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神级鉴赏大师+番外 作者:时镜(三)

字体:[ ]

 
 
【再战东山第一流】
 
☆、第一章 折难盒
 
  海上的风,依旧带着咸潮的味道。
  唐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多问,只是任由那和尚跟上了自己。
  是非跟唐时离开的时候,很是风和日丽,顺着禅门寺山道一路往下,每一块石阶都是当初的僧人们砌上来的,没有使用什么大能通和大术法,这一条石阶路,被称之为小自在天的“功德路”,到底是历史上哪一位高僧修起来的,已经不得而知了。
  所有来上香拜访的凡人们,似乎还不知道这小自在天的三重天之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们戴着或喜或忧的表情,从唐时和是非的身边经过,而后往前走去了。
  唐时站在山脚下,忽然回头这么一望,那山门之后,过去便是那长长的石阶,这一条路叫做功德路,而三重天之上那长长的石阶,却叫做“九罪阶”。
  “佛家倡导众生平等,佛自众生中而来,也应往众生中而去,何来的一重天、二重天乃至于三重天。”
  原本一句话也没有的唐时,忽然就这么一指他们的头顶,上面的那三重天。
  是非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根本没听见唐时的话,他只是随着他手指的指向看了过去而已。
  众生平等,佛本众生。
  是非何尝不明白?只是明白也是没有用的。
  这一天,很多人看到了是非与唐时离开了,小自在天的弟子们也没把这事情看得多严重。
  因为是非还穿着僧袍,依旧是小自在天的弟子,他并没有被逐出师门,甚至还是那一脸平和的表情,说什么心魔和入魔,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魔性,便是眼底也是平和的一片。
  是非似乎还是那个是非,他走的时候甚至还有不少人给他打招呼。
  出海的时候,只有一条小船,小自在天的人几乎是不外出的,所以交通工具让人略微无语。
  唐时在看到这一叶小舟的时候便在想,当初那个风雨之中的故事。
  青钢剑侠,还有那小船,风暴之后的平静。
  他与是非一道上了船,终于问他道:“你去哪儿?”
  “跟你走。”是非的回答很简单。
  唐时知道自己是暂时甩不掉这个麻烦了,他自己笑了一声,又想到那一句“心魔从何处生,便从何处灭”,便觉得有些好笑。
  只是心里笑完了,又觉得没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他这么无聊,连这样的事情都笑得出来了?
  无聊的唐时不过是伸了个懒腰,便直接坐在船头上,唤出了虫二宝鉴,对唐时来说,现在对他最有用的,应该是《早发白帝城》里面的一句。
  是非坐在船尾上,便背对着船外,看着前面的唐时,两个人之间有一种很泾渭分明的感觉。
  虽说这诗里写的是行舟山水,而不是行舟于海上,这环境有些不符合,可都是水都是船,即便是环境不完全符合,法诀也是能够使用的。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无疑是一种很轻松的心情,唐时回望那云间的小自在天,也觉得轻松,即便是身边忽然多了一个是非,也不能消减他的这种轻松。毕竟经过了那样的一番大战,虽然不知道殷姜又去了哪里,可是至少他送她回了家,也顺手得到了三株木心,甚至还在小自在天之中的藏经阁里看了许许多多的书……
  这一趟出行的收获很大。
  手指点在那凝聚的墨字上,唐时的右手手指在那墨迹的衬托之下却跟显得修长,在他将灵力灌注到自己的掌心的时候,那黑色的风月神笔便似乎轻轻地一动,紧接着一道飘渺的墨气从那书页的字迹上分离出来,缠在了唐时的手指上,于是他干净的指甲便在那一刹那染上了几分墨气,而后又消失不见。
  唐时愣了一下,还不知道竟然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虽然有一道墨气从“轻舟”二字上分离出来,可是原本这虫二宝鉴上的墨迹却没有半分的消退,这一道墨气到底是什么东西?
  唐时不解,仔细地抬起自己的手指来看了看,只发现在他的指甲盖上似乎有方才那一小道墨气,很浅淡,几乎看不出来。
  他暂时没理会,知道这肯定是因为自己到了金丹期之后,风月神笔出来的新变化,回头再继续研究这一道墨气是怎么回事。
  此刻他们的小船是顺风飘着走的,逐渐地便远离了小自在天的主岛,唐时手诀一起,摊在他双膝之间的虫二宝鉴便起了那熟悉的手诀幻象,一双手在这书页上凭空出现,便演练了起来。
  唐时看了是非一眼,却发现他似乎根本看不到这书本上产生的幻象,也就完全无所谓了。
  只是这个时候跟着打手诀,他才发现了之前的确是不一样的。
  那一道淡淡的墨气,跟随着他的手指而舞动,并且随着他这手诀越来越熟练,这墨气似乎也浓厚了几分。在他手指上有墨气的时候,这手诀似乎也更有一种圆润随心的感觉。
  在他一声“轻舟”出口的时候,这手诀的墨色气流便直接落在了这简单的小船上,而后这一只小船,便在唐时手诀一引之下,飞快地破浪往前了。
  迎面来的海风还带着溅起来的潮水,唐时往里面坐了一些,看着是非稳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顿时想要发笑。
  “衣角湿了。”唐时提醒他。
  是非垂眸一看,却伸出手去,将那落下去的衣角拾起来,轻轻地拧干,铺在了木船的船板上。
  这人便像是木头一样,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像是木头。
  唐时是个很难坐得住的人,看是非不往里面坐,忌讳着他像是忌讳着什么妖魔鬼怪一样,他索性便直接躺了下来,便一个人霸占了船的最中间,将那腿一支一抬,便架了起来,双臂枕在脑后,笑看着是非,“ 你这人是块榆木疙瘩吗?”
  是非没理他,知道他是没事儿做在撩闲呢。
  他盘膝打坐,让这海上的灵力缓缓地进入自己的身体,便只余下一片的平静。
  只可惜,偏偏有个闲人不想让他修炼,又在一旁问道:“我很好奇枯心禅师叫你进去说了什么,能透露一下吗?”
  是非瞥了他一眼,依旧没说话。
  闷葫芦总是不说话的,唐时觉得无聊极了,抬头看着头顶的太阳,又将自己那宽大的袖袍举起来,遮住了自己的脸,模模糊糊道:“我要回洗墨阁——你也要跟着我走吗?”
  没得到回应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唐时想着那枯心禅师之前跟他说的话,便道:“你已经染上了心魔,看上去却跟别的和尚没什么区别,你是是非,还是心魔?”
  是非说:“我的心魔是你,是非还是是非。”
  也即是说,心魔是心魔,是非是是非,这二者之间是分离开来的。
  唐时笑了笑,道:“我以前一直以为,心魔是要控制宿主的,不曾想竟然还有这样另类的心魔。”
  这其实不算是唐时孤陋寡闻,因为大部分的心魔的确是如唐时所说,肤浅的人有肤浅的心魔,深刻的人有深刻的心魔。有的人的心魔不过是一些钱财物品,有的人的心魔却是他本身,只是像是非这样的,似乎很少见。
  唐时眯了眯眼,“我可不记得我干扰过你什么事情,相由心生,你的心魔也不过是从你的心里生出来的,那心魔不是我,不过我的确算是你的心魔。”
  心魔是心魔,唐时是唐时。这二者,也不可直接混为一谈。
  是非知道他的意思了,只是心底又开始复杂起来。
  小船出海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已经直接驶离了小自在天下面的群岛,于是一眼望去,群岛隐藏在夕阳下的海雾之间,远远地已经快要看不清天隼浮岛的模样,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殷姜,她还好吗?
  残阳沉入了海面,只露出一半来,却将他们前面的那一大片海水染成了深红色。
  这样绚丽的蓝色和这样绚丽的深红,拼凑成了一幅堪称壮丽的图景。
  唐时看见了翻身坐起来,想要直接将自己身上的画笔拿出来作画,才想起自己最喜欢的那一杆铁笔已经伴随着自己在小自在天上面那最后的“一夜征人尽望乡”飞到了遥远的地方去,现在还不知道是在这茫茫东海的那一片角落里躺着呢。
  他顿时觉得有几分遗憾,便这样看着那落日渐渐地沉入海平面,于是整个海面便陷入了一种暗沉沉的黑暗之中。
  大海是静谧而喧嚣的,小船的船头划破海浪,飘摇前进,细小的声音让人的听觉都被无限地放大了。
  唐时坐下来,看着已经闭目打坐很久的是非,忽然觉得有些荒唐。
  他曾经想要杀了是非,甚至已经是真的动了杀心,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忍了,到了现在,却对这人兴不起了半分的杀心。
  他看着是非,跟当初遇到的那个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唇边的弧度小了一些而已。
  是了,他忽然发现,是非似乎不怎么爱笑了。
  只是这终究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了断了这一段因果,唐时便要寻找自己的道去了。
  他跟是非不过是露水的情缘,又是在那种情况下,还是两个男修。
  说起来,是是非度了自己,而他欠了是非的。
  不过……
  唐时忽然觉得有些古怪,他伸出手指来,便压住了自己的唇角,似乎想要压住那翻起来的笑纹。
  和尚的定力,似乎不如传说之中的好。
  “咳。”
  他为自己这种想法而忽然有些尴尬起来。
  其实也不过就是这么一想而已,他心里盘算着自己接下来的行程。
  原本自己就是因为画裳仪式出来的,他想要的材料是墨山心、三株木心、青铁铸刻的印、冰蚕丝的袍子。
  墨山心早就已经拿到了手,这一次过来之后连最要紧的三株木心都已经得到了,之后便缺少一枚印章和一件用来画裳的“裳”了。
  在他离开南山的时候,曾经问了貔貅楼,要那边给自己留意一下冰蚕丝的消息,至于青铁——这倒不是最要紧的,毕竟印章在书法绘画之中的作用不算是很大。
  只不过因为唐时是个很追求完美的人,所以才对印章有了要求而已。
  青铁虽难得,不过应该是能够买到的。
  如今这画裳仪式最珍贵的三株木心都已经到手了,别的唐时也不怎么在意了。
  大概用不了多久,唐时便能够回洗墨阁画裳了。
  ——如今自己已经是金丹期的修士,怕是内门之中那几个人都要通通地闪瞎眼了。
  洗墨阁之中,应该没有还未画裳就已经到了金丹期的人吧?
  只不过,他的修为和境界,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唐时经历过的生死,比同等级的修士多多了。
  小荒十八境里面大大小小的阵仗,到了这边之后又是小自在天的生生死死,根本不是一言能道尽的。
  他打坐盘膝,便引灵气入体,周天星辰在海上闪烁,四周只有那浪花起来的声音。
  是非双掌结了一枚艰涩的印记,之后金光轻轻闪过,便恢复了正常,他略略地睁开了眼,狭长的眼缝里便有隐约的红光闪过。
  那心魔又出现了。
  可是此刻,一切都是清楚又清醒的,在是非的眼前,出现了两个唐时。
  原本自己一个人在思过崖面壁的时候,那心魔出现,便让人有些分不清楚,可是现在唐时便坐在他身前不远处,二者一起出现,便有很清晰的区别了。
  那心魔凭空冒出来,便从在是非的身边缓缓地飘了几圈,这一次却不管是非,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去了,而后轻飘飘地便到了盘坐着的唐时的身边。
  心魔本就是虚无之物,唐时也根本不会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什么东西,这一切只有是非能够看见。
  那心魔歪着头,便伸出自己的手指来舔了舔,艳红的舌尖在指尖触了触,而后将自己的一双手放到了唐时的喉结上,便做出一个要亲吻的表情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