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未来乐师+番外 作者:何婪(下)

字体:[ ]

 
 
 
  苏映还不知道白计是怎么发现他的真实身份的,但还好他的反应迅速,即使将白计的通讯器弄破,当然,白计必然还有和五大家族联系的工具,不过此时白计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既然都曝光了,就没必要藏拙了,鸭子回到苏映的身边,在空中盘踞着,虽然苏映实力不如白计,但乐魂等级太高,水母完全被鸭子压制,无法动弹。
  苏映的魔瞳时刻开启,紧紧盯着白计的一举一动,只要他稍有异动,立即动手!
  “主人,刚才情况紧急,我临时调动所有力量变回本体,所以你的伪装也暴露了……”鸭子有些歉意的声音在苏映耳边响起。
  苏映抬头看了鸭子一眼,用眼神告诉他没关系。
  不过,当苏映转头看向白计的时候,眼神霎时一变。
  如果说刚才苏映还在犹豫是否要对白计下手的话,此时却一点挣扎都没有了,白计道破了鸭子的真身,看穿了他的身份,此时此刻,就是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局面。
  白计身后的白光又一次闪现。
  苏映和鸭子正打算动手之时,一声龙吼突然响起,近在咫尺!
  鸭子和苏映猛地抬头,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只见一道黑影闪过,通体漆黑的巨龙的身影灵活地在空中一闪而过,当降落到地面之时,变成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苏映怔怔地看着朝他走来的白夜。
  走近一看,苏映才见到,白夜的背上正背着一个人,正是昏迷的白昼!
  苏映看向刚才白计所站立的地方,空荡荡的,任何痕迹都没留下,仿佛根本没有人存在过。
  六阶乐师……就这样……尸骨无存了?
  苏映立即走到白夜的面前,察觉到苏映看向白昼担忧的目光,白夜道:“只是脱力了,休息一下就没事。”
  苏映点了点头,指了指刚刚白计所站立的地方:“他呢?被你吞了?”
  儿子果然是有吃人的嗜好么……
  白夜立刻皱了皱眉头,如果苏映没理解错的话,那双漆黑的眼里,分明是嫌弃的神情:“我不喜欢吃整个的。”
  敢情整个不够美味不好消化所以不喜欢吧……
  “他身上有威胁到我们的东西,一旦发动,我们都会受伤。”白计道,“所以我先把他弄死了。”
  白夜说着,摊开手,在白计的掌心,有一个鲜艳欲滴的,红色的耳环。
  “高阶法器!”鸭子立刻道,盯着红色的耳环,心有余悸,“这一定是家族法器,能够召唤先祖帮忙战斗的无赖宝物,这种东西稀有程度可以和排行前二十名的魔兽媲美了,虽然需要的代价很大,但召唤出的往往是八阶灵魂,虽然时间很短,但确实可以横扫我们三人。”
  这么强大的保命法器,甚至比白计之前拿出的千面幻龙法器还要珍贵!苏映想起了白计此行的身份,作为试炼带领人,身上拥有一两件像样的宝物,倒是可以理解,但也侧面看出,他们这次麻烦大了。
  不过再麻烦和鸭子曝光比起来都不算什么。白计死了,苏映心中松了一口气,想起和白计从开始到现在的种种,大概他这辈子和白家注定不死不休,今天死了一个白计,也许以后还会再出现更多的死亡。
  虽然心中还有一些抵触情绪,但苏映很清楚形势与是非,而且此时状态不好,苏映暂时不再多想。
  苏映今天消耗过大,饶是他拥有天才的基础,鸭子这个作弊外挂,以及刚进阶的底气,此时也累的不成样子,跟随在白夜的身旁,咬着牙走着。
  白夜即使背着白昼,也丝毫不见疲惫,见苏映累的快昏过去,低下头沉吟片刻,随后变成了地狱龙王的本体。
  累得半死的苏映转头一看,刚刚还好好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一条龙,虽然是缩小版的,还是吓得不轻,毕竟当初在幻境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而这条可怕的龙王在下一刻开口了:“我带你走。”
  话音刚落,它的爪子一爪抓着白昼,一爪抓着苏映,动作虽然迅速但却十分轻柔,下一刻,苏映眼睛一花,顿时发现自己已经飞到了半空中。
  失重的感觉让苏映有些不适,但白夜的动作温柔中有带着几分让人安心的力量,仿佛不论发生什么绝对不会让他坠落下去,于是苏映很快调节心态,向下望去。
  碎石界被无限缩小,在空中往下望去,荒芜的碎石界仿佛一块充满纹路的大理石一样,壮观地不可思议。
  而在那极远的地方,乐师们五颜六色的乐魂也显得极为耀眼,不过以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些人恐怕是再也追不上他了。
  .
  白夜的速度非常快,很快横穿了碎石界,眼看就要离开碎石界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个飞行器!
  “哇塞,好拉风的飞行器,这是什么造型,太酷了!”白夜和飞行器擦身而过的时候,那个飞行器里传来了羡慕的声音。
  鸭子:“……”
  白夜:“……“
  苏映:“!”这不是小宿的声音么!
  等苏映回头的时候,飞行器早没影了,白夜找了个地方降落下来,变成了人形,带着苏映和白昼拦截了市内飞行器,很快回到了家中。
  回到熟悉的环境中,苏映终于放松了下来。
  刚坐到沙发上,立刻睡着了,向来不打呼噜的人,此时居然开始打鼾。
  他是在太累了,今天一天筋疲力尽,终于回到家中,儿子和鸭子都在身旁,心神松懈的苏映再也撑不住,沉沉睡去。
  鸭子也立即回到枯木龙吟琴中,今天它也消耗地厉害,虽然乐魂不需要休息,但受主人的影响,鸭子也想睡一睡放松一下了。
  .
  白夜站在沙发前,看着陷入沉睡的父亲和弟弟,先是进浴室笨手笨脚地为他们两个人拧干了毛巾擦脸,大概是力道掌控不好,第一个被擦脸的苏映的脸迅速被揉红了,白夜看着苏映的脸一会儿,转身进浴室,出来后将魔爪伸向了白昼……
  洗完脸将毛巾一扔,白夜随手将毯子扔到白昼身上,然后就抱着苏映回房了。
  他看着身旁的苏映耳后的印记,以及被他揉红的,毫无防备的沉睡中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闭上眼睛,一同睡去。
 
☆、63
 
  苏映半夜听到了身旁有奇怪的声音,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所以挣扎了好久,一直到没办法再睡下去,这才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掉到了床下。
  床上睡着的是白夜,此时发出了压抑的痛楚的声音,苏映顿时清醒,打开灯,当看到白夜脸色煞白地躺在床上,脸上若隐若现龙形后,苏映吓了一跳。
  “白夜,白夜?”苏映尝试叫了几声,白夜双眼紧闭,额头虚汗不断冒出,身上的睡衣在他的挣扎下被脱下了一半,□的上半身隐隐可见若隐若现的黑光。
  像是被一道黑死之气缠绕住一样,有什么在压抑着他的身体,而在身体内部若隐若现的龙形,似乎又要突破出来一般。
  白夜在这两股力量的撕扯之下,浑身颤抖地痉挛起来,他咬紧牙关,但痛苦的呻吟还是细细碎碎地传出。
  苏映根本没法靠近白夜。
  白夜身体周身一米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禁锢住,苏映拼尽全身力气,即使动用精神力,也只能在外头干着急。
  突然,白夜发出了一声低吼,体内的龙魂渀佛要呼啸而出,苏映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息朝他冲来,连闪躲都来不及,便觉得大脑深处传来一阵剧痛,浑身正缓慢游走的精神暖流霎时被打散,苏映倒地之后,白夜身上的异状渐渐稳定下来。
  白夜闷哼一声,溢出了一口鲜血,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浑身疲惫不堪,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苏映没有躺在他的身旁,他清晰记得身体开始出现异状的时候,把苏映扔出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白夜挣扎着起身,还没来得及坐稳,眼前一黑,倒在床上。
  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白夜一咬牙,再次起身,结果浑身一软,又一次倒到床上。
  不甘心地感觉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白夜紧紧抿着嘴唇,满嘴的血腥味,这样的异状出现的越来越频繁,白夜明白,去圣博加学院,迫在眉睫。
  苏映甩了甩发胀的脑袋,慢慢从地上爬起。
  刚才那股强大的力量冲乱了他体内的精神力,不过并不是针对他的攻击,虽然难受了点,但很快就清醒过来。
  只是他之前精神力消耗太大,此时还没恢复过来,还十分疲惫。
  苏映起身,一眼便看到躺在床上的白夜,眉毛紧紧皱着,嘴唇紧抿着。渀佛一瞬间失去了平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强大的气势,苍白的脸色映衬着他的脸,看上去却有几分脆弱的倔强和稚气。
  他虽然和白昼是双胞胎,但由于气质不同,平日无形中会比白昼要年长强势一些,此时此刻,苏映才想起,不仅仅白昼是未成年的少年,白夜同样也是未成年的地狱龙王。
  苏映不知道白夜身上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止不住的心疼,他走到白夜身边,摸了摸白夜被冷汗弄湿的头发,然后进浴室用毛巾为白夜擦脸。
  见白夜一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又翻出了白夜的衣服,由于经常伺候他洗澡,所以给白夜擦身的时候,苏映十分淡定,一直到他给白夜换完衣服,白夜都没醒过来。
  此时还是凌晨,家里静悄悄的,和入夜的情形正好倒了过来,苏映看着睡着了的儿子们,披了件外套,坐在房内,看着窗外满天星光,第一次发现,未来世界的夜景很美。
  苏映整个人顿时陷入了神游状态,一直到后背有温暖靠了过来,苏映才转头,白夜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地看他:“怎么不睡觉。”
  “一个不小心醒来了。”苏映打了打呵欠,在白夜的视线逼迫下,回到了床上,开始睡回笼觉。
  他想好了,带走白计的人是梵西,五大家族要想透过梵西查到他的头上,至少需要一些时间,至于月息等人,苏映刚刚已经发通讯器给月息,没想到月息居然不在本城,调情酒吧在上次之后已经不适合再经营下去,老板的身体日益下降,月息前段时间带着他离开了这里,去外头散心去了。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小宿,苏映一打开通讯器,第一个收到的是小宿的留言,小宿的留言很简单,他告诉苏映他闯了大祸,能躲多远是多远。
  苏映想起离开碎石界前小宿乘坐飞行器往里飞,心中明白小宿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随着梵西和白计的离开,白昼也跟着不见,所以眼下,白昼是最危险的。白昼已经收到了圣博加学院的通知书,学费早已缴纳,该准备的也都准备了,明天无论如何,要让白昼离开。
  至于怎么离开,苏映想好了,鸭子出马,虽然瞒不过八阶乐师,不过八阶乐师也不是大白菜,如果没有意外,应该能安全护送白昼出城。
  迷迷糊糊中,苏映感觉白夜也躺了下来,早已熟悉彼此的气息,感觉身旁传来的暖暖的体温,苏映再次陷入沉睡。
  次日,苏映准时醒来,骤然发现白夜早已经起床了。
  白昼还乖乖蜷缩在沙发上睡觉,白夜坐在餐桌上,脊背挺得笔直,背影一如他的人一样冷漠。
  苏映走过去,发现白夜的面前桌子上摆放了几个零零散散的东西,定睛一看,昨天那枚白计的血红色耳钉也赫然在列。
  “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脑海中鸭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下一刻,鸭子一下子跳到桌子上,舀起一颗半透明的,乒乓球大小的珠子,“苏映!生命之泪!”
  苏映一怔,生命之泪?他转头看向白夜。
  “这都是从那个人身上舀到的。”白夜道,“有用的话就舀去。”
  苏映立刻不客气地收下了。昨晚还在发愁乐师大赛的事情,毕竟他还欠着月息的生命之泪,结果峰回路转,今天就意外到手了。
  苏映又一次想起白计的身份,乐师大赛是几大势力共同扶持的,白计作为这次试炼的带领人,身上带着乐师大赛的奖励品也不为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