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机甲与男神 作者:亡沙漏(上)

字体:[ ]

 
 
我叫米诺,是个修车的,穿越到了未来修机甲。未来的地球人都被外星征服者奴役了,征服者更高,更强,更俊美,除此之外好像跟我们地球人没区别:建立帝国,开办军校,发展科技,喝可乐,还搞基。我就很想和我的征服者男神搞基。
 
结果我男神竟然天生浓硫酸体质,谁碰谁腐蚀。谁跟他滚床单,遗言一定是:妈的JY有毒!
 
而我对他免疫。
 
我要是再没什么想法,那我还算是个受么?一天对他上下其手千八百回。
……
 
于是,我因为猥亵军官罪,累计获刑一百多年,从此开始了监狱人生。 
 
此文又名《真人纪实:追男神的一千种错误方法》、《霸道男神打死我》等等等等,讲述一个夫控的痴汉生活
 
从第一章开始就是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强强 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米诺,龙隐 ┃ 配角:川贝,西楼 ┃ 其它:大选帝侯攻,村里养猪受,强强,1V1
==================
 
 
编辑评价: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在基因技术领域突飞猛进,亲手创造出使整个种族濒临灭绝的敌人——异魔。为了种族的延续,人类制造出终极AI“弥赛亚”清理地球上的敌人,剩下的人类则踏上星际旅途,寻找新的家园。两万年以后,人类回到地球,却忘记了故乡,以及曾经的敌人与战友。人类,异魔,AI,三大种族在地球上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记录了性格小贱的聒噪小受与银河帝国大选帝侯的感情线,并以此为基础徐徐展开征服者与原住民、征服者与机械帝国以及人类与异魔的战争,传达出强权者须秉持良知,强势者不冷血施暴,热爱自己的种族却不憎恨敌人的价值观。大胆设想人工智能以及基因技术的发展有可能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后果,充满未来感。
  
    第一卷 苏醒的弥赛亚
  第1章
  
  我叫米诺,是个修车的,穿越到了未来修机甲。未来的地球人都被外来征服者奴役了,成了贱民,而征服者更高,更强,更俊美,除此之外好像跟我们地球人没区别:建立帝国,开办军校,发展科技,喝可乐,还搞基。
  他们搞基的理由非常充分——没有女人。至少我在军校里没见过女人。于是他们非常愉快地每天都在搞基。长期给这群死基佬修机甲的我,在见识过很多机甲震之后,也变成了一个死基佬,还有了个心心念念的男神。
  我早早结束一上午的维修工作,找了处台阶蹲下来。十分钟以后,我男神夹着一本厚厚的飞行手册出现在走廊里。我开心地打开饭盒,就着他的侧脸往嘴里飞快地扒饭。我虽然一直低着头,但余光始终围绕着我男神,从他笔挺的军装,到他笔直的长腿,再到锃亮的军靴——他虽然走得很从容,但每步迈出的距离都异常精准,仿佛尺规划过,光是看着,就能多吃两碗饭。
  肉体和精神得到双重满足的我,飘飘然地觉得: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死变态啊。
  可惜他很快就从我面前经过,消失在走道拐角。即使我尽可能支起脖子张望那个方向,也还是啥也看不到,幸福感瞬间就变负值了。
  其实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也从未想过要走进他的生活。
  但是他照亮了我没有什么未来的生活。
  我以为我的喜欢是很单纯的,喜欢他,就像欣赏一幅油画,一束花,因为美好得必不为你所有,于是便喜欢得没有一点私心杂念。
  但是每天蹲着等,蹲着等,蹲着等,等了很久,就不一样了。
  每当我支棱着脖子,却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心中就涌起无可奈何的酸楚。
  他来的时候,我高兴得像是涨潮;他走的时候,潮水退走,露出被石蟹戳得千疮百孔的海滩。
  潮水明明什么都没做。潮水只是每天从海滩经过,一次。
  我却看着那个人,光是看着,就有点想哭。
  ******
  正当我蹲在那里捧着饭盒哭唧唧的时候,身边突然多了一双军靴,头顶也传来男人轻浮带笑的声音:“米糯糯,你又在这里看他,你是我的人,怎么可以随便看别人?你说,我是不是该剜掉你的眼睛?”
  我抬眼,看到了卢奇,以及他身后那群小弟。
  我二话不说,起身就跑。
  卢奇也是个军官,几个礼拜前突然找上了我,让我做他的专属技师。我一开始还热泪盈眶。我对机甲很感兴趣,苦于社会地位太低,没有办法接触核心技术。而且男人嘛,对这种时速超过两百码的大型格斗武器总会有所向往,当即就答应了下来,视他为超越阶级的好兄弟。
  结果卢奇带我上了机甲之后,也没心思给我讲解,直接就搞来搞去,似乎很想搞出点事情来。
  我就跟他说:“不,中尉,不约,我们不约。”
  卢奇没有住手。
  我怀疑他是没听懂,用各种语言重复:“NO!艾西……雅蠛蝶雅蠛蝶思密达!”
  他愉悦地- yín -笑了起来。
  我由此确定他肯定是能够听懂“雅蠛蝶”的,但就是不想住手,我就拗了拗指关节,把他的头按在了控制面板上。
  先礼后兵,我就是那么有原则且讲程序的人。
  那天我从卢奇的机甲里蹦蹦跳跳跑出来后,就听我同为贱民的技师朋友讲,卢奇是学院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曾经打碎了酒瓶塞到他的小情人后面,把他送进了医院。我觉得这种Play太高级,我只是个七八线小星球修机甲的,周末回家还得帮忙喂猪,玩不起,后来看到卢奇都要绕道走。
  可是卢奇他居然缠上我了,缠上我了!
  我有时候夜半做梦惊坐起,嘴里念叨的都是:雅蠛蝶雅蠛蝶思密达!可想而知他对我造成了怎样的心理阴影。我走在路上,都担心卢奇从这个过道或者那个楼梯口跳出来QJ我啊喂!
  今天也是,我只不过蹲在我男神必经之路上,视女干着男神的侧脸吃盒饭,就差点被卢奇抓住QJ掉!我就不喜欢这种人,你让我做一个安静且低调的变态不行么,嗯?!非得大中午的又阴魂不散地窜出来吓唬我……
  我作为一个机甲技师怎么可能跑得过他,转过拐角就冲向了男厕所,想进去躲一躲,可是厕所门没有自动打开。我在短短十秒钟之内用起子撬开感应器,拽掉了自动门的能量线,门还是没有反应。该死,这扇门是卡死了么?
  我心想完了完了,背后已经传来了一大波人的脚步声。打头的卢奇肩上扛着核铳,发现我进了死胡同,露出- yín -荡的微笑:“你就躲到这儿,米糯糯?我把这当成对我的邀请。”
  “没有厕所Play,中尉!没有厕所Play!”
  卢奇耸了耸肩膀,举起核铳对着我,“来,对着我的枪再说一遍。”
  “没有厕所Play!”我飞快道。
  卢奇愣了两三秒,“好,有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数到三,你再不改口,我就要开枪了哦~”
  那个“哦”字,还要音调上扬。
  看这种人渣卖萌我就手痒,上前一巴掌拍开了枪口,揪住了他的领子:“我喜欢你,就会和你好;不喜欢你,就不会和你好。这有什么听不明白么?怎么,就因为我是个贱民,我连正大光明喜欢一个人的自由都没有了么?”
  “喜欢?”卢奇夸张地哈哈大笑,“米糯糯,你误会了,没人喜欢你,我们不会喜欢你这种低贱的贱民修理工。你的心上人每天从走廊里经过,却从来不知道你存在,而我,只是想操你。所以,跟我上床,或者死。”
  我气得脸都绿了。这人渣想睡我,连句甜言蜜语都没有!妈蛋!骗炮一般不也得深情款款说个我爱你,你真美,怎么上了我这儿就是跟我睡,要不死。
  他再次把我枪口抵到了我胸口。“我数到三。”
  我冷笑了一声,张开双手,缓缓后退,“不用数了,开枪吧,有本事射我一脸啊!”
  “哟,挺坚贞的嘛。”卢奇凝视了我几秒钟,拿我没办法似地放下了枪,“所以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跟你的心上人根本不可能。现在,我主动给你做靠山,你一个贱民为什么要拒绝?”
  我沉默几秒,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丑。”
  下一秒,卢奇扛起核铳扣动了扳机。
  流弹从枪膛中激射而出,我屈起双手保护住头部。某个瞬间,时间暂停,我的瞳孔里倒映出定格在空气中的微型核弹,脑海里响起了那个熟悉声音——
  “前方3.14米处出现进攻性武器。”
  “据测算,弹道将于70ms后击中弥赛亚实体。”
  “实体损坏率预测为97.89%——申请实体使用权限。”
  我笑,我的Protector已上线。
  我回答:“同意。”
  在那一瞬间,有一双手平静地按在我的双肩,迅速将我拉离了眼前的视野,似乎我的灵魂被抽出身体。同一时间,穿长风衣的男人与我擦身而过,挡在我身前拔出腰间长剑,缓慢而坚定御剑横封。微型核弹像是慢动作回放一样撞上了他的剑,爆发出大量的光与热,却和他剑上熊熊燃烧的火焰融合唯一。
  我甚至没有感受到一丝热浪。
  他回头,平静地凝视我的双眼:“危机解除,开启空间跃迁。”
  那是张我非常熟悉的脸,每天我都在镜子里看到他。
  我自己的脸。
  “可以。”我说。
  随后,这个“我”带我原地消失,出现在了刚才打不开的厕所门背面。
  ******
  我第一次遇到Protector,是我从一百多米的机甲支架上摔下来的时候。那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但是在接触到地面前的一刹那,时间暂停,有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申请身体的使用权限。我本着“反正总要死,不如试试”的心理,同意了他的请求,然后他使用了空间跃迁,我直接穿过了水泥地,摔到了地下一层。
  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好基友:“我难道是精神分裂?因为遭受了重大创伤,所以想象出了一个Protector来拯救我?”
  “遭受重大创伤是指心理上,你这种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生物能有什么重大心理创伤?而且跟第一人格申请使用身体的第二人格,不觉得太有礼貌了么?最最重要的是,他强大得不符合常理。空间跃迁的原理,是把你整个人分解成粒子传送,然后再在指定地点合成。也就是说,你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巨大的动能并没有作用于会让你受伤的挤压碰撞,而是直接作用于微观层面,把你分解成了粒子渗透过地面。你知道传送一个人需要多少能量么?理论上可以毁灭一个宇宙。”
  我基友说着不可能,每天却拿我做实验,让我陷入生命危险。这个住在我身体里的家伙,每次都会及时出现,从未失手让我受伤。
  所以卢奇拿核铳对着我,我虽然紧张,却不害怕。
  微型核弹的能量如此之大,足以让我身体里那个强大的他感受到威胁,苏醒,然后,解决一切。
  ******
  Protector把身体还给我的时候,我已经在厕所隔间里了。厕所门外,卢奇在核铳产生的热烟里咳嗽:“妈的人呢?!不会是烧成灰了吧!哪儿呢?!”
  一想到厕所门卡死了,卢奇进不来,我瞬间就嘚瑟了:“来呀来呀!有本事来上我呀!可喜欢可痒痒了,来呀来呀!”
  背后传来拉裤链的声音。
  我回头,一双熟悉的眼睛毫无波澜地望向我。虽然他只是淡淡地扫过我,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门把手上,但是我已经感受到了条件反射般的饥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