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委身 作者:上乙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委身
作者:上乙
 
文案
 
暗恋爸爸的小受重生而来,这次就隐瞒身份好好的谈恋爱吧!
 
父子年上
 
多情人金主爸爸攻v真boss伪明星儿子受
 
作品标签: 重生
 
☆、离开
 
“回家。”许崇眯眼冲着面前一脸醉意的儿子,他很少这么生气,尤其是对着许文宇。
 
“呵,”许文宇冷哼一声,“怎么,你能放火,不允许我点灯?”
 
许崇沉下脸来,不作一声。许文宇不管他,径自抱着身边的女孩逗乐。
 
包厢里暧昧的光被许崇生生的扭曲成寒意,女孩们在许文宇的怀里暗暗的发抖,有想离开包厢的迹象,都被许文宇按在了怀里。
 
“严乐叛逃,指不定会找你麻烦。”许崇无法,他实在看不得许文宇这样,也都怪他,无奈摇头转向身后站着的张栋,“走吧。”
 
“是。”张栋半弓腰,让自己的主子先离开,而后跟了出去。
 
灯光依旧暧昧,两人走后的五秒钟。
 
“操!”许文宇暗骂一声,随之是玻璃碎裂的声音。身边的女人弄的他难受,“还不滚远点!!”
 
小姐们听了他的话如同大赦一般的要出包厢,骂声又从后方响起,“给我老实的待在这儿!我让你们出去了吗?!”
 
战战兢兢的小姐们坐在最边缘,不敢发一言,生怕把这个祖宗惹到了。
 
许文宇什么也不干的坐在那儿,酒精这东西跟他有仇,一喝就醉,也因为实在难受了他才喝了点。后来爸爸过来找他,看着对方让他洁身自好找人过日子的模样,他就一身气。
 
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
 
为什么他这么变态的喜欢他自己的亲爸爸?!
 
许文宇又想喝酒,拿起来在半空中克制了下还是放回了桌子。看着屋子里吓的发抖的女孩,沉寂良久他倒平静了下来,他一点也不想回家见自己的老爸,想想对方不苟言笑谁人勿进的模样,他就来气!
 
这样想想又难受了,(#‵′)靠。
 
明明看着这样禁欲,却还有个男性情人,也是,一个成熟帅气的老大怎么会没有情人?作为儿子明明嫉妒的要死却没发说出来,更何况他也只是个私生子!
 
给了女孩们安慰费,许文宇起身离开了包厢,还没下楼就看见了爸爸从隔壁出来的身影。张栋对他弯腰施礼,表情不卑不亢。
 
许文宇对这是出现的爸爸惊呆了,下一秒是遮掩恐惧的愤怒,“你监视我?!”想到爸爸一走自己就推开了女孩们,万一爸爸发现他这种恶心的念头怎么办?
 
“没有,”许崇揉揉眉,试图让自己表情更放松些,让自己心爱心疼的儿子更容易平复心情,“张栋就在外面等着,你出来就通知了我。”
 
许文宇盯着他的脸色,辩证他说到是不是事实,其实他也知道爸爸没有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否则他的表情不会是这样。但他就是移不开目光,也不知道想在对方的脸上能看出什么。
 
“嗯。”他没好气的转身就走。
 
许崇也不愤怒不生气,但说不伤心是不可能的,看着自己儿子从拐角消失的背影,无奈的苦笑了下,跟了过去。
 
“小宇!”没想到一个拐弯竟然出现了情况!
 
不过是想绑架黑山会老大的儿子,只想偷偷的迷晕了带走,根本没想到后面竟然有人,而且竟然是许崇,对方一下子就慌了,握着的手枪就想射击。
 
啪!
 
许崇在瞬间包住了自己的孩子转了个圈,子弹闷声进了他的身体。
 
“爸!!!”
 
“……对不起”许文宇站在病床前,支支吾吾的说了这么一句。
 
“没事小宇,不用介意。”许崇安慰他,觉得可能语气不够,露了一个笑容来。就这一下,许文宇差点丢脸的哭了。
 
“爸……”他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爸爸为自己挡子弹的时候觉得不会想过活不活的问题,那瞬间不过是条件的反应,这次不过是运气好,下次真没有这样的幸运了。所有的一切,都怪他的任性,就算被拒绝又会怎么样,大不了他下辈子只看着爸爸的照片打飞机==。
 
因为他过来,别人守在了外面,也就是说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许文宇觉得或许这次是个好机会,他刚要张口。
 
“爸。”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身材修长的男人进了病房。许文宇看见他愣了下,随即反应出来对方是谁,如同外面那些人一样,识相的出去了。
 
那是爸爸亡妻的儿子,不像他,只是个意外而来的私生子。
 
“少爷,我送您回去。”出了医院,司机小李打开车门,许文宇意外的心闷,进了车里,想去看看离去多年的母亲,“去墓地。”
 
天气本来就有些阴沉,到了墓地已经下起了雨,还好小李准备了伞具。本来就没有人气的墓地在淅沥的雨中更显荒凉,许文宇听着雨声,意外的觉得安心。
 
母亲已经死去六年,许文宇一直不能理解明明母亲有财有势,却还把他这个当时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娃娃生了下来,或许这就是母爱。
 
回到了车里,许文宇脱下沾了湿气的外衣,看着外面湿淋淋的雨,有种不好的念头爬上心头。这时小李把车停了下来,“怎么回事?”
 
“少爷,外面有人拦车。”
 
“不用管她。”许文宇知道现在是危险期,根本不想多事。车子这么开了过去,那个虽然撑着伞,但是在风雨中挺凄惨的妹子拍着车窗喊了什么。
 
开了那么几百米,车子突然不动了。邱铭突然想起那个妹子的口型,小心前面。
 
荒废的仓库。
 
又一拳打了下来,许文宇觉得都要吐出来,多亏几天没吃饭。
 
严乐没想到平常看着不怎么喜欢打架的小少爷这么能挨,慢慢的折磨着,也看着有意思,“你不给你爸打电话也没关系,我把你的照片发过去了,待会他过来了,我会好好招待他的。”
 
许文宇不理他,因为饥饿他脑袋晕晕的,只觉得又是因为自己害了爸爸,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这么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弱小。
 
真是差劲。
 
人出去又回来,许文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睁眼,只看到了严乐愤恨的笑。许文宇盯着他,“你没打算让我活下去。”
 
他用的肯定句。像是证明他话的正确度一般,几颗子弹进了他的身体,偏偏像是吊着他一口气般的竟然还勉强有意识。
 
“小宇在哪儿?”许崇看着他,面无表情,好像只身一人入敌营的根本不是他。
 
“许崇,你竟然还提别人,先管好你自己吧!”严乐嘿嘿笑着,“待会你就能见到他了,在地狱里。”
 
“小宇在哪儿?”许崇依旧发问,不理他挑衅的话。
 
“哦,你儿子啊,”严乐装作认真的想了想,“被几个人****呢?三个?不对,好像是四个……”
 
“我本来还想留你活命。”许崇看着他眼神中的戏谑,知道他没有这么做。
 
“许崇你还敢说?!抢了我地盘,残杀了我女人是不是你干的事?!!”严乐疯了一般的叫嚣。
 
“胜王败寇。”许崇冷眼看他像看个死物,“你也不想想我既然敢一个人来……”
 
严乐身边的两个男人突然发动,一个转体敲击就制住了刚刚还在嚣张的男人,在抬头是被扭着脖子揪头发强制向上,他疼的眼泪打转,一个冰冷的枪口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疯狂的后悔自己之前的作为,明明以为让一个人来就什么都好说,就算不能完美伏击也能鱼丝网破!
 
“虽然没想让你知道,但是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许崇冷无表情的把几个子弹喂进了严乐的四肢,瞬间传来哇哇的惨叫,“你女人勾引我不成也就罢了,竟然打上了小宇的主意。”
 
严乐被这个事实惊呆了,愣愣的瞪着双眼,不可思议的抬头,喃喃道,“竟然,竟然……”
 
他苦笑道,“快点进去,没准还有救。”
 
他的人压着严乐开道,许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宇!”他跑过去,把小心翼翼的抱起那个可以用残破来形容的身躯。
 
“爸……”许文宇用最后一分力气扯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对不起……”
 
冰凉的地面,疼痛饥饿的身体,恸哭的男人,霎时于耳中消弭。
 
我爱你。
 
☆、重生
 
屋子里干热,许文宇不安分的转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的不满在刹那间惊醒,他猛的坐了起来。
 
没有开的白色空调安分的立在角落。
 
许文宇不相信的看了看年幼细嫩的手,站起身拉开窗帘,阳光穿过他少年的身体投下恍惚的阴影。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怎么回事?
 
周围是小时候的卧室,他迅速的跑到镜子前面,里面果然出现了一个年轻稚嫩的自己,不过眼睛红肿,这是……回到了过去?
 
他颤抖着手把桌上的日历打开,清清楚楚的时间写着这是六年前,等等……这个时间,妈妈死后的第一天?!这个时候他还没被爸爸收养,名字跟随妈妈叫邱铭。
 
他不敢相信的下楼,看见收拾家里的相对年轻的张妈,张妈也自然看见了小少爷,担忧的说,“要不要吃个饭?”
 
邱铭还处在震撼中不能自拔,张妈看见他红肿带着血丝的眼睛,兀自叹了口气,“邱董的死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但是孩子你要往前看啊。这一上午都没吃,我先给你煮点粥。”
 
邱铭没有阻止张妈,他确实能感觉到这个身体的饥饿与虚弱,慢慢的喝粥,他逐渐想起,妈妈昨天出了车祸,接受不了事实的自己把自己关了一天,还喝了酒,自己向来一喝就醉,这次也很不例外的醉了,直到第二天才昏睡醒。也就是此时自己重生而来,可惜依旧不能见妈妈。
 
邱铭难过的低头喝粥,嘴里没有一丝味道,不过毕竟已经离开六年,习惯了妈妈的不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