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永伴此生 作者:初吻江湖(上)

字体:[ ]

 
备注:
     本是和弟弟吵架拌嘴,赌气在大年初一这一天离家出走,结果他真的“离家”了,连地球都成功的“离”了!
 
呜呜!!!
 
这世界真的玄幻了!
==================
 
  ☆、第一章 明锐其人
 
明锐其人,身为男人身高只有一米七多那么一点儿,长相没有出彩的地方,只有眼睛随了明锐妈妈,大大的水水的,但你一个男人长了个大眼睛也没用哇!但这家伙皮肤很好,可能是因为他的工作只需要在办公室里的原因,他的皮肤很白很细,而且经过他的实验,竟然晒不黑!
    咳咳,一般人是不会去干这种事情的,但明锐跟别的男孩子不一样啊,从小就喜欢洋娃娃,长大了喜欢保养皮肤,而且有洁癖!
    并且在第一次做梦的时候,梦到的不是美少女,他虽然人不大,不过因为有着良好的生活环境以及一颗聪明的脑袋,他私下查了很多资料,渐渐的有些怀疑,结果越演越烈,导致后来他只好尽量的避免与人接触,将所有的经历都投放在了学习上,并且选择了当时非常冷门的计算机系软件专业,考了工程师,成了一名幕后程序审核员。
    长大后肯定了自己的性向,立即和家里人出柜,可喜可贺的是,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了解到他是天生的性向,果断的接受了,小妹更是腐女一个,只有小弟对他的态度不是很好,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兄弟俩以前就很少接触,在他工作而弟弟上学后,更是只有逢年过节见个面,彼此打个招呼就完事儿了,如果再有点儿什么事情的时候,两兄弟还会小小的拌嘴几次,而这次过年,兄弟俩又因为一点儿小事情发生了口角,虽然明锐小弟在见到哥哥眼里的泪花花后立即认输并给这个与众不同的哥哥道了歉,但明锐还是很娘C的觉得委屈了!想着自己都奔三的人了还没有找到另一半,自己这么娘的样子也不会有人喜欢,他又有些天真的认为,即使是不同于普通人的爱情,也要和正常恋情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
    从不去夜场流连的明锐,至今仍然孤家寡人,幸好他工作后就买了一处公寓独居,平时休假了,就宅在家里上上网做做饭,工作之余做些小手工制品,是他最大的乐趣。
    这次和弟弟吵完架,明锐的娘C脾气仍然越演越烈,终于,明锐很有气派的,收拾了自己的一点儿东西,决定大年初一这天,他离家出走!
    说是一点儿东西,其实整整一个大皮箱子,明锐在一个有灯光没月光的大年初一傍晚,拖着有他半个人高的箱子,一步一挪的“离家出走”了。
    他没看到他身后不远处,他的弟弟和妹妹俩人无奈又有些宠溺的看着那抹有些倔强和委屈的小身影,费劲巴拉的拖着东西愤愤的边走边说,把现在已经比他高一个头都不止的弟弟从小到大的所有淘气的事情都数落个遍,惹的跟在他身后的明锐小妹看着身边已经大学毕业的二哥偷笑不已,而明锐的弟弟总是无奈,他老哥儿总是爱揪着他的小辫子不放!
    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越走越冷的明锐一个没注意“嗵”的一声就掉进了路边一个打开的正在疏通的下水口,立即就没了踪影,后面跟着的明锐弟弟和妹妹赶紧一路小跑,老哥儿也太不注意路况了,这么宽的路,怎么就往那敞开着的下水口里扎呢!
    俩人跑到下水口看了一眼就傻了,借助路边的灯光,里面除了流淌着的废水和特有的刺鼻的臭味儿,哪里还有老哥儿的影子哇!
    疼!头疼!浑身疼!
    这是明锐眼睛都没睁开就已经肯定的感觉,等那阵疼痛终于过去了,明锐才勉强睁开眼睛,入眼的是??这是哪儿?
    四周粗壮的高耸入云看不到尖儿的树木,有他胳膊那么粗的不知名的巨大的花,叶子很宽,努力的坐了起来,看看身下,是一片巨大无比的叶子,明锐有些晕,在已知的树类中,他还没听说哪种树有这么巨大的叶子!都快能当被子盖了!
    缓缓的呼吸,片刻后,明锐终于清醒了过来,小小声儿的叫着:“有人吗?”,然后等了一会儿四周一片风声吹过,寂静无语。
    明锐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明明在和小弟吵架后离家出走的,只是不知路边还有陷阱,他掉下来的时候就晕了过去,现在这是神马情况?他的马路呢?手提箱子呢?除了他本人和身上穿着的不算单薄的衣服外,什么都没有了!
    呜呜-------
    明锐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可是他忍不住!这里是哪里嘛!怎么没有人呢?呜呜!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明锐一边小声的哭着,一边扒拉着有他半个人高的杂草,几下后就放弃了,因为草叶子很锋利,他的手被划了一个很大的伤口,血流的不多但也足够这位小娘C疼的了!
    眼泪也越流越多,手心里的伤口也一抽一抽的疼。
    “嘎!”
    明锐正自怨自艾的时候,一声尖锐的叫声突兀的响起,吓得他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就看在树缝中有一个小黑点儿越来越大,直扑坐在地上的明锐而来。
    等明锐能看清楚了,也吓傻了,那是一只有着一只牛那么大的身体,两侧各有一米多的翅膀的鸟,那尖尖的泛着冷光的利嘴正大张着对着明锐,嘴里有着长短不一的刺齿。
    “哇!!”明锐转身就跑,将双臂挡在身前防止再次被刮伤,脚下不停的摆动,一边跑一边喊“救命!”
    弗雷收起身后的翅膀,解除兽型后,将已经一动不动的巨犸兽随手提起来丢给他的合作伙伴穆尔,穆尔接过来后就麻利的用草绳将猎物捆好,放在一边等着一起来的伙伴蓝迪,蓝迪在打够了猎物后,去为他的伴侣采果子了,顺便也采集一些医者需要的草药。
    弗雷、穆尔和蓝迪是这次出来狩猎的三个雄性兽人,这次跑的比较深入森林,是因为蓝迪的伴侣艾斯有了宝宝,蓝迪除了要捕猎养家,还要找些雌*爱吃的水果给艾斯,另外还要准备一些草药给医者,给艾斯生产的时候使用,还要准备足够吃的肉,还有要准备柔软的兽皮给未来的宝宝使用。
    所以蓝迪约了弗雷和穆尔,弗雷是部落里目前最强壮勇猛的有翼兽人,穆尔是部落里力气最大的无翼兽人,而蓝迪则是部落里年轻一辈中,第一个与伴侣有了宝宝的幸运的有翼雄性。
    蓝迪打算的很好,请穆尔收拾猎物,反正这家伙力气大的惊人,走的时候背着猎物带着草药和果子,抓着穆尔,弗雷则是用来以防万一的,三人都是部落里强壮的雄性兽人,猎到的猎物也很多,而飞回去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到部落,即解决了食物问题和草药问题,也不耽误他照顾有孕在身的伴侣艾斯。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弗雷收了翅膀回复了人身,但兽耳和兽尾没有收起来,森林里处处危险,兽人在打猎的时候,都保持着半兽状态,兽耳可以监听四周的动静,兽尾可以用来与同伴进行无声的沟通,比如如果遇险不方便说话,兽人们一般都是摆动尾巴来传递信息的。
    “穆尔,我去前面再看看有什么可以带回去的东西。”跟已经捆好猎物的穆尔打了声招呼,弗雷敏捷的穿梭在森林里,一路采了很多草药,捆好后放在腰间。
    部落里经常缺少草药,兽人们出来狩猎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带回草药,以供医者使用或备用。
    找到一颗翠果树,上面的翠果已经成熟了,弗雷展翅飞了上去,将翠果都摘了下来,用巨木叶打了个包裹包好,这种翠果是雌性兽人最喜欢吃的东西,他打算送给那个自从知道自己的伴侣有了宝宝后就没正常过的好朋友蓝迪,让他拿给艾斯吃。
    什么声音?
    兽耳动了动,正四肢巴在翠果树上的弗雷,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
    有鸟类自天空飞过,掉下来一个东西,好死不死的正对着弗雷,弗雷偏偏头,东西掉了下去,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弗雷看了看那个黑乎乎的不明物体一眼。
    再抬头,弗雷的双眼瞬间兽化了,顾不得腰间的草药手里包裹着的翠果,怒吼一声,弗雷整个人都兽化了,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般射上了天空!
    裂缝鸟是一种杂食动物,它最喜欢的猎物,是兽人,但是是兽人里的雌性兽人,嫩嫩的雌性兽人是它的子嗣们最喜欢吃的一种食物,所以这只裂缝鸟在孵化了子嗣后,就在森林里转悠,希望可以找到可供子嗣吃的好料,很幸运的,刚到这个世界报道的明锐,就成了那个“好料”。
    在明锐没跑出几步后,俯身冲下来的裂缝鸟就伸爪子抓了明锐的双肩,十分轻巧的就将明锐抓了飞上了天空,往自己的巢穴飞去。
    明锐被肩膀上的刺痛痛的晕了过去,又在裂缝鸟飞行的烈风中被风吹醒了,看着下面连绵不绝的森林,头上是巨无霸型的大鸟,想也知道这鸟不是吃素的,那么很显而易见,他是被鸟当成了食物了!!
    明锐开始挣扎,脚上的皮鞋在大鸟抓他的时候掉了一只,剩下的这一只,在明锐挣扎的时候也掉了下去。
    裂缝鸟发现爪下的猎物竟然很有活力的在挣扎,很是高兴,要知道,活的猎物要比死了的猎物更美味多汁!于是又使劲儿的攥了一下爪子以防猎物掉下去,飞的更高了一些!
    明锐已经痛的没了知觉,双眼无望的看着湛蓝的天空和延绵的青绿,如果不是肩膀上传来的剧痛,他一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一声怒吼震回了明锐的心神,一只展翼飞来的东西让明锐更是胆战心惊,这东西有一双巨大的鸽子一样的翅膀,但那膀尖儿竟然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钢铁才有的精光,身体像老虎,毛色雪白纤尘不染,但却有着一颗狮子一样的头,颈部那毛特别的长,再怒吼一声,那嘴里露出的牙齿锐光泛泛,四肢伸出的利爪足有一米来长!
    明锐更想死了!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无论是抓着自己的无名巨鸟还是这个半路杀出的飞行巨兽,个头一个比一个大,爪子一个比一个锋利!
    他是不知道头上的巨鸟如何了,就看见头上一个青色的光影儿直奔对面那巨兽飞了过去,而自己也被挪了好大一块地方!而对面那巨兽,张嘴就一个蓝色的东西打了过来!两个东西在空中碰撞了,然后巨响,再然后?再然后明锐就直接晕了过去!
    弗雷很愤怒!这只该死的裂缝鸟,竟然抓了一个雌性,大摇大摆的在自己的头上飞过!不可原谅!每个部落的雌性都是极其珍贵的,雌性与幼崽是部落延续的根本,没有雌性就无法孕育幼崽,没有幼崽就没有兽人的未来。
    弗雷张嘴怒吼,加速飞行,赶上了裂缝鸟,裂缝鸟也知道,这样的成熟的雄性兽人,尤其是有翼雄性兽人,绝不是刚刚孵化好后代出来觅食的自己可以抵抗的了的,但它的子嗣也正等着它回去喂食呢!
    两兽在天空中互相发出最快的攻击性魔法,裂缝鸟想着自己的子嗣,兽人想着它爪下的雌性,两兽最终放弃了远程攻击,近身搏斗了起来,不管裂缝鸟如何飞行也无法躲开对面愤怒的雄性兽人,魔法也没有对方的威力大,而且它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魔力了,对面的雄性兽人也没多少的耐心,主要是弗雷发现那个雌性的头垂了下来,怕时间长了会失去雌性的生命,直接选择了近身,以最直接的方式要杀了这个让雌性受苦的家伙!
    裂缝鸟发现了弗雷的杀意,本来就强弓之末的它,选择了放弃手里的食物,它可以去抓其他的食物供给刚出壳儿的子嗣,只要它能保住自己的命!
    在弗雷又一次抓飞了几根裂缝鸟的鸟毛后,裂缝鸟撒开一直抓在爪上的明锐,飞的更高了些,弗雷立即展翼跟着下旋,裂缝鸟则趁机拼了命的飞走了!
    弗雷的飞行速度很快,在半空中就用背脊接住了明锐,抬头狠狠的瞪了那只飞远了的裂缝鸟一眼,弗雷盘旋飞了下来,收了翅膀,用兽尾小心的将背上的雌性卷了下来,轻轻的放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