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血色山河卷一之逍遥王+番外 作者:thaty

字体:[ ]

血色山河卷一之 逍遥王 BYthaty
 
文案
一个在现代呼风唤雨的商业皇帝却生无可恋,宁愿死在自己妻子和弟弟的阴谋之下。可不知是何原因,他的意识在此苏醒在一个混乱而激情的异度空间。那么,他会如何呢?
PS:本文的结局可能是一攻N受(到底是几个还不能确定)不能接受者甚入。
偶的贴文进度大概会比较慢,大大们请见量~~~
 
楔子
躺在病床上,萧天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而对方,孙雅,显然让他看的有些发毛,总是不自在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总看着我?”妻子受不了开了口。
“你不希望我看着你吗?”萧天微笑着反问。
他们是夫与妻,但两人的谈话却丝毫感觉不到夫妻情感的存在,非要形容的话应该说他们是相敬如宾的夫妻吧。
“……”孙雅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或者说是张皇外带狰狞。
萧天没再看她,而是将头转向了窗外,那里,他能够看到一颗茂盛的白杨。它看上去要有五十多年的树龄了,郁郁葱葱的树冠折射着金色的阳光,耀眼而迷人。
“小雅,你说,如果那颗树的树冠再大上两倍会怎么样,我是说在树木的主干不变的情况下。”
“……树干……会折断吧……”胆战心惊而又莫名其妙的孙雅断断续续的回答。
“那么,如果树冠不变而主干变细它也会折断吧……可惜,我看不到那一天了。”叹了口气,萧天躺回了病床,“前几天,几个分公司的自理权我都交给了几个‘贴心’的下属。组织家族的问题我也找了人分担,这样你今后应该就不会无聊了吧。”
“……”孙雅脸上的肌肉痉挛着,眼前这个微笑着的男人举手投足间就将她一直的努力破坏殆尽,甚至,让她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你……既然你发现了那么直接处置我好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不好过的同时,还要毁了一切?!”
“我的东西既然带不走那么就毁掉好了,而且我的一生中最讨厌两件事:一,有人背叛我;二,别人踩着我往上爬。小雅,偏偏你这两条都犯了。作为我的妻子,给我下毒。并非我中意的财产继承者,却要承袭我身后的遗产。我给过你赎罪的机会,可是你自己放弃了。如此,已经爬到半山腰的小雅啊!你不是摔下去就是继续爬,直到能够超越我……努力吧,亲爱的……”
浑身颤抖的孙雅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萧天甚至能够听到她上下牙齿打颤的声音。不过,毕竟也是个女强人,她深呼几口气之后转身跑了出去——早一步布置,在今后的权力争夺中她就能够多一分胜算,虽然,现在的她已经迟了!
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四肢更是开始不受控制,大脑也已如同一锅浆糊,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能够思考呢?!
萧天有些怪异,然后,他竟然看到了自己。或者说是他已经死去的肉体,直直的躺在病床上——这种情况……灵魂??
真是没想到啊,已经死了的我竟然第一次品尝了惊奇的味道。不过这么说的话,是不是也就有了天宫地府,轮回因果呢?这么说的话我是一定会入地狱了,竟然有些期待……那么如果轮回的话,下辈子我大概要入畜生道了吧?也好,做猫做狗可是比人自在多了!
萧天正胡思乱想着,忽然一道金光打中了他,耀眼的光芒甚至让他无法睁眼。可是,下面那群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给他急救的大夫却丝毫感觉都没有。
下地狱怎么会是金光?萧天正奇怪着,一股巨大的拉力传来,萧天被那金光拉着往上升去,穿过了屋顶,云层,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然连大气层都穿透了,看着星星们以极大的速度离自己而去。萧天索性欣赏起壮丽的宇宙美景起来,星群、星云、流星、小行星带,甚至有时候还会穿星球而过,最后,他被拖拽着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意识也陷入了黑暗之中……
再次清醒的时候,萧天觉得这地方要按中国人的神话来说绝对不会是地府,说是天宫还可信度高一些——难道神仙也有行政错误问题?
说实话,现在的情况,即便精神强悍如萧天也不知所措了。但是,短暂的思维胡乱之后,萧天总算是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又有了一个身体,而且他身上穿的是一身中国古代武将的火红色鱼鳞铠甲,足蹬一双麒麟纹的厚底战靴,腰上一条五指宽的黑色腰带闪动着忽明忽暗的红色纹样,两肩的护肩同样也是两个麒麟的脑袋,不过麒麟头上的厉角已经露了出来向左右两边平直伸出,面部表情更是呲牙咧嘴狰狞异常,脑袋上的头盔——萧天自己摘下来的——也是个麒麟盔但幸好没有那根竖直的厉角,可是那麒麟的鬃毛竟然如真实的火焰般燃烧跳跃。他左右腰间各配着一把单刀,刀鞘暗红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皮,左腰还多了两壶箭,背上背着一把近一米四长的长弓弓身也是裹上了一层暗红的皮革,另外最重要的是他的背上还背了一把戟,这戟不同于另外两样兵器的内敛大方杀机暗藏,殷红的底色上描绘着华丽的金色耀眼花纹——其实是符文,现在萧天还不知道——光华夺目扎眼异常。活着的时候,萧天曾经练习过刀法和射箭,不过都是保身而已,可是现在包括长戟在内,拿在他手里竟然都顺手异常,萧天依稀觉得这是这身体的记忆。
看看他所在的地方,也是一座空旷的中国古代园林建筑——或者说宫殿建筑更形象些——周围空无一人。
然后,就在萧天考虑是否应该自行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天罡~~~天罡神君~~~~天罡神君慢走!!”声音由远及近速度极快,可以说萧天刚刚听见声音,然后一个白胡子老头就“呼”的拍(还是五体投地那种)在了他眼前。
同时,在萧天眼前出现了几条信息:1,这老头叫这身体“天罡神君”。2,他会飞,而且速度极快。3,这里不会真是天宫吧?4他现在没胜算。
自己不能把握自己的生死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可是,现在事实放在眼前,他也没办法!!于是,萧天干脆就安安静静的停在这老头跟前听他要干什么,而且他也正感兴趣。
“总算……赶上了……”这老头从地上趴起来,满脸通红,一身的酒香——没错,不是酒臭味而是一种清淡的酒香——摇摇晃晃的抓住了萧天,“天罡神君,呵呵,轮回盘已开,老头子要送神君走了~~不过~~~不过15世轮回已经过了14世,按照您与其他三位神君的约定,嘿嘿,这一世您就不带任务走了,能够在下届逍遥百年,回来的时候还能接引凡人直接成仙~~~~这个……神君啊,老头子也帮您看了一千多年的府衙了,是不是您回来的时候也放老头子几天假啊?!”
我是天罡神君转世?——一个问号出现在了萧天的脑海中,不过也只是一瞬,因为不管他上辈子是什么,现在,他只要考虑自己的事情。而此时此刻他要考虑的事情就是“轮回”。
还要做人吗?虚伪,自私,欺骗,背叛,争斗……疲累的人生,所谓拥有一切也不过是比平常人更多禁锢和烦恼,更别说还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但是……
“我能够随心所欲?”
“嘿嘿~~~这是地罡,天煞,地煞三位神君说的。说是当初委屈了大人,如今怎么也要补偿补偿……”
“如此,走吧。”这个时候萧天其实还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情况,很多的疑问还摆在他的面前,可是,轮回也是此刻的他最好的选择了。
幸好,这轮回盘就在他身后的大厅中。这是他看到小老头转身代步后惊出一身冷汗发出的感慨——他不会飞,如果出现了什么特别状况……同时,萧天也在心中叹了口气,人,果然还是会怕死啊,虽然他现在已经死了!
轮回盘其实更像是个圆形的五彩洞窟,金绿篮红黄五中颜色各自形成一个回圈缓缓的旋转着。小老头连掐手决,打出一道道光芒,渐渐,轮回盘上也浮现出了几句符文。
“神君快进去!”
听到小老头一喊,萧天立刻窜了进去,眼前一阵五光十色,他再次背一股力量牵引着前进。
原来死亡和轮回的感觉是一样的。随即,萧天便失去了意识。
“天乙!天乙!晚了,晚了,我来晚了!”先天刚入了轮回盘另外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冲了进来。
“怎~~怎么了?”见是老朋友地甲,天乙摇摇晃晃的去拍他的肩。
“唉呀,你竟然还喝醉了!”连掐手决,往天乙身上一拍,地甲是怒火中烧,“怎么天罡神君当初就选了你这么个护神?”
“哎呀!”天乙身上立刻笼了一层薄冰,他浑身一抖冰化为水气,酒也醒了,“你怎么用阴冰冻我?这是要出神命的!”
“你!你刚刚把天罡神君的元神连同他的金神甚至连他一身神器铠甲也都转进轮回盘了,你还怪我?!”
“什么?什么?我……”天乙已经,脸上呆了呆,眼中却异彩连闪,看来是在查阅自己刚刚的经历,眨眼的功夫他脸色即已黑如锅底,“坏了,坏了~~不过……地甲啊,别光说我,我怎么看着神君依旧恍恍忽忽的。仍旧没开灵实,接引工作不是应该你负责吗?”
“这个……这个……”一直雄赳赳气昂昂的地甲泻了气,“我也没想到,前十几次都是好好的,可是这次,神君的金神、神器竟然先我一步将神君的元神唤走,就我的微末伎俩,发现不对的时候立马就赶了过来,可是你已经把神君都送走了!”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咱们向另三位神君请罪去吧。”
两个老哥俩期期艾艾的去了司明殿,可是,没想到的是三位神君并没有处罚他们。
“天罡性格霸道,但掌理仙神却要压抑自我,就让他好好发泄发泄,反正也不过是颗小星球,大不了天罡离开之后再补偿那些生灵就是了。”——地罡。
“如果是天煞这么囫囵着走了我还担心,天罡?那小星球交了好运到了。”——地煞。
“呵呵,他要是作了什么大事我正好捏他的把柄,免得他以后总教训我!”——天煞。
天乙,地甲相对默然。既然老大不急那他们也放心好了,于是一个去喝酒,一个去赌牌。
于是,天宫继续正常运作,于是,天罡神君暂时不为众仙神所考虑,更于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萧天开始了新的人生……
Top
第一章
晴127年夏七月,晴国西北方高阳王王府。
此时戌时将至天色渐暗,王妃因为难产,已经痛苦哀叫了两天多了。刚刚卸下王位的老王爷在屋外焦急的等待着孙儿的诞生。
忽然,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变得火红起来,天上无云,绝对不会是火烧云而是整个天空被什么东西染红了!知音文学网
VOAOO.COM
如此特异的景象,即便是心中焦虑的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只见天空越来越红,到后来甚至红的刺眼,让人想要流眼泪。可是,这红并无血腥污秽之感,而是异常壮烈恢弘,让人心潮澎湃……
蓦的,一个巨大的红色火球从天而降,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竟然直奔产房而来!
院中的众人包括老王爷在内根本无从反映,眼睁睁地看着那火球砸入了房中。
“啊!!”老王爷颛孙蠡一声惨叫,摇晃了两下就要晕倒。昨天传来地战报,胡隽誓大,他的儿子为了阻挡敌人,冒险设伏,虽然杀掉了对方的可汗但是自己也牺牲在了战场上。这是他们高阳一脉死在战场上的第七位王爷了,而如今,他的媳妇竟然也天降横祸……
“王爷,王爷,小王妃无事,无事!”留守的破阵将军崔明在他耳边一阵大喊,同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中,老王爷只觉心中一喜,胸口一闷“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出来,但人也清楚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