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曜重生 作者:芸鸟(上)

字体:[ ]

 
文案:
 
西元某年,世界上 最大的高能物理粒子对撞机在欧洲核子中心的地下实验室爆炸,
从废墟中诞生了一种未知的能量粒子,史称“魔鬼粒子灾变”。
 
韩初雨从末世灾变重生到两千年以后,历史进入撒克洛尔星曜纪元,人类深陷星曜帝国苛税,宇宙沦为粒子能量的奴仆。
 
某禽兽得意洋洋:“你只有两个选择,成为吾等皇族的炼金素材,或者跟我【和谐】换得庇护。”
韩初雨微笑:“我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消灭魔鬼粒子,摧毁星耀帝国,然后把你吊起来打死。”
 
霸道攻X冷傲受,1V1,HE,金手指有,热血激战有,和♂谐有,狗血洒一脸
 
 
内容标签:重生 科幻 机甲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初雨,某禽兽(并不是) ┃ 配角:一大堆 ┃ 其它:伪科学,学术BUG什么的让它随风而去吧……
 
晋江银牌编辑推荐:
末世灾变,粒子风暴肆虐,韩初雨重生到两千多年以后的星耀帝国,因为特异的体质成为皇族趋之若鹜的对象,四代种的狂热和次代种的恋慕让他不堪其扰,更是深陷于初代种梅菲斯特公爵的蛮横与温柔中无处逃脱。上古星曜级智能机甲梵天协助韩初雨横扫星耀帝国强权,他一边躲避着梅菲斯特公爵的追逐,一边寻找血亲的踪迹,却逐渐发现末世降临与帝国诞生的神秘过往……本文背景置于未来的科幻时代,剧情设定新奇,众多人物刻画各有特色,既有机甲对战的宏大激烈场面,也有情恋感人至深的缠绵悱恻。韩初雨与梅菲斯特公爵的坎坷情路,胞兄初源的下落之谜,星耀帝国尘封过往的历史,三条线索错乱交织,编写出一幕跌宕起伏的科幻史诗大剧,读来一气呵成,令读者爱不释手,是一部值得细细回味的精彩作品。 
 
==================
 
  ☆、重生星耀帝国
 
  撒克洛尔星耀帝国纪元2015年,帝国五大星域隶属殖民星团以及边境小行星区域弥漫着一片恐慌,由皇帝陛下亲自颁布的中枢研究塔炼金素材征收旨令文书,已经传达到行政星域的每一个层级。
  炼金素材征收,是星耀帝国境内最严苛恐怖的一项税收。它全权为中枢研究塔“凯修迪昂”而设,以研究参数标准征收境内平民,勒令他们义务协助凯修迪昂,进行有关撒克洛尔粒子能量的各项秘密研究。
  被征收至中枢研究塔的人类炼金素材,自然从此都杳无音讯。
  位于珈蓝星域边境的下级农业星“珈夏”,常居在行星上的珈夏家族正在对炼金素材的征收人选进行商讨。由于珈夏行星三分之二的土地常年遭受粒子风暴的侵蚀,生存条件极为艰难,以务农为生的珈夏家族,近年来人口数量已经下降到两百人左右。
  根据帝国颁布的征税标准,两百人级别规模的行星,本年度需要交出二十五岁至四十五岁之间的中青年一名,或四十五岁以上的中老年两名。而如果可以交出十五岁至二十五岁之间青少年一名,将可以免去明年的征税任务。
  珈夏家族的族长夏腾年届四十,膝下无子,只有一对双胞胎侄子夏龙和夏武。作为边境落后的农业星,珈蓝行星的科学技术依然十分缺乏,部分繁重的农活需要强壮的男性来完成。因此,拥有两个青壮年侄子的族长家族,不论是在地位上还是力量上,都拥有不可置疑的话语权。
  家族祠堂里坐满了珈夏族人,各家都分派出代表前来参加会议,商讨征税人选。族长夏腾高居主位,夏龙和夏武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边,三叔侄就像三尊铁塔似的霸占着祠堂,其他族人纷纷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夏腾叼着烟斜睨众人,沙哑着声音说:“今年的征税人选,就按照每户的年收入来决定吧。收入最低的那家人,就是给我们珈夏家族丢了脸,留着也没什么用,干脆,就全部献给皇帝陛下作为炼金素材吧。”
  此言一出,祠堂里顿时一片哗然。农户的收入是根据壮劳力决定的,因此贫困的家庭都是因为家庭成员年老体弱或者孤儿寡母。夏腾要把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族人交出去,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但是整座祠堂里压根没人敢质疑,夏腾叔侄在家族一向横行霸道,族人们没少吃这一家人渣的苦头。这种时候如果站出来帮弱者说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韩初雨慵懒地倚靠在墙角,白皙的脸庞隐藏在竖高的外套衣领里,冷眼旁观这一出恶心的戏码。
  他看见夏腾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发觉的- yín -邪神色,这个男人的脑子里显然并不都是肌肉。提出收入的事情不完全是因为他蛮不讲理,而是怀有其他更恶毒的目的。
  韩初雨想了想,决定先发制人。
  略微嘈杂的祠堂里,响起了他冷澈的声音:“家族里收入最低的人,是指夏娜夫人母子吗?”
  他的声音不大,却恰好让祠堂里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人群越发喧闹起来,不少族人的脸上露出惊讶而了然于心的神色,复杂的目光纷纷投向坐在远处的一对瘦弱母子。
  夏娜夫人是去世的前任族长夏风的夫人,夏风七年前死于粒子风暴辐射造成的急性白血球增殖爆发,留下一个遗腹子夏翡。夏风死后,夏腾靠着武力强势上位,完全罔顾民心,因此也有人传言夏风是被夏腾谋害的。
  韩初雨对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没有多大兴趣,他在这风口浪尖上出声,只是因为重生到这莫名其妙的异界以后,被夏娜夫人救了一命。
  西元某年,世界上最大的高能物理粒子对撞机在欧洲核子中心的地下实验室爆炸,韩初雨被卷入了这场毁灭历史性的灾难。跟他一起罹难的还有他的兄长,世界知名华裔量子物理学家韩初源,以及在场的大部分物理同行和警备军队。
  韩初雨回过神的时候,他正独自游荡在高辐射的粒子风暴里,衣衫褴褛。是善良的夏娜夫人冒着生命危险引导他从粒子能量场里脱身,这才捡回一条命。
  而此时,他的插手使得祠堂里的风向骤然一变。夏腾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直接提起夏娜,一张黝黑粗糙的脸顿时变得铁青。
  臭小子,居然敢坏他的好事!
  憔悴的夏娜夫人神色惶恐,紧紧裹住身上破烂的披肩。她搂着身边稚嫩的儿子夏翡,颤巍巍地说:“夏……夏腾族长,收入的事情我明年会再加把劲的。我们母子在家族里无亲无故,虽然我乐意献身帝国,但夏翡还小,他不能没有妈妈……”
  在场的族人无不唏嘘,七年前夏腾上位以后,前任族长夏风的亲友便接连死于非命。夏娜夫人很快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据说还屡次遭到夏腾不怀好意的骚扰。在多重的压力下,久而久之,夏娜夫人逐渐变得十分憔悴,而且成日都担惊受怕,当年身为族长夫人的迷人风姿,如今早已荡然无存。
  七岁的夏翡紧紧抱住夏娜夫人,小脸气得通红:“不准欺负我妈妈!你们这些恶心的大人,不准把我妈妈交给狗皇帝!”
  夏腾根本不屑搭理小孩子,他见夏娜夫人唯唯诺诺的样子,心头的- yín -邪之火又冒了出来。那张肥厚的嘴唇拧出丑陋的- yín -/笑,他手指夹着烟,对夏娜夫人循循善诱:“夏娜,族长家也没有余粮呐,你们母子现在都得靠着族人接济生活,这可不是长久之计。我就给你两个选择吧,今天,你要不然就交出你自己,把夏翡留给其他族人来抚养;要不然呢,干脆你就交出夏翡,虽然他还不到十五岁,体内的粒子能量常数值很低,但爱民如子的皇帝陛下考虑到我们珈夏家族的情况,应该会网开一面的。”
  夏娜夫人的脸庞变得苍白。
  一旁的族人纷纷摇头叹息,夏腾实在是太恶毒了。他先是将矛头直指夏娜夫人,现在又抛给她一个两难的抉择,其心可诛!说到底,今天的讨论会议只是一个幌子,夏腾的真正目的是要将夏娜夫人逼入走投无路的境地,趁机将她占为己有!
  果然,见夏娜夫人不吭声,夏腾逐渐显露了自己的真面目,他腆着脸邪笑:“不过呢,看在你们孤儿寡母十分可怜的份上,我也体贴地为你想了其他办法。在珈夏行星南边的珈夏湖,有我们家族的度假木屋,几位身患粒子辐射重症的族人正在那里疗养。珈夏医疗技术落后,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费用转移到其他行星治疗,现在都是在等死。既然你和夏翡都想活命,不如你亲自去跟那些人沟通一下,或许他们会愿意发挥生命的最后一点余热,代替你和夏翡成为炼金素材?”
  几名年轻的族人已经暗自咬牙切齿,夏腾的行径真是恶心至极!他确实在珈夏湖边拥有度假木屋,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族人在那里疗养!这些年一直有传言说夏腾对夏娜夫人心怀鬼胎,居然不是空穴来风!这个恶心的男人连前任的族长夫人都要霸占,如果夏娜夫人真的去了度假木屋,那就等于是羊入虎口,跌入魔窟以后永远都回不来了!
  夏娜夫人沉默不语,对夏腾的话半信半疑。
  她清楚夏腾的真面目,但眼下的场合大家敢怒不敢言,没有人能为她解围。对她而言,这么多年硬是撑了下来,她也很累了,为了能把夏风的孩子抚养长大,不如她就再忍耐几年,向夏腾委身求全……
  于是,她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众多族人倒吸一口冷气,夏腾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眼看夏娜夫人就要落入那个恶心男人的魔掌,韩初雨侧身朝窗外看了看,只见荒野夕阳的凄凉景色中,一个壮硕的身影正在朝祠堂狂奔而来。
  那身影转眼就狂奔到了祠堂门口,紧接着,祠堂沉重的大门被人狠狠一脚踹开。厚达几公分的木门居然就这么被踢成了两半,轰然倒地,那情景极为骇人!
  一个雄壮的女人声音响彻整个祠堂,像只猛虎似的几乎要把屋顶都掀翻:“夏腾!你他妈好大的胆子,居然又背着我勾搭那个贱寡妇!”
  听到这个声音,强壮如牛的夏腾居然面如死灰,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转身要逃,但还没来得及逃到安全的地方,那猛虎似的女人就扛着小孩腿那么粗的木头门栓,迈开大步追了上来。
  追到夏腾面前,她二话不说,举起门栓就是一顿劈头盖脑的猛抽。那木头门栓是有多结实,夏腾立刻就被抽的嗷嗷乱叫,祠堂里的族人纷纷吓得四散奔逃,大家奔走相告:“族长夫人来啦!夫人正在打族长呢,大家快逃啊!”
  夏腾被抽的满身青肿,嗷嗷叫着在祠堂里躲着打滚,就像一只丑陋肥硕的败家犬。一旁的两个侄子见婶婶家暴,傻站在角落里也不敢去插手。他们一头雾水,婶婶这时候该在家里浇花呢,她浇花的时候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叔叔这才敢胆大包天的欺负夏娜夫人。结果,她怎么偏偏在这节骨眼上跑过来了?
  这时候,侄子夏龙看见靠在墙边看戏的韩初雨,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是你小子去通风报信的!”
  一旁脾气暴躁的夏武已经提着一把钢叉,朝韩初雨捅了过去。这是珈夏族人在野外狩猎野猪时候用的大型钢叉,它由高强度粒子合金打造,尖利的前端能够轻松捅穿野猪的厚重外皮。
  夏武高大强壮,只要使上三分力气,就能把韩初雨的身体直接捅成马蜂窝!
  眼见锐利的钢叉朝自己袭来,韩初雨灵巧地侧退一步。利器闪着寒光从他的眼前划过,几丝柔软的黑发被削断,轻轻飘落在地上。
  夏武捅了一个空,高大的身体因为惯性朝前方踉跄了几步,韩初雨抬起靴尖,在他的膝盖内侧踹了一脚。夏武只觉得膝弯一痛,全身失去平衡,狠狠倒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吃/屎。
  钢叉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韩初雨伸出脚,靴尖一挑就稳稳握住了这柄凶器。
  只听锵的一声,钢叉狠狠戳在夏武的脑袋旁边。韩初雨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对着正要扑上来的夏龙冷声道:“如果想要他的脑袋被捅出几个血窟窿,你就来试试。”
  夏龙还没吭声,趴在地上的夏武已经杀猪似的嚎叫起来:“别过来!别过来!这不可能!你这么瘦弱,为什么体内的撒克洛尔粒子能量常数值会比我更高!”
  
 
  ☆、离奇的八卦传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