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要欺负我还小 作者:段翼(上)

字体:[ ]

 
 
 
《不要欺负我还小》第一部完
 
01
 
以前曾听过,人死后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那我这样的花样美少年死了会进天堂还是地狱呢?
 
当爆炸发生的那一刻,我衷心的祈祷会有天使降临在我的面前带我去天堂见识见识开开眼,结果……别说天使了,连个鬼差影子都没见着一个。
 
唉……真是没天理啊!像我这样一个智商三百的绝世美少年竟然没人来接收?不是我说啊,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了--天堂和地狱里的人真是太没眼光了。
 
等我在空气中飘了一段时间后,我终于想明白了,肯定是因为我是天才中的天才,人才中的人才,为了防止天堂里的上帝和地狱里的阎王人见了我会自卑,所以才会放由我自生自灭。
 
算了,我原谅他们还有点眼光。
 
嗯嗯……继续看我的第N遍《鹿鼎记》,小宝,我好羡慕你啊,妻妾成群,哼,谁让我生不逢时,要是我生在古代,我一定娶得比你多!
 
“那边的小朋友,你在看什么书啊?能不能借我老人家看一下?”忽然身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飘”友,吓得我书都掉在了地上,搞什么啊,神出鬼没的,不知道我还没见过“飘”友吗?
 
他捡起掉在地上的书,看了看书封面,立刻大呼小叫起来:“有字耶,这下不无聊了,借我看一下吧。”说完便把我的书往怀里揣准备走人。
 
我火了,哪有这样的人?不先问问我的意见就擅自拿走的?更何况这是我贴身带的书,所以也是我的“遗物”。
 
“喂,你给我站住。”我一声大喝及时令他停下脚步。
 
“什么事呀?小朋友。”他转过身来。
 
他不转还好,一转……
 
“妈呀,有鬼!”我惊骇的指着他那张雾蒙蒙的五官,这是不是以前我看的《聊斋》里的无脸鬼?想不到今生我竟然“有幸”见到。
 
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向后望瞭望:“鬼在哪儿?”
 
我一脸黑线:“鬼就是你呀!”
 
他一愣,随后咭咭笑了起来:“小朋友,我知道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过你这样夸我,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晕,他以为鬼是个华丽丽的形容词吗?
 
“把书还给我!那是我的!”
 
他苦恼的抓了抓头,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你不是说借我看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借给你看的,是你自己不问自取好不好?”我可是还要靠它渡过这漫长而又无聊的飘时光呢。
 
“可是我真的想看。”
 
那雾蒙蒙的五官中泛着莹光,弄得我好象欺负他一样。
 
于是我善心大发:“我只能借给你一天哦,那你拿什么做抵押?”借归借,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他跑不见了,我到哪儿去找他?
 
“抵押?什么叫抵押?”
 
他的白痴问话再次让我晕倒,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和我一样是“飘”一族了,他和我的美貌与智能相反,又丑又笨,破坏大家的视觉,所以才被天堂和地狱拒为往来户。
 
动口不如动手,我已经将手伸进了他的衣服内摸索,可是摸了半天连个纸屑都没摸到,这人怎么这么穷?就算是叫花子死了,随身也会带个几毛钱吧。
 
“喂,你除了这身衣服就没别的东西了吗?”
 
“我想想,好象有什么的。”思量了半天,他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捧起脚就脱起了鞋子。
 
“你干嘛?我可不要你的臭鞋子臭袜子。”我像那么没品味的人吗?
 
他还果真将脱下来的一只袜子递给我:“诺,这里面还有个东西。”
 
切,袜子里面能有什么东西?我捂着鼻子随意抖了抖袜子,竟然真有个东西滚出来,圆圆的珠子,通体散发着莹紫色的光芒。
 
“哇噻,好东西咧。”我将它捡起来放在手中掂量掂量了份量,不禁笑开了眼:“捡到宝了。”
 
忽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急急把珠子抢了过去:“我忘了,这个不能给你,这珠子好象会吃人。”
 
珠子能吃人?开什么玩笑,我都将最宝贵的东西借给他了,他怎么这么小气,我才不管,我看上的东西一定要弄到手。
 
“别抢,别抢。”
 
你让我不抢我就不抢了?我偏抢!
 
小小的珠子被我和他的拇指和食指夹在中间,我稍稍一使力,珠子又往我这里移了几分。
 
“呜,真的不能抢,会出事的,以前我捡到这颗珠子的时候就是因为有两个人在抢,所以两个人都被珠子吃了。”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你松手吧。”
 
“为什么不是你松手?”我决定将宁死不吃亏的精神发挥到底。
 
他一愣,忽然松开了手傻笑:“对哦,我不抢就行了。”
 
 
他这一松手,打破了两边力的平衡,珠子竟然在我手指中裂成了两半,一个旋涡从珠子里释放出来。
 
在我来不及呼救的时候,旋涡已将我吞噬,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比兔子跑得还快的混蛋。
 
“奶奶的。”
 
 
不知道为什么“奶奶的”这三个字在我嘴里就变成了:“哇哇哇……”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面皱如鬼的老太太,吓得我又是一声尖叫:“哇……”
 
“少爷,小少爷还真是强壮呢。”
 
“我来吧,你先出去吧。”
 
我感觉我的身子在移动,随即对上了一双满是温柔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是个俊逸的男人,他在冲着我笑耶,哇,帅哥!
 
“乖儿子,爹爹抱,要听话哦。”
 
爹爹?这个帅哥是我爹爹?我低头看了看将我包得结结实实的襁褓,头一次吓得哭了起来:“哇……”
 
谁来告诉我我为什么变成了小婴儿?
 
自称是我爹爹的帅哥熟练的拉开我的襁褓,拎起我的两只小脚丫便扯下了尿布:“乖儿子,让爹爹看看是不是尿尿了。”
 
不要看啊,我在心里大叫,虽然我现在是个小婴儿,但是我还是会害羞的嘛。
 
“呵呵,果然尿尿了。”帅哥爹爹冲我一笑:“明年你就不能尿在尿布上了哦,明年你就是大宝宝了,要尿尿前要喊的哦,要不然,嘿嘿……”
 
他的手轻轻点了点我的小鸡鸡,笑得有些邪恶:“长大了还尿床的话,爹爹就将你的小鸡鸡割掉哦。”
 
我差点晕死过去,尿床?这么丢脸的事不是我做的!不要割我的小鸡鸡,我抗议!我不要做太监!
 
“哇哇……”
 
在我放声大哭的时候,一个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相公,让我来吧。”
 
一张美丽绝艳的脸忽然在我眼前放大,哇哇哇,大美女!我努力想咽口水,可惜口水非但没有流进喉咙里反而沿着嘴角流了出来,幸好一块布及时擦去了我的口水。
 
美女轻嗔:“相公,你怎么能用尿布给小中擦嘴呢。”
 
尿布?我眼睛看向帅哥爹爹,正见他讪讪的将尿布扔到一边:“反正用的是没尿到的地方擦的,没关系。”
 
我一听气得差点岔了过去,帅哥爹爹,请你讲点卫生好不好?再怎么你也得用块干净的尿布给我擦嘴呀!哦,不!是用毛巾给我擦嘴!
 
凉凉的下身已被尿布包上,美女在怀,哦不对,是被美女抱在怀里的感觉真好。
 
“小中最乖了,娘最疼小中了。”
 
娘?这个美女是我娘?
 
……
 
算了,美女总是别人的,自己只有欣赏的份了。
 
“客人也快来了,还是快哄他睡吧。”爹爹轻轻吻了一下娘便先出去了。
 
娘把我抱在臂弯里轻轻拍着我的小屁股:“宝宝快睡觉,宝宝快睡觉……”
 
=_=||好没创意的催眠曲哦,你这样重复的说,我能不困吗?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02
 
感觉到我没睡多久就被人粗鲁的摇醒了,我打了个呵欠,搞什么,不知道小婴儿是易碎物品,要小心轻放吗?
 
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捏住了我的脸颊,痛痛痛啊!
 
“小中,我要打你屁屁哦!”一张超可爱的缩小版娘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红嘟嘟的小嘴好象因为生气而噘着,那粉嘟嘟的样子让我眼前一亮,过来小天使,让哥哥捏捏。
 
等等,小中?娘好象也叫过我小中,这是我的名字吗?够俗的!
 
右边的脸颊也被另一只小手捏住,头顶上又冒出了一张小脸,我来回看着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看着,双胞胎耶!一对可爱漂亮的双胞胎!不好,我的口水又开始泛滥了。
 
“北北,弟弟是不是傻子?被我们揪着脸上的肉肉还在笑呢。”右边的小可爱又用力拉了拉我的脸颊。
 
傻子?????好过份!!!算了,我不和小孩计较。
 
左边的小可爱也恶作剧的用力拉我左边的脸颊:“西西,弟弟可能是呆子,你看他乱流口水,王伯说大街上的呆子就是这样的,整天流着口水傻笑。”
 
你们一人拉着我一边的脸,我合不拢的嘴能不流口水吗?
 
两双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谁出了个馊主意:“刚才不是说要打他屁屁吗?趁娘不在,快点。”
 
脸颊上的肉回到原位,可是身上的被子被掀开,微凉的空气侵进皮肤内,害得我当场打了一个寒颤:“啊啾。”
 
“耶,他也会打喷嚏。”
 
瞧瞧,这说的什么话?我为什么不能打喷嚏?这可是你们害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