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叶朗+番外 作者:纸上跃然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书香门第的病弱少爷,文采过人;
一个是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成熟稳重。
不管是少爷的睿智和纯真,还是大叔的风流与自恋, 
一次因缘邂逅,绑住了本是各不相干的两人。
是嫌弃还是不舍,是逗弄还是情真, 
朝夕相处的啼笑皆非,日久生情的感念流泪!
 
看文须知: 1、本文男主很瘦弱,不小白,但是…小腹黑!
2、原则宠文,不喜勿入
3、呆萌少年受VS强势大叔攻,HP
最后,这是一篇大叔与少年的搞笑日常,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朗(叶清境) ┃ 配角:于佑棠 ┃ 其它:
 
  ☆、第 1 章
 
  痛……
  好痛……
  沉浸在黑暗中的剧痛洪水般的淹没着一切……
  叶清境奋力睁开被汗水浸湿的眼帘,可是眼前的景物似是蒙了层雾般不甚清晰,但大致能判断出他此时的位置。
  出于求生的本能,叶清境一手捂住作痛的腹部,一手紧扣着墙壁,吃力地挪向半掩的门外。
  豆大的汗滴从他的脸庞上蜿蜒而下,模糊了视线,叶清境紧咬着嘴唇,试图让自己的神智清醒些,可眼前不断晃动的景物却显示了他的力不从心。
  上身的背心像是被水浸过般紧贴在身上,不得不说,现在的他狼狈到了极点!
  视线在摇晃……他的身体越来越无力……
  在内心就要被绝望吞噬的时候,叶清境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丝声响。
  那是顶级皮鞋和大理石地板相扣的清脆声,宛若纤长手指敲击在键盘上韵律感。
  不过此时的叶清境无暇辨别,他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向声音的来源处挪去。
  似乎只有一瞬间,好像又过了很久,在彻底陷入昏迷前,他扑在了一个模糊的黑影身上。
  然后时间似乎静止在了这一刻,那个黑影在怔愣了良久之后,嫌恶地将一身狼狈的叶清境从自己的高级西装上推开,随之而来的是一声人体与大地接触的巨大声响,不过黑影姿态依旧优雅从容的整理自己西装上的褶皱。
  视线不耐地从半死不活的少年身上扫过,最后于佑棠无奈的半蹲下身,掐住少年的下颔左右摇晃了下,而少年额前的刘海惯性地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晃动,但是这人还是昏迷不醒。
  在少年苍白的脸颊上拍了几下,更是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眉头微蹙,于佑棠起身,从西裤中拿出手机拨打120。
  救护车的呼啸声很快就在楼下响起,这也是有原因的,这幢高级公寓就在医院附近。一众医护人员动作敏捷又机械化的将叶清境抬上担架,而本想置身事外的于佑棠被当作病人家属半强制地带到了医院。
  接下来就是少年在医疗室里“舒服”的接受医生的诊治,而于佑棠则在医院里东奔西跑,不仅破了财,更是吃够了苦头。
  所以……,于佑棠决定,在少年康复之后,一定要让这小子吃点苦头!
  昏睡了一夜之后,叶清境第一时间不是察看四周的环境,而是伸出无力的右手覆在了左胸。虽然隔着一层纱布,可还是能够感受到心脏的位置在有力地跳动,这预示着他再次从鬼门关逃了回来。松了口气,叶清境将右手放回原位,面色安详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周围一如既往的雪白,消毒水的味道在鼻腔里弥漫。窗帘没有拉合,清晨的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外洒射进来,那份暖意使得叶清境的心情更愉悦了些。
  不过,为什么,玻璃窗中反射的人影有一头极为醒目的火红的头发?
  病房里此时只有他一人,这也就是说,这个火红头发的少年就是他!?
  叶清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费力的左右晃动了下头颅,而视线中的脑袋也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晃动,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过于匪夷所思,叶清境又在自己的腰侧狠狠拧了一把,随之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这也不是在做梦!
  难以置信!惊天动地!不符合科学常识!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和自己外貌迥异的少年就是自己,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理智的姿态思索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自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小体质孱弱,染发这种刺激身体的事情父母绝对不会允许,而且自己也不喜欢。记得自己好像是心脏病再次发作之后被送往了医院,之后就是被腹部的疼痛刺醒,然后应该是遇到了一位好心人将自己送来了医院。
  不过疼痛的部位是……腹部?
  叶清境再次将手抚向了心脏的位置,仔细察看一番后,这里的纱布只是从心脏的位置缠绕而过,真正被照顾的重点是小腹处。
  叶清境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好像提到了嗓子眼,心脏的鼓动声似乎就在耳畔响起,他不禁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自己这是,重生了!?
  兴奋喜悦之后就是忧虑恐惧,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该何去何从?而生他养他的父母,他又怎么报答?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交错出现,这一团乱麻的处境实在让人头疼。
  他闭目正思索间,耳边突然响起一把磁性的嗓音:“你醒了?”
  叶清境闻声看去,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俯身审视着他,这人的眸色暗沉,低垂的眼睫却相当纤长笔直,叶清境直视着男人:“你是谁?”
  “救你的人。”男人直起身,顺势在床边坐下,问道:“你又是谁?”
  眼帘微垂,叶清境思索了会儿,迷惘地道:“我…我不知道。”
  口中细品的咖啡因主人的过于吃惊而流进了气管,于佑棠大咳不止,待得气息平稳,他的瞳仁攫住少年的视线,声线低沉:“你说什么!?”
  少年颤抖的眼睫在他的这一声质问后瞬间濡湿,晶莹的泪滴在浅色的眼瞳中打转,衬着眼角那颗红色的泪痣,竟是有着几分妖魅。
  语气缓和了些,于佑棠耐着性子问道:“你还记得什么?”
  叶清境那双蒙了一层泪雾的桃花眼凝视着男人,他缓慢的摇了摇头,而随着他的动作,泪滴终是从他那张格外苍白的脸庞上滑落。
  于佑棠真的很头疼,自己本来还想找这小子的麻烦,没想到……
  手指轻叩着大腿,于佑棠思索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这明显不良少年的小子诊断结果是急性胃炎,现在经过抢救后算是死里逃生。至于失忆的原因,男人突然想到自己将这小子推倒后那声巨大的声响,扫了眼少年额头上缠绕的纱布,目光又转向少年迷茫又可怜的眼神。
  于佑棠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自作孽不可活!
  忍住夺门而逃的冲动,于佑棠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少年的沉默中于佑棠仅存的希望被无情的打破,他现在的心情,只能用沉入谷底这四个字来形容。
  偏偏有人不合时宜,躺在床上的少年不分时间场合氛围的楚楚可怜的陈述道:“我饿了。”
  这时于佑棠的目光真的能杀人了,可不良少年还是不为所动,于是挫败的男人摆了摆手,失落地道:“知道了。”
  背影寥落的男人下楼买早餐了,他身后的少年望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掩藏在纤长的睫毛下。
  于佑棠回来的很快,这速度也不负他那双裹在修身西裤下修长有力的长腿。
  他回来得时候,少年正看着窗外的天空,听到开门的响动,少年回眸望向他,而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也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弧。这幅模样实在讨喜,不过少年口中吐出的话却分分秒打破了这份美感:“大叔,你回来了。”
  于佑棠眉角一抽,“大叔”这个词还是生平第一次被用在他身上。
  不过,于佑棠现在已是而立之年,和叶清境的年龄相比,“大叔”这个词放在他身上也属正常。只是他保养得宜,再加上身份地位的原因,溜须拍马的人自然不少。虽然不怎么在乎年龄,可是从“青年”到“大叔”这样的落差还是让他忍不住反问道:“我很老吗?”
  叶清境的视线从男人手中提着的饭盒上挪开,仔细端详了一番后,道:“不老!只是年龄比我大。”
  于佑棠额上一群黑线滑过,不欲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结,他将手中的饭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大度的道:“吃吧!”不过少年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看着男人的眼神极为无辜。
  眉头一蹙,于佑棠不满的道:“怎么不吃?”
  “我动不了!”
  “……”
  少年刚做完手术,身体确实虚弱无力,于佑棠泄气的端起碗,拿起汤匙将粥递到少年嘴边。
  而少年竟然躲开了,于佑棠只觉得自己的怒气值急遽飙升,他忍住摔碗走人的yuwang,拿出自己生平最大的内心,问道:“怎么不喝?”
  叶清境望了眼男人的黑脸,又看了眼碗的上空升腾的热气,可怜地道:“烫。”
  虽然这是自己的失误,但这可是他于佑棠有生第一次伺候别人,而且还是一个素昧平生的少年,他能做到这地步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过他向来不是一个遇到困难就半途而废的人,否则也不会成为“天豪”的掌门人!所以他深深地吐出口气,将粥吹凉后送到了少年嘴边。这次少年乖巧了,听话地将粥喝了下去。
  少年的食量明显偏少,一小碗粥只喝了半碗,不过此时的于佑棠无暇顾及这些,这小半碗粥就让他筋疲力尽了!
  他站起身,整理了番衣服上的褶皱,又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少年的照片,留下一句“我先走了”就匆匆离开了。
  驱车赶到“天豪”集团总部,于佑棠看了下时间,已是九点半。揉了揉眉心,他向办公室走去,途经的小职员要么以S状绕道而走,要么小心翼翼的打着招呼。
  于佑棠哭笑不得,他现在的脸色有那么恐怖吗!乘坐电梯直达办公室,还没等他在椅子上坐定,助理陈文已经抱着一沓文件边走边在一旁陈述今天的行程。
  额上闪过一道十字路口,于佑棠挥手打断陈文的滔滔不绝,耳边果然立即清净了许多。在办公椅上坐定,于佑棠将手机上的图片传送给陈文,吩咐道:“我要知道这小子的身份,三天内。”
  又凝目思索了一番,于佑棠又追加了一句:“可以从‘龙景花园’起手调查。”龙景花园是他的新居,也是遇到少年的地方,那里管制严密,少年很有可能就住在那里。
  待得助理出去,于佑棠深邃的眉目显露处几分凌厉,这小子最好不是在耍心眼!                    
 
 
  ☆、第 2 章
 
  因为迟到,于佑棠这一天都相当忙绿,所以直到下班后他才想起医院里还有个等着他喂养的小子。
  一个衣着整齐的英俊男人提着一人份的晚餐,在医院光洁的地板上闲庭信步般行走,一动一静都给人在拍时尚画报的即视感,不时有花痴的小护士停驻下匆忙的脚步,投来爱慕的目光。
  男人对于他人的视线一律无视,不过他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却更凸显了他的高傲气质,不知掳获了多少情窦初开的少女的芳心。
  只是……,在行至叶清境的病房时,一句“大叔,你来了!”无情的打破了这幅美景。
  于佑棠嘴角一抽,没好气道:“小子,你就不能换个称呼吗?”
  “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虽然无语,不过于佑棠不准备将自己的名字告诉这个陌生的少年,他并不想和这个少年有更多的交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