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放开那个地球人 作者:雾容

字体:[ ]

 
 
从前有个Omega穿了……
 
自此在地球上过着打打外星人,睡睡小攻,坑坑人的幸福生活……
 
咦?!我好像也是外星人呀!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幻想空间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冬蝉、夏鸣 ┃ 配角:地球人和外星人 ┃ 其它:穿越?
==================
 
 
  第1章 1、自爆还是穿越?
  
  啪……
  带着专制与怒愤的巴掌将青年俊秀的脸扇歪,但他颀长的身躯却犹如生根般杵在原地,腰板挺直,手掌摸摸脸颊,带着些许茫然,仿佛不明白对方怎么就无故动粗了。
  “逃?你再敢逃,信不信我有办法让你睡到结婚那天。”施暴的中年人态度专横,以高人一等的眼神睨视这捂住脸颊不发一语的外甥,很不以为然:“你不嫁也得嫁,哼,你还学你妈那样私奔?别想再丢人现眼,我养你这么多年,也该到你报恩的时候了,少给脸不要脸,非要弄得那么难看,给元帅留下坏印象,你以后的日子也绝不好过,听到没有?!”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中年人甩门而去,独留下青年茕茕孑立,格外孤单。
  许久之后,青年缓走到床边,从床头暗格里取出一个包裹。
  掂住轻轻巧巧一个物件,青年又摸摸脸,仿佛这才明白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于是平素没什么表情的俊脸上,现出几分惋惜。
  下一刻,他撕开包装,里头装载着浅蓝色液体的小玻璃瓶现出本尊。
  任哪个Alpha或Beta看到这瓶药剂,绝对会在尖叫之后迅速夺过来咕嘟咕嘟一口闷掉,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是一瓶觉醒药剂。
  觉醒药剂可是千金难求的药物,对于Alpha来说,服用后将有极大机率提高自身品阶,而对于Beta亦有强身健体之效,更甚至有机率引起基因变异后提升为Alpha,当然这个机率比中彩票还要低,不过稀少的成功例子已经足够证明它的价值,觉醒药剂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稀世灵药。
  然而,这一小瓶灵药对于Omega却相当于致命毒药,因为Omega自身基因的特殊因素,喝下它几乎等于自杀。
  曾经有Omega妄图用觉醒药剂改变命运,大部分都落得个爆体而亡的悲惨下场,那威力甚至把身处的建筑物移为平地,着实可怕。
  传说中极少数能够突破为Alpha的Omega,又让作为社会主宰者的Alpha们极为膈应,因此联邦决策层不得不立法禁止Omega接触觉醒药剂,以免他们变成人肉炸弹,又或者真的转化成功膈应人。
  至于青年手上这瓶,则是他的母亲临终时交给他,并特别交待药剂要留给未来的Alpha或Beta后代使用,希望某一天自己的后代吐气扬眉,连带着也给她平反一下。
  不过……好像等不到那时了。
  青年想到即将要嫁给一位至少拥有十几个Omega妻子的老元帅,青年宁愿把这瓶药给嗑了,要么变人肉炸弹报复一下舅舅的歹心肠,要么转化成功恶心死他……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逃吗?对方是元帅,权倾联盟只手遮天,自己的‘家人’又是帮凶,更何况现在他的房间给弄成了铜墙铁壁,别说他,就连一枚细菌都逃不出去。
  逃?这个主意真比喝下这瓶药剂更愚蠢。
  想到这,青年抬眸望向油画中温柔微笑的母亲,又扫一眼浅蓝色美丽液体,再垂眸看向被夺走通讯器之后空空如也的手腕,终于伸手拧开瓶盖。
  画中拥有甜美笑容的少女并没有他记忆中那种憔悴垂死的病态,是那么青春逼人,仿佛对未来充满希望,可是她的结局却……青年揉揉被掌搁的脸颊,认为在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不应该再选择妥协认命。
  于是,他豁然一笑,朝油画举起瓶子:“妈妈,我懂了,谢谢你。”
  在天堂的妈妈:=口=!!!
  果断地,浅蓝色液体在倒载的瓶子中消失——要么进化,要么爆炸,真压韵。
  青年舔去唇角残留的药剂,咂咂舌头,那股微甜中带涩的药味滞留在口腔中久久不散。
  因为感受不到任何变化,他轻轻皱起眉头,紧接着脸色剧变,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横的能量在冲撞,仿佛要将他撑得四分五裂,在激烈的剧痛中,他听见巨响紧接着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同一时间,不同时空的某个旮旯里也发出了一声巨响,邻里一阵探头叫骂,但因为没有回应,骂声终于被黑夜吞噬,再次归于宁静。
  当天空泛起鱼肚白,旁边几个铺面有了动静,陆续出来些中老年猥琐男,他们出门前还畏畏缩缩地打量过四周才大步离去,看着就特别不正派。
  天色渐亮,这些彻夜亮起红灯的窗户才暗下来,街道上的光线显得比夜晚更暗淡。
  突然,街道尽头传来脚步声,一名发型炫酷犹如抢劫了自由女神头顶上帽子,并且衣着充满城乡结合部后现代庞克风又不乏地摊气息的小年轻,趿着人字拖出现在街角处。
  小年轻类奇行种的步伐特别霸气侧漏独孤求败,啪喳啪喳地一路用绳命在迈动,简直炫酷到没朋友。
  终于,脚步声在‘无限美’发廊门前停止,小年轻拿出雪姨拍门的气势来拍打卷闸,沙尘哇啦啦扬了他一脸。
  “咳哎,强尼,强尼,开门呀,我来啦,是我,路西法啊啊啊,路~西~法啊~~~。”
  炫酷的叫声很快引来隔壁怡红发廊补眠中的女人叫骂:“狗*的贱骨头,你丫不想活了是吧?信不信老娘揪光你整头鸡毛,呀?!”
  小年轻立马护住至少五种颜色的自由女神发型,直至女人骂够了打着呵欠甩上窗户,他也没敢再吱声……开玩笑,这名为发廊街实为红灯区的街上无数个来自全国各地的臭娘们,又有无数个姘头。
  要真吵起来,一人一口唾沫能把他淹死,他才不干,多不炫酷呀。
  这会儿,小年轻也不敢大声嚷嚷了,他巴住铁卷闸摇晃,一身的黑衣加上偏瘦的身材,导致他看起来像一只大蜘蛛,他捏住嗓门轻声喊:“喂喂,强尼,强尼,喂!冬蝉,冬蝉,是我呀,你哥们路西……呃,李萌主呀。”
  喊了半天没声音,以为好友不在里头,又因为夜战网吧而疲惫不堪的李萌主,终于决定自行进去,毕竟身为真-哥们,总能知道对方几个小习惯的。
  譬如冬蝉通常将备用钥匙埋在花盆的土里,于是他很熟练地找到钥匙拉开卷闸,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打定主意要先好好睡一觉,哪知道却踢到地上一团黑糊糊的不明物。
  李萌主狐疑地打开电灯开关,啪一声,灯管惨白的光芒瞬间打在不明物体上头。
  “冬蝉!!!!”
  
  第2章 2、基因突变还是能力进化?
  
  冬蝉、冬蝉……
  【麻麻,蝉不是只有夏天才叫吗?我的名字,是哑巴的意思吗?】【不是的,蝉在冬天蜇伏,夏天才能一鸣惊人,小蝉,你要记住妈妈的话,要忍耐。】【可是麻麻,比起夏天,我更喜欢冬天,比起吃蝉我更喜欢吃瓜,不如把我的名字改成冬瓜吧。】【……这跟喜欢和吃都没有关系,你记住要忍耐。】忍耐?为什么?既然忍耐会受伤害,会痛苦,不是更应该反抗吗?哪怕会赌上性命。
  比起被强迫嫁给老头子,还不如死一死呢。
  “喂喂,强尼!冬蝉,好吧,冬蝉,快快起来啦,医生说你只是轻微灼伤,擦点药就好啦,咱们身上钱不多,交不起住院费,赶快起来回家。”
  是谁在叫我……好吵,再睡五分钟吧。
  冬蝉终于无法在耳边不断有人叫魂的情况下继续赖床,他缓缓睁开眼睛,对上一颗五颜六色的脑袋,而这脑袋中间镶着一张极具特色的脸,应该说这个妆极具特色。
  瞧那脸颊上不仅有星星还有桃心,好小童的涂鸦,笔束满含天真烂漫天马行空天降惊雷……尤其是额角那个高亮的残字——一针见血地指出妆容的精粹所在。
  冬蝉瞪圆的眼睛蒙上雾气——外星人?
  “喂喂喂!你又要晕啦?不行呀!没钱交床位费呀!”
  好一番折腾之后,冬蝉终于放弃思考对方是哪一个星球的外星人,然后才察觉不妥。
  这里,并不是他所熟悉的联邦,为什么他这样笃定,那是因为这儿落后的设备,还有……医护床居然是人手推动的,并且据说是医院的地方竟然没有半个医疗辅助机器人,全部人工操作,太落后了。
  他低头打量自已双手,又确定它二十几年来都长在自己身上没错,瞧那个通信器扒掉之后留下的印痕还在呢。没有缺手缺脚,更没有在联邦……他究竟在哪里?这个奇怪的外星人又是谁?
  难道,我被外星人抓走了吗?可是以这个星球的文化真的可以吗?
  冬蝉再次陷入脑补,当再次回过神来,他已经穿上外星人东奔西走弄来的一套奇怪衣服,给带离医院回了家——这活像储物柜的杂乱小房间。
  “先喝点水。”李萌主用污迹斑斑的漱口杯接了杯水递给冬蝉,只以为对方是被电糊涂了才这么呆,他也不在意,习惯性酷炫地一撩遮住半张脸的刘海:“你那台烫发机太旧啦,早让你换你不换,这次电不死你,下次总会出事。哎!瞧你这发型,单调得让哥不忍直视,太缺乏美感啦。”
  冬蝉默默看着水杯里倒影的脸,虽然黑糊糊地很脏,但这轮廓确实是他的脸没错,不过头发变成了……蓬松的爆炸头,实在……冬蝉抑制不住仔细打量水中倒映的那头细密小卷发……好卷,好松软,好想摸摸。
  “不过也不是不能补救的。”李萌主走到店面去鼓捣了一会,再回来,手上带着几个瓶瓶罐罐:“看哥给你重新染色,狠狠华丽一把。”
  “……”
  冬蝉有些好奇外星人要干什么,于是顺从地任对方在脑袋上喷喷洒洒,也乘机转动眼珠子打量四周。
  最终,目光被贴满整面墙壁的大头照吸引住,欲罢不能。
  这应该全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虽然这个人形象百变,一个比一个更让他摸不准其星系品种,可是从那轮廓和身形看,真的跟他很相似。
  仔细看下来,他终于看到一张妆容稍微不那么夸张的,但这种程度也是刘海遮到鼻孔以上的大头照,只能从对方歪勾的唇角和竖起的中指,体现出其炫酷到没朋友的本质。
  天生嘲讽属性?
  冬蝉震惊了:难道是因为讨人厌最后招致灭星球的瓜啦啦星人?不对,他有看过瓜啦啦星人图鉴,那可是触手系生物,照片里的是类人型生物。
  就在冬蝉天马行空的时候,李萌主终于住手,退开几步边打量自己的杰作,嘴里更加啧啧有声,饱含得瑟:“瞧瞧哥的手艺,哥果然是天才吗?”
  冬蝉被猛然塞过来的镜子吓愣,他瞪紧镜子中绿色爆炸头的外星人,被每一根卷发上不均匀的着色给惊到了,他觉得应该可以做到更好。
  “怎么,被哥的艺术惊到了吧?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传说。”李萌主狠狠一甩刘海,细长的小单眼皮,犹抱琵琶半遮脸(?)。
  “……”
  “怎么?被电傻了吗?放心吧,你本来也不聪明,再电傻一点也没差。”李萌主好心地安慰哥们,然后扒过疑似被子的物体,果断霸占床位:“哥先睡会,打了一通宵游戏,这对明亮的眼睛也蒙上尘埃了。”
  冬蝉倒无所谓,他在医院睡得很足,再在也毫无睡意,何况这人虽然行为诡异,扮相奇怪,但是他知道此人并无恶意,甚至对他很友好,所以借床完全不成问题。
  其实冬蝉有一个秘密,这只秘密只有他妈妈知道,但他妈妈要求他死也不能告诉别人,所以他到死都向任何人透露……至于他已经死过一次,以后是不是可以告诉别人了呢?他暂时还没有想通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