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神级鉴赏大师+番外 作者:时镜(四)

字体:[ ]

 
 
【西海蓬莱仙岛】
 
☆、第一章 灵之枢
 
  唯一一届似乎不知道谁是个人战胜者的四方台会。
  个人战便已经是高潮迭起,哪里想到竟然还有了唐时与夏妄那惊天的一战?
  一人尊是谁?
  唐时还是夏妄?
  没有人知道,整个灵枢大陆上不少人因为这个问题争论过,可是没有结果。
  唐时虽然失踪了,可四方台会还在继续。
  夏妄看着是败了,但唐时失踪,按照四方台会的规矩,夏妄便该是最后的一人尊,可夏妄不声不响,也不说任何别的话。
  这一人尊到底是谁,每个人心底其实都是有答案的,但在一些定制上存在分歧。
  最厉害的人自然是唐时,可敢对四方台出手的人,哪里敢说是灵枢大陆的修道者?
  这人一身魔性,根本跟修魔的差不多。
  反正暗地里支持唐时的不少,但明面上他当日那种疯狂的行为却是人人谴责。
  四方台看似是倒了,崩碎了,可大荒之中的修士震怒许久之后,过了几天竟然宣布照常进行团战。
  在各方几乎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团战便开始了。
  南山这边洗墨阁因为缺少了一个唐时,所以只能让杜霜天上来填了这个缺,缺少了唐时的南山战斗力似乎是瞬间减弱了,即便是应雨似乎也总是不在状态。
  北山那边,夏妄不知道为什么,提出了退出最后的团战,只是他师门长辈相劝,最终还是重新加入了团战之中。
  这一届的四方台会,南山的运气似乎不大好,第一回便抽到了北山。
  于是首轮的时候,是南山对战北山,东山对战西山。
  南山北山以前一向是小荒四山之中的第一第二,首战便直接遇上了,可以说是令众人瞩目。
  原本所有人以为没了唐时的团战肯定缺少了精彩,以夏妄的本事,除掉南山应该不成问题,哪里想到当初那败于夏妄手下的应雨竟然有那样惊人的表现。
  她本是东山浩然山的化身,在南山即将落败的时候,直接在独尊台上化身了本体,大山虚影甚至比四方台还要庞大,将北山那边的人砸了个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即便是夏妄如此厉害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恍恍惚惚之间被应雨抛过来的一座山给砸中了,昏昏沉沉受了点伤吐了口血,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输了比赛。
  大多数人都是将南山和北山之间的提早相遇视作了提早进行的决战的,哪里想到这一届四方台当真可以说是高1潮迭起,意外不断。出了个唐时不说,东山杀出了三匹黑马,洛远苍更是魔修,又有应雨这样一个怪物姑娘,本来就已经让人很是震骇了,更没有想到在团战的时候竟然会出现种种的反转。
  南山少见地直接战胜了北山,进入到了最后一轮。
  东西两山之间的战斗,自然是东山这一边取胜。只是最后一场的时候,则是南山对战东山,在众人都认为这是完全没有悬念,应雨打败了夏妄,而尹吹雪似乎也不是很厉害,都觉得应雨解决了尹吹雪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哪里知道应雨在尹吹雪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更何况还有一个秦溪在旁边,两个人拖住了应雨之后,那边动手只留下了一个洛远苍。
  洛远苍一个人打一群,别的人在旁边帮忙,竟然没有落下风。
  一场苦战之后,最后竟然是东山打败了南山!
  一场四方台会,多少神转折?
  原本高高在上的北山忽然之间坠落神坛,排在最末位的东山一夕之间登顶,何其出人意料又精彩绝伦?
  多少人只恨以为这一场战斗再无悬念而早早离去?
  东山跃居第一,北山却要在未来的一个甲子之中开始转变。
  一场四方台会,便这样忽然开出了全新的局面。
  只是对很多人来说,更重要的事情,似乎是大荒的名额。
  汤涯最近很心烦。
  逆阁忽然之间之间对夏妄感了兴趣,汤涯说不得便没办法招揽到人了。
  这一届四方台会,中途来观战的是非和战斗之中的唐时忽然之间失踪,唐时甩下了一堆烂摊子也没人收拾,反正四方台崩毁之后便忽然之间没了,到底会给整个大陆带来什么样子的变化,还要等到大荒里面开了总阁的长老会才知道。
  现在汤涯面临的问题是——选人。
  其实即便唐时现在在这里,也没人敢选他了。
  留着唐时便是一个巨大的祸害。
  大荒名额,藏阁二,逆阁一,道阁三,阴阁一。
  统共有七个名额,算是历届来的最多,只是汤涯最满意最想要招揽的那几个是没了的。
  众人在私下里联系,于团战结束的第二天在独尊台公布被选定的情况。
  汤涯左思右想,经过了联系和打探之后,最终圈了东山天海山的秦溪和北山横剑派的成书;逆阁则圈走了一个北山无极门的夏妄;道阁的名额最多,圈走了东山吹雪楼尹吹雪、西山小梵宗泓觉、南山洗墨阁杜霜天。
  至于那大荒魔修之中的阴阁,毫无疑问地圈走了众人之中唯一的魔修洛远苍。
  此次四方台会,这才算是完满地落下了帷幕——尽管其实有很多不完满的地方。
  在四方台会之中表现惊艳的应雨,其实是收到了来自多方的邀请的,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并没有答应,一一地拒绝了。
  大荒的七个名额之中,综合总计了一下,东山三人,南山一人,西山一人,北山两人。
  按照大荒的规矩,收到并且接到邀请的修士,要在一年之内解决了自己门内的事情,赶赴大荒,便算是成为大荒的底层修士了。
  在名额公布之后,不少人都在惋惜,唐时的去向成为了一个谜。
  不过不少人从南山那帮人的表情上得知,唐时现在应当是性命无虞的。
  在众人收拾收拾便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南山这边也是在准备。
  唐时在洗墨阁留有命牌,三大长老之一的周莫问并没有来这里看四方台会,而是在阁中,在唐时失踪之后,便有掌门苏杭道借了北山无极门的跨距离通讯阵,问了洗墨阁那边的消息,在周莫问说出命牌还在,完好无损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苏杭道联想到那是非也是一起失踪的,便慢慢地放心了下来。
  只是应雨却日渐地心神不宁起来,她一直担心着自己留在唐时身上的精魄,现在唐时走了,她怎么办?应雨一下子变得忧愁起来,只是也没办法,谁知道唐时那倒霉鬼现在到了什么地方?只能祈求这家伙还记得回门派的路吧。
  南山这边一行人,便要从原路返回,没有想到刚刚出了北山的界,便忽然之间看到前面的山头上站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暗金色的长袍,挂着圆眼镜,双手背在身后,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他们很久了。
  苏杭道远远地便已经看到这人了,汤涯有渡劫中期的修为,不知胜过苏杭道多少。这人堵在这里应当没有什么恶意,即便是有恶意,他们也是躲不过的,所以苏杭道很放心地带着人过去了。
  汤涯看他过来,便是一笑:“苏掌门,有礼了。”
  “汤先生客气了。”苏杭道心里还忧心着唐时,却不知道这汤涯来等他们干什么?苏杭道也不掩饰自己心中的疑惑,便问道,“不知道汤先生特意等候在此,可是有什么要事?”
  汤涯叹了一口气,道:“听说贵门唐时此刻性命应当无虞?”
  苏杭道没想到汤涯是来问唐时的,倒是怔然片刻,随后叹气道:“性命应当无虞,命牌还在,只是不知所踪。那四方台是否会有什么——”
  话没能说完,汤涯已经竖起了手指,要他注意了。
  站在凛冽的山风之中,汤涯随手便布下了一道结界阵法,旁人听不到他的声音,也无法侦查到一切。他道:“我藏阁阁主曾经很想吸纳唐时入阁,原本已经约定好了,四方台会能进,我们便招揽他,即便是不能,也有别的特殊名额能给他,可万万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意外。”
  洗墨阁众人大都不知道这中间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出,一边说唐时这家伙让人担心,又一边骂这小子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典范。原来早就拿到了进入大荒的通行证,竟然还要来跟他们一起参加四方台会,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
  汤涯又道:“若是有朝一日唐时能够回来,还请苏掌门转告于他,我藏阁阁主有言,当日的约定还算数。他能回来,约定有效。”
  话已经说到了这里,苏杭道明白这汤涯的意思了。
  唐时算是个人才,即便是藏阁也很想拉拢。
  四方台的事情固然是禁忌,可现在四方台消失了,大荒之中却还要好好商议一下。
  最开始那天算长老怒斥唐时,现在却也没了动静,想必大荒之中的事情并不简单,不能那么简单的地便进行推测。
  苏杭道答应了汤涯,若是有朝一日唐时回来定然转达,这一下,汤涯才笑了一声,又多看了应雨一眼,忽然笑道:“应雨姑娘若是想进大荒,随时可以找貔貅楼的。”
  应雨表情有些木然,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欧阳俊自动翻译道:“她的意思是现在还不想去,不过以后想去了的话会直接找貔貅楼的。”
  听欧阳俊翻译得很对,于是应雨点头,表示自己真是这个意思。
  汤涯也不过是试探一下,能拉到应雨自然是好事,拉不到也能结下个人情。
  他抱拳告辞离开,却已经一闪身便在大荒的地界里了。
  这一届四方台会,终究是留下了遗憾,只是唐时又到底去了哪里了?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是非,兴许是这小自在天的和尚用秘法救了唐时?
  不清楚……一切都是谜……
  谁也不会知道,在某个很奇怪的虚空之中,唐时正躺在那里睡大觉呢。
  他睡得很是香甜,似乎就差睡死过去了。
  梦里面的四方台似乎化作了一汪海水,唐时一脚踹过去似乎是将那装着海水的琉璃镜面踢碎了,于是无数的海水刷拉拉地落下来,在海面上掀起了巨浪与狂风。
  海底?为什么……不是山,而是海?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联想。
  这样想着,唐时便忽然之间坐了起来。
  这一刻,当真有一种时光倒流回了在小荒十八境的时候,从冰天雪地境到苦海无边境,便有这样的一层虚空,只是这里看不到漂浮的碎石,也没有石板,更没有视线尽头那巨大的光圈。
  唐时抬眼,便看到了坐在他身前不远处虚空之中的是非。
  是非抬着眼,看着虚空之中的某处,知道他醒了,却也没回过头来。
  唐时浑身酸痛,只若无其事问道:“你救了我?”
  他似乎干了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唐时很清楚,他手指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感觉有些头疼起来。
  杀无赦,那些个字迹,似乎有问题。
  平日里战斗,根本没这么强烈的感觉,在那一刻他有一种很紧迫很奇怪的感觉——若是不推倒那四方台,他就要出什么事儿一样。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唐时脑海之中出现这样的一句话的时候,头皮便发麻了一下。
  是非摇摇头,道:“不曾。”
  哦,那他不欠这和尚什么。
  他感觉自己坐在虚空里,身下软绵绵的一片,似乎没有什么依仗,站起来了,跺跺脚,又觉得这里的重力很奇怪,走起路来都是飘的,是非能稳稳坐在那里当真是奇迹了。
  当时一脚踹了那四方台,让它倒下去之后,便被满世界的蓝光包围了,那个时候已经力竭,早跟傻逼一样昏过去了,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全忘掉,便已经在这里了。
  他又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是非终于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自己进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