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美人亦寒 作者:赵小石

字体:[ ]

 
书名:美人亦寒 【完结全本】
作者:赵小石
美人亦寒的内容简介……
 
十四岁青楼相遇,一见倾心,与他相守三年,却惨遭陷害;
十七岁被毁容,被下剧毒,失明,失忆...
十八岁重生换了容貌和音色,再次遇到他,他说:“美人,你可愿服侍我?”
如若当时的承诺只是年少无知, 你又何苦让我再次陷入万劫不复;如若你的心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又为何对我百般纠缠?
再次相遇,是彼此错过还是相守一生?
 
美人亦寒的关键字:美人亦寒,赵小石,BL,重生,帝王,温馨文,年上,HE,历险
==================
 
  ☆、楔子
 
失明、失忆、毁容,他醒来后所面对的是这些。绝处逢生之后,音容全改,却记起了那个抛弃他的人。本想安安稳稳地度过余生,奈何那人的身影却挥之不去:大雪纷纷,白色狐裘,雪落满衣,独赏寒梅。。。
    即使在茫茫人海之中,即使在重生失忆之后,总能一眼认出的那个人;那个气质超凡,眼神冰冷的人,那个曾经视我于玩物的人。。。如今再次遇到,他说:“美人,你可愿服侍我?”跟数年前一样,一样的场景,一样的话语,只是美人已非昔日之人。。。
 
  ☆、第一章 出狱
 
他醒来时,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阴暗、脏乱、血腥、压抑。。。他感到疼痛,浑身疼痛。继而,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只有右半边,因为他的左眼已经失明。
    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不知是谁把他折磨到如此地步,不知现在是何年何月,甚至不知自己是谁。。。
    两个狱卒进来,把他拖了出去,丢到了一辆破旧马车上。颠颠簸簸赶了一会儿路,马车停下,狱卒把里面那个惨不忍睹的人扔了下来,然后驾车离去。
    “唉,大晚上的又要处理囚犯,真晦气!”一个满脸麻子、尖嘴猴腮的狱卒对着另一个稍胖些的狱卒抱怨。
    “是啊,这地方我真不想来,鬼气森森的。。。。。”稍胖的狱卒说着,抖着手猛挥了几下马鞭,马儿受疼跑得更加快了。
    他忍住遍体的疼痛,睁开眼睛。只见夜幕下,风吹动着荒草,远处树影重重,不远处还有几具尸体,这里是乱葬岗。
    隐隐约约听见有野兽的叫声,可他只能躺在那儿,因为浑身的伤已经让他无力动弹,甚至都无法发出声音来求救。
    “是要死了吗?可是我居然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而死。。。”他在心中叹息着说。
    再次闭上眼睛,他开始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然而一个画面却出现在他的脑海:大雪纷纷,一个身穿白色狐裘的男子,正在雪中独自赏梅。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感觉他很孤独。好想陪在那人的身旁,为他拂去衣上发上的落雪。。。。。
    “那男子是谁?为何想到他,我心中会隐隐作痛?为何临死之前我还如此念念不忘。。。。。。”
    清早,一个老翁背着药篮,拿着锄头,出现在了这个无人问津的地方。他注意到了那新添的几具尸体,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叹息道:“看来今天又没空采药了。”
    老翁在一边的空地上开始慢慢用锄头挖坑,挖了一会儿就坐下来喘口气,然后再不慌不忙地接着挖。过了约两个时辰后,他才看了看眼前的大坑,用袖子擦去额头的汗水,轻微点了点头。
    老翁用尽力气把尸体一个个放进坑里,抓住其中一具“尸体”的胳膊时,他感到了微弱的脉搏。
    “他还没有死。。。不过就算活过来,也命不久矣啦。。。”老翁自言自语道。
    老翁把身上的水壶解下,喂了几口水给这个将死之人。然后,把坑填好,在新起的坟墓面前说了句:“你们安息吧,生前的恩怨情仇都已一笔勾销,好好投胎。”
    他虽身子硬朗,但毕竟也是个老者了,把捡来的那个将死而未死之人背回家里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他把那人放到床铺之上,看着那人浑身的伤皱了皱眉头:“你受了不少苦啊!可到底是什么意念,支撑你活到现在呢?”
    清晨,那男人微微睁开自己的右眼,一股药香味弥漫在空气中。晨光,从一边的窗子洒进来,照到他满身绷带的身体。
    “你醒啦,先别乱动!我刚给你处理好身上的伤口,要先躺一段时间才行。”老翁端着刚煮好的药进来。
    男人的右眼看见了一个头发和胡子都花白的老人,他面容和善,衣衫简朴,手里捧着药走了过来。
    “请问。。。这是哪里?你是谁。。。可认得我?”他用微弱的声音询问着。
    “这里是青源庄,是昌音城外一个偏僻的小山庄。我是这里的大夫李竹村,你可以叫我李伯。”
    李伯捋了捋胡子继续说:“我在乱葬岗发现了你,见你尚有一丝气息在,就把你带到我家医治,之前并未见过你。你可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吗?为何浑身都是伤,而且。。。。。。”
    李伯看了看他紧闭的左眼叹了口气:“你的左眼受到了重伤,恐怕。。。是无法治疗了。。。。。。”
    床上的人静静地听着李伯说话,满是伤疤的脸上没有痛苦也没有喜悦。他眨了眨清澈的右眼,思考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
    “。。。。。。我看你应该是头部受到了重击,致使失去了记忆。能不能恢复,也是个未知数,老夫医术尚浅,对于这种病症还无从下手。”李伯坦言道。
    床上的人用虚弱的声音说:“无妨,失去记忆也并无妨碍,因为。。。我隐约感觉得到,曾经的日子里,有很多悲伤。。。。。。”
    皇宫中秋白居,太监低头禀告皇上:“皇上,邪医已经被请来了。”
    “快快!让他进来!!!”席士潇焦急地喊道。
    片刻,邪医被两个侍卫“请”进来了,引到了床边,床上躺着一个无法辨认容貌,浑身烧伤的人。邪医伸手探了探脉搏,从容地说:“禀告皇上,此人已死。”
    席士潇脸色变得苍白,布满血丝的双眼瞬间黯淡。他忍住悲伤低吼着说:“废话。。。若是还活着。。。。。。朕找你又有何用!”
    邪医依旧从容着说:“回禀皇上,草民虽有些起死回生之术,但。。。我只能让人恢复呼吸与脉搏,却不能使人苏醒。即使,他能恢复活着的状态,也不能苏醒,只能像草木一样活着。。。。。。”
    “救他!让他活着。。。否则,别想活着离开!”席士潇声音颤抖,眼神中充满了霸道和痛苦。
 
  ☆、第二章 寻妖医
 
三个月后,青源庄的一个农家里,李伯向一个左眼紧闭一身粗衣的男子喊道:“阿六,先别劈柴了,过来吃饭。”
    名叫阿六的男子脸上手上都是伤痕,丑陋无比,再加上因失明而紧闭的左眼,又给他凭添了一丝凶恶气息。他放下手中的斧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答道:“好的。”声音就像通透的溪水声,干脆而温柔。
    饭后,李伯放下碗筷,声音低沉地说:“阿六,有件事。。。我不知该怎么告诉你。。。。。。”说着他看着一旁准备收拾碗筷的阿六“你的外伤现今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伤痕无法去除,但也已无大碍,只是。。。。。。你身中了剧毒,怕是来日无多了。。。”
    阿六停住收拾碗筷的手,用清澈的右眼看着桌子,没有说话。
    “你也发觉了吧,你的肤色开始发黑,莫名其妙的会浑身疼痛?如果我没诊错的话,你应该是中了一种慢性的血毒,这种毒会慢慢毒化你的血液,最终。。。。。。会使你身体腐败而死。。。”李伯说着声音渐弱。
    “那。。。我还有多少日子?”阿六问道。
    “大概一个月。。。说来惭愧,老夫是一个无名的山野村医,无法医治这毒,只能给你开些延缓毒素发作的药。若要解毒的话恐怕。。。你得去找一个人,她住在泷州翠峰山旁,江湖上人称“妖医”。她行为怪异,向来只医将死之人,且若要得到她的医治,必须答应她所开出的任何条件。。。虽然不一定能得到医治,但老夫我还是希望你去试试,毕竟,你已经死过一次了。。。。。。”李伯语重心长地说。
    阿六慢慢点了点头说:“好的,那我明日就出发,去找妖医。”说完,继续收拾碗筷,仿佛事不关己。
    第二天一早,阿六收拾好行装,戴上斗笠准备出发。李伯牵着一头老毛驴,把牵毛驴的绳和路上的盘缠递给阿六说:“你牵着这头毛驴到昌音城,去找一家叫做“青源丑牛”的马行。跟掌柜丑牛说是我介绍你去的,然后你把毛驴留下,让他给你牵只马,你快马加鞭赶去泷州应该还来得及。。。”
    “好的,我。。。先谢过李伯对我的救命之恩!”阿六说着放开了绳子,跪在了李伯面前。
    李伯用颤巍巍的手扶起了阿六,对他说:“孩子啊,你还年轻,我希望你能活下去。。。如果你能被医好的话,就回来,先把马还给丑牛,再过来看看我。。。”
    “李伯,我。。。一定尽全力活着回来见您!”阿六心里充满了对李伯的感谢之情,他知道没有李伯自己早已经弃尸荒野了,自己的命是李伯给的,自己的伤也是李伯费尽心思治好的,而今李伯又要帮助自己去寻妖医,他心里的感动不知如何表达。
    告别了李伯,阿六牵着毛驴上路了。
    皇宫中,席士潇下完早朝,像往常一样赶往秋白居。伴随着浓烈的药香,他走进了房中。此刻邪医正在给床上的人上药,床上的人已经开始有了微弱的气息,但仍然紧闭着双眼。
    邪医看到席士潇到来,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工作,只是轻轻地说了句:“参见皇上”。
    席士潇并没有在意,他默默走到了床边。旁边的太监们连忙搬来椅子,席士潇坐下,静静看着床上那个脸色苍白温文如玉的美男子,眼中充满了温柔和痛楚,一扫往日的冷酷和决绝。他挚爱的这张脸,虽然已经恢复容貌,却永远无法苏醒。
    “你为何如此恨朕,宁愿自焚也不愿意和朕共处一室吗?还是,你觉得以女子的身份活下去是种耻辱?。。。。。。你绝不是对朕有愧疚,因为你从未对朕动过心,不是吗?朕可以原谅你的冷酷,可以原谅你的过失,甚至。。。可以原谅你的背叛。。。。。。你为何就不能原谅朕一回。。。。。。”席士潇看着无法苏醒的男子,在心里对他诉说着。
    入夜,邪医退下了,席士潇还在一旁注视着。
    “皇上,媗妃求见。”小安子轻声禀告。
    “让她进来”席士潇轻声说。
    少顷,媗妃迈着轻柔的步子进来了。“参见皇上”她柔声说。
    “媗儿,你怎么来了?”席士潇看向她问道。
    “皇上,你最近都不好好用膳,媗儿好担心,看着你日渐消瘦,我好伤心。。。”说着媗妃妩媚的眼睛中泪光闪闪,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
    席士潇连忙起身,心疼地帮媗妃擦眼泪:“媗儿,不要担心,朕会照顾好自己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