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男妾+番外 作者:花花酱

字体:[ ]

 
备注:文案 
病逝第七日,宋明曦的鬼魂返回家中,只想再看心爱的女人最后一眼,不料却意外得知自己的真正死因,还眼睁睁看着陪伴自己十年的男妾无辜被杀。盛怒之下,宋明曦化为厉鬼,就在即将报仇之际,他跌进冰冷的深渊里,重生了。
宋明曦重生到两年前,他落湖溺水的那一天。
一切阴谋还没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
文案无力囧这其实就是一个渣攻重生,然后努力洗白白的狗血故事。有存稿,不要大意地跳进来!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明曦卓青 ┃ 配角:宋明晖淮乐许柔霜顾滨 ┃ 其它:重生年下
==================
 
  ☆、第1章 背景
 
  天地初开之时,世界分东、西两陆,以北海为界,有长桥互通。东陆物产丰饶,珍禽异兽无数,奇花异木万种,极宜人居。然,陆上每至冬季便弥漫一股瘴气,日升夜沉,来年开春即消。此气浓白无味,所过之处牲畜花草无伤,人人皆以无碍,又思西陆土壤贫瘠,日日艰辛劳作,而所获甚少,便决意东迁。及至迁居于此,冬至,男子均无异状,而女子病倒无数,待到来年春归,陆上幸存女子仅余来时之十一。及此,众人方悟冬日瘴气于男子无害,于女子则致命,于是众议沿途再返西陆。奈何迁居日久,西陆已为海外流民所占,重返必引起一场征战。
  其时,东陆于琰帝李璟统治之下,骠骑大将军薛鱼以男子之身封后,万民哗然。有好事者妄议,瘴气专害女子之怪事为天神降罪,警示琰帝不应罔顾伦常,执娶男后。一时诸多流言肆虐王城,众说纷纭。薛鱼求于帝,愿徒步攀登东陆神山凤栖,燃香诵经百日,以息天神之怒。
  帝允。
  百日期满,天地异色,有七彩祥云滚滚东来,其上凌驾一男子,华衣广袖,绶带飘然。薛鱼三拜九叩,男子默视而笑,俄顷,拈指一点,薛鱼惊觉眉间剧痛,睁目坐起,方知是梦。
  翌日,对镜梳洗,却见两眉之间凸现一红点,手抹不去,濯之愈艳。
  是夜,薛鱼与帝欢好,琰帝见其眉间红点莹光冶艳,情动越盛。
  月余,薛鱼有孕,帝甚奇之,薛鱼遂将梦中所见所闻俱告。原梦中男子为天神降世,有感薛鱼之诚,其力虽不足以尽收东陆之魔瘴,却可助男子怀孕产子,以保香火不断。
  足月,薛鱼诞下双生子,一子额头光洁无瑕,一子眉间一点朱砂。琰帝闻之大悦,即诏天下尽散后宫,专宠薛鱼,且封男子眉间有红点者为神裔,与皇族同尊。
  神裔者,身为男,可孕子,眉间一点朱砂红痣,情动则艳。
  而后,东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环内陆之瘴气渐去,女子益增,神裔一脉亦得以流传。
 
  ☆、第2章 楔子
 
  “妹妹,你说邪不邪门儿?好好的一家人突然一个接一个地……”
  “是啊,老夫人年纪大也就罢了,怎么连大少爷和二少爷都……”
  日落后晦暗不明的长廊上,远远走来两名丫鬟打扮的女子,她们一身素白,脸上未着脂粉,发间簪着几朵白花,说话表情透出古怪。
  “依我看,肯定是这府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
  年纪大一些的女子紧着手里的托盘,小心地往四下瞧。时近傍晚,院里的假山树影纵横交叠,仿佛厉鬼爪牙,女子真有些害怕,不禁低叫出声。
  她身旁的少女跟着一抖,腾出手来抓住她的胳膊,缩着声儿道,
  “姐……姐姐,你可不要吓我,你是不是……真看见什么了?”
  “妹妹莫非没见着?”
  女子往树丛深处一指,颤声道,
  “那里立着个白色人影儿,一动不动地,你……”
  “啊!”
  还不待女子说完,那少女便尖叫着夺路而逃。
  “嘿嘿,真不经吓!”
  女子露出得逞的笑,往地上啐一口,满脸不屑,
  “小蹄子,胆儿这么小,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勾搭男人。”
  尔后,她也加紧脚步匆匆穿过走廊,却不知方才胡乱指的那处树丛里,当真走出一个白色影子。
 
  ☆、第3章 头七
 
    宋明曦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他缠绵病榻一年有余,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自知命不久矣。待从一个昏沉冗长的梦境中醒来,果真就成了一缕孤魂,在宋府四下游荡。
 
    忙着张罗丧事的仆人无数次从他身体里穿过,却没有人能看见他。宋明曦浑噩茫然地在后园打转多时,无意中听见两名女子交谈。其中一人指着他,直呼看见一道白色人影。宋明曦低头看看自己,他于睡梦中溘然长逝,死时的确穿着白色亵衣。虽然他现在只是一抹黯淡幽魂,但身体的确泛出淡淡白光。他便当真相信女子看得见他,于是飘飘忽忽地跟在她身后,试图把自己未了的心愿告诉她。
 
    “喂!”
 
    “喂!”
 
    “喂、喂、喂!”
 
    宋明曦朝着女子喊了无数声,女子却充耳不闻,径直走自己的路。
 
    “简直岂有此理!你是不是想死了”
 
    宋明曦恼怒不已,抬脚就向女子踹去,当然踹了个空,自己反而失去平衡跌到女子身上,狼狈地穿透过去。
 
    哼!骗子!
 
    宋明曦再三尝试之后,终于确定女子方才不过故弄玄虚,实则根本看不见他,否则他气急败坏的狰狞模样早该把她吓个半死。
 
    宋明曦失望至极,一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好垂头丧气地继续跟着女子。
 
    女子带他弯弯绕绕地走了一大段路,直走到大堂才停下来。
 
    昔日气派堂皇的大厅此刻肃穆冷清,屋子正中垂着一道白幡,上面写着黑色醒目的“奠”字。迎门方向摆着一口金丝楠木棺材,棺盖虚合,还未钉死,以便吊唁宾客瞻仰死者遗容。一名女子跪倒在棺材下方的蒲团上,一面往里火盆里扔纸钱元宝,一面用帕子半掩住脸垂泪。
 
    “柔霜……”
 
    宋明曦眼眶一热,充斥在头脑里的混沌雾气骤然散去,思绪一瞬变得清明。他疾步奔至女子跟前,伸手去握她的肩膀。
 
    自然也毫无悬念地直直穿插过去。
 
    许柔霜完全感觉不到,瘦削的双肩轻轻颤抖,使这个本就弱不胜衣的娇俏女子更显哀戚可怜,宋明曦的心都快绞到一起。
 
    宋家的子息一向单薄,传到宋明曦一辈,便只剩他和他哥哥宋明晖两个儿子。其他旁系分支散落得很远,偶有书信往来,却是三年五载也难见上一面。宋明曦的父母早于十年前一次山贼劫道的祸事中丧生。在攫阳城富贾里占有一席之地的宋家,随着宋明曦的祖母宋老夫人,大少爷宋明晖以及二少爷宋明曦的先后离世,竟落至几乎断绝血脉的境地。
 
    现在的宋府,只剩下还未来得及被宋明曦扶上正妻位置的宠妾许柔霜,以及……
 
    想到自己的另一个妾室,宋明曦露出明显的嫌恶神色。
 
    好在他死前将其狠狠责罚一顿赶出了宋府,否则难保他死后,柔霜不受那人欺负。
 
    想到许柔霜,宋明曦的心情才平复了些。虽然现在他碰不到她,也不能与她说话,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何尝不是一种宽慰?
 
    圣人有言,“子不语怪力乱神之事。”
 
    偏偏宋明曦生前专爱看些鬼狐志怪闲书打发时间。久而久之,对人死后魂归何处,怎样托生转世之事也略知一二。不记得是哪本书上讲过,人死后鬼魂会在第七日重返家中,与阳世的一切做最后告别,自此步入阴界,斩断人世一切羁绊,是为“头七”。
 
    宋明曦掐着手指算了算,今日正好是他的“头七”,是他最后流连于人间的日子。
 
    等到明日太阳升起,他魂归地府,世间便彻底没有宋明曦这个人了。
 
    思及此,宋明曦难免感伤,而更令他放心不下的,是自此孤苦无依的许柔霜。
 
    “纵有再多金银钱财又如何?买不来少爷倾心相待,日夜相伴,柔霜却是连看也不愿多看一眼。”
 
    正是因为这句话,宋明曦才狠下心将另一妾室逐出宋府,盼着今后当真能与许柔霜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恨造化弄人,他年纪轻轻便死于一场来势汹涌的恶疾,如今唯一留给许柔霜的,却只剩下她看也不愿多看一眼的金银钱财。
 
    “少爷……少爷……”
 
    似是感到了他的哀恸,许柔霜的泪落得更凶,整个人伏在棺材前面,好似随时可能哭晕过去。
 
    来吊唁的人都有些看不过眼,纷纷上前劝慰她节哀顺变,莫要伤心太过累及身/体。
 
    许柔霜却恍若未闻,依旧哭得凄惨。
 
    宋明曦的心都快被她哭出来了,正在焦躁难捱之际,忽然一人穿过他的身体,伏在许柔霜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许柔霜的哭声戛然而止,苍白的脸上浮起说不出的微妙神色。随后她缓缓站起身,拈起帕子擦净脸上的泪,吩咐府里的管家招呼客人,自己却转到后堂,从偏门出了府。
 
    宋明曦直觉有事发生,立刻紧跟上去。
 
    看到门外的人时,宋明曦习惯性地皱起眉,撇下嘴角。
 
    “卓大哥怎么来了?”
 
    下一刻许柔霜就问出了他含在嘴里的问题,当真心有灵犀。
 
    “许……夫人。”
 
    来人犹豫了下,神色忐忑地唤了许柔霜夫人。
 
    宋明曦对这个称呼相当满意,嘴角不由牵起笑意。
 
    许柔霜也柔柔一笑,
 
    “卓大哥真是折煞妹妹了。你比妹妹早进门七年,我们同为妾室,你怎么能唤我夫人呢?”
 
    “夫……许……柔霜姑娘,我、我冒昧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经许柔霜一指正,卓青更加慌了神,称呼变了几变才定下来,却是更不合适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