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把锄头一双人 作者:秦大官人 +番外

字体:[ ]

1、乘凉 ...
 
  那人铺好凉席在树下再帮着他拿了一个靠枕放下。
  他温和的脸微微一笑递过手中的书给他,把凉席上摆上一壶清酒和西瓜竹扇子放在一边。
  衣襟开着一个口皮肤白皙却有细细的汗冒出,那人在他小心翼翼护着肚子要坐下时就护着他竹扇在他手里一扇一扇的。
  夏日炎炎温热的风轻轻拂过,黑色长丝跟着飘扬。
  他的肌肤像被熏了一层淡粉让那人顺着细汗眼眸深邃幽谙的望进他的领口里面。接着被轻柔却熟稔的动作侧腰搂进怀中:“听说望山池里的莲花开了,要去看看么?”
  他点头对着他笑,双目宛若夏日里的光束淡而柔和。
  那人抚摸他的发眯着狭长的眼一片宠溺说:“我不去京了。”
  他依旧恬淡的笑看着他。那人放在他腰间的手力道更紧了:“我把官辞了。”
  风和日丽虫儿欢叫,许久才听得一个声音问:“然后呢?”
  那人慢慢凑近凝神盯着那抹粉色,继而把唇覆盖在他嘴上:“就与你这样到老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
 
 
 
 
2
 
2、小财主 ... 
 
 
  官人手记,秦桑于2011年1月1被送往古代正式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消失。生前为一名S大副教授年仅二十八岁,性别男。
  
  秦桑还未回过神来,双目呆滞的坐在古色古香的花雕大床上。
  瘦弱的身体并不属于他原本的灵魂,秦桑很想好好思索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屋里的摆设一同古装剧里的一样,并且他的手轻轻拉扯就感觉如同他自己的一般。角落的一面镜子折射着他的模样,阳光细细散落,那是一个纯净的小孩。
  秦桑浑身打了个冷噤。这孩子就是他。那镜子里反映过来的目光纯净又显露着迷茫却又掺杂了些恐惧,秦桑突然觉得胸口有点闷闷的他连忙伸手捂住,木窗外倾斜下的光照耀着他脸如透明的水珠。
  这不是自己,但却包裹着自己的灵魂。
  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很不幸的,从未看过流行于广大网络的秦桑并不知穿越这回事。
  就在他愣神发呆之际,门被打开了。外面的小男孩儿端着小木盆走了进来,见他醒了眼睛一亮欣喜道:“小少爷,你醒了?”
  秦桑迷茫的眼随着这声呼唤清醒过来,表情呆呆的看着容貌清秀的孩子。
  小孩把木盆放在一边走到花雕大床旁:“少爷,你怎么啦?”
  秦桑睫毛一眨,傻呆呆的“啊”了一声,他依然注视着小孩身上的粗布衣服、乌黑垂腰的发丝,眉心竟然还有一颗半莲印花。
  秦桑的小心肝儿有点儿炸。
  他哆嗦着指着小孩:“你...你...我...”
  他到底还是没顺利的表达出意思来,小孩已经面露惊恐。秦桑犹豫,自己说话吓着他了吗,没来得及深思的他就听小孩惊讶的大叫着跑了出去:“夫人,少爷不行了!”
  
  秦桑有种无力感。
  在他弄清一切后的五个时辰后,天黑了。
  秦桑有些搞不懂,他唯一不懂的还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从未在历史上存在过的国家。
  徵国全是男儿。
  就连他这身子的生父都是男儿身,骇的秦桑躯体一震。
  原本躯体的主人亦叫秦桑,秦家坐落在徵国的一处乡村里。他家也算得上是家大户人家,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语言熏陶来讲,就是土财主。
  他在家中是老幺,上有两个哥哥。
  说道这个,秦桑想起了这个时代里的男女之分并不是指现代人的器官,因为同是男子,所以分雌雄。他凭着脑中残留的记忆思索着信息。
  雌的男孩眉心有半莲,在长成人时就会渐渐变成了完整的一个莲形印花。
  雄的眉心上什么也不会有,但从基本上的身材趋势来看,雄都会比雌要高大。
  当秦桑用手小心翼翼摒着呼吸对着镜子看自己的额头时,呼吸顿颤手脚发软,被刘海遮挡的眉心处有一颗灿如光辉般明亮的白色半莲。
  秦桑是用尽了力气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不被打败而昏倒。
  他还是了解了这个时代和现在家中的状况。
  徵国皇帝统治有方,国泰民安。他的家是百兴村中不多的土地主,先前也将他生养的娇贵,也因为他的娇贵所以在贪玩时撞倒在地晕过去后,秦桑就来了这里。
  这是他目前能了解的。更重要的是,徵国男儿都是雌性生子,如同女人一样充当家庭主妇,凡是满了十六岁的雌性一律都要行成年礼,也就到了可谈婚论嫁的年龄。
  秦桑的这幅躯体今年刚满十二岁,还有四年。他感到恐慌,于是,也在他恐慌之际屋门外跑进一个大男孩,秦辇。他的二哥,十四岁的阳光少年急匆匆的跑进来对着秦桑现在的父亲喊:“爹,顾家来人了,说是要跟咱家结亲!”
  坐在椅子上的秦桑惊愕的差点儿摔下来连忙被站在他后面的清秀小孩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
  结亲啊……
   
 
作者有话要说:修文,捉虫~非伪更= =
 
 
 
 
3
 
3、不可以 ... 
 
 
  秦辇站在秦桑身边,亲热的找他说话逗他样子颇惹人烦,却又几分可爱的傻气。
  耳朵里的声音吵吵闹闹的,秦桑闭着眼睛没办法,默念着要忍啊要忍。
  秦家家主已经先一步出了屋子去了前厅会顾家来的客人了。因为是事先的探探情况,顾家的人并未请来媒官儿做媒,只不过提了些小点心来,秦家家主是秦申,为人正直几分才能,善经营管理。秦家共有二十二亩良田,对于百兴村的大户乡绅来说也是个大块头。结亲的多半是依着此等肥肉来的,秦申不得不打好精神对付。
  秦桑心里有些慌,他怕就怕他这个爹轻易答应了婚事,于是柔亮的眼眸中带着无辜和懵懂的意味望着秦申的男夫,算是他的“母亲”。
  “阿爹……”他试探着声线稚嫩的开口叫唤一声。
  南珉原本也是打着主意要跟着秦申去前厅看看的,但一想待会儿厨房还会送来给秦桑的药也就散了那心思。他眉头微蹙,倒是有点儿被顾家这么一搭给弄得心里不顺。他儿子刚转好就上来提亲,算个甚么意思?再者,南珉也是不想秦桑这么早就被人给订走的。
  孩子还小,百兴村里的人家都算不上顶好的,说的明白点儿,南珉也是个夫道人家,嫁给秦申也是家里给订的,他性子烈倒是秦申能包容着他,俩人也十几年也这么过来了。所以说,南珉心里到底还是有那么些小九九,他们家秦桑,生的娇贵,长的又是村里的顶呱呱,作为人夫的,南珉到底很得意于是也更觉得他们秦桑应该嫁个好人家。
  摇头,顾家,不算好。
  听着秦桑叫自己,南珉忙转过身应他:“哎桑儿,阿爹在的。”
  秦桑面囧抽,狠吸了口气憋在胸中,视死如归的盯着南珉道:“阿爹,别把我嫁人……”
  坐在另一边椅子上翘着腿报完信儿的秦二哥花生米没来得及细细的咀嚼出味道来就滚在了喉咙处,当即咳的他面红耳赤眼泪芭莎,傻极了的看着他的小弟。
  南珉也是一愕,往日的秦桑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小时候是野的狠,如今十二了也只是稍微收敛一些,但终是脾气大撒娇更是难得一回,回回能让整个秦家上下心疼宠爱个死,但并不常见。
  南珉看自己儿子被顾家说亲的事给吓着了,柔柔弱弱的模样大病初愈像只兔子更是怜爱无限,心里狠骂了一句顾家就搂着秦桑哄:“哦别哭别哭,不嫁的我的桑儿不嫁的,顾家小儿配不上我的桑儿,让爹爹给他拒了。我们不嫁他……”
  “阿爹!人家顾仁挺好的啊,村里的小男子都挺想上他们家的啊,怎么就不好了呢……”秦辇往嘴里猛灌了口茶急急忙忙稳下气儿来为自己哥们儿平反朝他阿爹嚷嚷。
  南珉心里一口怒气往上冲啊颇生气的横了二儿子一眼:“你懂什么!桑儿说不嫁就不嫁,人家不过跟你玩的来而已,你就记着把自己弟弟卖了?!”
  秦辇被那么一瞪气焰小了下来,吞了口口水说:“啊,也不是嘛。顾仁那小子跟我说桑儿生的村里最好看,每次只要桑儿跟我在一起顾仁就看不见我了,我看他那么喜欢桑儿不就给你们报了个信儿么……”
  听到秦辇说顾仁称赞秦桑,南珉心里很爽快脸色也缓和了些,搂着秦桑轻抚着他的背说:“桑儿生的好那也不是一定要嫁给他家的,你爹心里也断不会答应……亲家是要两家都满意的才叫亲,你个小君郎懂什么!”
  “呃……”秦辇被南珉说的反驳不了,却觉得几分委屈。
  他虽是个君郎不懂小男子的事儿,但成了大君郎就懂了嘛!他朝秦桑丢去个哀怨的眼神儿再不敢乱说招惹自家阿爹了。
  秦桑收下了那抹哀怨的眼神儿,蹭了蹭他这个男性“母亲”娇娇道:“阿爹,我以后也不嫁……”
  南珉只觉得心疼死自家这个小心肝儿了,那撒娇的小动作弄得他心软趴趴的,也不管他说什么都应了下:“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天塌了也有阿爹给你顶着……”
  秦桑把小脑袋藏在南珉怀里轻轻“嗯”了声,嘴角带笑。他不得不想些办法去阻挡将来要嫁人的事,秦桑是个男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时就算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那也是风度儒雅的学士,大教授!
  能让一个女的有自己种的男性!要想秦桑在徵国活下去,这不难。要想秦桑接受这里嫁人的国风,接受生子的事实,这万万不可能。
  被他的撒娇给哄的极是舒坦的南珉叫了下人给秦桑端上来一些吃的,饱饱他的肚子。
  
  夜晚灯明。
  月挂枝头。
  秦桑刚洗完澡着了身单衣单裤便躺在床上歇息,要打算陪着他的南珉被秦申叫了回房。
  来到异世的今晚秦桑打算好好思索今后人生的发展。
  他制定了几项原则:一、不能结婚!
  二、不能生子!
  三、不能不男人!
  四、不得无一技之长!
  五……有了钱后立刻、马上离开这个国家!
  他是大教授,受过中华五千年历史文明熏陶的孩子,他二十八一成年男性,有过恋爱经验,更是为人师,经历竟然这么惊悚……秦桑此刻脆弱的好想哭。
  待他侧着身子对着床里面蜷起时,有人在敲窗户轻轻喊他。
  秦桑一动坐起身来盯着窗户几秒,听那声音像是秦辇的,于是下了床穿上鞋子打开窗。
  果然是秦辇。他偷偷摸摸的站在那里,对着秦桑挤眉弄眼的伸出根指头抵在嘴边:“嘘……桑儿,是我,二哥……”
  秦桑眉头一挑,扯了下嘴角问:“二哥,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什么事?”
  秦辇嘿的一笑傻死了,又感觉不对。要以前秦桑被自己这么晚给打扰不扔了盆子出来砸自己脑袋上啊,秦辇想着又一皱眉,盯着秦桑看。
  “桑儿,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啊?”
  秦桑眼皮一跳,又作出带点小娇气的模样抽抽鼻子,可爱死人的柔柔说:“二哥,你说不说啊,我好困的要歇息了。”
  秦桑本身世家便是颇好的。
  家里有搞艺术的,就出了个他是个秀才,用他奶奶的那角儿强调说的,大学士呐……他自小也有些被家里人宠惯的习性,要撒点小娇什么的,也用的得心应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