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极品侍卫+番外 作者:九玄七月(下)

字体:[ ]

 
 
 
 
 
  “不管如何,我是不会照你们的话去做的!你们若是想杀我,尽管来好了!”
 
  百里梦归对他说道:“我不会杀你,杀了你,那个孩子也会死的!我就给你一个月的考虑时间,到时怎么做,全凭你一念之间!”
 
  商洛在些疑惑,“你会这么好心?”
 
  “嗯,我们就来做个约定好了!我放你离开,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若是你还能硬的下心来,我也不会再说什么!而同样,我们会继续留在明商国内,自然这一个月来不会去打搅你,到时,我们再看结果,如何?”
 
  “为什么要一个月?”商洛冷哼一声,“而且,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由不得你不听!因为——那个孩子,大概只能活一个月了……”
 
  “你说什么!!!”商洛瞪大了双眼,“你休想吓唬我!”
 
  “是不是吓唬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今日他受的刺激太大了,已经伤到了心脉,就算醒过来之后,他的情绪依旧还是不稳定我想倒要看看,这一个月来,你是否有办法保住他的性命!”
 
  “我不会让他死的!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救他的!”
 
  ……
 
  严朔醒来之后,觉得身体颠簸的很厉害,而他正躺在商洛的怀里,两人似乎正坐在一辆马车中。
 
  “醒了?”商洛脸上带着伤痕,却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对他说道。
 
  严朔揉了揉依旧有些痛的脑袋,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商洛吃惊地问道:“你……不记得了吗?”以前,就算他对于“人”没有印象,可是,如今,他居然对于“事”也没了印象,为什么会这样?这种现象,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记得什么?”严朔呆呆的问道,“我只觉得脑子非常乱,一会看到自己拿着剑刺伤了一个男人,明明不认识他,可我的心,却有种难受的感觉……一会又出现一个人,板着我的肩膀问我,‘你为何不肯正眼看我一下呢’,我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会出现这么多画面,感觉好难受,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
 
  “若是觉得难受,就先睡一下吧!很快我们就会回到家了!”商洛紧紧抱着他,好像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一样,“等到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我绝不会让你死在我面前的!”
 
  第一百六十一章  执念
 
  严朔在马车上,状况非常不好,昏睡的时间,比醒着的时间还要久,而唯一醒着的时候,也一副呆滞的模样,任自己如何呼唤,也没有反应!想起了百里梦归先前说的话,商洛急了,快马加鞭的赶往皇城!
 
  回到皇城内,商洛没有回宫,而是直接踹开了神殿的大门,大叫道:“祭祀呢?祭祀呢?快叫她出来!”
 
  守门的两个女子见到商洛那疯狂的模样,登时吓坏了,立刻跑到神殿里面,把祭祀给请你出来。
 
  祭祀似乎刚睡醒的样子,连面纱都没有带,打着呵欠揉着眼睛走了进来,问道:“一大早的干嘛呢?扰人清梦,商洛,别以为你是皇帝,就可以在神殿为所欲为,把门踢坏了,小心受到神的处罚!”
 
  “祭祀!快救救他!他的状况不太好……”商洛也顾不得和她废话,直接把严朔放在床上,把祭祀拉到了跟前。
 
  祭祀的睡意 被商洛那一叫瞌睡虫登时跑得一点不剩,神色紧张的问道:“怎么回事?”
 
  商海只好把来去经过讲了一遍,但是怕师傅担心,唯独隐瞒了百里梦归这个人的存在。
 
  “哎!都跟你说,你把缚魂咒和情蛊放在一起用是不行的!现在好了,人出事了,心痛的还是你!”
 
  “师傅,你要教训我,待会怎么教训都没问题!求您先救救他!我真的很怕!怕他有个三长两短!”商洛焦急地说道。
 
  祭祀见商洛那紧张的模样,也不再说什么了,走到床边,按住严朔的手腕,眉毛越皱越深,到最后几乎狠狠纠结在了一起。
 
  许久之后,祭祀开口说道:“情况很不妙,心智混乱,血脉膨胀,呼吸急促,长久下去,必定丧命!”
 
  商洛听到这话,惊呆了,原来——那人不是在危言耸听!
 
  “师傅!你一定有办法救他!求你救救他,好吗?”商洛此时早已急得快发疯了,一想到这人会死支,他的心里,就像针扎一般痛苦!
 
  “哎,我早就说过,叫你不要太偏执了!如今这种结果,又能怪得了谁呢?”祭祀摇摇头说道。
 
  “不!你在骗我!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他出事的!”商洛说着,焦急的抱着严朔,往宫里跑去。
 
  “洛!等等!”祭祀在身后拼命地呼喊,可是商洛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回到宫中,商洛把严朔放在床上,一直拉着他的手,说道:“朔朔,我不会让你出事的!绝对不会!”
 
  商洛回到宫中之后,一连几天把自己关在寝宫里,任谁叫也不开门,为此,引来一些朝臣的不满,谣言四起,说是商洛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而荒废朝政,几次进谏,都被拒之门外。
 
  而商洛才不管这些,一连几天,他都把自己和严朔关在屋里。桌子上放着一大堆东西,全是些书籍册子之类的东西,商洛埋头在案前,几日几夜未眠,寻找即可以不用解咒又可以保住严朔性命的东西,可是几天下来,商洛发现,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倒在桌子上,商洛看着床上的严朔,苦笑道:“难道这是天意?”
 
  床上的严朔,微微动了一下,商洛立刻跑到跟前,见他慢慢睁开了双眼,脸上一阵欣喜,问道:“朔朔,你醒了?”
 
  关在屋子里的这几天,严朔虽然醒过几次,但每次总是睁开时间一会儿时间,又睡过去了,令他担忧不已。
 
  严朔双眼依旧有些迷茫,漆黑的眼珠子转了几下,像是发现了面前的商洛似的,嘴唇动了几个虚弱的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我的寝宫!朔朔,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商洛紧张地问道。
 
  严朔嘴唇干涸,因为几日以来,滴水未进,声音有些嘶哑,“我……有点饿了……”
 
  商洛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我马上就去给你做吃的!”
 
  商洛出去之后,跑到厨房中,将那些御厨赶出去之后,立刻为他熬粥。严朔几天以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因此,什么东西也没吃,商洛打算先做些清淡的东西让他吃,否则的话,他的胃会承受不住的!
 
  费了一点时间,商洛做好了一碗清粥,回到自己的寝宫,发现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严朔,不见了!
 
  “砰——”
 
  商洛手里的碗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商洛紧张的叫道:“来人!”
 
  外面的几个侍卫立刻冲进了里面,跪在地上,问道:“皇上有何吩咐?”
 
  “人呢?你们几个是怎么看守的!”商洛大声吼道:“刚才,什么人来过?”严朔身体非常虚弱,恐怕连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能自己从这里出去了,肯定是谁来过,把他给带走了!
 
  几个侍卫吓了一跳,不停地磕头说道:“皇上饶命!刚才……慧妃娘娘来过……可是他来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呀……”这位娘娘怀孕的消息,整个皇宫都知道了,他们这些当下人的,岂敢阻拦他?万一伤到了龙子,他们有几条命都不够赔!
 
  商洛听了之后,气得浑身发抖,狠狠踹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人一脚,怒骂道:“联的话,你们当成耳边风了吗?”
 
  “皇上恕罪!”
 
  商洛顾不上与这些奴才生气,焦急的甩袖离开,往慧妃的住处奔去。这个该死的女人,自己前些日子出宫寻找严朔,没有时间去处理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得寸进尺起来!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朔朔的头上!若是她敢对朔朔不利,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焦急的走到慧妃的宫殿,一群宫女见到商洛的到来,欠身行礼,被商洛粗鲁的推开,“都给朕闪开!否则要你们的命!”
 
  那些宫女,何时见过他们那文雅的皇上露出过这么恐怖的神情,吓得四处逃窜。
 
  商洛直接闯入了慧妃的寝宫,大声呵斥道:“慧妃!你给朕滚出来!”
 
  慧妃一脸惊慌失色的跑了出来,跪在地上,说道:“臣……臣妾叩见皇上,不知皇上您来这里,有何贵干?”
 
  商洛怒气冲冲的上前,甩了慧妃两巴掌,叫道:“贱人!你把他给我藏哪了?”
 
  慧妃只是一个弱女子,被商洛这么一打,立刻摔倒在地上,白皙的脸上,出现了几个明显的红印。慧妃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问道:“皇上,您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好歹……好歹臣妾怀了您的孩子……您怎么能这么无情!”
 
  商洛冷笑一声,揪起女人的头发,阴测测的说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
 
  慧妃被商洛那个恐怖的神情,吓得打了个寒颤,战战兢兢的问道:“皇……皇上……您……您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呢?”商洛脸上挂着恐怖的笑意,右手放在女子的肚子上“这是哪个人的野种?”
 
  慧妃吓得脸色苍白,嘴唇发抖“皇……皇上……您究竟在说什么?臣妾不懂……不懂您的意思……”
 
  “不懂?”商洛冷笑一声,右手突然手力,一股真气窜入了慧妃的体内!慧妃脸色大变,发出一声惨叫,肚子里犹如翻江倒海般疼痛,脆弱的女子登时晕了过去,而她的身下,则是流了一大滩的红色鲜血……
 
  听到惨叫声的侍人,个个吓得腿软,也不知道他们的主子空间遇到了什么事情,居然叫得那么惨,希望他们不要成为下一个被皇上迁怒的倒霉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