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旬步登天+番外 作者:大假发(下)

字体:[ ]

 
 
  “贫道听门下弟子说,太子殿下乃是千年难道一见的木灵体,想收为徒弟,无奈陛下不允,今天特来拜访,只是没想到陛下竟然也是修行之人。”说着,对苏容笑了一下。
  苏容心中一紧,这个人的修为定是高出自己一大截,否则自己不会对他的到来毫无所觉,而且这个老家伙很猾头,他直接称呼自己为道友,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苏容不冷不热的问道:“这位道长,深夜前来有何要事?”
  那清风真人笑的一脸温和,道:“贫道号清风真人,今日来此只是想和道友结个善缘,不知道友可愿否。”
  苏容心知对方肯定还是在打自己儿子的主意,只是人家的修为高出自己一大截,而且姿态已经放的这么低了,自己也不好一直摆架子,遂点头还礼。
  两人互相寒暄一阵后,那清风真人看着躺在床上的李烁,开口道:“李道友,令郎实在是难得一见的良玉美材,老夫甚爱,不知可有缘分传授令郎一二。”
  苏容一脸为难的说道:“真人,这孩子可是在下唯一的儿子,将来要继承大统的……”
  清风真人摆摆手说道:“李道友想岔了,贫道只是甚爱此子资质。想问道友可否每年送到我门下学习一二月。”
  苏容心里自然是不愿的,他还打算亲自来教导儿子修行。怎么可能扔给别人。
  那清风真人也看出了苏容满脸的不豫之色,直接从袖中掏出一个玉盒来,“如果道友答应,这个东西就算是给弟子的见面礼了。”说着,递给苏容。
  苏容伸手接过,刚把玉盒打开,就觉得一股清冽之气迎面而来,玉盒里放着一个拇指大小的半透明物体,这个物体被一团青白光晕包围着,光晕在物体的表面上缓缓的流动着。突然间,苏容发现了一个极为奇怪的现象,玉盒的内部和外部看起来竟然有些许的不同,玉盒的内部看起来更剔透,更滑腻,颜色也更均匀。这玉盒看起来明明就是一块整玉雕成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差异,莫非是盒子里的东西造成的?
  苏容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传说中才听过的东西。当时就把盒子一合,一脸严肃的看着清风真人:“真人这礼太重了,我家孩儿承受不起。”
  清风真人一脸真切的说道:“李道友,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何必如此计较,贫道也不过是爱材而已。”
  待得清风真人走后,苏容神色复杂的盯着手中的玉盒。终于还是收下了,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卖儿子。没想到他竟然会拿出这种东西。
  玉膏,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传言中只要服下就可成仙的宝物。竟然会被当成送给徒弟的见面礼。
  本想推拒的,只是想到李瑞,苏容心里一犹豫,那清风真人就把玉盒强塞了过来。这个东西,只要服下一点,一般人就能脱胎换骨,如果是修行之人服用了,怕是直接就到了飞升那一步了。如果给瑞儿服用了,他就能立刻脱离凡骨。
  “这是什么东西啊?”苏容脑中传来惊讶的喊声
  果然是个好东西,竟然把进入休眠状态的小月季都给弄醒了。苏容盖上盒子,轻声说道:“这个可是宝贝。”
  小月季从苏容的体内移了出来,紧紧盯着那个玉盒,一脸的好奇。
  “对了,你不是休眠了吗,怎么突然醒了,这样不会有事吧?”苏容关切的问道。
  “没事的,本来一直休眠的好好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觉得有一股很舒服的气息,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你捧着这个玉盒。”说着,眼巴巴的看着苏容,一副我很想摸的样子。
  苏容心中一动,打开玉盒,用灵气切下一块黄豆大小的玉膏,引出小月季的本体,将切下的玉膏放到小月季的根部。那花根一碰到玉膏,就跟活了一般,将玉膏紧紧的抓住,那股青白光晕,从玉膏上缓缓流向整株月季,渐渐的,小月季的本体被光晕包围。
  “这是怎么回事?”小月季一声惊呼,苏容的视线立刻就从本体转移到他的人形上。就见小家伙身形猛然间抽长了几寸,原本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竟然一下子长大了好几岁,身上那件白色的衣服也变成了青白色,头发更是长了不少,柔顺的披散在背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家伙一脸惊喜无比的看着自己的新身体,摸摸头发,脸蛋,跑到镜子前照了一圈。最后喜滋滋的凑到苏容跟前把他拉起来,比划了一下身高,然后一瞥小嘴,满脸失望的说道:“怎么还是没有你高啊!”
  苏容无力的揉了揉额头,说道:“你天天想的都是什么呐?”
  笑眯眯的在苏容嘴上啃了一口,道:“我要长得比你高,比你漂亮,还有可以随时和你玩亲亲。”
  “这辈子你都没可能了。”苏容嗤笑一声说道。
  看到小月季的变化,苏容也知道这玉膏的效用有多大了,现在他只担心李瑞吃了这个,会不会承受不住,毕竟这东西里蕴含的灵气实在是太多了。
 
  第五十四章
 
  李瑞进屋后就看到苏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屋中,眉头紧锁,好像有什么为难的事一样,最近朝中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后宫也比较平静,想了半天李瑞也没猜出苏容到底在烦些什么?
  轻轻的走了过去,双手一伸,从背后抱住苏容,低声问道:“哥,你在想什么?有什么为难的事吗?”
  苏容反手揽过李瑞,揉了揉他的头,问道:“瑞儿,我问你,你想不想和哥哥一辈子都在一起。”
  李瑞紧紧抱住苏容,一脸不满的说道:“哥哥早就知道我的意思了,为何还要多此一问。”
  苏容顿了一下,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直直的看着李瑞说道:“瑞儿信哥哥么,要是信哥哥的话,就吃了里面的东西。”
  李瑞沉默了一下,接过玉瓶,直接打开,就觉得一股寒意扑面而来,瓶中隐隐有光华闪动。
  “这是什么?”李瑞抬头问道。
  “这是一个高人送来的丹药,服用后有奇效。”苏容淡淡解释道。
  李瑞将瓶中的东西倒出来,发现那个丹药竟是半透明的,上面还有光华流动,一脸新鲜的看了又看,闻了闻,突然开口问道:“哥哥吃过了么?”
  “我不需要吃这个,这个是给你准备的。”苏容笑着说道。
  李瑞对于苏容的命令一直是言听计从,没有任何怀疑的。拿起丹药直接咽了下去,眨了眨眼,说道:“怎么没有一点味道,就觉得凉嗖嗖的。”
  话音刚落,就一皱眉头,李瑞此时只觉得阵阵痛意从里向外弥漫着,整个身子仿佛被刀狠狠刮着一般,不由得紧紧抓住苏容的手,咬着牙说道:“哥哥,那个是什么高人,他该不会给你的是毒药吧?”
  看到李瑞这一脸痛苦的样子,苏容也有点心急。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自己明明问过老梅树,这玉膏平常人吃了根本没事,怎么瑞儿会痛成这样? 苏容一把抓住李瑞,放出神识,直接探入李瑞的体内。
  就见到一股青白之气在李瑞的体内疾速游走,渗入骨髓,五脏,夹带出大量的黑浊之物。苏容顿时放下心来,看来这只是正常的排毒,只不过痛了点。
  片刻后,李瑞觉得疼痛稍减,刚想喘口气,顺便问一下这个究竟是什么鬼东西,腹中又开始绞痛起来,好像是要出恭的感觉,当下也顾不得和苏容说什么,捂着肚子,摇摇晃晃的跑了出去 。
  坐在便桶上的李瑞,一边捏着鼻子,一边用手扇着风,心中暗道,那是什么丹药,莫不成是巴豆熬煮出来的,怎么还能让人腹泻成这样的。接着又是一阵痛意袭来,这也太臭了,李瑞苦着脸想到。
  待得李瑞起身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闻了闻自己身上的臭味,一脸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当下就命人去准备洗浴。
  这一洗浴,李瑞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变化,自己身上的那些伤疤竟然全数消失了,伸手一摸,才发现这身上的皮肤竟然变得柔细滑腻,低头往下看的时候,一个更让人崩溃的事情发生了,自己胸口那两点,包括他的命根子,竟然都变成了粉红色,李瑞的脸顿时就黑了一大半。
  “啧啧,没想到瑞儿喜欢自己摸自己啊。”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李瑞抬头一看,那人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眼睛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的,在重点部分停留了片刻后,接着又一脸坏笑的看着他那张越来越红的脸。
  苏容这话绝对是报复,李瑞不过是在年幼无知的时候问了一句“你为什么喜欢自己扎自己”,他就一直记到现在,终于在今天找到还击的机会了。
  李瑞平日里哪会在意自己被苏容看光,可以说他还巴不得苏容多看点。可是今天他的身体发生的变化太大了,尤其是那里,竟然变成了粉色的,这真是太丢人了。赶忙往池子里一蹲,露出一个头,满脸通红的说道:“哥哥给我吃的是什么药,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苏容缓步上前,一把把李瑞从池子里拉了出来,给他擦拭身子的时候,顺便摸了两把,笑眯眯的说道:“现在瑞儿的身子摸起来可真舒服呐。”
  李瑞被摸的浑身燥热,气息也微微变粗。猛地推开苏容,哥哥现在这样明显就是在挑开话题,压下了心中的琦念,一脸严肃的问道:“哥哥,那个到底是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就听道长说是好东西,我就收下了。”某人一脸无辜的辩解道。
  李瑞瞪了瞪眼前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家伙。以你的小心程度,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会收下么,什么道士能见到皇帝,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苏容看着那双瞪的圆溜溜的大眼睛,忍下心中笑意,心中盘算着什么时候让李瑞修习师门的养生诀。
  庆华宫
  两个宫娥轻轻的走进屋中,将冷掉的茶水端出,放上一壶新的,屋中的其他人也都是放轻手脚,打扫的,喂鸟的,一个个声音都压倒最低,生怕吵醒了内屋的那个人。
  “来人。”一个慵懒的女声喊道。
  一个宫娥立刻走进内屋,片刻后出来吩咐道:“娘娘说要沐浴。”屋中的人立刻忙了起来。
  崔秋晶躺在浴桶里,冷冷的看着屋子里的宫娥,这些女人各个年轻貌美,而自己已经年近三十,人老珠黄,连个孩子也没有。自从他有了孩子后,后宫已经完全形同虚设了。一年了,除了在节庆之时去看看容妃,其他人连见他一面也难。
  看来自己这辈子就要耗在这里了,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正想着,头皮被扯了一下,微微的有些疼,原来是她刚才头向前偏了一下,那个宫娥正给她洗头发,一下子就拉住了。
  崔秋晶连头也没扭,冷冷道:“把她拉出去,杖责二十。”
  那个宫娥刚想跪下哭求,就被人堵住嘴,拉了出去,听到院子里棍子打的‘啪啪’作响,崔秋晶满意的躺回浴桶,心中的怨意似乎也少了许多。
  看到崔秋晶脸色好了许多,屋中的众人也不禁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没松多久,就被一封信给重新提了起来。
  那封信是崔家托人传来的,信中写的是什么,众人并不知道,他们只看到崔淑妃那平静的脸顿时变得风云莫测。
  其实信里的内容很简单,崔秋晶的堂哥崔秋臣被关起来了,说是当街杀了人。苦主告到了大理寺。家中已经派人疏通去了,只是一点用也没有,这满街的人都看到崔秋臣把人给打死了,人证物证俱在。现在已经审的差不多了,就差定罪了。眼看这人快保不住了,崔家也是没法可想,只得托人给宫里传信。
  其实这事可大也可小,若是苏容这几年没有一个心思的打压崔家,只需赔苦主些银子,这事也就算完了,最差的情况也不过就是判个流放,过了两年,大赦天下的时候就回来了。合该这崔秋臣倒霉,现在苏容一门心思的想打压世家,这次抓到了这个机会,自然是不肯轻易放过。
  这信是崔秋晶的伯母所寄,她并没有指望崔秋晶能起什么作用,崔家人都知道崔秋晶在后宫并不得宠,连皇帝的面都难得一见,她只是想找李瑞帮忙,这李瑞每天都呆在宫里,给他捎的信都石沉大海。这崔秋臣的娘也是急昏了头,也没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就给崔秋晶传了信,让她找李瑞帮忙。在她看来,李瑞和崔秋臣也算得上是表兄弟,这等救命之事,李瑞怎么说也得帮个忙。非·凡·论·坛·syzxzb007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