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仙之这次我养你 作者:南绻(下)

字体:[ ]

 
  ☆、第61章
  
  越往森林深处走,毒虫越多,草木疯长,阻挡视线,行路越发艰难,使一行人的行程被迫慢了下来。文清一直不动声色,原本就没多少情绪的面庞上,冷得快要结冰,连小莫都不敢轻易与他搭话。似乎在灵兽去世之后,他唯一的心绪波动都已消失,冷硬得只剩下躯壳。
  其实他们对文清的了解远远不够,若是池炎真的出事,他们是绝对看不到这样冷静的文清,只怕充满怒火的文清,比起狂躁时的池炎,也不遑多让。
  枯燥行路中,文清一直没让旁人察觉出异状,似乎已经接受了那日锦元的说法,对池炎之“死”不再追究。
  再有一日,他们就能抵达最终目的——毒瘴森林的最深处,去找寻蛊毒王了。天色已晚,众人停下赶路,找地方歇息。文清正盘腿而坐,环顾四周,突然发现草丛中一闪而逝的白色身影。恍然看去,与池炎极为相似。
  敌人终于按捺不住开始行动了?文清接住这个手法拙劣的诱饵,猛然站起,丢下一句:“怎么好像是池炎!”抬腿追了上去。
  白色团子在林中一跃不见身影,过不了多久又从远处另外一棵树边上冒出来。文清一边追赶一边不住腹诽,冒充得太低劣了。腰腹间的线条、奔跑的动作、甚至连毛色的深浅,都与池炎有着明显区别。这也是幕后之人没料到他能对池炎上心到如此地步,按照普通主人与饲养灵兽的关系来说,这样的已经足够糊弄了。再者说,就算他们想找到与独一无二的上古神兽赤焰相似度高的灵兽,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文清被带得偏离歇脚处很远,直到一个被树林子完全围住的僻静角落,往前再无路可走,才停下脚步。四周荒凉得紧,呼呼风声不知从何处起,吹得人头皮发麻。文清两鬓散落的青丝被风鼓得散乱,神色凛然,白衣飘飘,似乎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
  他静静等待,脸上没有一丝慌乱。过了良久,终于,某处传来一声不屑的轻哼:“死到临头,还挺硬气。”
  文清转头,锋利的视线犹如一把刀,向一棵树割去。树后,一人缓缓站了出来。看清面容,文清依然不为所动,冷冷问道:“为什么?”
  树背后那人,正是同行众位弟子中,修为最高的锦齐。锦齐平日的沉默憨厚早已尽数消失,面容上,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阴笑:“不为什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反正我命不久矣,何不让我做个明白鬼?”尽管心里十分厌恶,但为了套话,文清也不得不与他周旋。抓不到幕后之人,始终是个隐患。这回好运被池炎识破敌人的诡计,但谁能保证下次幸运之神依旧能眷顾?若是下一次对方派出更强悍的对手又当如何?在这样的情形下,兵来将挡已经是一个太过消极的应对之法,要想永绝后患,还是要主动出击。
  锦齐的脸隐没在黑暗中,晦暗不明,文清还是小看了他,只听见他阴恻恻地道:“长辈曾教导我说,修仙一途,最不缺的就是变故。若是为了一时乐趣,将主使者告知于你,最后你却找到机会跑了,我岂不是得不偿失?夜长梦多,师弟还是乖乖送死罢!”
  话音刚落,二人同时飘立在空中,祭出法宝,气势外放,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论法宝,锦齐的武器只是一把下品宝器,不如文清,但他的修为乃是筑基后期巅峰,比起文清的筑基中期,差别不止一个档次。虽然曾经成功刺杀过金丹期修士,但那只能归结于机缘巧合,要不是他突然了悟元素法则,且天剌长老太过轻敌,让他将手放在丹田之处,他也没有一举击毙金丹长老的本事。
  不过他真正对锦齐对上,却并不惧怕,机缘险中求,池炎答应让他单独跟对手对战,就是希望他能在实打实的战斗中,领悟到一些理论无法交代清楚的知识。与比自己厉害的人打斗,进步才明显,池炎是肯定下不了手,趁这样的时机,用真正“死到临头还挺硬气”的锦齐,给文清练手,倒是不错的选择。
  虽然听凭文清独自对战,但池炎也没闲着,在芥子空间中暗自窥视,但凡有一点不对劲,立马跳出来了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四处乱刮的风将文清的白袍鼓得猎猎作响,锐利的视线有如实质地投向锦齐,仅凭目光就快要将他戳穿一个大洞。锦齐不耐烦等待,率先举起手中的铜戬鞭挥了过来。
  筑基巅峰修为果然了得,文清全神贯注之下,也只是险险避开这道攻击,鞭子离他的手腕尚不足一拳距离,带出的厉风都刮得他隐隐作痛。文清不敢轻敌,一手举起离虹,另一手调动元素,在虚空之中凝出细长的冰柱。
  由于他现在已经学会隔空操纵元素,凝出的冰柱不用握在手中,而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锦齐颈侧。
  锦齐对文清的行动毫不知情,但元素的波动还是让他察觉了一丝异常,在千钧一发之际,险险侧身避过冰柱的攻击。他惊骇地看向文清,不知他使用的是何种武器,竟能悄无声息接近自己,更要命的是,方才与那道攻击近距离接触之时,他竟然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无法违抗的惧意。
  这惧意霎时又转化为斗志,锦齐立刻回头去看方才攻击自己的武器,回头的一刹那,冰柱正消散在空中,还是被他看到一点残留的白光影像。他双眼放光,一种战栗的兴奋无法抑制地涌上心头。直觉告诉他,若是掌握了那白光的秘密,将会是一个惊天发现,将会对他今后的修行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他已经停留在筑基巅峰太久了。冲刺筑基用的丹药也千方百计找到一些,但服用下去之后,距离真正进阶,却总是差那么临门一脚。但是方才,就在文清的武器凭空出现并刺向他时,除了来自灵魂的颤抖,他还敏锐地觉察到了,沉寂已久的丹田内,出现的一丝波动。
  这意味着什么不必细说,他眼冒精光,不避不闪地再度迎上去。并且一改原先的急促,刻意放缓脚步,甚至制造出漏洞,以身体不致命的伤为代价,吸引文清再次使出方才那道残留的白光。
  等到他真正看清文清的白光,竟是普通至极的冰块所凝成时,他心底被震惊得做不出正常的表情。一直以来的认知在此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普普通通的水竟然可能随时凝聚在一起,随心所欲地成为攻击性武器!除了灵气以外,自然之力竟然也可以当做攻击的源力!
  文清无从得知对手此时的思维,否则他定然不愿自己的攻击反倒变成敌手的窥见天机的机缘。他继续调出冰柱,并同时佐以风刃,这二者是他在战斗过程中,使用得最为顺手的两种元素。
  等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有些迟了。天空中由远处传出轰隆隆的低沉闷响,接踵而至的竟是雷鸣电闪。经历过此情此景的文清几乎喊出声:“雷劫!”竟是来自法则的淬炼!他自己没有进阶之兆,那么只能是——锦齐!
  他没料到锦齐在刚才的战斗中竟能有所突破,天劫说来就来,不给人半点准备的机会,而他,此时还在天劫的攻击范围,要想逃离已经来不及了!
  轰隆!
  一道紫雷毫不留情地劈下,不论底下的人是不是他职责所在。甚至因为处在攻击范围中的,除了正该渡劫之人外,还有一位筑基中期修士,以及一只妖丹期灵兽,雷劫的威力也随实力叠加,三份汇成一份,狠狠砸了下来。文清犹记得上次池炎渡劫时,紫雷不过手指粗细,而这次劈下来的,竟有碗口粗细!
  “哈哈哈……”锦齐却癫狂了,丝毫没有惧意,展开双臂仰天长啸。他等这一刻,已经等得太久了!至于方才的打斗,和同样处于淬炼范围之内的文清,早已被他全数抛之脑后。
  文清下意识想取出温元塌,只是天劫不比寻常,是为了筛选出真正有实力之人,必须要以肉身抗衡。即便是人待在世上最密不透风的防御法器中,风雷火水依旧能找到肉眼看不见的缝隙,精确砸中范围中的生命。并且,若是躲进大型防御法宝,劫数劈到身上前,要经过一番周旋,元素会越聚越密,最后劈到身上的,只会更加猛烈。
  是以,文清脑子里闪过取出温元塌这个念头后,立马压下去,干脆盘腿而坐,调出灵气来,包裹周身。
  进阶金丹的加强版雷劫,岂是他小小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可以抗衡?更别提他练气期服食丹药过多,基础不如旁人扎实,凶险更是大了一分。
  紫雷嘶嘶破空劈来,文清脑子里正在急速运转,到底如何才能避开此劫?若是被紫雷当真劈到身上,只怕立时就要气绝身亡!
  箭已离弦之际,文清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磁性声音:“阿清趴下!”随后,文清只觉得被大力一推,身体被柔软的皮毛全部覆盖住,“呲!”的一声,上方传来焦味。
  
  ☆、第62章
  
  池炎一声闷哼,爪子却是牢牢摁文清在地上,将他护得周全,不让他探头去看。文清急得心里发慌,池炎身上的焦味在提醒他,这道紫雷的威力可不比平常,就是池炎肉身再强悍,也经受不住三人叠加的天劫!
  他忍下慌乱,试图跟池炎讲道理:“你放我出来,只有我们合力,才有可能抗过这次灾难,否则,如果你死了,我也只剩死路一条。”
  虽然努力稳住情绪,试图让池炎明白自己内心的坚决与冷静,但微微发抖的声线还是暴露了文清内心的不平静。在下一道紫雷落下之前,他必须要说服池炎让他出来一同面对困境,不然,他真的担心,池炎能不能再承受一次紫雷的袭击。
  但池炎不为所动,目光里的幽深仿佛可以将人整个吸进去:“我会挺过来的。我不会让你有事,再也不会了。”上辈子让文清在他面前被敌人袭击而丧失性命,简直是他一生的噩梦。这辈子,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池炎……”文清胸腔里澎湃着酸意,几乎要使他落下泪下。
  ***
  另一头,锦齐却是被气势霸道的紫雷劈得直愣愣跪倒在地,直不起腰来。他喉咙发痒,呕出一口鲜血,血液的流失带走一部分体力,在这样的状态下可谓雪上加霜。
  他终于由进阶的狂喜中清醒过来,脸上浮现出巨大的恐惧,刚才只是第一道雷就已经劈走了他大半条命,剩下的劫数轮番上阵,他根本支撑不过去!四周扫视立即看见不远处的一人一兽,原本应该死于毒药的灵兽竟好端端趴在那里!
  胸口被悔意填满,怎么就一时冲昏头脑,让文清也进到渡劫范围内呢,要不是这个疏忽,渡劫之后他已有金丹修为,就算那灵兽先前没被他的毒药药死,亦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实力与任务兼得,数不清的机缘在向他招手。只是现在,连能否扛过劫数,都还是未知。
  锦齐恨恨地看向文清与池炎。灵兽身上被雷劈得焦黑,却将文清护在身下,没让他受一点伤。甚至他们还有精力进行无关紧要的对话。
  那只灵兽有实力抗过去!锦齐连滚带爬往他们那边挤,在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再顾不得什么面子里子,自尊全数抛下,面上苦苦哀求:“灵兽大人,你救救我!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你们不是想知道是谁派我来……”他说着慢慢靠近,池炎摆头转向另一边,根本不拿他的话当回事,反而是凝神准备对付下一波天劫。
  轰隆!
  “啊!”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出现,锦齐掐准时机,在紫雷落下来的那一刻,猛然向前一扑,抓住池炎的尾巴翻了个身,将尾巴盖在自己身上。
  他原本打算直接冲到叠在底下的文清身下,用文清来当做肉盾,但是池炎立刻识破他的诡计,尾巴大力一扫想将他推开,却正好被他利用,以尾巴来拦住这次攻击。
  紫雷呲啦一声,几乎要将池炎的尾巴劈断,池炎压抑住喉咙的闷哼,文清却惊恐地发现,他嘴角不受控制地淌出温热的真血。
  “池炎!”文清双目泛红,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奋力一推,把池炎推得翻了个面,他一向清冷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愤怒,“锦齐,你找死!”
  竟然,竟然敢将紫雷转移到池炎的身上!
  转移……
  文清突然一愣,抬头看向空中。空中第三道紫雷正在酝酿,紫雷过后,风劫就要接踵而至,所以空气中的金元素与木元素是最为密集的,密密麻麻挤满天幕,尤其是与雷电对应的金元素,争先恐后往文清皮肤里钻去,多得快要溢出天幕,破碎虚空而去。
  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力量巨大的天劫尽数转移到锦齐身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