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不可能的替身 作者:概不期

字体:[ ]

 
 
文案 
咳咳,入坑前的提示:
①原本设定是渣攻贱受文。所以攻一定会渣......至于受贱不贱,这个得看文章走向。文前期狗血后期会更狗血。
②受君重生之后:会走个事业小巅峰,感情线方面...就是虐渣虐渣再虐渣虐到死T^T
③每晚七点钟更新。日更不动摇噢!
以下↓↓↓文案——
 
正式文案:
何清羽二十七岁生日那天,目睹回心转意的陆益卓与其他人翻云覆雨。
他意识恍然,突然想起来一年前陆益卓对旁人说:“即使是找替身,替身也绝不可能是何清羽。”
当天晚上,何清羽他妈同样不治而亡。
他绝望地决定喝安眠药自杀。没想到第二天醒来,身体却莫名穿到熟悉的其他人身上。而这具身体的死因更是匪夷所思。
重新获得第二次生命的他,决定远离上一世的事与人,却不想会和陆益卓再次纠缠......
陆益卓紧逼重生后的何清羽在墙壁:“这一次我是来真的......而你,你是在耍我么?”
何清羽咧开嘴一笑,这一回他真是不敢再相信。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重生 年下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清羽,陆益卓 ┃ 配角:林真,杨规文,魏显钟 ┃ 其它:重生,虐渣渣,1V1,HE
 
 
  ☆、楔子
 
  何清羽睁开了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全身都痛,像被卡车碾过的疼痛席卷了他的全部感官。他这时候想着,说不定这疼痛倒是真实存在的,因为他隐约记得他死的地方是选在了天桥脚下。可能是在自己死之后,有一辆车没有注意碾了过去。
  可是最关键的是,自己现在怎么还会醒着?何清羽艰难的转动着眼珠,看见头顶上纯白的天花板,似乎像是某个宾馆房间的构造。何清羽又迟钝地想了想,眼珠往房间里环视着,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自己工作那家酒吧的房间。
  往身上一摸,光溜溜的,自己身上原来什么也没穿,就是个全.裸的状态。
  他之前在这种类似的房间里度过过很多夜晚...何清羽忽然听见房间口,又或是楼道间他人的大声呼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怎么就会没了气!是他之前说可以接受道具...不关我的事!”
  随后就是几个人慌忙走进来,步伐混乱交错着,听的何清羽心烦。他依旧半睁着眼,直到有人把脸凑了过来,看着自己的脸。“人还没死!快送去医院。”
  他身后有个围浴巾的肥胖男人,听见那人的话立刻身体瘫软到了一旁:“没死...之前明明都没气了...没死?吓死我了,快...快送去医院!”
  何清羽只感觉身体随即就被几个人抬了起来,然后被什么灰色单子抱住了身体,进了电梯,又从酒吧的小门被装进了专车里面。
  他只感觉浑身的疼痛都被放到了最大。尤其是后面的那个部位。但却又不止。
  这个身体昨晚到底被折磨到了什么地步?
  意识还不清,已经后知后觉了什么。他这是被酒吧的客人在床上折腾到了这要死不死的地步。这怎么可能?!他闭上眼之前最后看见的还是天桥上行驶的车辆。怎么一睁开眼就到了客人的床上?!
  哪里不对了?!不一会儿车就停下了,有人抱着他的身体进了医院,他被下来迎接的一堆医护人员围住,给搬上了急救用的担架床上。
  他被这一连串的动作直整得头晕。恍惚就听见走廊那头也有做急救的声音。
  “快!快点!他一定还有救的!”这嘶吼的声音特别熟悉,何清羽手指颤了颤。
  直到被推进了病房,那声音还在继续回响:“医生拜托了!给他做心肌起搏,他会醒过来的!拜托一定要救救他...我会给你钱。”听着明显是慌得不择言语了。
  何清羽侧眼望过去,透过多人的衣服的缝隙看见了那个嘶喊的男人。穿着西装但却狼狈不堪。
  原来真的是陆益卓。跟着一个医用活动床和一堆医生在快速的走。
  何清羽被推进了病房里,混沌之中闭住了眼,身体的剧痛兼之医生给注射的麻醉药,让他精神暂时昏迷。
  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何清羽坐了起来,首先往身上看了看,发现自己身上被套了件病服,还能感觉到内裤也被套上了。他眯了眯眼,想着这是谁帮自己穿的。十有八.九是男医生了。
  床边趴着个清秀的十八.九岁少年,一看见何清羽睁开眼就笑着说:“阿宇哥你终于醒了。”
  “什么阿宇哥?你是谁?”何清羽首先回道,但转瞬之间又想起昏迷之前的事。他心底又浮起.点震惊:“哪里有镜子?”
  那个男孩忽然表情就变得悲切:“哥你怎么了?怎么不记得我了。”
  何清羽根本没有空理会他这一腔。赶紧走下床,走到病房角落的落地镜前面看。这一看,眼睛都给看直了。
  “你妈个逼!”何清羽眼都给瞪直了,蹦出了活了二十七年第一句脏话:“怎么什么邪乎事都让我给碰上了?”镜子里映着的人身高约有一米七,头发略长,刘海半边垂着,一张脸简直称得上小巧精致。皮肤是病态一般的白皙。这根本就不是他自己。
  不过这个身体,这个脸蛋,何清羽也算认识。这是酒吧里面干同行的阿宇。他们之间也算有说过几句话。
  这么说,他这是算昨天晚上吞了三把安眠药还没死成,还穿到了这个阿宇的身体里面?而且还背得,是重生在了阿宇接到变态客人的这个床上!
  他不想重新来一次生命啊!他根本不想活了啊喂!TM都死了还能再穿活!何清羽心里头咆哮。
  何清羽低吟了许久,直到身后那个男孩上了前,拍着他的后背:“阿宇哥,你到底怎么了?我看你情况不太好,我去替你叫医生来吧。”
  “不用。”何清羽立马拒绝。
  “这里是哪间医院?”他问着那男孩。
  “定新医院。哥你没事吧?”这男孩的性格,有点像从前的自己。何清羽沉默着,说:“还是这个医院...你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他妈就是在这个定新住的院。
  “嗯。”
  何清羽出来病房绝对不是玩的。他穿过楼梯去找自己妈的病房,是五层531号。
  那男孩跟在自己身后,什么也不问,很温顺的模样。
  经过一间病房的时候,他听见里面男人的哭声。他停住了脚步来看,在那房间门口站着,一下子看见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床。床上有一个人,闭着眼像是已经死了。脸庞完整的露出来,其余部分都在洁白床被里面掩着。床边上围了一圈人,有曲新,有陆益卓那个朋友,还有自己的爸。这时候都在低着头不说话,他爸把头几乎埋进了床单里,一看就知道在抽泣。何清羽一看,隐约认出来那床上的尸体竟然是自己。原来是自己...啊。
  他爸该有多痛苦啊...何清羽苦涩的笑。一夜之间死了老婆又死了儿子。
  床前的一个高大男人伏在那具尸体上,不断失声痛哭着。“对不起...何清羽...对不起...”
  是陆益卓么...?何清羽盯着那男人侧身影,听着他不停念着“对不起...”,站在那里看了几十秒,冷笑了两声,随即果断转了身。
  可没想到一转了身,却迎头碰上了杨规文。杨规文看起来本来一心想着往房间里面进,这突然看见了何清羽,就急忙问他:“阿宇?你怎么来医院了?何清羽是在这个病房吗?”
  何清羽听着这话,一时间心里头有点复杂。想着原来这身体的主人和杨规文也认识。一面就回答着他:“是。他死了。”
  杨规文的面色一下子灰霾下去,绕着他走进了何清羽原来尸体所在的房间里,掩住了面,好像是极度的悲伤。
  “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呢?”杨规文低声说着,上了床前,一下子把陆益卓的身体提起来,“何清羽为什么会自杀?他不是跟着你活的幸福快乐吗。你怎么对他的!”
  陆益卓根本就没想着回手,任他狠厉的拳头往身上砸,嘴上还是一直跟魔怔一般说:“对不起...对不起...”
  那陆益卓的朋友急忙去劝架,何清羽这会儿才是真感觉自己这目光停留太久了。身后的男孩也出声:“哥你认识这个人吗?我隐约也知道,但是不是太熟。”
  “我不认识。”何清羽下了决心转头。跟着男孩走去了母亲生前的病房,护士又告诉他尸体被搁到了太平间。何清羽这才招呼让那男孩先回去,自己想要一个人待会。才又一个人去了太平间。
  何清羽找到自己妈躺着的那张床,看着他妈近乎发青的面孔和僵硬的身体,眼泪刷刷的往下落。
  何清羽是没想到自己哭了一个晚上,今天还能流出眼泪。只是心里的悲痛根本掩不住。
  出院以后就把他妈下葬。何清羽计划着。
  他妈始终没有能熬过这个冬天。何清羽闭上了眼睛。只留他爸一个人在世上,饱含着失去的痛苦。
  重来一次生命也好。他会把那些没有过好的人生再过一遍,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这个他熟悉的叫做“阿宇”的人。
  他那个窝囊的二十七年的人生,就全部让它散在风里吧。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话,就收藏一下吧么么哒=3=
  
 
  ☆、第一章
 
  陆益卓这一边还在和秦云谈话,眼睛却已经有意无意地瞥向饭桌的另一边。那一边容貌清润的青年,正在兀自低头。不知是在想什么事。
  方才宴席刚开始之前,两方来的人已经互相打过招呼。陆益卓知道,那青年是跟随来的小职员。并谈不上话,也不负责谈洽这次的合作案。
  他对于这青年特殊的关注,是因为看起来格外眼熟。陆益卓脑中仔细回想着,想起来一周前的夜晚。
  那晚在有间,他和魏显钟在熟悉的包厢里和朋友聚会。有间是他们经常会去的一间酒吧的名字。陆益卓接了老爷子的电话,在走廊借个安静。一侧眼看见自转角走过来的男人。
  年纪看起来大概二十左右,身形偏瘦,脊背骨凸起在淡蓝色的衬衫中,竟然是格外显眼模样。陆益卓不知道怎么会多望去几眼。直到那边父亲有些不满的询问,他才回过神来。
  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他却看见那青年转头,扶住身后的中年男人。一边嘴中说着:“赵先生,您慢一点。我扶着你好了。”那中年男人似乎变得欣喜,靠近青年去亲吻。吻落在耳际与颈侧。陆益卓眼尖的发现青年衬衫前的铭牌,意识到什么,他眼中忽流出轻蔑。
  在看见中年男人的手逐渐下移,停在青年臀尖抚摸时,他转开了眼。
  “陆总,你在听吗?”陆益卓听见唤他的声音,他才转过心思来。
  “嗯?什么?”陆益卓发现全桌人的视线都聚在自己身上,他轻笑:“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秦云赶紧附和道:“没事陆总。我们刚才在谈宜昌和仁通明年的合作计划。”
  宜昌是陆益卓为代表的公司。这一顿饭局已经差不多敲定了今年两方的合作。宜昌是建筑房地产综合企业,而秦云的仁通主营包装和陶瓷行业。若单敲今年的合作案其实完全不成问题,宜昌底子好实力较为雄厚。仁通虽是近些年的新兴企业,但是发展的势头不错,已经包揽了不少单子。两者合作其实各对彼此有利。
  但现在就敲定明年一整年的合作,陆益卓还是有些不能放心。有好几家国企和中外合资企业,要在明年进驻A市。到时候再挑选合作对象,其实更好。
  陆益卓思及此,微笑着答话:“这过后再讲。下次我们签完下半年的合同,就应着力于现在的合作。”
  秦云知道这是推拒的意思,心里顿时有些焦虑。然而他却清楚事情急不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