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飞龙在天+番外 作者:Erus/十彦/沙叮/火鱼

字体:[ ]

 
 
    楔子
 
    咔嗒!
 
    手机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然而它的主人已经没有力气去捡了。
 
    脱力地跌坐在地上,杜晨飞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高露那声“我们分手吧”在轰轰作响。
 
    他们从高二就在一起,三年了,杜晨飞天真地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他出人头地、功成名就……
 
    眼泪无可控制地落下来,杜晨飞抱着膝盖呜呜低泣,高露的离去让他压抑了两年的感情都爆发了出来,悲伤、难过、委屈、自责、卑微……感情复杂得让他数不过来,这么多年来的点点滴滴都涌上心头。
 
    “露露……”
 
    杜晨飞呜咽着唤着女朋友的昵称,可是那个女孩子已经不在身边了。
 
    天色渐渐昏暗,哭了大半天的杜晨飞感到了疲倦,麻木地起身,浑浑噩噩地洗了把脸,行尸走肉一般出门下楼——他要去酒吧唱歌,这是他的工作。
 
    然而当杜晨飞走到路口的时候,他突然不想去了。他不知道再这样挣扎下去会有什么前途,一辈子在酒吧里做一个不入流的歌手?时刻担心着会有更优秀的人出现顶替他?不,这不是杜晨飞想要的音乐路……
 
    杜晨飞望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感到莫名烦躁,要乘坐的公车已经来了,可是他却没有上去,他突然呵呵笑起来,往外套的里袋一摸,果然摸到了一沓钞票,不用拿出来杜晨飞也知道,那是一千块钱,他省吃俭用攒了一年才有的积蓄,本来他想买一份礼物在下个月送给高露……可是现在用不着了。
 
    笑声渐低,杜晨飞注视着水泥地面良久,猛地转身离开了公车站。
 
    杜晨飞想喝酒!
 
    真正的夜生活还没有到来,酒吧里只寥寥坐着两三个人。杜晨飞闷头走到吧台前,对那还在细细擦拭桌面的酒保喊了声:“大哥,给我最烈的酒!”
 
    酒保愣了愣,看了看杜晨飞的模样,说:“小弟弟,你成年了吗?”
 
    杜晨飞面嫩,时常有人误会他的年纪。平时笑笑就过的事情,今天杜晨飞却气呼呼地掏出身份证,啪地一声拍在吧台上,大声嚷嚷道:“我成年了!你给我看清楚!”
 
    那酒保还真的看了一眼身份证,确定杜晨飞的确成年了,才笑道:“小弟弟火气不要这么大,让哥哥给你调杯酒。”
 
    酒保转身去调酒了,过了一会儿,他拿了一杯酒红色的酒上来,酒面飘着柠檬片,在吧台幽暗的光线下别有一种魅惑。
 
    杜晨飞接过杯子呼啦一口就给灌了大半杯下去。咕隆一声下肚,一股酒气从胃里窜上来,辣得杜晨飞直吐舌头,白净的脸颊就涨红了,眼角泪光闪闪,显然是被酒气呛了,然而即使他被辣得眼泪都冒出来,却还是坚持将剩下的半杯咕噜噜喝了下去。
 
    一杯苦酒下肚,杜晨飞泪流满面。
 
    是被辣得,却也是难过得。
 
    杜晨飞握着酒杯低声哭泣,心里的酸都被这辛辣的酒给逼了出来,眼泪啪嗒啪嗒落在台面上,转眼就聚成了小水滩。
 
    酒保看着杜晨飞这样子忍不住摇头:真是个孩子。刚才那杯叫Campari&Soda,口味稍辣,酒精度却只有九度——但即使这样这孩子也受不了啊……
 
    杜晨飞哭了一会儿突然一抹眼泪,大吼:“再给我一杯!”
 
    酒保无奈,正要去调酒,却突然听到杜晨飞含混地低声说了一句:“有没有不要这么辣的……”
 
    酒保失笑:果然是个孩子!
 
    酒保想了想,取下了CACAO。
 
    金巴利是苦酒,而CACAO却是甜酒,以此作为基酒调出的小天使自然也是甜的。
 
    片刻后,一杯AngecTip放在了杜晨飞面前,棕红色的可可甜酒上漂浮着一层乳白色的鲜奶,鲜奶的中央放了一颗朱红的小樱桃,这杯酒的卖相和它的名字一样甜美。
 
    最关键的是,可可和鲜奶能让人心情愉悦。
 
    杜晨飞看到这么漂亮的酒也是一愣,不过酒精让他的思维变得迟缓,他没有花费比一秒钟过多的时间去欣赏这杯酒,捏着利口酒杯细长的小脚,一口气将灌了半杯。
 
    这酒果然是甜的,杜晨飞啧啧嘴,呵呵笑起来。
 
    酒下肚,又化为眼泪流出来。杜晨飞哭着喝下一杯又一杯。酒保看出杜晨飞酒量不好,给他调的都是酒精度很低的酒,但即使这样酒量不好的杜晨飞还是醉了。
 
    酒吧里的人渐渐多起来,来酒吧买醉的人并不少见,当众哭泣的也不是没见过,大家对杜晨飞的样子见怪不怪,偶尔有一两个男人过来搭讪,却被杜晨飞吼了回去:“让开!我不高兴买醉呢!不要吵我!”
 
    杜晨飞孩子气的语言让被驱逐的人只觉得好笑,倒也没有为难他。
 
    杜晨飞不知喝了多少酒下去,整个人都昏沉了,脑子里似乎有千军万马在呼啸奔腾,又好象是尼加拉大瀑布在轰轰作响。不过杜晨飞还没有完全醉,他还能感到自己尿急了,想去上厕所,糊里糊涂地问了厕所的位置,泥一样从椅子上滑下来,摇摇晃晃地走向传说中的厕所。
 
    杜晨飞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摇,旁人却看杜晨飞一步三晃。
 
    有人好心想要扶上一把,但杜晨飞不知怎么的脚下一拐,就把那只试图扶他的手给避了过去,旁人知道他是醉了,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只能苦笑。
 
    杜晨飞这一拐不打紧,却撞上了一个硬物,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撑,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杜晨飞耳朵动了动,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字:钢琴!
 
    杜晨飞在昏沉之中竟然还想到这咚咚的闷响就是钢琴浑厚的低音。
 
    杜晨飞三岁起就开始学习钢琴了,直到两年前离家,他每天都要在钢琴前坐上几个小时,最早是被父母强迫,而后来却是爱不释手,他甚至屡次逃课在家练琴,钢琴的每个音都在他心里生了根,哪怕理智已经没有了,灵魂却还记着。
 
    杜晨飞一下子就忘记了上厕所的事情,蛮横地将原本坐在位子上的钢琴师推开,自己一屁股霸占了钢琴凳上,不顾旁人阻拦和惊讶的目光,十指搭上了琴键。
 
    “叮咚吭……咚!”
 
    几声跌跌撞撞的琴声后,小调和弦如同一声沉重叹息昏暗的光线中弥散,一时间酒吧里的人都停止了交谈,疑惑地看过去。
 
    短暂的停顿后,低沉的琴音再次响起,短短的几个音符好像击中了人心最脆弱的角落,在场的人的目光渐渐从惊讶疑惑转为凝重,仿佛被这琴声勾起了他们内心最深处的灰色回忆。
 
    深深的叹息后激烈的不和谐和弦接踵而至,随着乐章的推进,强与弱的对比越来越强烈,渐强的琴声犹如那在压抑后愈发汹涌的感情,旋律由慢转快,辉煌洪亮的快板随之而来,在对命运的空中,悲怆之情油然而生,然而在这悲怆之中却又蕴藏了坚定!
 
    酒吧里的人无一不静静聆听着这沉重而激昂的音乐,他们并非每个人都懂得什么是音乐,但他们却在瞬间被琴声中汹涌的感情所迷惑,不由自主地坠入音乐的世界,安静地聆听。
 
    但杜晨飞这时候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已经醉了,闭着眼睛,无意识地弹奏着,这首曲子他练了十多年,任何一个细节烂熟于胸,哪怕醉了,他也能毫不犹豫地按下键盘。
 
    酒吧里的一个年轻男子望着钢琴前的杜晨飞目光灼灼,他的右手带着一点颤抖抚摸着左手的小指,他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酒吧里听到这样的琴声,黑白键中喷薄而出的感情比他在国际钢琴家音乐会上听到的还要让他心悸!
 
    那个孩子……很棒!
 
     
 
 
 
    第1-2章
 
    “疼……”
 
    脑子里好像有一只刺猬在跳探戈,疼痛让杜晨飞从梦中昏昏沉沉地醒来,他下意识地去捶打脑袋希望能将这只刺猬赶出去,只可惜刺猬回旋三圈继续跳起了华尔兹,一身刺扎得杜晨飞直想拿脑袋撞墙。
 
    杜晨飞在刺痛中挣扎,一个微哑的低沉男声在耳边响起:“头痛是不是?来,吃点药。”
 
    杜晨飞感觉到有人把自己的上半身扶了起来,喂了药,配了水,又让他躺了下去。
 
    这么一折腾,杜晨飞也差不多清醒,按耐着头疼,眯起眼睛,逆着光,他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床前,似乎是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了,随后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
 
    明亮的晨光让杜晨飞的眼睛感到酸涩,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他才看清床前人的模样。那是一个二十五六的男人,干净利落的短发,长的似乎不错,只是看起来有些冷酷,就算是浅棕色的格子睡衣也不能柔化他身上凛然的气势。
 
    杜晨飞的第一个感觉是:这男人该不是混黑道的吧?
 
    男人穿着居家服,翘着腿坐在椅子上,双手交扣着放在身前,带着悠闲的调调看着杜晨飞。
 
    “好点了吗?”
 
    男人开口问,微哑的低沉声音让杜晨飞知道他就是刚才扶他起来的人,如此一想,杜晨飞便觉得男人其实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凶恶。
 
    杜晨飞坐起身,抓抓头皮,不好意思地问:“请问……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男人弯起一抹微笑,初见时的冷酷淡去不少,人看上去温柔很多,他道:“这里是我家,我叫临清龙,临别的临,清水的清,神龙的龙。”
 
    杜晨飞愣住。
 
    临清龙像是看穿了他的疑惑,解释道:“昨天你喝醉了,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