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臣本奸佞 作者:长辰(下)

字体:[ ]

 
《臣本女干佞》作者:长辰
 
 
  赵德双眼微眯,道:“他自从鄂州一役,击败烈匕图之后,背后的资本已经今非昔比。我见父皇的意思,是准备重用他。昨日我曾试过胁迫他,但是却被他手下的人救走了!”
  阎贵妃歪着头看赵德:“你是想让我帮你说谁的坏话?李文德?”
  赵德缓缓摇头:“李文德蠢笨如猪,也没什么实力。他在鄂州时的主将顾鹏飞对他忠心耿耿,拦在他面前。要想拔掉贾涉,首先就要除掉顾鹏飞!”
  阎贵妃笑道:“巧了,你现在赶快写封密奏,参顾鹏飞一本,绝对一参一个准!官家还不会拿去朝议!”
  赵德有些诧异:“莫非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阎贵妃笑道:“风声是没有,不过我的人昨天撞见李凤娘那小丫头跟人偷情,对方正是顾鹏飞!!官家心中正窝着一肚子火找不到借口呢!”
  赵德一直有些阴沉的脸,这才渐渐的露出笑容,阴笑道:“真是天助我也!这一次要抓,就要抓个大的!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跟我作对是个什么下场!!”
  阎贵妃摸着赵德的根,笑道:“你这次怎么谢我?”
  赵德掀开阎贵妃的裙子:“那老的不是不能满足你么?我就来好好的替他干你这个小- yín -妇!!”
  两人滚做一团,被带了绿帽子的赵理明却并不知情,此刻他正看着远处的流水,问贾涉道:“小涉,朕听说,你以前和凤娘有过婚约?”
  贾涉吓得慌忙跪下:“没有,绝对没有!当日只是为了哄骗烈匕图不得已为之,臣……臣……”他想了半晌,终于一咬牙,道:“官家是知道的,臣喜欢男人,怎么会去打李才人的主意?”
  赵理明将贾涉扶起,道:“那是,你是信得过的,凤娘……凤娘也是信得过的!”
  贾涉在心中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偷偷去看赵理明,心中骂道:一把年纪了还搞这么多,你搞得过来吗?迟早都会被带绿帽子!!
  转眼数日已过,郝经也曾经托人上门,私下里想要和贾涉接触,都被贾涉挡了回去,他提醒文善要小心赵德的同时,自己也丝毫不敢放松,每日出行都带着令狐春水,遇到过赵德几次,但是赵德的态度让人非常的奇怪,直觉得有什么阴谋正在背后酝酿。
  这日天还未暗,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令狐春水前来接贾涉下朝,因雨太大,两人站在廊下屋檐处等雨停,贾涉总觉得这些天经常眼皮跳动,他琢磨了半天,终于问道:“春水,你这些天见过鹏飞没有?”
  令狐春水摇头道:“你不是说让他不要再来找你,来了也把他赶走么?”
  贾涉便不再问了,心中却有些郁闷:还真的不来找我了……
 
 
  49、蛐蛐故事
  
  顾鹏飞身穿铁甲,手持长枪,立于山巅,周围尽是迷雾,将他环绕。
  贾涉站在他的身后,口中抱怨:鹏飞,你有点过分了啊,为了躲我,竟然上朝都不来!
  然而一句话尚未说完,顾鹏飞身上的长枪忽然落地,铁甲也被人扒去,整齐的头发散乱开来,白色的里衣上满是斑驳的血迹,他的双手被锁在山崖间,阴冷的声音缠绕在他的周围:招不招?!贾涉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不肯招认,吃的苦头只会越多!
  贾涉朝着顾鹏飞急速的奔去,那迷雾却越来越多,他跑的越快,白雾就越浓,最后竟将他团团的包围,让他连四周的景象都看不清楚。
  他只听得见顾鹏飞痛苦的惨叫之声,他竭力想要看清,却什么都看不到,猛然,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跌落在他的怀中,他捧起那东西一看,竟是顾鹏飞的头颅,那头颅双眼圆瞪,脸上早已看不清轮廓,唯有牙齿紧紧的咬着。
  贾涉只觉得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扎了一针一般,他大叫:鹏飞!!
  一声惊雷在贾涉的头上炸开,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贾涉从噩梦中惊醒,满头都是冷汗。
  令狐春水掀开轿帘,探进头来:“涉涉,你怎么了?”
  贾涉惊魂未定,他朝外看了看,只见天色阴沉,春雨绵绵,雨丝随着风飘入轿内,贴在他的脸上,凉丝丝的,原来他还在下朝回家的路上,只是在轿中打了个盹。
  令狐春水道:“你的脸色不太好,是刚刚打雷吓到你了?”
  贾涉摇了摇头,心中的不安感觉越来越大,他本已打算不再去找顾鹏飞,此刻却不再犹豫,大声道:“停轿!”
  令狐春水不解的看着贾涉,贾涉道:“去牵匹马来,我要去鹏飞那里走一趟!”
  令狐春水道:“外面正在下雨,而且天也晚了……”
  贾涉二话不说,夺过令狐春水的马,翻身上去,便朝着顾鹏飞家中疾奔而去,令狐春水叹了一口气,亦跟在贾涉身后飞奔而去。
  贾涉一路冲到顾鹏飞家,只见他家大门敞开,贾涉连马也未下,直闯进去,大声叫道:“鹏飞!鹏飞你在不在?”
  廊下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孩子正在拿着小弓玩,见到有人闯入,十分不满的朝贾涉呵斥道:“你是谁?!闯到我家里来,找我爹爹做什么!?”
  贾涉跳下马来,上前一步,问道:“顾鹏飞是你爹?你就是他儿子顾林?”
  顾林嘟着嘴,不悦道:“是,你是谁,找我爹做什么?!”
  贾涉见顾鹏飞的儿子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蹲一身来,道:“我是你爹的朋友,叫贾涉,你爹去哪里了?他什么时候走的?”
  顾林上下打量了贾涉一眼,道:“我爹十天前出远门去了!你不是好人,我不跟你说话!”
  此刻顾鹏飞府上的仆佣也已赶到,亦对贾涉行礼道:“原来是贾枢密,顾将军几天前出去了,说是有事情……”
  贾涉有些垂头丧气,他从顾鹏飞府上出来,拉着马,低着头,心中想着:果然是被我骂走了,不过没事就好……
  此刻天色已黑,雨也停了,令狐春水走在贾涉身边,见到贾涉神色黯淡,便笑道:“怎么,没见到人,想他了?”
  贾涉心中一片混乱,却也不愿跟令狐春水说,他摇了摇头,道:“没发生什么事情……大概……大概是他……”
  两人正在说话,忽然听得背后有声音响起:“制川!”
  贾涉和令狐春水一齐回过头来,只看见一位少年身穿青色的袍子,骑在马上,嘴角含笑,正看向自己。
  令狐春水带着疑问看向贾涉,贾涉道:“这位是普安王!”
  令狐春水便向赵启行礼:“见过殿下!”
  赵启策马过来,他身边跟着三四个侍卫,离他约莫十多步的距离。
  等走到贾涉跟前的时候,赵启歪着头看贾涉,笑道:“我家也在附近,一直想请你去我家做客的,真是相请不如偶遇,择日不如撞日,我新得了一个好东西,正好请你去看看!”
  贾涉回头看了看顾鹏飞的府宅,又看了看不远处赵启的王府,两人果然相距不远。他心中正有些烦躁,也不想回家,便道:“好啊,那麻烦殿下了!”
  赵启笑了笑,策马走在前头,令狐春水跟在贾涉身边,问道:“怪不得我说你这些天都没去找普安王,原来是已经见过了!”
  贾涉点了点头,道:“是,那天我一个人下山,正好遇见,就跟他说了两句话。”
  令狐春水看着前方的赵启,又看看贾涉,笑道:“看来这位王爷和你心中想象的差距很大啊!见过一次就没兴趣了?”
  贾涉瞪了令狐春水一眼,低声道:“他就一个喜欢玩儿的小孩而已……”
  两人跟随赵启,走了不多时,便抵达王府,几人从后门而入,贾涉去过赵德的府上,以为赵启的王府也差不多,岂料一进来有些诧异。只见后门处是一个较为开阔的场地,花草树木全无,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房屋虽然豪华精美,但是其中的装饰却十分的少,连仆从和侍女也没几个,此刻天色已暗,府中灯光也不是太明,仅够照见路而已。
  赵启一路上笑嘻嘻的和贾涉讲话,又问他在鄂州和烈匕图交战的情形,贾涉打起精神应对。三人一路来到偏厅,只见偏厅中摆着一张桌子,府中仆人提了个食盒前来,往桌上端了几盘菜,都是普通之极的家常便饭。
  赵启笑道:“今天来的匆忙,我也没什么准备,贾枢密就吃顿便饭吧!”
  贾涉见赵启请客,居然连看碟也没有,心想:这家伙有点小气啊!!
  但也饿了,对着一个十六岁的小朋友更没什么心理压力,端起碗大口的吃了起来。
  吃到肚中的时候才发现味道很不错,又多吃了两碗饭,一边吃还一边称赞:“东西不多,但是挺好吃的!”
  赵启笑道:“看来你和我品味差不多!对了,差点忘记喊你来是做什么的了!我新抓了一只蛐蛐,但却不知道行不行!听说贾枢密也喜欢斗蛐蛐,所以是想让你帮我看看的!”
  贾涉放下碗筷:“吃饱了,天也不早了,下官就不打扰殿下,告辞了!”
  赵启笑吟吟的道:“你刚刚吃了我的东西,好歹也帮我看一看吧!”
  贾涉有些无力,他根本就不喜欢斗蛐蛐,但是看见赵启拉着自己,刚刚吃了人家的东西也不好拒绝,便跟在他身后。
  赵启将贾涉带入书房,到了门口的时候对贾涉眨眼道:“我只想给你一个人看!”
  贾涉便让令狐春水留在外面,自己跟着赵启进了房间。
  赵启进门后将房间关好,却并不拿出任何东西来。
  贾涉有些奇怪:“殿下,你的蛐蛐呢?”
  赵启上下打量着贾涉,眼神有些犀利,却干脆的答道:“骗你的!天气这么冷,哪里会有蛐蛐?看来贾大人心神不宁啊!”
  贾涉心中一下子戒备起来,盯着赵启,心想:这该不会和赵德也是一路货色的家伙吧!
  赵启微微笑了笑,道:“我只是见你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好奇,所以随便问问。”
  贾涉叹了一口气,在房中找了个椅子坐下,沉默不语。
  赵启道:“你怎么不说话?”
  贾涉看了赵启一眼:“你一个小孩子,说了你也不懂!”
  赵启笑了笑,走到贾涉面前,凑过去,低声道:“我猜,一定是和顾将军有关,对吧!”
  贾涉吓了一跳,抬头看着赵启。
  赵启耸了耸肩膀,道:“我只是瞎猜,猜错了你也不要介意!”
  贾涉道:“殿下倒是懂得揣测人心!”
  赵启笑了笑,没有说话。
  贾涉道:“听说殿下从小在深宫中长大,父亲早亡,先帝去的也早,是么?”
  赵启依旧是笑,笑容十分单纯。
  贾涉看着赵启:“殿下还能常常笑,真是不简单,看来下官也有走眼的时候!”
  赵启笑道:“难道我整天哭就能有所改变么?我知道你遇到了为难的事情,说出来,或许我能够帮你呢?”
  贾涉沉默不语,赵启道:“不瞒你说,我今天也去找过顾鹏飞!”
  贾涉抬头看着赵启,赵启道:“听说他和你关系密切,你们同在鄂州那么长时间,他就算是去哪里,也绝对不会对你不告而别吧!”
  贾涉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不告而别也不是不可能……”
  赵启在贾涉身旁坐下,静静的等着贾涉往下说。
  贾涉隔了一会儿,道:“那晚我应邀前去瑞王府上,结果……算了,你一个小孩子,说了你也不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