蜓水,随后把我抱紧,埋头在我的肩膀处微微喘息,我闭上眼,又睁开,夏兆柏身上的热量,那克制和压抑清晰传达给我。我又叹了一口气,推推他:“你说的那挂东西开始拍了。”
 
  夏兆柏迅速起来,与我一道注视荧屏。那挂翡翠项链,在黑色鹅绒衬托下,在射灯光线的照射下璀璨莹润,不可方物。它一出现,便吸引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而拍卖价格,也从三百万一路飙升,我看见坐在前排的俊清和萨琳娜相互竞拍,俊清脸上虽然云淡风轻,但那举牌的手,却分明青筋凸起。在我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微微耸肩,这是他的习惯动作,从小他若是紧张便会如此。蹙眉看着两人,一挂项链会引来夏兆柏的注意本就在意料之中,但俊清和萨琳娜却是为何?他二人虽然现在也算有钱人,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对陈成涵样的世家子弟都不是件小事,何况对他们二人?这挂翡翠项链就么重要?重要到为它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大概看到我眼中的疑惑,夏兆柏轻笑道:“原来,林医师出手么阔绰,莫非当年林氏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资产,偷偷转到他名下了?”
  我转头看他,夏兆柏微笑说:“有也不奇怪,依着林俊清的本性,恐怕世东在的时候,他就开始偷偷给自己弄钱。”
  我心里微微酸痛,半响才说:“这个,林先生,以前很疼爱这个堂弟,要钱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又何必……”
  “你不懂。”夏兆柏说:“自己的钱和世东给的钱是两回事。”他盯着屏幕,忽然一笑,说:“有趣,有人在跟他们抢。”
  我抬起头,果然,大厅内有专职的代理人频频举牌,与他们二人一道竞拍,翡翠项链的价格已经飙升至八百万,这个价位,萨琳娜已经难以维持风雅姿态,恶狠狠地如同被人激怒的母老虎一般。林俊清也无法再风轻云淡,一脸铁青,却犹如赌徒一样目光疯狂专注。
 
  我皱了眉头,我的本意可不是为了将这两人弄到破产。我转头看看夏兆柏,问:“你不买?”
  “你没说要不要啊。”夏兆柏淡笑着说:“你如果要,我才买。”
  我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只能继续盯着屏幕,那个神秘的竞拍者已经将价格抬到九百万,萨琳娜咒骂一句,愤愤然举起牌子,大声道:“一千万!”
  大厅内全场哗然,我大惑不解,说:“萨琳娜疯了?就算喜欢这个东西,也犯不着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夏兆柏摸摸领结,笑着说:“她想当林家媳妇想疯了,可没那个福气,现在把个信物拍回去,没事哄自个玩也好。”
 
  我心下大惊,脱口而出:“不可能,她和林世东不是……”
  “不是情侣关系?”夏兆柏笑了起来:“那是林世东一厢情愿的想法,人家女孩子到底怎么想,那是另一回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