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花哥,求碧水![古穿今+娱乐圈] 作者:一袭白衣

字体:[ ]

 
书名:花哥,求碧水![古穿今+娱乐圈]
作者:一袭白衣
文案
 
鹤京一朝之间穿越到了现代社会。
语言不通,文化不通,穿过来的身体还是个三等废柴。
既然在古代他可以呼风唤雨,那么换个环境,他一样可以一步步登上人生顶峰。
更何况还有那神器一般的“一世万花”。
 
总之这是一代名医穿越到现代,万花技能系统作为医术辅助靠医术跟演技【征服娱乐圈】的故事!
 
跳坑须知 
①娱乐圈文,无虐升级流爽文,苏苏苏,金手指剑三系统为辅助,
中医理论只看过部分入门书籍,经不起考究,欢迎指正。
②1V1,主受,大神VS“大神”,强强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娱乐圈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鹤京,邵世青 ┃ 配角:赵天恒,叶劲荣,何维等 ┃ 其它:剑三,花哥,娱乐圈
==================
 
  ☆、穿越
 
  冬日,寒风凛凛,正是晚上八点多钟,大酒店内灯火通明,内部舞台投射出来的闪光灯自玻璃窗中投放出来,照亮了外面拥挤在一处的人影。
  记者跟粉丝们哈着白气,不停快节奏地原地轮换脚步,来回走动着取暖,喷嚏咳嗽声响成一片。摄影师扛着机器的手都快冻僵了,但是每个人都舍不得放下仪器,害怕一旦有所松懈就会落于人后,得不到第一手的消息。
  大酒店内正是《龙血II》的电影开机仪式,节目正进行到一半。舞台上,《龙血I》主题曲的演唱者歌舒雅正满含热情地带着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众人回顾着《龙血I》的剧情,高亢嘹亮的歌声穿透了玻璃窗,跟灯光一起洒在酒店外面。
  这部包含了科技、悬疑、伦理的科幻动作大片成了当年最炙手可热的一部电影,打破了全亚洲第一影视公司腾影最好的票房纪录,好评如潮。而随之推出《龙血II》则备受瞩目。以腾影为主的投资方一共投入了高达两个亿的巨额资金,涉及的演员包括大陆、香港、美国等各地明星,导演更是曾经在好莱坞导演圈内杀出重围获得过最佳导演奖的名导——夏之川。
  到目前为止随便曝出来的一条消息都足以在各大纸媒体跟网络媒体上占据相当的分量,其轰动程度可见一斑。
  盘踞在酒店外的记者们忽然骚动了起来,远处有人影向这边跑来,不知道是谁忽然叫了一声“影帝来了”,记者们顿时拥挤作一团纷纷向台阶下面涌去。粉丝也像是冒头的春笋一样扛着大大小小的牌子,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向着前方汹涌而去,气势浩大,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一辆银灰色的玛莎拉蒂逐渐驶入人群,速度越来越慢,到最后被人群逼迫得只能暂且停车,酒店的保安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厉声呵斥着粉丝跟记者保持距离,那些人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尖声惊叫着往前涌,保安也没办法,只好蛮力挤入人群中间,与车上的保镖会合,尽力给车里的重要人物开辟出一条较为安全的道路。
  一双长腿从车内跨出,男人身材笔直而又挺拔,穿着件深灰色的大衣,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露出光洁迷人的额头,一双眸子深沉如海,眼尾略微上挑,带上了几分魅惑的味道,薄唇原本紧抿着,但看到围观人群之后微微上挑,露出一个极为好看的弧度。
  粉丝叫得更加厉害。
  记者们不敌粉丝大部分都被挤到了后面,手里头托着沉重的器材更是让他们举步维艰,有的干脆不顾形象在后围大声叫喊着:“邵影帝,请问您对于这次女主角换人一事有何看法?”“听说您跟汤梅女神有过过密的交往,你跟汤梅交往多久了?”“作为投资方,这部电影注入了许多新鲜血液,你不会觉着担心吗?关于这点你有什么想法?”
  声音嘈杂不堪,人群更是激动。
  影帝邵世青一向低调,很少出入于公开场合,一般也只出席新闻发布会跟首映仪式,平日里拍戏地点的保密工作更是做得特别到位。所以这次开机仪式邵世青会出席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前来围观的粉丝蜂拥而出,即便晚上的温度达到了零下几度,还是有粉丝锲而不舍地守在酒店门口等着邵世青的到来。
  这些记者大部分都是没有受到正式邀请的杂牌记者,他们问的问题邵世青一般是不会随便回答的,他对着记者跟粉丝们微微笑着,随后便沉下脸目不斜视地一步步走过红地毯上踏进酒店,粉丝们在旁边吵作一团,邵世青特别从容地从他们身边走过。而在他气势的影响下,那些粉丝不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路。
  “来晚了不好意思。”邵世青对迎接他的副导演抱歉地笑了笑,副导哪里敢说什么,连忙陪着笑脸把邵世青迎到了主席台上。
  邵世青站定之后,看着台下的所有记者跟应邀嘉宾,深如幽潭的眸子微微一沉,喉结滚动,低沉性感的声音通过话筒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终有一日,我当重生。”
  ——终有一日,我当重生。
  模糊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鹤京好像闻到了血的味道。
  身为一个医者他对血液的味道十分敏感,但是眼前一片朦胧,脑海中的意识也不是很清醒,他并不能分辨出这血液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
  眼皮沉重难当,鹤京尝试了几下都无法顺利睁开,正要放弃,却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声音让他快些把眼睛睁开,手指无意识地颤动了一下,疼痛的感觉隐隐约约地传了出来。
  鹤京再用了下力,便有光线慢慢射入眼内,模糊不清的东西在眼前晃悠了几下之后,鹤京便大约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屋内摆设奇形怪状,然而他却并不觉着陌生。
  电视里正在播放《龙血II》的开机仪式,高大英俊的男人映入鹤京的眼帘,让鹤京内心里猛地一颤。
  鹤京微微抬动了下手臂,刺痛感顿时传来,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赫然发现,那血腥味竟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低头一看,手腕处裂开一道狰狞的伤口,血肉外翻,旧的血液已经凝固在伤口周围,而新的血液却不停地从内拥挤出来,鹤京大吃一惊,怎么回忆却都想不起来自己只是在屋子里面看书,如何被划出了这么一大道伤口。
  下一刻,陌生的记忆全部涌入脑海之中,纷繁缭乱的画面像是烟花一样在脑海中撞得四散开来,乱七八糟的吵闹声音都堆在了一处,嗡嗡作响。
  “你当自己是什么?不过是我赵天恒养的一条狗,我给你的一切不过是我的恩赐,你如果不肯好好听我的话,我会让你像那些乞丐一样落魄!”
  碎裂一地的玻璃,房门被紧紧甩上的撞击声,脸颊上火辣辣的痛感也渐渐回归这具身体。
  鹤京甩了甩脑袋,压下那些莫名其妙地画面跟声音。他并不太明白现在的处境,那些陌生的记忆好像属于他却又不属于他,但是他却很清楚不该放任手腕上的这道伤口继续恶化。
  下意识地摸向腰间,鹤京却没摸到了他的医包,这不应该,他时时刻刻都会戴着那包银针。
  起身之后,鹤京微微侧过头,正看到一面落地长镜,镜子里面映出一个青年的面容,约摸二十岁上下,肤色暗黄,眼袋凸起,两颊无肉,鹳骨微突,病态尽显。
  这分明不是他的模样。
  那些记忆又再一次涌入了脑海,同时拥有了两份记忆,再一联想如今的环境……鹤京很快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换魂之事他并不陌生,也在许多经传上见过。他平日里就喜欢读些志怪志人的杂集,没少受到周围人的嘲讽。子不语怪力乱神,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离经叛道,性格也古怪得很,可他鹤京生来便是如此,干那些旁人何事?尽管背后有人敢说他的不是,可那些人上门求他医病的时候还不是要低声下气地叫一声“鹤先生”,说一句“求求你了”?
  罢了,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他鹤京从来不看过去,只看现在与未来。
  穿上拖鞋,鹤京不紧不慢地走到走廊的最深处,房门虚掩,灯光透过门缝渗透出来,喘息呻.吟低吼声交织在一起,鹤京很快就反应过来屋内在做什么。
  他有些羞窘,但内心里却传来一阵难过的情绪,他摸了摸胸口,心脏跳动的速率也格外地快,鹤京抿了抿唇,这也许是身体原主人的情绪吧?
  推开房门,第一眼就见到两条赤.裸裸的身影,下面的人体格强壮,抱住少年腰肢的双臂结实有力,皮肤白皙身材纤细的娇弱少年则跨坐在他身上,不住地喘息着,两人皮肤的色差带给人强烈的冲击感。
  鹤京有些尴尬,那两人察觉到他的到来都扭头看他,鹤京对着他们作了一揖,强作镇定地说:“抱歉,打搅二位了,方才割腕之血还未完全止住,可否让在下进来取点药物疗伤?”
  赵天恒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勾起唇角,扬出一抹冷笑,“鹤京,你又在搞什么把戏?割腕?现在你想装可怜来博取我的同情心?”他可笑地看了一眼鹤京手腕上狰狞的伤口,越看越觉着恶心,连继续做下去的兴致都没了。
  鹤京在心里大喊冤枉,他虽然有原主人的记忆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眼前这人是谁,同居者?还是他的同性情人?只是这伤口是真的不能再继续拖延下去了,这具身体的底子本来就差,气血不足,平日里应该就有血虚现象,现在平白放了那么多血,怎么能受得了?更何况,身体已经开始发热,不得再拖下去了。
  赵天恒推开少年,把狰狞可怕的男.根从肉.洞中拔了出来,随手抓起桌子上的本子砸向鹤京的脸。
  鹤京后退一步,躲开本子,微微蹙了眉头,赵天恒冷冷地说:“滚出去。”
  打搅对方快活,鹤京自觉不对,对方恼了点他也可以理解,鹤京退了出去,把门阖上。
  没过多久,赵天恒就穿着整齐地从门内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少年长相清纯,瞪着一双眼睛像是兔子一样可爱,只是路过鹤京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实在是让鹤京觉着尴尬。
  少年走了之后,赵天恒就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龙血II》的开机仪式已经接近尾声,作为投资方代表的赵天恒正在屏幕里跟邵世青握手,两个同样能够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正并肩而立,面向镜头,露出了标准的笑容。
  赵天恒忍不住扯动唇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他实在是对邵世青喜欢不起来。
  私生活检点成那个样子,不是阳.痿就是早.泄,男人不仅需要权力与地位来满足野心,更是需要性来充实欲.望。
 
  
 
  ☆、秘密
 
  他抽了一根又一根烟,直到抽完第三根才见鹤京从房里出来。
  鹤京手腕上绑着纱布,手法精湛,包扎得十分完美。他出来后见到赵天恒还在屋里面坐着,微微一愣,随即有些尴尬地问他:“请问要喝点什么?”
  赵天恒又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他来鹤京这里从来都只为了做.爱,鹤京那样像是老鼠一样卑污又胆小的人从来都不会问他喝什么,两人进门后一直都是直奔主题,各取所需,从头到尾说的话不会超过十句,哦,当然,那些做.爱时的爱语不算在其内。
  鹤京人虽然胆子小,但是床上玩得开,他赵天恒自然乐意花点小钱养这么只宠物,可鹤京太不乖了,背着他偷人,这点就不好玩了。
  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一幕,既然他鹤京敢偷人,他赵天恒在他鹤京的床上玩一个MB也没什么问题。
  又一根烟被抽到了底,鹤京还是没等到赵天恒的回答,他就只好自己打开冰箱找了点东西出来,冰箱里面只有啤酒,还是一个牌子的,可这些啤酒显然不是为了赵天恒准备的,记忆告诉他赵天恒从不喝啤酒,甚至厌恶这种味道像是马尿一样的饮料。
  想到另一个存在于原主生命里的男人,鹤京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尴尬地拿出两杯酸奶,送了一杯到赵天恒面前。
  赵天恒的表情又变了,鹤京居然拿酸奶给他喝?微微眯了眼,赵天恒从鹤京手里接过酸奶,挤开封口,喝了两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