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世上我最爱你 作者:袁若寒(下)

字体:[ ]

 
 
41、海盗,北上大逃亡 ... 
 
 
  西面的孤岛,刘林东虚弱地靠在一块礁石上,嘴唇惨白。
  
  此刻他唯一的感觉就是乏力。
  
  疲惫从指尖流向心窝,身体的温度在快速下降,四肢僵硬得动不了,连脊椎都感到寒冷。被绝望侵蚀的血液蔓延全身,在他的身体里奔腾、叫嚣,辗转碾压过每一块肌肉。痛苦一层层叠加,每一丝毛发每一个细胞都为之颤抖,得不到解脱。海怪残存的力量在挣扎,而他必须用坚强的毅力战胜它,这是个漫长难熬的过程,需要极大的意志力。
  
  “小元……”男人默念那个能给他信念的名字,痛苦地抵抗,直到疼痛逐渐缓解。
  
  侵蚀似乎停止了,他松了一口气,目光移向游戏管理器,属于韩鄀元的绿点正在快速移动,然后停留在离这里不太远的地方。男人动了动手指,竟然没有力气赶到他身边,甚至连打开通话器的力量都没有了。
  
  从未这么无力过。
  
  “啊啊啊啊啊——”又一波疼痛汹涌而来,他捂住自己的右眼,竭力忍耐融合带来的剧痛。吞噬这个技能并不完美,对自身的损害甚至比收益还大,但他别无选择。
  
  献祭的过程中,刘林东失去了右眼……
  
  “一只林东一张嘴,两只耳朵三条腿,三条腿。小元最喜欢硬邦邦的第三条腿,又大又硬咿呀呼嘿。”小队徽章里传来某个笨蛋欢快的小调,十分无聊的词却让男人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孔怔了怔,然后露出温柔的表情。只有小元,只有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自己安心。男人吁出一口气,用撕裂的衣料裹住右眼,慢慢站起来。
  
  视野变得狭窄,用单眼看世界总觉得缺失了什么,他合上仅剩的那只眼,然后又张开。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活着,即使少了一只眼。
  
  “小元,等着我。”获取海怪的能力后,深海航行不再是困难,水下呼吸可以解决窒息的难题,不需要冷却时间且能自由召唤的触须也能做为动力。唯一的阻碍就是他尚未完全适应,无法完美地驾驭新的力量,没次尝试都会带来入骨的剧痛。但是,他愿意忍耐。
  
  巨鲸又开始移动了,刘林东为了追他,不顾身体的疼痛,用尽全力。
  
  乌云遮天蔽日,夜空黑得看不到一丝光晕,海上的风越来越大,即将迎来暴雨的洗礼。翻腾的海水不再是清透的蓝,没有月光照耀的夜晚,无边无际的大海散发出深沉而恐惧的黑,看不到尽头,像一头张着大嘴的怪兽,准备吞噬进入领地范围的入侵者。
  
  刘林东浸在水中,冰冷的液体环绕全身,让他已经麻木的四肢更加僵直。
  
  再不快点找到小元,恐怕连他也……
  
  “这是怎么回事。”一刻不停地赶路,可当他到达指示地点时,海面上空无一物。本以为韩鄀元在船只上,看来想错了。原想给他一个惊喜,忽然出现在哪个爱哭鬼面前,看来不行了。无计可施,刘林东只好打开通讯器,呼叫不知在哪的笨蛋:“你现在在哪,没事吧,为什么看不到你。”
  
  “林东?”话筒那边传来夸张的尖叫,然后是抑制不住的哽咽:“我就知道你没事,我就知道!”
  
  “真是笨蛋。”刘林东轻轻吐出一个贬义词,脸上却很得意,当然,这种表情绝不会叫韩鄀元看见。他极力稳住紊乱的心跳,又问:“我现在和你的位置重叠了,但是找不到你,你在其他空间?”
  
  游戏中有很多位面和平行空间,玩家有可能被分配到不同的世界,韩鄀元也许到了别的空间,不然无法解释这种奇怪现象。
  
  不过,小元很快否定了他的猜测:“我被鲸鱼吃到肚子里了,现在应该在深海,你在海面怎么找得到我。”
  
  “……”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你快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会想办法逃出来,到时候再和你会合。”也许是害怕男人以身犯险,韩鄀元赶紧稳住他,保证自己平安无事,而且正在寻找出路:“这里都是些小怪,没什么危险,我捡了好多宝贝,还升了四级,不用担心我。”
  
  “别乱跑,在原地等我。”怎么可能不管他,宠物跑得太远,做主人的总要找回来。何况,他还不是私有物那么简单。
  
  无视他的劝阻,男人潜入深海。
  
  越往下,海水越寒冷,温度下降到几度,能见度是零。
  
  完全寂静的世界,没有声音,没有光,甚至没有生命。他在一片漆黑中靠着游戏管理器和小队徽章的指使前进,享受难得的孤独,还有点庆幸无边无际的黑暗。因为这样,他就不用看到自己长出触手的古怪样子。他现在可以说是个怪物了,虽然能保持人类的形态,可是只要使用海怪的触手能力,身体上就会长出诡异的触须。
  
  他无法正视这样的自己,但也不能否认这个技能非常好用,能大大提升战斗力。
  
  小元,你会惧怕这样的我吗?
  
  海水进入眼睛,涩的发痛。刘林东感到没有来由的胸闷,有些动摇。或许是做错了也说不定,如果可以再次选择,是不是不要使用吞噬比较好?也许他不该涉险,不该做出错误的判断,不该冒险,应该保持一个正常的,躯体完全的人类留在他身边,保护他,看着他。
  
  而现在,他只是一个和海怪融合的人类……
  
  有发光鱼类缓缓游过,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带来一丝光明。刘林东暂时停下来,望着五彩缤纷的管状物出神。
  
  人类对深海的了解少得可怜,这里生存的绝大部分物种都那么神秘。他静静地看着奇形怪状的鱼翩然而去,握住从自身长出的柔软的触须,沉默了许久。他扪心自问,这东西恶心吗,并不是,他当然能接受这幅怪异的摸样,并且很好地利用,可他害怕韩鄀元会抗拒。
  
  “在他面前就收起来吧。”终于找到悬浮在深海中的巨鲸,男人从巨大的嘴的缝隙中钻进去,一直通过滤器,进入无水的食道。把触手收起来后,刘林东还是原来那样,唯一的区别是空洞的右眼。
  
  他摸了摸那只眼睛,朝韩鄀元的方向走。沿路上有些小怪,都被他轻松解决掉了,从尸体上拔出大剑,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带着哭腔的叫喊。
  
  “林东!”一团软绵绵的温热物体撞上后背,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个笨蛋来了。那个声音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愤怒的,又充满担忧,用复杂的情绪大声质问:“混蛋,也不告诉我你到底去哪了,我好担心你。”
  
  “你最近太容易掉眼泪了。”男人笑,回身搂住他:“敢把鼻涕擦在我的衣服上,看我打你屁股。”
  
  “才没有。”韩鄀元咬着嘴唇,用手背狠狠擦了擦眼睛,然后抬起头,猛然看到男人包扎起来的右眼,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再次决堤。他心痛得要死,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也充满对刘林东的怜惜。他抓住男人的胳膊,情绪激动:“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你这个大笨蛋是不是用吞噬了,该死的,你的眼睛!”
  
  恨不得为他受苦,韩鄀元抚上男人伤口,满脸凄苦,好像失明的是自己一样。
  
  “想我吗?”不愿回答这个问题,男人用力握住他的腰,往怀里带:“我很想你,无时无刻。”
  
  “你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弄成这样。告诉我,它会好起来的,对吗?”他双眼通红,不肯相信眼前的一切。不,他的林东只是受了一点小伤,等伤口愈合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我们现在就去找医生,不能耽搁了,也许会感染。快来,现在就去。”
  
  “小元,听我说,这只眼睛已经没有了,无论是哭泣还是悲伤都不能改变事实,就算去找世界上最好的大夫也无能为力。整个眼球都烧毁了,这不是人类可以挽回的伤势,这听起来很可怕,但我不后悔。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回到你身边,并且获得胜利。”男人用仅剩的那只眼深情地注视他的爱人,继续说:“为了最终的胜利,为了能回到现实世界,为了我们各自的梦想,请不要再哭了。”
  
  省略掉融合的细节,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失去一只眼睛是件很平常的事。
  
  因为,他不愿自己的恋人陪他一起承受痛苦。
  
  “可是……”韩鄀元混乱地摇头,无法反驳男人,他痛苦地皱眉,最后把额头抵在刘林东肩上,几近崩溃:“为什么不能哭,我很悲伤,也很压抑,如果不大声哭喊出来,这些抑郁的疼痛就会一直留在我胸口,最后变成一块心病。”
  
  “好吧。”抱住他,男人做了妥协:“但等你发泄完了,应该履行一下伴侣的义务,让我好好乐一乐。”
  
  “你又在说什么胡话。”韩鄀元气结,他们分离了整整四天,经过了生离死别和艰难重逢,难道不应该说些体己话,好好温存一番,抚慰彼此受伤疲惫的心灵?为什么男人能不顾一切,若无其事地忽略重点,跳过所有步骤,跟发情的种马一样毫不犹豫地向他求欢,只为解决生理问题:“麻烦你要做那事也看看时间地点,我们现在什么状况,是寻欢作乐的时候吗?别说你受伤了,就算没伤,这里也不是滚床单的地方。”
  
  “从你嘴里吐出拒绝让我很不悦。”男人不满,把他推到墙壁上,用机会掏空他的力量狠狠地吻:“闭嘴,我现在就要你。”
  
  韩鄀元脸一红,瞬间体会到一股强烈的被征服的快意,触电一般的酥麻感直冲头顶,遍布全身。他被吻得头晕目眩,无法思考,忘了反抗,两只胳膊软软地搭在男人背上,用仅剩的理智问:“你的伤……不要紧吗……”
  
  “与其担心这个,不如考虑下如何取悦我。”刘林东握住他的下颚,把修长的手指塞进被亲吻得发红,微张的嘴里搅拌。
  
  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已经进入状态的两人有万分默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能放对方如意。韩鄀元不再说话,从鼻腔里发出诱人的呢喃。张开嘴,包住男人的手指,柔软的舌轻轻缠上去,从下到上一点点抚弄,吸得滋滋作响。口腔中发出的水声是最强的催化剂,使周围的空气都沾染上情趣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男人咽了咽口水,抓住韩鄀元后脑的头发,有些粗暴地拉起他的脑袋:“谁教你这些技巧的?”
  
  “……谁也没有……全是看动作片学来的……林东……相信我……”不敢隐瞒,怕对方生气,立刻如实以报,老实的样子让刘林东露出浅笑:“我知道,我的小元不可能去找别人。不过,才几天没见,你怎么晒得这么黑。”
  
  “我现在这么黑,你嫌吗?”他瘪嘴,又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一脸委屈。
  
  “怎么会,你该多吃点,再胖二十斤就完美了。”男人坐下,把韩鄀元拉过来,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胖得没人要,我好把你关到笼子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