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世上我最爱你 作者:袁若寒(上)

字体:[ ]

 
 
文案:
暗恋限制级插画家的小元为了能吸引对方的注意,咬牙成了一名肉文写手,并在酒后打赌,只要写出连刘林东都画不出的小说,他们就去滚一次床单。为了实现愿望,他一连写下十二篇充满各种高难度的重口味肉文,本意是刁难对方,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自己穿到文里去“享受”了(┬_┬)
 
苦逼作者气喘吁吁地抗议:“喂,我是要在上面干你,不是在上面被你干!”
鬼畜模式全开的画手狠狠往上一顶:“小说里的姿势还没试完,别晕。”
 
双处文,身心1V1,面瘫攻外冷内热,特殊方式宠受,各种性福。
==================
 
☆、穿入肉文
 
  灰色的高墙和铁网组成了世界,四周是看不到尽头的海。
  
  禁闭岛,一座只能进不能出的重刑犯监狱。
  
  这里没有法律、没有仁慈、没有救赎、甚至没有希望。犯人面临的,只有无止境的监·禁或者死亡。这个畸形的微型社会中,权力定点的典狱长就成了岛屿的王,他的意志就是制度,他的话语就是法律,他的心情决定所有人的生死。他主宰一切,让糜烂的欲望在看不见光的地方疯狂滋长!
  
  夜幕降临,禁闭岛监狱如往常一样迎来它的盛会。
  
  喘息和低吟从各个房间传出,有欢愉的,也有痛苦;有自愿献身,自然也有被迫和绝望。各种声音交缠在一起,最终组成了奇异的乐章,在这个远离陆地的孤岛上越演越烈,像绝望的歌者,声音直穿云霄。
  
  年轻的典狱长轻易制服了囚犯,把他的胳膊扭曲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皮肉发红,看样子已经脱臼了,另一只手无力地垂着。
  
  他心满意足地抚摸这具因为剧痛而颤抖不已的肉体,尽管这个身体强壮的欧洲人是西区犯人的头,在他面前依旧如蝼蚁一般不堪一击。但犯人毫无屈服的意愿,他眼里闪着凶狠光,如同负伤的狼,仇恨在熊熊燃烧。不屈的眼神让典狱长充满快意,似乎连枯燥的荒岛生活也燃起一丝乐趣,他愉悦地说:“很好,还没有被打垮,我不喜欢木偶一样的玩物。”
  
  “你以为你胜利了?”犯人发出冷笑:“总有一天我会推翻你的统治,让你也尝尝阶下囚的滋味!”
  
  “拭目以待。”年轻的典狱长不会畏惧任何威胁,因为他是主宰,是这座金字塔的顶点,是这些卑贱的囚犯的神。他抓住犯人的头发,把他拖到窗边,强迫他扭着脖子看下面的情况。操场上到处都是赤·裸的肉体,狱警粗暴地用电棍驱赶犯人,强迫他们像狗一样趴着前进,然后肆意羞辱反抗者。
  
  囚犯咬着牙,不肯屈服,两只脱臼的胳膊像秋千一样晃动。典狱长凑到他的耳边,用邪恶的声音说:“你可以选择像他们一样,或者,成为我的……”
  
  ……
  
  “我擦,终于写完了。”发出一声怒吼,点下文档保存后,工作了一天的韩鄀元终于能休息一会,把目光从电脑屏幕前移开:“群·交果然高难度,幸亏我阅片无数,要不然还写不出这段。哼,这种人山人海的庞大场面怎么可能画得出来,那个人要发出哀嚎了吧……”
  
  想起那人气急败坏的脸,韩鄀元露出一个坏笑,方才的疲倦一扫而空。他来了精神,在企鹅里寻找一个很黄很暴力的头像,凶猛地双击,并且愉快地敲下几个字:我写完了。
  
  几秒钟后,很黄很暴力的头像跳动起来,言简意赅:发来。
  
  很快,名为《最真实的禁闭岛群·交记录——邪恶地狱的不眠之夜,狱警哥哥你轻点,囚犯弟弟最怕痛了》的文档传了过去。几分钟的沉默后,很黄很暴力的头像又跳了几下,发来这么一条消息:想用人海战术搞垮我,做梦!
  
  看到这条回复,韩鄀元挖挖鼻孔,相当不以为然,甚至有点轻蔑:“你以为我写的是三人行一桌麻将还是五人斗地主,你才做梦,老子写的是华丽丽的32人群·交,光画人就够你吐血了,还有这么多高难度动作。怎么样,就是故意为难你,哈哈哈哈!”
  
  他心情愉快地关机,带着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走进浴室。
  
  温热的水洒下来,雾气弥漫到整个浴室,能驱散一天的疲劳。本来是该好好享受的时间,他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梳洗台上,那里放置了一个做工精致的水晶相框,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泛着亮光。玻璃外壳设计良好,密封效果一流,即使摆在浴室也不会受潮,里面是一高一矮两个大男孩的合照。
  
  矮的那个皮肤很白,脸红扑扑的,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算是可爱,但有种和年龄不相符的忧郁。旁边的男孩比他高一个头,虽然是同龄人,但他已经退去了稚气,无论是五官还是身高都已经是大人的摸样。他不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从骨子里散发出冷漠。他们虽然挨在一起,却不怎么亲密,各怀心事。H大学的纪念碑立在身后,笑容满面的雕像和前面的两个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相当讽刺的一张合照,却被韩鄀元当成宝贝一样珍藏起来,还洗了很多张放在房间的各处。
  
  因为这是七年前,他和青梅竹马兼死党的刘林东一起入学时拍的纪念照,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张合照,显得弥足珍贵。
  
  “你都无视我七年了,还打算继续下去吗?”他的眼神黯淡下来,方才的自信被水冲得一干二净。
  
  他忍不住用手触摸照片中的人的脸,身材高挑的那个人就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最好的朋友,也是暗恋了整整十三年的初恋情人——刘林东:“就输给我一次会怎么样,该死的,求你别再无视我了,我已经无法忍耐对你的感情了……林东,我喜欢你……好喜欢……”
  
  压抑的情感一旦爆发,总会格外猛烈。
  
  他发出无助的哽咽,抓住梳洗台的手指也因为用力过猛而发白,痛苦了好一会才渐渐平静下来:“人兽、触手、各种违反人体工学的姿势都都试过了,如果人海战术也搞不定你,我该怎么办……”
  
  不想放弃,可是已经到极限了,他低下头,眼里只剩下焦虑。
  
  韩鄀元是个写手,而且是个肉文写手,专写限制级小说。而他的搭档,负责为他所写小说配插图的是小时候好得穿一条裤子,长大后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忽然无视了他七年的刘林东。
  
  说起刘林东,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谁,但提到他的笔名盘尼东林,可谓是无人不知。这位刚出道就一鸣惊人的插画家以精妙的构图和让人无法移目的大胆创意占据画坛一席之地,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如今已是光明顶级别的大触。不但画集卖得好,连带他帮忙绘制插图的小说也会大火,简直是个造神机器。
  
  但凡事都有意外,也有拿到大神插图火不起来的写手,比如韩鄀元。
  
  他当初毅然辞掉教师这份福利好又体面的的工作来写肉文,目的其实很单纯,只为了找借口呆在对他不理不睬的刘林东身边。但写限制级小说比他想象的困难得多,即使恶补了三个月的GV,写出来的文章依然缺乏画面感。并不是因为文笔欠佳,实际上韩鄀元的文章写得不错,但他就是抓不住重点,怎么也营造不出身临其境的感觉,这可能和他没有那方面的经验有关。
  
  因为苦恋,活了二十五年的他还是处男一个,连右手都用的很少。
  
  “我会这样孤独终老,到死都是一个人。”每当想起毫无希望的单恋,他就会产生各种消极的观点:“林东那么帅,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女,怎么会看上我这种无趣的男人。呵呵,我真是痴心妄想,也许就是因为隐藏得不够好,让他发觉我有恶心的想法,才会那么疏远我……可是,既然讨厌我,为什么还答应那么荒唐的赌约。林东,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
  
  他嘴里的赌,源于一个月前的庆功宴。
  
  那天是盘尼东林最新出版的个人画集《多少色彩,神色迷乱,看我一脸仓皇》的签售会,新书大卖,自然有隆重的庆功宴。韩鄀元顶着城墙那么厚的脸皮,在没有邀请帖的情况下硬是跟着责编混了进去,可惜从头到尾都没挤到主角身边。
  
  刘林东整晚都托着红酒杯,动作优雅地跟每一个人打招呼,除了韩鄀元。
  
  “混蛋,为什么一直无视我,就这么讨厌我吗?”他不开心,喝了个烂醉,尾随男人去了卫生间,大声质问道:“我们明明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男人皱了皱眉头,把八爪鱼一样粘着自己的醉汉推开,以为他又是来纠缠插图的:“给你画什么也没用,反正红不了,回去当老师不好吗,非要进这圈。”
  
  “谁,谁说我是来要插图的。”又是那种看不起人的眼神,真让人讨厌:“我说,大画家,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你喝多了。”刘林东掏出电话,准备帮他叫辆计程车。
  
  见他不冷不热的态度,知道是生分了,但韩鄀元不肯认命。
  
  他猛地抓住他的手,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居然借着酒劲缠上去,不依不饶地纠缠:“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敢和我赌。为什么呢,因为从小你就是个胆小鬼,懦夫,软骨头。小时候被欺负只敢哭着跑回家的软脚虾,要不是我保护你,你早就被欺负得不敢上学了,所以你怕输,怕输给我!”
  
  他的情绪达到顶点,连指尖都在发抖,一张脸皱成了小核桃,眼泪也不知什么时候淌成小河。不知是他哭得太厉害,还是往事触动了男人的神经,他怔了一会,破天荒地说:“你想赌什么。”
  
  “赌什么……”韩鄀元傻傻地重复,他本来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根本没想过能赌什么,但这个机会放在眼前,不珍惜的话可能再也遇不到了。他吸了吸鼻子,抓住刘林东西装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咬牙说:“好,那就赌我写你画。规则很简单,如果我能写出你画不出来的小说,那你就陪我……陪我滚一次床单,敢不敢!”
  
  为了壮胆,他故意提高音量壮胆,却不知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
  
  刘林东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但他还是冷静地抓住韩鄀元的衣领,拎小鸡一样把黏人的醉鬼拉开:“好,十二篇为期限,如果你能写出连我也绘制不出的肉文,我就陪你上一次床。”
  
  他直截了当用了上床这个词,让韩鄀元惊得合不拢嘴,呆呆立在原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没想到他居然当真了,因为不会输,所以才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吧,用这种方法解决烦人的我……”结束回忆,韩鄀元心情更加低落,他草草洗完澡,十分沮丧地打开电脑。果然,很黄很暴力的头像已经发来离线文件,不过三十分钟而已,他已经打好草图了,而且相当传神。
  
  “该死。”他简直不想再看这个效率高得出奇的鬼才的画,他关掉图片,绝望蔓延全身:“这已经是第十二篇文了,我这辈子也不能和他怎么样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