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蓝颜祸水  作者:夜凝紫

字体:[ ]

序言 穿越
  我,尉澜彦,今年19岁,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可以每天吃喝玩乐、身边美女如云,坐拥天下财富,享尽荣华富贵……
  半年前,我刚经历了人生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高考。本着成为天下第一富人的梦想,我报考了X大金融系,可惜天妒英才啊~~竟然以一分之差进入了历史系……
  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我真是恨的要撞墙啊!
  历史!!!我竟然要去读那什么倒霉的历史!!!!!学历史能赚钱吗?每天都研究一些死人的事情能变成美金,能变成美女,能变成美食吗?
  我那个怨念呀!
  
  于是我抱着这愤愤不平的想法,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历史系有一点好,那就是功课少,MM多。
  全班30个学生,4个男生,26个女生,全系180个学生30个男生,150个女生。
  只要是个带把的,在我们系里那可都是个宝。要是你长得还算像样,那MM你是想泡几个有几个。
  不过女人多的地方,容易滋生一种叫做同人女的产物,每天对着漫画小说里的美男流口水。
  我的前任和前前任女友都正巧是同人女,于是,我也由一个大好青年被毒害成了同人男。
  从那时候起,我的理想成为了每天吃喝玩乐、左手搂着美女、右手抱着美男,坐拥天下财富,享尽荣华富贵……
  
  那段时间我新泡了一个妞,号称是我们X大中文系的系花,当时把我那些哥们儿给羡慕的眼睛都绿了。
  他们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那么漂亮又温柔婉约的姑娘,就看上我这么一个成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人。
  殊不知那文学系也是粥多僧少的地方,学文学的男人们又都是一副唯唯诺诺、道貌岸然的模样,成天就知道风花雪月,假装浪漫,那帮子姑娘早就急了。
  还是我直截了当,先约会再接吻,不到第三次直接拐带上床,什么系花什么才女,平时看起来越是正经的姑娘那越是闷骚,到了床上不也叫的和杀猪似的。
  尝到了做女人的甜头,那还不就老老实实地呆在我身边,任我踹都踹不走。
  
  故事发生在我19岁那一年的圣诞夜,那虽说是个外国人的节日,不过很多年来在中国都成为了年轻人狂欢的日子。
  我当然也不例外,约了我的系花女友,先吃顿好的,再去电影院看看大片,然后找个酒吧参加个圣诞Party,喝点小酒一起倒数0点。
  结束后已是深夜,这种大好的日子我们当然不会各自回家,坐上出租车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家并不贵但也干净简洁的旅店。
  旅店老板对这样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什么都没问就开了间大床房给我们,系花还假装矜持的羞红了脸躲在我的怀里,一言不发。
  一进房门,我迫不及待的就把系花给按倒干了一次,她似乎也很享受这样的激情。
  即使我们两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难得有这样的可以放肆的的机会,平时在学校里各住各的寝室,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搞这些,要去外面开房也得考虑到我一个穷人的经济实力,偶尔趁父母不在家也只能偷偷摸摸的,深怕被发现又是一顿数落。
  现在想想那些什么圣诞节、情人节等明明不在国定假日的节日都能这样的广受青睐就是因为这些都是情人们可以光明正大偷情的日子。
  爽了一次之后我和系花相拥着进了浴室,我开始觉得酒精真是个好东西,借着它的作用,那天晚上我勇猛了许多,才在房间了干了一次没多久我的小弟弟又硬的发疼。
  我胡乱的擦干身上的水渍,拥着系花进了屋子又缠绵起来,听着身下的人“咿——咿——呀——呀——”的一阵呻吟,身体前所未有的兴奋,高潮的时候我也忍不住低吼一声,疲累的就倒在了床上……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竟然不在旅店的客房,而是在一个装潢的极其奢侈的房间,我当下的确定我是在做梦,不过我还真感谢老天爷的厚爱,知道我想做富人的梦想,既然现实里不可能,那在梦里享受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有没有人啊!”我站在房间里大喊着。
  “来了,来了。”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一本正经的矮个男人走了进来,一看到我就立即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这位是蓝先生吧!欢迎您来到地府!”
  帝府?感情这里的主人家姓帝?难怪这么奢华了,光听姓就知道是有钱人。
  不过什么蓝先生?我什么时候改姓了我不知道?
  “你好,我姓尉,不是什么蓝先生。请问这里是——”
  “什么?”面前的矮个男人想是见着鬼了似的瞪着我大叫起来,“你难道不是叫蓝颜吗?”
  “是啊!我的名字是澜彦,但是我姓尉,尉澜彦。”
  这个人真奇怪,我叫什么名字也值得他大惊小怪的。
  “你——你——竟然——Oh,my god!”那人指着我惊叫了两声,然后就转身跑了出去。
  “喂!你是谁啊?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我望着他的背影叫着,可惜人已经跑得没了影。
  这个梦真的很没意思,把我放到一个这么豪华的地方就让我和一个傻子讨论名字?
  我看到这间屋子里又只剩下我一人,终于还是忍不住也走了出去。反正没事四处逛逛也好。
  出了这间房之后,是一个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边是一个个较小的房间,有的关着门,我想这毕竟是比人家,也就没有打开来看,不过有的房间的门是打开着的,房间里的装潢都差不多,无非是电脑、书橱、办公桌之类的,里面有一个人在的,有的是两个人在。
  看起来这里更像是个高档的办公楼。
  在走廊的尽头,我终于在一间房间里看到了刚才的那个男人,我走了进去,“喂!你不是说欢迎我的吗?怎么把我一个人丢那了?”
  那人没有理我,自顾自的在电脑面前敲着键盘,几分钟后又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用着一种我完全不能理解的语言叽咕了一阵,听语气像是在骂人。
  挂了电话后,他终于抬起头,再次满脸堆笑的看着我道:“尉先生,请坐。”
  我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那个——尉先生,首先我代表地府向你致以诚挚的歉意,实在是下面办事的小鬼太马虎,才让你来了这里。”他说着,额头都紧张得冒出了冷汗。
  我却越发迷糊了起来,这个人说得话,我完全不能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向我道歉?”
  “这里是地府啊!就是以前你们阳间的人通常说的阎王殿。”
  “什么?”这回换我大叫着跳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是个死人?”
  “尉先生,不能这么说,死人通常指的是你现在还在阳间的肉体,而来到这里的是你的生命体,也就是你们俗称的魂魄。”他一本正经的给我解释着,而我越看他那张笑得像抽筋似的脸越来气。
  不过还好是在做梦,我得大好青春啊!我才不想那么早挂了!
  这梦做到这里就没意思了,我都变成死人了,我还是不玩下去了。想着我用力掐了一下我自己。
  咦!果然不痛,不过我怎么还没醒过来?
  大概是力气不够大,我又掐了一下。
  可是,我为什么还坐在这里?
  面前的那个男人像是看出了我得疑惑,说道:“尉先生,你不是在做梦,所以你怎么掐也不会醒,而且没有了肉体只剩下生命体的你也不可能有任何感官的感觉。”
  刹那间我有一种要晕倒的想法,难道我真得——死了?
  想到我死时的样子——
  天!我这也死的太冤,太难看了吧!
  “尉先生时间紧迫,我们还似来讨论正事吧!”
  “什么正事?”我都死了还有正事,难不成是要我转世投胎?
  “那个——其实——”他突然开始吞吞吐吐起来,“本来您是不应该来这里的,是下面的小鬼抓错了人——”
  “TMD你说的什么鬼话?”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种事也能搞错?你们——你们这叫草菅人命懂不懂?”
  “尉先生,您先息怒,我是专门负责安排阳间的小鬼的任务,并且在地府接待的鬼,自然说得是鬼话,而且您的生命体不是还在这儿么?只是脱离了您的肉体而已。我现在不就是要和您商量这个问题的吗?”
  他得一番话说得我哑口无言,感情这在地府搞外交工作的口才一点也不比人间差!
  “那你说怎么办吧!”
  “我是可以放你回去的。只是希望你忘记今天在这里的所有经历,可否?”他说着,两只贼溜溜的眼珠子不停的打量着我的反应。
  哦!看来在地府做错事也是有麻烦的?
  呵呵,这个千载难逢机会不利用下怎么行?
  “要我忘记是可以,不过有个条件。”我笑了笑说。
  “什么条件?”他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估计这千万年来,我大概是第一个敢和鬼谈条件的人。
  “既然你们能掌管人类的生死,那么你们也一定知道过去未来,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发财?”
  “这个——这个——泄露天机是要遭天谴的啊!”
  “切,我才不信,这个要遭天谴,那么你抓错了人要遭什么?”
  那鬼嘴角抽搐着,愣了好一会,才道:“好,我答应你,我现在帮你查查,之后你就回去人间,这件事要守口如瓶。”说着他得手指又开始在电脑键盘上敲打。
  我突然想起来,地府不是应该是阴森森,完全古代模样的吗?怎么这里这么现代化?
  不过这个不在我现在要考虑得范围之内了,我只知道,马上我就要变成有钱人了!真是因祸得福呀!
  “啊——这是——”
  他突然剧烈颤抖着叫了起来,也引起我得一阵紧张,难道是我得命太差,怎么也富不起来吗?
  “怎么了?”我赶忙问。
  “那个,我们似乎是在这里谈论得太久了,刚才我查到,您在人间的肉体,已经被您的家人火化了。”
  “……”我想此刻我真得该晕倒的,可惜死人是不会晕的,所以我只能目光呆滞的看着他。
  上帝啊!耶稣啊!如来佛祖啊!我刚有实现梦想的希望,你就让他这么破灭了!
  我那倒霉的爹妈啊!平时也没见你们办事那么有效率,怎么偏偏在这事上,真是半点都没有拖拉。
  我的命啊!真是太惨了!
  哀悼了半晌,我突然回过神来,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不对,我在你这最多也就呆了1、2个小时,不可能那么快。”
  “难道你没听说过,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这句话吗?在我们地府也是如此。”
  “唉!”我长叹了口气,彻底的绝望了。
  “尉先生,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快说。”反正最差也就是死了,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这次本来是要去阳间带一个叫蓝颜的人的魂魄回来,谁知道出了这个茬子,现在小鬼要重新去将那个人的魂魄带回来,或者我可以让你借用他的肉体回到阳间。”
  借尸还魂?
  没想到这无数电视小说里用到的情节还真能被我遇上,看来那些小说写得还真是确有其事,不是异想天开啊!
  “那个叫蓝颜的,有钱吗?”
  肉体到底是什么样我才不在乎!我要富贵啊!
  “我刚才查了一下他命格,这孩子生就一副母仪天下的面相,却偏偏是男儿身,所以注定16岁是个大劫,九死一生。”
  “那我要他干吗?”切,找个短命鬼给我,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听我说下去,他今年已经16了,的确像命格显示的活不了了,所以我才叫小鬼去勾勒他得魂魄来地府,但是如若你的命俯到他的肉体上,却可以说是过了那个大劫。”
  “那又会怎样?”我似乎听出了些希望。
  “他命中注定会与一位有着九五命格的贵人有一段生死缠绵的情缘——”他继续说着一些玄之又玄的话,听得我一头雾水。
  “说重点!我只问他有没有钱!”我听得不耐烦了打断了他,他和谁有情缘关我什么事,我只要我的一世富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