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盛世华章+番外 作者:thaty(上)

字体:[ ]

盛世华章
  作者:thaty
 
  001 初始
 
  颢 永顺十六年秋
  垂髫少年倚树而做,乌眸半眯,看似悠闲,实则是在发呆……
  四岁到八岁,四年时光转瞬即逝,但当独自一人时,他仍会恍惚得如在梦中,可无数事实告诉他,此刻,他,站在这个地方,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并非一场白日梦!
  以他五岁开蒙到现在看的史书,再加上道听途说来的乡间野史,这世界的历史一直到汉都是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一样的,可是在两晋之后,并没有出现外族入侵中原这样的情况,也就没有发生大面积的分裂,紧跟着的是一个陈姓将军异军突起,建立了绵延国运三百多年的梁朝。
  梁朝末年某封疆大吏反叛,繁华富饶的梁朝陷入内乱,在七十多年的分裂之后,一个孙姓诸侯建立了佑朝。再然后就是火戎一族入侵,灭了佑朝,中原大地在外族统治了五十多年之后,被本朝太祖赵有功夺回了汉家江山。不过火戎一族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退出关外之后,与原草原上的遗民会合,建立了金焱汗国。
  换言之虽然表面上已是面目全非,可即便是对历史无甚研究的杨鲲鹏也能发觉,这个世界的历史其实仍旧和另一个世界走在同样的车道上,只是施行的人略有不同,建立的国家名称迥异而已。
  便如现在,颢朝和明朝相似到诡异的地步,小方面杨鲲鹏没那么细心,可大的方面如东厂、锦衣卫这种明朝知名特产,颢朝都有。而他这个身体的老爹,正是一位山西行都司大同都卫*下所辖的世袭千户!
  明朝卫所制下的军户可是有名的,不过现在是颢朝卫所制下的军户了……
  “大公子,时间不早了,回去吧。”杨鲲鹏正在那发呆,旁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过来躬身招呼着。
  相比起杨鲲鹏现在的灰头土脸一身狼狈,这少年一身灰布短衣打扮,黑色方巾扎头,腰间挎着一把戒刀,干净利索,谈不上让人如何惊艳,却自有一股英气,更难得的是,少年丝毫没有这个年纪青年人该有的轻浮和油滑,气质沉稳内敛。唯一遗憾的是,大概是过于成熟了,所以看上去有些阴沉兼不近人情。
  “嗯。”杨鲲鹏也并非第一次在思考的时候被打断了,所以倒是也没被吓一跳,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当先朝着坎儿堡走去。
  少年跟在他身后,小心的控制着步子,不让自己超过杨鲲鹏。
  看他如此谨慎小心,杨鲲鹏不由得翻个白眼——
  此时跟在他身后的人名叫冯子震,长了他九岁,正是他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同时还是让他囧囧有神的人,因为从《大颢律》上讲,这个冯子震,正是他杨鲲鹏的男妾!
  不过,他醒来时身体不过四岁,因而冯子震的身份绝对不是因为身体的前主人贪恋男色,造成如此情况的,其实是因为一个异常狗血的原因——冲喜!
  话说,杨鲲鹏之父,也就是现任的坎儿堡千户杨八福家中有一妻二妾,可是到了他三十岁上,三个老婆生了四个女孩,就是没有男孩,这让杨八福可是急得上窜下跳,终是在三十二岁时得了一个王半仙的不知道什么指点,让他的正房夫人得以产下一子,便是杨鲲鹏。
  无奈杨鲲鹏生下来便先天不良,不但发育缓慢,兼且体弱多病。在他四岁时,这个先天不良的孩子生了一场大病,杨八福又得了那个王半仙的指点,说杨鲲鹏生来福薄,需给他找个福缘深厚的托着。也就是要给杨鲲鹏冲喜,在交给了杨八福一个生辰八字之后,王半仙甚至“特意叮嘱”,言道即便找不到女孩,男孩也是一样的,重要的是找到八字相符的人……
  凑巧的是,冯子震当年家中遭了旱灾,一家人逃荒到了大同府,偏偏就让到处寻人不得的杨八福找到了冯子震。颢朝也是男风盛行,江南一带男子婚配可由当地官府出具婚书,北方虽然没有如此放纵,可家中有个男妾宠娈也并非新鲜事。再加上当时杨家人急着救命,男女这些事更加只是小问题而已。
  冯子震“嫁”进杨家的第二天,杨鲲鹏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可算是皆大欢喜。不过,这皮囊虽还是杨家长子的没错,里边的魂魄却已经变了样!
  虽然名分早定,冯子震在杨家却并没有被当男妾对待,就杨鲲鹏看来,他父母还有两个姨娘,倒是拿他当个儿子宠,这里边固然因为是他救了自己儿子的感恩,也是怜悯他的身世。他也撞见过几回听他老子议论,说是等杨鲲鹏成年后就将当初的买妾文书交还给冯子震,到时候如果他愿意留下,就收冯子震当个义子。
  而冯子震本人大概是小时候经历得多,所以也是懂事得很,无论人前背后都以仆役自持。
  ××××
  总算是走到了坎儿堡,这堡子里三分之二是民户,三分之一是军户,杨鲲鹏的家就是这里的千户所,不过从第一天能够自由行动起,杨鲲鹏便丝毫也没有他家是一个军事场所的感觉,如果不是他爹隔三岔五的还会在院子里练练棍棒刀枪,且从他五岁开始也给他找了个老师教枪棒,他八成早忘了他爹是个行伍出身了,根本就是一个地主老财,而且还是最偏远山区里边的地主老财……
  如今,杨鲲鹏更是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千户所的战斗力——
  一千一百二十人的定额,除去逃跑的,吃空额的,再除去老弱病残,青壮总共也就六百出头,而且这是青壮!不是战斗力!这些青壮不过是一群农夫而已,手上的老茧都是抡锄头抡出来的,你上他们上阵杀敌,结果临阵脱逃还是好的,指不定就为了逃命把自己人都砍了……
  真正能打仗的也就三十二人而已~
  至于为什么杨鲲鹏知道的数字这么精确?因为很简单,这三十二人里有十七个是他家的家丁,十五个里边有八个是还算健壮的百户,最后的七个则是百户的兄弟子侄。
  不过,他家的家丁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家奴之流,如果有一天他爹真的上了战场,这些人都是亲兵。他们都是杨八福自己出银钱养着的,每月有饷银可拿,逢年过节有添饷,病了残了杨八福管治管养,若是死了,杨八福不但会给他家中父母妻儿一笔不菲的安家费,还会帮他们照顾安置。
  这些人是家丁,是亲兵,也可以说是私兵是兄弟,他们大多是百户家没有继承权的庶子,或者是他爹特别在军户中选出的身强力壮的男丁。而现在,被安排每日和杨鲲鹏戏耍的十几个男孩,其实也就是杨鲲鹏未来继承千户后的家丁后备军。
  都说古人质朴,但其实杨鲲鹏每天遵从老爹的命令和一群乡野小子胡混,却丝毫轻松感也无。那些小鬼都在肆意的表现自己,打压同伴,他们虽小却都了解,倘若杨鲲鹏看不上他们,那他们未来的路只能是和其他普通军户一样,娶一个面黄肌瘦的老婆,然后面朝黄土背朝天,苦熬苦干一年,最后却吃不上饱饭。
  孩子们之间的竞争是异常激烈的,私底下小动作使绊子也不是新鲜事,一开始还对他们异常轻视的杨鲲鹏在被绕进去了几次后,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那个时候他也总算是知道了他老爹为什么死按着他出来玩耍了。
  既是为了让他和未来的亲兵们培养感情,也是为了让他这个“被过分保护的少爷 羔 子”见见世面……
  今日,玩成了个土蛋的杨鲲鹏只想着快回家洗漱一番。谁知,刚进家门他就见门口马厩里多了一头干瘦的灰驴。马匹在颢朝是被严格管制的,不但难买而且昂贵,即便他家是世袭千户,家中也不过有一匹劣马,寻常百姓人家出门行走多是骑驴。而这头灰驴,杨鲲鹏也认识,正是他二叔杨兴旺家的驴子。
  看到这驴子,杨鲲鹏的眉毛不自觉的挑了一下。他对这位二叔的印象可不好。杨兴旺不单是好吃懒做,而且好赌好色还是个烂酒鬼,除了毒 品因为还没有广为流传,所以他没沾上,其余的坏毛病他是全有了。
  每次来家里,他都是来要钱要粮的,记得去年春节,杨兴旺顶门来要钱,杨八福也是气狠了,当时没给。杨兴旺竟然在他们家大门口脱 光了衣服撒泼打滚 ,一个大男人痛哭流涕,要死要活。
  四周相邻的都是杨八福手下的百户,都知道杨兴旺是个什么德行,同情他的人是一个没有。可是杨八福委实觉得太过丢脸,无奈给了他银钱,后来有人说那钱当晚就让他花在某个私 娼的肚皮上了,杨八福气是气,却也无可奈何。
  说也奇怪,杨兴旺是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可就是这头老得毛都快掉光了的老驴没让他卖掉。
  “妞 儿回来了?”败家二叔来了,杨鲲鹏知道是没法洗澡了,正要回自己的东厢小屋,他的母亲王氏端着一笸箩黄豆走出来了。
  杨鲲鹏立刻涨红了小脸,他小时候(其实现在也是小时候)三天两头生病,杨八福就给他起了个女孩的小名,民间传说这样孩子不会被鬼差惦记着:“娘~都说了别这样叫我了。”
  “我家大郎*害羞了?”吴氏拉着个穿红肚兜的小男孩,腰上系着围裙从灶间走了出来,一把接走了王氏的笸箩,“姐姐这几日身子不适,还是歇着吧。”
  王氏也不客气,笑着点点头,抱起男孩递给了杨鲲鹏身后的冯子震:“子震先把虎子带去妞 儿房里吧,他二叔来了,妞 儿该去见礼,晚上的饭食稍后我给你们端过去。”虽然这长辈没什么体面,可是于礼来说杨鲲鹏还是要去见。
  冯子震点点头,抱着虎头虎脑人如其名的虎子(大号杨有功)去了后院。他家不是高门大宅,日常洒扫做饭都是两个姨娘还有王氏自己打理,只逢些大日子的时候,才会让家丁们的妻子过来帮忙。
  另一个姨娘赵氏又有了身孕,且眼看着就要生了,因此现在才只有两个女人打理。杨鲲鹏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老爹一妻二妾说不准就有些电视上上演的后院之争,可谁知道,三个女人相处融洽,就是四个姐姐在出嫁前也是感情深厚,根本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其他人家也大多是妻妾和睦,少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于是不由感叹,电视剧果然是误人子弟,只能做娱乐不能当真……
  王氏拉着儿子正要朝正房去,却被杨鲲鹏拉了一下衣袖。
  “娘,您今日不舒服?”
  “无碍的,就是做晚上受了点寒,今天有些头疼,过两天就好了。”
  “那您就先回去休息吧,不过是给二叔见礼,儿子自己能应付的。”
  王氏有些犹豫,可是却又拧不过杨鲲鹏,结果还是答应了先回屋。杨鲲鹏扶着母亲到了后院,看她躺下才退出来。另一个世界的他父母早逝,如今既得重生,过去没机会做现在却是能够弥补了……王氏看着近些年身体越发健康懂事的儿子,便是入睡,面上也满是心满意足的微笑。
  到了主屋客厅,杨鲲鹏正看见自己爹和二叔坐在那端着茶水说话。杨八福长的不像个戍边的千户,四十出头的年纪山羊胡还是黑黝黝的,如果不听他谈吐,不知他身份,谁都会以为他是个文士。不过杨鲲鹏倒是听说他爹早些年确实是让大姑娘小媳妇惦记着的俊俏儿郎,就是现在也是个美中年。
  至于他二叔,年纪比他爹小五岁,可是容貌却苍老上不少,而且双眼昏黄,眼皮浮肿,一副胡须也脏污纠结。这两个兄弟坐在一起仔细看才能依稀找出两分相似……
  杨鲲鹏发现自己老爹面色有些不妥,可是想想二叔过去的行径,也就没放在心上。恭恭敬敬的朝杨兴旺行了个礼,一抬头,却与这位二叔瞧了个对眼,见他抬头,二叔便立刻忙不迭的扭过脸,和杨八福说些什么“大哥好福气啊”之类。
  杨鲲鹏挑眉,请示后杨八福之后离开了。于这位二叔的表现上,杨鲲鹏却是疑惑的,每次见他,总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竟是在怨恨夹杂着恐惧,异常……诡异的眼神。
  待杨鲲鹏回到后院,冯子震早就为他打好了水。
  “虎子呢?”
  “二少爷睡下了。”
  “嗯?”杨鲲鹏愣了一下,他这个现年三岁的弟弟可是个天生的混世魔王,尚在襁褓时便异常的能折腾,除了喝奶时老实,其他时候一天照六顿的闹,绝对是闹腾得家宅不宁的顶级人物,“你原来还有这么一手?”杨鲲鹏捶了冯子震的小肚子一下(个头太矮,没法捶肩头),“怎么不早说?这都闹腾了家里三年了,你才显了身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